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2017.png

人民之友恭祝各界2017新年进步、万事如意!

 photo 2014-03-08KajangByElectionPC.jpg

2014年加影州议席补选诉求 / Tuntutan-tuntutan Pilihan Raya Kecil Kajang 2014

 photo ForumKrisisPerkataanAllah.jpg

“阿拉风波•宪法权利•宗教自由”论坛 / Forum "Krisis perkataan Allah • Hak berperlembagaan • Kebebasan beragama"

 photo LimChinSiongampArticle.jpg

林清祥《答问》遗稿片段

 photo 513StudentMovement.jpg

新加坡“5•13学生运动” 有/没有马共领导的争论【之一】与【之二】

 photo the-new-phase-of-democratic-reform-reject-state-islamization.jpg

马来西亚民主改革的新阶段 / The New Phase of Democratic Reform in Malaysia / Fasa Baru Reformasi Demokratik di Malaysia

 photo Bannerv2blue_small.jpg

 photo Banner%2BForum.jpg

 photo Banner_WorkReport2016.jpg

人民之友为庆祝15周年(2001—2016)纪念,在2016年9月上旬发表了最近5年(2011—2016)工作报告(华、巫、英3种语文),并在9月25日在新山举办一场主题为“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的论坛。

Sunday, 30 April 2017

雪隆董联会6月17日改选 "整合团队" 力撼 "叶邹阵营"

雪隆董联会6月17日改选
"整合团队" 力撼 "叶邹阵营"

来源:综合《东方网》与《星洲网》报道
orientaldaily.com.my/nation/gn45635010497600 ;
sinchew.com.my/node/1638347

准备参与雪隆董联会竞选的“整合团队”本月28日召开记者会,正式宣布他们的出师表和参选理念。前排左起为陈松青、李雄谋、陈正锦、罗志昌、蔡庆文、翁清玉、陈志成及陈国华。后排左起为林泽民、刘文兴、李福旺、郑荣业、李启文及萧子江。

由雪隆各华小及独中董事组成、以蔡庆文为召集人的雪隆董联会“整合团队”,于今日(即本月28日)公布参选出师表,准备在6月17日选举中,力撼老树盘根的“叶邹阵营”。共有13名学校董事长和3名署理董事长参与了今天的活动。

出师口号:“停止内耗、整合归队、建设华教”

“整合团队”召集人兼循人中学署理董事长蔡庆文在记者会上表示:以叶新田和邹寿汉为首领的雪隆董联会当权派在上届竞选之后不愿回归董总领导的队伍而继续进行分化活动,令华教內部出现严重问题。

“华教界內耗多年,精神损伤严重。特別是在叶邹领导董总十多年以及雪隆董联会的20多年来,某些人“为了个人的利益,將內部矛盾激化,打击华教同仁,让许多热心华教的同道感到非常痛心,有些人甚至意兴阑珊。”

蔡庆文今天和团队成员召开新闻发布会,祭出的出师表口号是:“停止内耗、整合归队、建设华教”。他表示,雪隆地区的热心同道准备在这三方面作出积极的努力和贡献。

“整合团队”的组合成员和参选理念

蔡庆文表示,“整合团队”经过3个月部署,走访了雪隆100多间学校,正式组成竞选队伍,准备竞选全部45名初选执委,一旦在初选中获胜,将在复选“时选出新领导人。

他在记者会上率先公布其中35名竞选名单(见左图),至于另外的10名人士,目前基于策略考量,将选择在第二回合的竞选活动中公布。

他强调,“整合团队”包含老中青成员,有华教工作者、及其他专业人士,力求在在思想、经验的传承以及专业视角方面,发挥最大功能。

他说,“整合团队”已有一个参选理念与实践方案,希望在选举中取得胜利,解决当前十分疲乏的华教运动状态。

 “整合团队”出师表核心理念,包括:

●当前华教的处境与国内外形式评估:

1.环顾当前国内外大势,对华教整体而言,可谓挑战与生机并存。

就国内来说,华教尚未平等。我国教育资源的分配依旧出现厚此薄彼的现象,对华校的拨款需要几经催促和施压才能到位。

2.当前国际社会日益开放,人才的竞争跨越国界、宗教和肤色。多语人才具备很大的优势。中国所倡导的“一带一路”,也为华教的发展创造有利的条件。在这样的形势下,华教工作者必须贴紧时代的脉动,更积极主动的掌握客观的有利因素,为华教和华教子弟创造更为宽广的前路。

●遵循前辈的理念,停止内耗,步上正轨

1.华教族魂林连玉精神指导:“对付破坏最好的答复是建设”。有识之士必须遵循前辈理念,以建设手法从事华教工作,推动华教运动,力挽狂澜。

2.在华教发展道路上看法不一致并不奇怪,但竞选过后不归队,制造更大分化,这是不应出现的情况,偏偏这是华教界当前最严重的内部问题。

●建设或破坏:重要的抉择:

华教界内耗多年,精神损伤严重,特别是叶邹领导董总十多年以及雪隆董联会的二十多年来的实况,有识之士与华教工作者若继续采取观望的态度,无疑是辜负了前辈奠定的基础。

“整合团队”将从三个层面着手

蔡庆文说,“整合团队”將从三个层面著手,审时度势,以积极主动的方式,面对华教的各项挑战,包括马来主义者对华教的施压等。

这三个层面分別为:一、结合独中和华小董事的团队,发展并重;二、结合城乡、半城乡和乡区的团队,重视雪隆各区域的发展,不忽视任何区域;三、结合老中青的团队,当中有资深的华教人士、具备执行力的中生代,也有充满活力的新生代。


