photo 2017.png

人民之友恭祝各界2017新年进步、万事如意!

 photo 2014-03-08KajangByElectionPC.jpg

2014年加影州议席补选诉求 / Tuntutan-tuntutan Pilihan Raya Kecil Kajang 2014

 photo ForumKrisisPerkataanAllah.jpg

“阿拉风波•宪法权利•宗教自由”论坛 / Forum "Krisis perkataan Allah • Hak berperlembagaan • Kebebasan beragama"

 photo LimChinSiongampArticle.jpg

林清祥《答问》遗稿片段

 photo 513StudentMovement.jpg

新加坡“5•13学生运动” 有/没有马共领导的争论【之一】与【之二】

 photo the-new-phase-of-democratic-reform-reject-state-islamization.jpg

马来西亚民主改革的新阶段 / The New Phase of Democratic Reform in Malaysia / Fasa Baru Reformasi Demokratik di Malaysia

 photo Bannerv2blue_small.jpg

 photo Banner%2BForum.jpg

 photo Banner_WorkReport2016.jpg

人民之友为庆祝15周年(2001—2016)纪念,在2016年9月上旬发表了最近5年(2011—2016)工作报告(华、巫、英3种语文),并在9月25日在新山举办一场主题为“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的论坛。

Friday, 8 September 2017

伊斯兰政治的民间基础

伊斯兰政治的民间基础

作者: 丘伟荣 /《当今大马》“兼容并蓄”专栏

发表于 2017年9月6日 中午11点56分     更新于 同日 下午12点59分


谈论马来西亚政治时,很多人往往都会把焦点放在马来人与非马来人、穆斯林和非穆斯林之间的竞争和协商;因而忽略各个不同马来民族主义和伊斯兰政党、团体和个人之间的角力、互动和磨合。

同样的,谈论穆斯林政治,很多人都认为那是伊党和巫统竞相伊斯兰化,让马来社会趋向保守。然而,我倾向于认为伊斯兰化进程是由下至上的,伊斯兰复兴运动的推动者源自马来穆斯林民间社会,特别是新兴穆斯林中产阶级。

这些伊斯兰主义者加入巫统、伊党,乃至公正党以实践他们的议程。当然在加入这些政党后,他们或多或少调整伊斯兰化宗旨和策略。这点跟华教人士在1982年“打入国阵,纠正国阵”和在1990年加入行动党推动两线制的策略,以及他们在各个政党活跃后的不同机遇,有相似之处。

伊党面临其他组织挑战

伊党之所以会在2013年大选后走向偏锋,除了党内的分歧、巫统的诱骗和行动党的强大,也是因为该党面对党外不同伊斯兰势力,如穆斯林连线(ISMA)、伊斯兰解放党(Hizbut Tahrir)、新萨拉菲 (Neo-Salafi)和新苏菲(Neo-Sufi)穆斯林等的强力挑战。

马来西亚的两大穆斯林组织大马伊斯兰青年运动(ABIM)和伊斯兰友好协会(IKRAM),整体而言,倾向于支持在野党,包括民联期间的伊党和公正党。然而,穆联会却倾向于支持巫统,在上届大选则以BERJASA的名义上阵。

伊友会和穆联会其实在意识形态上接近,深受埃及穆斯林兄弟会的影响,主要拥护者是虔诚的新兴都市穆斯林中产阶级。然而,穆联会受到马来民族主义的影响,比较排他。本来,穆联会只是小规模的组织,然而由于受到联邦政府间接的支援,这几年来的影响力日益扩张,足以抗衡相对支持在野党的伊友会。

一些比较激进的伊党党员也不满该党为了在上两届大选开拓政治版图而淡化伊斯兰化议程,选择离开伊党,加入其他更为激进的伊斯兰组织,如提倡跨国界伊斯兰政体的伊斯兰解放党(Hizbut Tahrir)。

另一方面,巫统也间接资助或拉拢日益活跃的新苏菲和新萨拉菲伊斯兰活动。这两股势力虽然互相较劲,但他们大体上也有一些共同点,以个人虔诚为主轴、少谈政党政治或偏于维稳,倾向于通过现有政府来达到他们的目的。因此,伊党不是伊斯兰运动的唯一推动者;无论伊党壮大或微弱,伊斯兰化的势力不会减退,只是其程度和内容有别。

城市的穆斯林严重分化

2013年大选时,虽然伊党获得很多非穆斯林选票,一些领袖却认为流失了部分忠诚支持者的选票。他们也认为伊党作为主要伊斯兰运动推手的地位受到动摇,因而重提伊斯兰刑事法等议题,企图通过保守的言论和动作来夺回伊斯兰政治论述的话语权,并回归其基本盘。