罗志昌:比较担心选举程序是否“透明“

“整合团队”资深选战成员罗志昌说,该团队在竞选策略上将兵分两路,其一是全力走透透,到各县区传达竞选理念,其二是关注选举技术层面,确保进行一场透明和公平的竞选。
他说,对整合团队来说,比较担心的是选,举的程序是否透明,因为以目前情况来看,出现许多“灰色”地带,包括由叶邹掌控的选委会至今没有公布已缴清年捐,即有资格投票的学校数据。

他说,目前有162间学校,其中4间有争议没有投票权,应该有158间学校参与选举,派出的代表应有800人。

不过,他说,根据选举章程,必须在5月6日前提呈出席代表名单,但很多学校接到的是“副本”表格,令人担心这可能是当权派操纵选举的其中一种“手法”。

他说,当权派运用“繁文缛节”提呈方式,带来许多混淆,“整合团队”十分关注这个课题,并会即时跟进。

Saturday, 29 April 2017

知名学者张永庆、何启良撰文评论 国内华文学府近日发生的两大事件

知名学者张永庆、何启良撰文评论
国内华文学府近日发生的两大事件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不久前,我国(主要在柔佛州)发生了两件令热爱华文教育、关心华教前途的专业人士以至广大群众非常忧心的大事:其一是柔佛州华校董事联合会接受了“张健珠宝”的捐款,之后还振振有词说出他们接受这类受人诟病的所谓“捐款“的道理;其二是身居柔佛州最高华文学府——南方大学学院的一名高职位人士,竟然跟搞金钱游戏骗局的“解救普通人”(JJPTR)有关。

以下是知名学者张永庆、何启良分别在《星洲日报》花城内外与学者观点栏目,对上述两件大事发表的评论文章——

张健的钱可以拿吗?

作者/来源:张永庆/《星洲网》

在教育现场,学生难免受社会上的大人、网络的影响,会涉入不当的金钱活动、金钱游戏,有些学生因而得到一笔收入,“暴富”起来,或因为向人借钱而闹出事情,搞到鸡犬不宁。

老师天天与学生在一起,必然有所听闻学生的行径,经明查暗访,了解了情况,会先向校长报告,一般上,校长会召集相关老师,进一步了解牵涉不当活动的班级和人数,以决定要采取何种方法,是进行“机会教育”,还是纪律遏止,或双管齐下,以保护同学,恢复校园秩序。

当学校老师要对学生分析不当的金钱活动、金钱游戏,如目前在报章上掀起热门新闻的“解救普通人”(JJPTR)崩盘的消息,以及“张健珠宝”的剃光头煽情的宴会和独中捐款争议,必须要有一个很好的立足点,帮助学生建立是非感、价值观。

当独中接受了张健的捐款,学生会怎么想?老师还有什么教育立场去面对学生?

事情已经发生了,一些独中已经收取了张健珠宝的捐款,我希望学生能原谅我们大人会犯错,我个人的价值观是犯错,并警戒自己,我没有谴责他人的意思。

我说犯错,是因为我以及与我有同样想法的人,曾经在事发之前,很努力地对某些重要的决策人再三提出劝诫,但可惜我们人微言轻,而对方也无法理解,教育是要占据“道德制高点”的碉堡。

当对方接受捐款,我祈祷,不要发生事情。

“道德制高点”的教育的目的,是要求自己,不是谴责别人,当大部份的心中都有一把尺的时候,不当的金钱活动会减少,受害者会降低,减少付出社会成本。

当学校接受不当的捐款的时候,会损害学校的教育立场和原则,以及面对社会观感,而老师会陷入两难困境。

对于已经发生的事情,独中不慎接受了捐款,我觉得很难过。

这几天的舆论,会让我独中同道心中不好过,但请不要再有伤害,以后,我们互相提醒,不要接受不当的捐款,因为,我们要把教育的事情做好,教导光明正大的下一代。

目前张健珠宝捐款的行动,已经在多个地方展开,有些人对此缺乏足够的警惕性,但大家多讨论、分析,考虑学校的教育目标,想想学生要如何教好,自能逐渐看清是非。




学府领款以伦理为原则

作者 / 来源:何启良 / 星洲日报

金钱游戏的“解救普通人”(JJPTR)疑已崩盘,至今华人舆论(评论者、报章社论、专家)一致认为此乃邪道,不是投资、更不是投机,而是骗局。其实快速致富之类的金钱游戏在马来西亚风行已久,以不同的面目和形式出现,被控洗黑钱和非法收款活动时有所闻,却没有被政府取缔,只能说明政府执法之无能,而华人社会对此道乐此不疲,甚至趋之若鹜,只能说明市民文化的败落。此事急速发展,如今牵涉到这些组织捐款给独中而华教领款是否得当的议题。

金钱游戏组织(如张健珠宝、JJPTR等)有策略地把部份“盈余”捐献做慈善,首先对象是华校,独中首当其冲。这些捐款华教该不该接受就成了议题了。既然断定基金乃来自不义之财,柔佛独中校长与董事会居然还理直气壮说是“正常拨款”,“名正言顺”,令人错愕。又说,只要不附带条件,但拿无妨,全然不自觉到金钱交易背后的伦理,全无格局可言。我不相信林连玉、沈慕羽、林晃升或胡万铎会说类似的话。华文教育办学理想至此完全消失于银弹之间,为华教一叹。

上世纪50年代英殖民政府欲改制华校,采用的就是银弹政策。接受政府津贴者纷纷改制,不接受津贴条件的,坚持华教堡垒,留下的是与日月同光的气节,教育几代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道德意义。林连玉批骂汪永年,就是因为后者接受政府银弹政策而导致钟灵中学在1956年成为全国首间改制的华文中学。后来陈修信也不断以政府津贴为诱惑鼓吹华校改制。此历史事件值得重提,因为里面隐含了许多教训:钱不能乱拿,因为牵涉到千秋大业。

华校改制显然是个政治问题,但是津贴背后的争论却是一个大是大非问题,而不是像现在“接到款项当天才知道捐款人是谁”这样的懵懂无知。50年代的华校岌岌可危,比现在更穷,但是穷得如此不屈,穷得如此受人尊重。林连玉瘦削的形象代表着不接受金钱诱惑而改制的华文教育。他的人格生命型态告诉我们,华教不能完全顺从俗世。“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就是此意。

如今金钱游戏组织捐款给华教,(据说)是没有附带条件的,为什么还是不能接受?尤其是经济低迷的时刻,有人突然说“我捐献百万”给独中,主动送上门,不正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吗?不拿白不拿。诸君且慢。我们必须即时提醒,华教领款必须考虑几方面:第一,基金来源是什么?第二,对方动机是什么?第三,对华教的形象影响是什么?第四,如何向我们的孩子交代?

华教在本邦百年之所以不倒,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乃其群众正义力量与人格道德之竖立。这又与各阶层群众(尤其是经济基层如小贩、理发师、司机等)热心的募款与领导人伦理规范(如林连玉、严元章、沈慕羽、王宓文、林晃升等)有密切关系。如今募捐款项的来源,竟是变相自劳动阶层的血汗钱,难道我们没有责任过问?(不了解为何竟然有华教董事说“难以启齿”询问)其捐献款项动机即使复杂,也离不开“企业社会责任”之类的幌子,甚至有企图“漂白”的作用。移交接领时的仪式就是一种媒体宣传,一种社会肯定,这就是“隐条件”。对华教的形象而言,其道德底线已经沦落到零下40度了,如何教导学生写“羞耻”二字?

华教与华人文化的创造,只是有奶就是娘,就不以教育与文化的价值自身为目的,只是一个工具的价值而已,而且有坠落为利益集团漂白的危险。

一言以蔽之,这类钱不能领,这是伦理问题。“不食周粟”的故事听起来非常荒唐、愚蠢,但是背后显示的却是一种做人的气节,华校年轻学子读这一段沁人心脾的故事,回顾华教人文道德的规范,是会有所感慨的。人性本能有善恶是非,同时还有天理人伦和道德,华文教育领导者有异于文化低落的华人群众,守住“时穷节乃见”的意识才可能冲破层层迷雾,遇事除了拿捏事情的“度”以外,更要明白办教育应该坚持伦理底线。

当前马来西亚华社教育界有一个共同点,即对道德伦理的扭曲与轻视,而其心态与一般民众水平无异。

华教领导层应该是知识人,知识人是有道德自觉的人;众人总是外重而内轻,顺随外面的变化而改变自己,而知识人则可以从内而外,主宰自己的选择。华人教育界还更应该包含一种责任意识,即韦伯所谓“责任伦理”。倘若放弃了这种文化尊严,那么,也正是自轻、自矮,失去了教育知识者的自主与伦理。

Thursday, 27 April 2017

新加坡顶撞中国,怎么会有好下场?

新加坡顶撞中国, 怎么会有好下场?

原标题:这个国家得罪中国, 已陷入不可逆的万劫不复, 无法挽回!

作者 / 来源: 占豪  / 察网


新加坡一直就扮演着帮美国遏制中国的角色,只是因为中国和新加坡在地缘上重叠较少没有凸显出来。而且,中国为了笼络新加坡,不断给其好处,也将人民币在东南亚的结算中心给了新加坡。然而,新加坡并不领情,并且时常损害中国的利益。 

据媒体报道,新加坡贸易和工业部4月13日发布的GDP初值显示,新加坡2017年一季度GDP折合成年率环比萎缩1.9%,高于经济学家预估中值萎缩1.8%。约占经济总量三分之二的服务业一季度折合成年率环比萎缩2.2%,制造业折合成年率环比下降6.6%,建筑业环比增长5.4%。

与新加坡2017年1季度经济出现萎缩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

2017年1季度,中国进出口总值6.2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1.8%,其中出口3.33万亿元增14.8%,进口2.87万亿元增长31.1%。中国1季度 GDP 增长超预期地达到6.9%。

全球经济从2016年四季度到今年一季度,也已开始呈现企稳回升态势,全球综合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全球贸易活动以及新兴经济体增长指标均表现良好。据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IF)预测,2017年一季度全球经济环比增速折年率达到3.0%,同比增速2.7%,均较上个季度加快约0.1个百分点。

新加坡,改革开放后曾经是连接中国和西方经济沟通的重要桥梁,中国经济的发展会大大带动新加坡经济的增长,中国经济与西方经济的联通曾经长期推动新加坡经济增长。然而,2017年1季度的情况却是,中国经济开始见底回升,世界经济开始见底回升,新加坡经济却从2015、2016年连续两年2%的低增长中坠入2017年1季度的负增长。

曾经的华人骄傲、亚洲经济四小龙的新加坡,如今何以沦落至此?本来中国的转型升级的大发展能给新加坡带来新的历史机遇,可为何新加坡却错过了?新加坡走错了战略的一步,还有机会挽回吗?