伊斯兰党的支持者,简略而言有三类,包括主要住在乡镇的传统虔诚穆斯林,多数住在城市的现代虔诚穆斯林,和不满巫统的马来人。当然,必须强调的是,传统与现代、乡区与城市、保守与开明之间的关系是错综复杂的。伊党的影响力也因地域而有差别,该党在吉打、吉兰丹、登嘉楼和雪兰莪相对强大,在柔佛和东马则微弱。

伊党通过其清真寺、宗教学校和宗教师团体等牢牢掌控其在乡区的传统虔诚穆斯林。多数住在城市的虔诚穆斯林者则出现严重的分裂,很多所谓的开明派(其实应该说是温和与兼容的保守派)加入了诚信党,而比较排他的则是哈迪的拥护者。

不过,目前还有一些不满哈迪的温和保守派基于情意结留在该党。希望联盟能否拉拢更多伊党温和保守派的支持,又或者能比伊党获得更多的城市虔诚穆斯林选票目前仍是未知数。雪州万宜是虔诚穆斯林中产阶级的重镇,据说穆联会如今在该区的影响力比伊友会还强,这是希望联盟,特别是诚信党的一项警钟。

除了非穆斯林,伊党在来届大选会大量流失的潜在支持者是许多非伊党意识形态拥护者,但却不满巫统的马来人。由于伊党一些领袖与巫统眉来眼去,他们预料会支持希望联盟的成员党。新成立的土著团结党也可能会吸纳一些不满纳吉的巫统党员和马来民族主义者的支持,然而未必能说服伊党忠实支持者的转向。

难完全排除保守穆斯林

现在伊党固然不如以前强大,然而维系它的除了该党基层,还有国内不少的保守穆斯林。这些保守的穆斯林不一定是激进或排他的,不过伊斯兰因素会或多或少左右他们的投票倾向。在政治改革的路上,我们可以摈弃伊党,但却不能完全排除保守的穆斯林。过于激烈地攻击伊党或反伊斯兰化政策恐怕只会加强穆斯林的围墙心态,把他们更推向伊党。

以目前的条件来看,就算打倒国阵和击垮伊党,我们还是不能完全去掉种族政治,和抵挡伊斯兰化进程的。或许,比较可行的妥协方案是后种族政治和后伊斯兰政治。

后种族政治不是非种族政治,因为族群因素不可能在短期内完全被剔除,然而至少我们可以在处理族群之间和内部的差异有更多不同的可能性。换言之,我们可以在短期内铲除明显排他的种族主义,却无法在各个政治布局上完全排除族群因素。

后伊斯兰政治不是去伊斯兰化,而是在伊斯兰议程和多元民主社会的要求之间寻找平衡点,让伊斯兰价值与其他普世价值接轨。换言之,我们或许可以阻止在国会通过更严苛的伊斯兰刑法,却无法完全地将伊斯兰因素排除在主流政治之外。

丘伟荣曾任媒体与民调工作,目前是研究员。

《当今大马》申明:本文内容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当今大马》立场。

Sunday, 3 September 2017

拉菲兹力主开特大解决分歧 安华在公正党内权威受考验

拉菲兹力主开特大解决分歧,
安华在公正党内权威受考验 

来源:当今大马华文版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 面对着党内联伊派和反伊派的矛盾、斗争公开化,身为公正党主席的旺阿兹莎又束手无策之际,被誉为公正党实权领袖而目前还身陷囹圄的安华终于在9月2日发表文告,表达了他声称“联伊乃公正党一贯立场”以及他反对“召开特大决断分歧”的立场。

“反伊派”主脑人物的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隔天(即9月3日)作出回应:公正党必须立即停止联伊路线,安华目前身陷囹圄无法充份掌握外界所发生的一切。据多家媒体报道,拉菲兹指出,安华目前只是通过他的3名律师,即西华拉沙、拉蒂花及苏仁德兰,获知当前政局最新发展,未必能瞭解全局。他重申“基层有权援引党章来召开特大,为党做出最终决定”。

看来,安华在公正党的领导地位和权威在如何对待伊斯兰党以应付即将来临的第14届全国大选问题上正受考验。以下是《当今大马》刊出的两篇相关报道——


安华:联伊乃一贯路线;
反对公正党开特大

来源:当今大马malaysiakini.com/news/393897

发表于 2017年9月2日 上午11点12分 更新于同 日 晚上11点26分


公正党联伊分歧延烧近两周之后,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终于有了立场。他反对召开特大决断分歧,强调联伊路线乃一贯路线,并要求党员透过内部管道解决争议。

“个人而言,基于了解公正党的民主精神,我不介意举行特大。但基于政策没有变更,我的问题是其必要性。加上,第14届大选近在眉睫,所有决策必须立即敲定。”