二战后,新加坡何以发展那么好?

如果评选20世纪最佳表现的小型国家,新加坡哪怕不能排名第一也绝对排名前三。新加坡有今天,除了华人的勤奋、新加坡的地理位置等因素外,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李光耀的领导。事实上,在新加坡独立后,正是李光耀的两次“正确”选择成就了今天的新加坡。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由于新加坡政府不够亲华,虽然很多中国人对李光耀不太感冒,但站在新加坡华人的立场,如何评价李光耀都不为过。

关于新加坡为什么在独立后发展那么好,限于篇幅我们不去做太多细节性的阐释,但这里必须突出强调李光耀的两个重大选择:

一、独立后投入西方阵营。

新加坡从1819年到1942年一直是英属殖民地,1942年被日本占领,1945年二战结束后英国重回新加坡。英国重回新加坡之后,由于国力消耗太多已无力统治,且过去的殖民模式已不再适合二战后的世界,所以在新加坡人的努力下新加坡逐渐迈向自治。

1961年5月,马来亚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公布了想把新加坡、马来亚、文莱、沙捞越和北婆罗洲联合起来组成联邦。李光耀看到了脱离英国殖民者的机会,带领新加坡人举行全民公投,最终71%的人投赞成票。1963年9月,新加坡脱离英国统治加入马来西亚联邦。

新马合并后,由于“大马主义”作祟,马来西亚中央政府并未给新加坡真正的同等待遇,双方在合并3个月后就开始出现公开矛盾。这种矛盾让印尼看到了机会,印尼有试图吞并新加坡的意图,所以在1964年9月爆发了印尼特务挑拨离间致使新加坡发生严重种族暴乱。由于华人在马来西亚拥有较强的经济实力,马来西亚第一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担心,华人未来有可能主宰马来西亚的政治及经济,于是他力主将主要以华人为主的新加坡赶出马来西亚以削弱华人在马来西亚的影响力,从而保证马来族对马来西亚的统治。最终,以巫统为首的执政联盟在国会紧急通过修改宪法,以126票赞成、0票反对将新加坡驱逐出马来西亚。

我们知道,从1949年新中国成立开始,西方国家就开始利用东南亚的华侨问题大肆渲染“红色政权”对包括印尼、马来西亚等国的威胁。之所以华人在东南亚成为问题,关键原因在于中国在清末至新中国有一股下南洋的热潮,到1949年时,东南亚华人已有一千多万,仅印尼华侨就有270万。由于华人勤奋、聪明,所以在东南亚华人掌握了大量财富,再加上新中国的“红色政权”,这些国家担心被华人抢班夺权。这就是新中国后东南亚国家反华的大背景。

1958年底,苏加诺依靠陆军镇压了地方分裂势力,担任印尼总统同时又直接接手总理的实权。作为交换,以陆军参谋长纳苏蒂安等为首的亲美势力得以掌控内阁。为了安抚内阁,苏加诺加紧推进有损华侨利益的名为“扫除殖民经济残余”的经济政策,印尼排华潮开始。中国虽然进行了抗议并展开撤侨,但以当时中国的国力并不能真正左右什么。

1963年10月17日,印尼陆军发动军事政变,强迫时任总统苏加诺解散国会,亲美的苏哈托趁乱夺取最高权力。1965年9月30日,印尼爆发臭名昭著的“9·30印尼屠华事件”,这场屠杀是印尼军方针对印尼共产党和华人的血腥屠杀,大约50万华人在屠杀中丧命。苏哈托,就是这场屠杀的刽子手,在这场大屠杀后他软禁了时任总统苏加诺,自己彻底掌控了印尼政权,并在1967年自任总统,直到1998年才下台。

想想看,一边是马来西亚排华,另一边是印尼排华,这一切幕后的主使力量主要来自美国为首的西方。新加坡一个弹丸小国怎么活?何况,印尼随时都想借机吞并新加坡。在这种生存压力下,李光耀一定会选择投入西方怀抱。更何况,李光耀自己就是下南洋的第三代,思想早已西化,否则也不可能担任英国殖民时期的总理。1965年9月21日,新加坡在脱离马来西亚一个月后加入联合国,同年10月新加坡就加入英联邦,政治、经济上彻底投入了西方怀抱。

正是其及时投入西方怀抱,成了西方的盟友,有了西方的保护,新加坡才能立足于印尼和马来西亚之间。然后李光耀又充分利用新加坡所处马六甲海峡的重要地理位置发展转口贸易,并最终借此起家赢得第一个高速发展机遇。

二、中国改革开放后扮演中美沟通桥梁。

1978年,邓小平访问新加坡与李光耀建立互信。1979年1月邓小平访美实现中美关系的历史性突破。自此,新加坡开始扮演中美政治、经济沟通桥梁角色,这个定位不但让新加坡在中美之间的政治地位凸显,也让新加坡搭上了中国经济改革开放大发展的顺风车。


由于李光耀政府扮演了中美沟通桥梁的角色,新加坡获得了巨大的发展机会,这是新加坡接下来30年持续高速发展的最重要原因。

所以说,站在新加坡利益视角看,李光耀这两步都看得很准,走得很好,所以也是的新加坡在发展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李光耀晚节不保,在战略上走错了重要一步

2008年因美国次贷危机引发全球金融危机后,世界开始进行政治和经济秩序的大洗牌、大重组。很显然,李光耀也看到了这一点。然而,或者是因为思维惯性使然,或者是太不信任中国能够复兴,所以这一次他依然选择了站在美国一边。

2009年11月15日奥巴马抵达上海开始访华,他此行的核心目的是说服中国接受美国对中国命运的安排,与美国组成 G2 (两国集团)管理世界。所谓 G2 对中国来说其实就是个坑,那既是美国掌权中国背锅的安排,也是试图将中国经济引擎仅仅挂靠在美国身上从而替美国解决经济危机的最直接、最快速的有效措施。

对此,中国当然不干,所以中国毫不客气地拒绝了美国的 G2 邀请,奥巴马首次访华“失败”,没有达到目的。回去后,美国立刻调整国家战略,开始重返亚太,实施以遏制中国为目的的“亚太再平衡”战略。自此,中美进入了激烈的大国较量时代。

在奥巴马访华前夕,为了更好把握对华政策,他邀请了李光耀访美以听取他的意见。2009年10月29日,李光耀到访白宫。会谈前,奥巴马说:“新加坡是美国多年的杰出盟友,因此我非常期待在访问新加坡和其他主要亚洲国家之前,聆听李资政分享他对亚洲最新局势发展的分析。”李光耀则回复说:“我非常荣幸能在美国面临革新与改变的时候到访。世界局势正在改变,美国对维持东亚的繁荣与稳定扮演关键角色。”

在这次访问中, 李光耀警告说,美国如果不能继续参与亚洲事务,以制衡中国的军事和经济力量,很可能导致其世界霸主地位的丧失。他说,在中国转变成顶级强国,其他亚洲国家都无法与之匹敌时,美国必须介入亚洲事务,以确保区域平衡。李光耀对美国签署《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积极参与地区事务的做法给予高度评价,希望美国在维护地区平衡上发挥更大作用。对于今后的地区形势,李光耀认为无论日本还是印度都没有能力抗衡中国, 美国 “必须保持日美中三方的平衡”。

针对中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怎么来的?就是这么来的。当奥巴马向中国兜售G2未获成功后,回去立刻就采纳了李光耀的建议,针对中国搞“亚太再平衡”战略,遏制中国不断崛起的影响力。

在此之后,新加坡一直就扮演着帮美国遏制中国的角色,只是因为中国和新加坡在地缘上重叠较少没有凸显出来。而且,中国为了笼络新加坡,不断给其好处,也将人民币在东南亚的结算中心给了新加坡。然而,新加坡并不领情,并且时常损害中国的利益。到了2016年,新加坡政府已经显得有点疯狂,不但在南海上对中国说三道四、指手画脚,甚至在南海问题上不断给中国制造麻烦,搞串联与美国合作反华。更过份的是,当美国都不再提南海仲裁的事了,新加坡还联合日本安倍政府要用非法仲裁向中国施压。最终,这件事惹恼中国,11月份中国在香港扣了新加坡的装甲车,狠狠地教训了一下新加坡。

然而,对新加坡经济真正的打击不是香港扣留9辆其装甲车,而是中国与新加坡疏远并开始分流中国赋予给新加坡的“业务”。


2016年11月13日,巴基斯坦由中方运营的瓜达尔港正式开航,该港口开航意味着将会有大量从欧洲、非洲和中东运往西部的商品不再走马六甲,直接将由瓜达尔港上岸,然后在转运到中国。如果需要进行再加工,直接就可以在巴基斯坦投资建厂,那得减少多少新加坡的业务?

如果仅止于此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还不至于给新加坡致命打击,但2016年10月19日,由中国电建集团与马来西亚合作的马来西亚皇京港项目奠基对新加坡可谓沉重一击。

马来西亚皇京港一旦建成,将是“马六甲第一港”,直接与新加坡竞争。2016年11月初,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对中国进行了长达7天的罕见访问,签下价值2300多亿人民币的经贸、军事大单,让美国人惊呼东南亚国家纷纷倒向中国。

马来西亚为何如此奋不顾身投入中国怀抱?就是因为马来西亚想扮演“21世纪海上之路”的重要节点。纳吉布访华期间在《人民日报》发表署名文章称,马方将善用东盟机制与中方所提出的具有远见卓识的“一带一路”倡议,致力于为马中两国与本区域谋求互惠共荣的发展。纳吉布还提到,“马中企业合资发展,促成了中国—马来西亚钦州产业园区和马来西亚—中国关丹产业园区联营计划,为我们的人民创造了新的就业机会。


相比新加坡,马来西亚、巴基斯坦都有成本优势和区位优势,更重要的是现在新加坡的业务未来还会被缅甸、斯里兰卡、泰国等国分流。所以,可以预见,越往后新加坡被分流的业务越多,不能与中国紧密合作,这也就意味着将错失中国转型升级的历史性机遇。

新加坡为何正在错过中国的历史机遇?根本原因就是思维固化,不能审时度势,并最终做了错误选择。做了错误选择后,李光耀没能及时纠正,2015年3月就过世了。他过世后,新加坡政府反华更加肆无忌惮,并且最终因为错误选择而将付出未来数十年的历史代价。

新加坡错了,还能挽回吗?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分化新加坡业务优势的趋势已经形成,不可能再有趋势性变化。那么,接下来,恐怕是新加坡好好思考一下未来的定位问题了。否则,若不及时进行战略调整,搭上中国这趟顺风车,新加坡将会坠落得更快!!!