“基于这些解释,我敦促党同志体谅与合作,并给主席和党领袖一点空间,好让他们可以提出解释,并在遵循公正党立场和希盟协议下,决定未来的政策和方向。”

安华在今天文告表示,他已细研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和友人说法,只因他们认为联伊路线模糊,久拖不决,因而感到忧心。

“他们也认为,这种情况将引起混淆,而且担心会破坏希盟的共识。而希盟领导也表明拒绝跟伊党合作的立场。”

联伊旨在动员所有力量

安华说明,公正党以协商(musyawarah)原则行事,因此必须明智地处理民众所表达的焦虑和情绪。

“但我需要说明,公正党坚定不移地跟希盟站在一起,就如(党主席)旺阿兹莎老早所说明的那样。”

“(公正党)政治局之前所建议和同意的是,不敌视伊党,原拟避免(大选)三角战的方式。其考量是为了动员所有的力量,在第14届大选迎战巫统/国阵。”

“其定下的路线是清晰的,即这种合作如果发生,依然会维持在公正党给希盟承诺的框架之下。”


阿兹敏受委推联伊路线

安华目前在双溪毛糯监狱服刑。他进一步指出,雪州大臣兼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受委推动这项努力,而他了解这项工作不只是针对雪兰莪,而是一项全国策略。

安华表示,旺阿兹莎和阿兹敏最近友善探访正在休养的伊党主席哈迪,但是却迎来伊党特定领袖的批评和攻击。

“我给领袖们的劝告是,不要理会这些攻击,因为我们的焦点是巫统/国阵的贪腐统治。我不阻止任何领袖出面解释,澄清出现的混淆,包括355法案的课题。”

安华表示,根据过去在民联组成之前,他跟伊党和行动党分别商谈的经验,谈判必须立基在一些共通原则,斡旋接着致力排除复杂问题。
“我给领袖们的劝告是,不要理会这些攻击,因为我们的焦点是巫统/国阵的贪腐统治。我不阻止任何领袖出面解释,澄清出现的混淆,包括355法案的课题。”

他补充,随着伊党决定不参加希盟之后,情况变得更加的复杂和艰难,但他坚持认为,只要伊党仍愿意继续谈判,则公正党没有必要跟伊党断交。
“在将近两年前,我建议公正党,只要伊党愿意继续谈判,没必要与伊党断交。”

“我一贯地向公正党、行动党、团结党和诚信党表明自己的这种立场。领袖们有权不时地评估之。”

伊党仍有人反对联巫统

安华表明,基于部分人认为伊党可能跟巫统合作,因此他不低估友人的担忧,但他提醒,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仍坚持反对这种做法。

针对谈判拖久以致损害备战工作的担忧,安华则表示,只要公正党全体上下团结一致,迅速行事,而且坚持烈火莫熄精神和人民斗争议程,则不会有类似的问题。

“我们从来坚定不移地对抗残暴、种族主义和贪腐。”

士拉央国会议员梁自坚8月底宣布辞去公正党政治局职位,以抗议党的联伊路线,使得这个“联伊派”与“反伊派”的分歧正式浮上台面。

在此同时,丹州部分基层也因为反对联伊,发动倒州领导,并成功把丹州公青团长哈菲兹拉下马。

属于反伊派的拉菲兹倡议,举办公正党全国特别大会以解决纠纷。他担心若任由分歧扩大,恐会影响公正党备战来届大选。

拉菲兹也供出党内联伊派与反伊派代表名单,直指阿兹敏乃联伊的重要推手。惟阿兹敏后来强调,联伊乃党议决,不是他个人的决定,而且联伊路线也跟希盟无关。

此外,希盟主席理事会8月28日晚议决,来届大选不会与伊党合作,更准备迎接三角战。



“安华资讯受限不知现况”
拉菲兹坚持公正党决断弃伊

来源:当今大马malaysiakini.com/news/393988

发表于 2017年9月3日 下午2点34分 更新于 同日 下午2点39分


尽管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昨天表态,强调联伊路线乃一贯路线,但身为“反伊”主帅的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今天却仍强调,有必要立即停止“联伊”路线。

拉菲兹认为,安华基于坐牢资讯受限,无法知道近期的5大发展,因而公正党必须在安华两年前所设定的“联伊”指南下当机立断,易辙改弦。

他在文告也点出,安华在昨天文告提及的一段话,即“第14届大选近在眉睫,所有决策必须立即敲定”是需要受关注的。

拉菲兹也强调,安华昨天的言论也不能够错误诠释为,他同意继续冻结希盟的议席谈判,以便拉拢伊党到大选提名的最后一刻。

“如果安华所提供的指南(加上希盟的决定和拒绝伊党的立场)依然无法使公正党领导层做出最终决定,则基层有权援引党章来召开特大,为党做出最终决定。”