中国在复兴,得罪中国,怎么可能有好下场?!!!新加坡不认错,倒霉的日子还在后边呢!!!

(占豪,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占豪”)

Thursday, 6 April 2017

Civil Society Joint Press Statement: MPs urged to be present and vote against RUU355 if fasttracked/Ahli Parlimen digesa untuk hadir and menolak RUU355 jika dipercepatkan/《355法案》疑虑尚未解除,朝野议员必须阻挡法案通过

Civil Society Joint Press Statement
MPs urged to be present and vote
against RUU355 if fasttracked

2017.04.05


We, the undersigned civil society organisations warn that if PAS President Hadi Awang’s 355 Bill is fast-tracked on Thursday and the motion to adopt it is passed, it will be adopted as a Government’s bill as DPM Zahid Hamidi’s declaration on March 17.

To prevent this, all Members of Parliament who object to the bill must attend the Parliamentary meeting throughout April 6 (Thursday) to defeat Hadi’s 355 Bill if it is fast-tracked again by UMNO Minister as how it happened twice on May 26 and November 24 last year.

The public and the parliamentarians must remember that the 355 Bill is alive despite BN’s U-turn on tabling it as a government bill. The BN may just fast-track the motion and allow its MPs to vote on it freely. If enough of MPs who object to the bill have gone home early, it can be adopted as per Zahid’s declaration. The BN’s reversal on last Wednesday will then be shrewdly reversed.

As this is an ordinary bill, passing the motion will require only a simple majority. In other words, if only 60 MPs stay in the House when the motion to table the bill is put to vote, it can be passed with 31:29.

Hence, any parliamentarian who is absent when the bill is put on vote should be seen as silently supporting the bill, whatever their publicly-declared position is. If the motion is passed and the bill becomes a Government’s bill, all those who are absent should be held responsible alongside those who vote for the motion.

Therefore, even if the MPs have bought their air tickets to return home early, they must stay on until the parliamentary sitting is over. It is their duty to make laws and they cannot find any excuse to abdicate their constitutional duty.

If the bill is adopted as it is, Syariah Courts (Criminal Jurisdiction) Act [Act 355] will be amended to expand punishments of Syariah courts to a maximum of 30 years in imprisonment, RM 100,000 in fine and 100 strokes in whipping is still alive. This means religious offences may carry harsher punishments than robbery which is punishable up to 14 years in imprisonment and fine or whipping.

Three Hudud punishments already in the syariah criminal laws in Kelantan and Terengganu, 100 strokes for fornication, 80 strokes for unsubstantiated accusation of adultery or sodomy, 40-80 strokes for drinking will be immediately in force. With the only exception of the Malay Rulers, all Muslims including those from East Malaysia will be subjected to such punishments.

As Malaysia was formed in 1963 as a secular federation, such an expansion of Syariah rule will call into question the moral foundation of Malaysia and plant the seed of national disintegration. For Malaysia’s sake, we call upon all Parliamentarians to be present and vote against Hadi’s bill if its motion is fast-tracked.



Penyataan Bersama- Pertubuhan Masyarakat Madani
Ahli Parlimen digesa untuk hadir dan
menolak RUU355 jika dipercepatkan

2017.04.05

Kami, pertubuhan-pertubuhan masyarakat madani yang berikut, mengingatkan bahawa jika Rang Undang-Undang 355 (RUU355) oleh Pengerusi PAS, Hadi Awang dipercepatkan dalam agenda perundangan pada hari Khamis dan usulnya diterima, maka rang undang-undang ini akan diambilalih oleh Kerajaan seperti yang diisytiharkan oleh TPM Zahid Hamidi pada 17 Mac.

Untuk mengelakkan ini, semua ahli parlimen yang membantah mesti hadir dalam Persidangan Parlimen sepanjang 6 April (Khamis) untuk menewaskan usul yang membawa RUU355 jika ia dipercepatkan sekali lagi oleh Menteri UMNO seperti yang telah berlaku pada 26 Mei dan 24 November tahun lepas.

Rakyat dan Ahli Parlimen harus mengambil perhatian bahawa RUU355 masih berpeluang menjadi realiti sungguhpun Kerajaan BN telah mematahkan rancangan sebelumnya untuk membentangkan RUU355 sebagai Rang Undang-Undang Kerajaan. BN mungkin sekali lagi akan mempercepatkan usul Hadi dan membenarkan Ahli Parlimen mereka untuk mengundi secara bebas. Jika ramai ahli parlimen yang membantah rang undang-undang ini telah pulang rumah awal, maka rang undang-undang ini boleh jadi diluluskan seperti yang diisytiharkan oleh TPM Zahid. Ketetapan BN yang berubah minggu lepas boleh jadi sekali lagi diubah.

Oleh kerana ini merupakan Rang Undang-Undang biasa, ia hanya memerlukan majoriti biasa untuk diluluskan. Dengan lain kata, jika hanya 60 ahli parlimen berada dalam Parlimen apabila rang ini dibentangkan untuk diundi, ia boleh diluluskan dengan 31:29 undi.

Maka, tak kira apa pandangannya secara terbuka, mana-mana ahli parlimen yang tidak hadir apabila undi dibuang untuk menentukan nasib usul RUU355 harus dilihat sebagai menyokong rang undang-undang ini secara senyap. Jika Rang Undang-Undang ini diluluskan dan menjadi Rang Undang-Undang Kerajaan, semua ahli parlimen yang ponteng mesti mengambil tanggungjawab seperti mana-mana ahli parlimen yang menyokong RUU355.