自信能赢取伊党支持者

惟拉菲兹也给予缓冲地表示,就如安华所言,事情没有必要到那种境地,因为其选择已经再清楚不过了。

“目前重要的事情是,我们需要诚恳地捍卫人民的命运,我相信这么做也能争取到那些希望看到巫统/国阵政府倒台的伊党普通党员——这些人的看法与希盟一样。”

“要赢取伊党支持者的选票,突出人民课题是更好的策略,而不是跟那些已经走入死胡同的伊党领袖谈判。”

安华对外界的资讯受限

拉菲兹表示,安华昨天发表文告后,有部分人声称,跟伊党谈判到最后一刻的策略路线源自安华本身。

他补充,但事实上,这种言论是错误的,更导致许多公正党和希盟支持者误会而表达失望,更有者开始攻击安华。

拉菲兹认为,基于安华如今在监狱服刑,因此他只能够提供普遍指南,好让公正党领袖层决策时有个指引。

他补充,更何况目前安华资讯受限,只能够通过经常接触他的3名律师,即西华拉沙、拉蒂花和苏仁德兰来了解外界发展,而此3人都属于联伊派。


五大发展使裁断有必要

拉菲兹点出,最近的5大发展,使得公正党必须在安华指南下立即做出裁断:
  • 1. 公正党必须尊重希盟主席理事会最近的裁决,即在大选时不会跟伊党合作,因为这将拖延希盟内部的议席谈判分配; 
  • 2. 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虽有合作意愿,但是他也表明谈判的前提是,不碰触伊党原先在全国的各个议席。这种立场没有给希盟盟友——诚信党和团结党留有任何的生存空间; 
  • 3. 伊党至今毫无意愿跟希盟甚至公正党谈判,雪州伊党甚至放话将竞选雪州42个州议席,以及雪州大臣兼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的鹅唛国席; 
  • 4. 尽管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较倾向公正党或希盟,但是该党的决断人却是主席哈迪阿旺,而后者跟巫统关系暧昧; 
  • 5. 跟伊党谈判已经耗时甚久,而且毫无进展,受委负责谈判的公正党副主席沙哈鲁丁(Shaharuddin Badaruddin)之间没有任何具体的报告,但大选已近在眉睫。


1名调查MH370我国外交官被暗杀 死前正准备移交 新发现的客机残骸


1名调查MH370我国外交官被暗杀
死前正准备移交 新发现的客机残骸

来源: 看看新闻 / 凤凰网资讯

上周,被不明枪手暗杀的马来西亚驻马达加斯加的外交官扎希德·拉扎(Zahid Raza)

据英国《每日邮报》9月1日报道,正在调查马航失事客机MH370的马来西亚一名外交官,上周在马达加斯加首都安塔那那利佛被不明枪手暗杀,有报道称,事发前,他正准备将新发现的疑似客机残骸交给马方调查人员。

这名外交官名叫扎希德·拉扎,是马来西亚驻马达加斯加的一名荣誉领事。被枪杀后,有人猜测,他可能早被杀手盯上了,因为他被怀疑卷入2009年发生的一起绑架案。

然而,马航MH370业余侦探、美国律师布莱恩·吉布森认为,拉扎是在准备将新发现的疑似客机残骸交给马来西亚的调查人员时被暗杀的。吉布森一直在搜集被海浪冲上岸的MH370客机残骸。



吉布森说,根据马达加斯加与马来西亚两国达成的协议,拉扎负责在马达加斯加收集客机残骸,之后再通过私人快递公司将残骸运往马来西亚。在残骸运到马来西亚之前,一切都必须保密。8月16日,马达加斯加方面得到了两件疑似MH370的残骸。 而8月24日,拉扎就被枪杀了,现在,疑似客机残骸仍在马达加斯加当局的手中。


英国《太阳报》报道说,调查客机坠落地点的专家组一名原成员说,他对拉扎遇害的时间感到可疑。他说,去年12月,路透社曾报道拉扎先生帮助吉布森,从马达加斯加向马来西亚转运了吉布森收集的六件MH370疑似残骸。“拉扎的这次遇害是否与这些MH370疑似残骸有关。”


这名专家组原成员还说,更令人感到可疑的是,拉扎在被暗杀之前,正打算前往马达加斯加运输部,取回更多的疑似残骸,再将这些残骸运往马来西亚。据了解,MH370失事三年来,先后有多块飞机残骸被海浪冲到南非到坦桑尼亚的海岸边。仅有三块残骸目前已确认属于MH370客机,7块残骸“几乎可以肯定”属于MH370客机,6块残骸则被列入“高度疑似”,2块被认为“疑似”残骸。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