Oleh itu, walaupun jika ahli parlimen telah beli tiket penerbangan untuk pulang awal, mereka mestilah kekal di sana sehingga tamatnya sesi parlimen. Ia adalah tugas mereka untuk membuat undang-undang dan bukan untuk mencari alasan untuk mengabaikan kewajipan perlembagaan mereka.

Jika rang undang-undang ini diluluskan begitu saja, Akta Makhamah Syariah (Bidang Kuasa Jenayah) (Akta 355) akan dipinda dan makhamah Syariah akan diberikan kuasa untuk menjatuhkan hukuman maksimumnya iaitu hukuman penjara selama 30 tahun, denda sehingga RM100, 000 dan sebatan 100 kali. Ini bermakna kesalahan peribadi melanggar rukun agama boleh membawa kepada hukuman yang lebih keras berbanding dengan rompakan, yang cuma boleh dihukum dengan 14 tahun penjara dan denda atau sebatan.

Tiga hukuman hudud sudah termaktub dalam undang-undang jenayah syariah di Kelantan dan Terengganu yakni, 100 sebatan rotan jika didapati berzina, 80 sebatan rotan untuk membuat tuduhan tidak berasas untuk zina dan liwat(qzaf) ; dan 40 – 80 sebatan rotan segera jika didapati meminum arak (syurb). Semua Muslim termasuk yang berasal dan menetap di Malaysia Timur akan tertakluk kepada hukuman sebegini jika dituduh melakukan kesalahan di Kelantan dan Terengganu.

Malaysia telah dibentuk pada 1963 sebagai sebuah persekutuan secular, perkembangan pemerintahan Syariah menimbulkan soalan-soalan moral pembentukan Malaysia dan juga akan menanam benih perpecahan nasional.

Demi Malaysia, kami menyeru semua ahli parlimen untuk hadir dan undi menentang Rang Undang-Undang Hadi jika ia dipercepatkan.



公民社会联署文告
《 355法案 》疑虑尚未解除,
朝野议员必须阻挡法案通过

2017年4月5日

我们,以下联署团体,深刻认为《355法案》的疑虑尚未解除。我们呼吁全体国会议员,尤其是反对《第355号法令修正案》的朝野政党议员,必须提高警惕,全程参与国会会议,以免有关修正案以突袭的方式,在本季国会提前讨论并通过。

社会大众与国会议员必须紧记,尽管国阵做出逆转,不会在国会提呈《第355号法令修正案》,然而,有关的法案依旧存在。国阵可以提前处理有关动议,让国会议员自由投票。若是反对法案的议员提早离开国会,导致有关的法案获得通过,意味着在现有的议会程序下,有关的法案就会变成政府的法案,由政府接手处理,如同副首相在3月17日所宣布者。届时,国阵在3月29日才逆转的立场将再次逆转。

我们认为,国会提前处理哈迪阿旺的私人法案并非杞人忧天的想象,而是有前例可循。去年5月26日以及11月24日,在巫统部长的护航与放行之下,哈迪阿旺的私人法案得到国会提前处理,几乎险些成了政府的法案。在即将来临的4月6日国会,不排除哈迪依样画葫芦,在巫统部长的护航以及议长的认可之下,提前处理《第355号法令修正案》。必须留意的是,《第355号法令修正案》属于普通法案,只需要简单多数票即可通过。假设有关法案提出表决时国会只有60名议员,那么只需要31名议员赞同,这项法案就正式通过了。

我们重申,1963年马来西亚成立时,就是以世俗联邦立国;若是让《第355号法令修正案》通过,那是动摇国本,冲击联邦世俗体制、破坏国民团结的宪政危机,我们不能等闲视之。

因此,我们呼吁全体国会议员,尤其是反对《第355号法令修正案》的议员,必须全程参与国会会议,直到会议结束,以免因人数不足而让巫统和伊斯兰党议员突袭成功。如果《第355号法令修正案》不幸循此途径而成为政府法案,那么,《1965年伊斯兰教法庭(刑事权限)第355条文》的刑罚顶限,也就是从现有的监禁顶限3年、罚款顶限5千令吉以及鞭笞顶限6鞭(即简称的3-5-6制度),有可能提升为监禁顶限30年、罚款顶限100千令吉以及鞭笞顶限100鞭(或简称为 “30-100-100”制度)。这意味着对宗教犯罪的惩罚比抢劫来得严苛,因为后者的最高刑罚是监禁14年、罚款或鞭笞。

现有吉兰丹与登嘉楼的伊斯兰刑事法包含三项固定刑罚(hudud),即未婚通奸罪成鞭笞100下、诬告通奸罪成鞭笞80下饮酒罪成鞭笞40至80下。若是《第355号法令修正案》通过,则上述刑罚立即生效。除了马来统治者,所有穆斯林,包括来自东马者,都将面对上述刑法。

如果《第355号法令修正案》在国会通过,公众必须对所有缺席的议员追究责任,因为他们的缺席视为等同投票支持修正案。我们认为,出席国会会议并参与辩论和立法,本来就是议员的职责。如果议员缺席会议或者提早离开会场,实际上就是违背人民的委托。


Endorsement List:
Pertubuhan-pertubuhan yang menyokong kenyataan bersama:
联署团体:

No
Organisation’s Name Name in Mandarin
1. Aliran Kesedaran Negara (Aliran) 国民醒觉运动
2. Alumni Association of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Malaysia 国立台湾大学马来西亚校友会
3. Anak Muda Sarawak (AMS) 砂拉越之子
4. Baramkini 当今峇南
5. BEBAS 自由组织
6. Borneo’s Plight in Malaysia foundation (BoPiM) 婆罗洲马来西亚苦难基金会
7. Borneo Resources Institute (BRIMAS) 婆罗洲资源机构
8. Diversity 異样
9. ENGAGE 愿景工程
10. G25 G25
11. Greenfriends Sabah (GF-Sabah) 沙巴绿色之友
12. Centre For Malaysian Chinese Studies(CMCS) 华社研究中心(华研)
13. Friends of Kota Damansara 哥打白沙罗之友
14. In Between Cultura 之间文化实验室
15. Japan Graduates Association,Malaysia
(JAGAM)
马来西亚留日同学会
16. Jaringan Tanah Hak Adat Bangsa Asal Sarawak (TAHABAS) 砂拉越原住民土地权益网络
17. JIHAD for JUSTICE 正义圣战组织
18. Lawyer Kamek for Change (LK4C) [Sarawak] 砂拉越律师改变组织
19. LLG Cultural Development Centre 林连玉基金
20. The Federation & Alumni Associations Taiwan University, Malaysia (FAATUM) 马来西亚留台校友会联合总会(留台联总)
21. The Federation of Chinese Associations Malaysia Women Division 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总会(华总)妇女部
22. The Federation of Heng Ann Association 马来西亚兴安会馆总会
23. The Federation of Hokkien Associations of Malaysia 马来西亚福建社团联合会
24. The Federation of Malaysia Eng Choon Associations 马来西亚永春联合会
25. The Federation of Malaysia Lim Associations 马来西亚林氏宗亲总会
26. Jaringan Kampung Orang Asli Semenanjung Malaysia (JKOASM) 马来西亚半岛原住民乡村网络
27. Jaringan Orang Asal SeMalaysia (JOAS) 全马来西亚原住民网络
28. The KL &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隆雪华堂)
29. Komuniti Muslim Universal (KMU) 大同穆斯林社团
30. Malaysia Consultative Council of Buddhism, Christianity, Hindu, Sikh and Tao (MCCBCHST) 马来西亚五大宗教理事会
31. Malaysian Tamil Writer’s Association 大马淡米尔作家协会
32. National Human Rights Society (HAKAM) 全国人权社团
33. National Indian Rights Action Team ( NIAT ) 全国印裔权益
行动组织
34. National Changhua University of Education (Taiwan) Alumni Association Malaysia 国立彰化师范大学
马来西亚校友会
35. Negeri Sembilan Chinese Assembly Hall 森美兰中华大会堂
(森华堂)
36. Oriental Hearts and Mind Study Institute (OHMSI) 东方思想研究机构
37. Partners of Community Organisations Sabah (PACOS) 沙巴社区伙伴信托组织
38. PELANGI – Campaign for Equality and Human Rights Initiative 平等及人权彩虹运动
39. Peoples Service Organisation 人民服务团体
40. Perak Women for Women Society (PWW) 霹雳妇女社团
41. Persatuan Alumni Taiwan Selangor & WP 雪兰莪暨吉隆坡留台同学会
42. Persatuan Bekas Siswazah Universiti dan Kolej di China, Malayia (LiuHua) 马来西亚留华同学会
43. Persatuan Anxi Selangor & WP Kuala Lumpur 雪隆安溪会馆
44. Persatuan Keluarga Ng Teng Chin Malaysia 马来西亚黄氏登进家族会
45. Persatuan Kesedaran Komuniti Selangor (EMPOWER) 雪兰莪社区醒觉组织
46. Persatuan Kwang Tung Rawang 万挠广东会馆
47. Persatuan Kwang Tung Selangor dan Kuala Lumpur 雪隆广东会馆
48. Persatuan Wu Malaysia (KL dan Selangor) 马来西亚吴氏公会(雪隆)
49. Pertubuhan Pembangunan Kebajikan Dan Persekitaran Positif Malaysia (SEED) 大马慈善发展及正面环境组织
50. PLUSOS 大马同人互助谘询协会
51. Projek Dialog 对话论坛圈
52. Pusat Komas 社区传播中心
53. Sabah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ssociation (SEPA) 沙巴环保组织
54. Sabah Women's Action (SAWO) 沙巴妇女行动组织
55. Sahabat Rakyat 人民之友
56. Save Rivers 砂拉越拯救河流组织
57. Saya Anak Bangsa Malaysia, SABM 大马之子
58. Selangor & KL Hokkien Association 雪隆福建会馆
59. Sisters in Islam (SIS) 伊斯兰姐妹组织
60. Society for the Promotion of Human Rights (PROHAM) 人权促进协会
61. Suara Rakyat Malaysia (SUARAM) 马来西亚人民之声
62. TENAGANITA 妇女力量
63. Tindak Malaysia 行动大马组织
64. United Chinese Schools Alumni Associations of Malaysia, UCSAAM 马来西亚华校校友会联合会总会(校友联总)
65. United Chinese School Teachers’ Association of Malaysia, UCSTAM 马来西亚华校教师会总会(教总)
66. WE ARE MALAYSIANS 我们是大马人
67. Women’s Aid Organisation (WAO) 妇女援助组织


Saturday, 1 April 2017

四大板块三大矛盾主导世界格局

四大板块三大矛盾主导世界格局

作者/来源:郑若麟/环球时报


从冷战到后冷战、从东西方意识形态对峙到伊斯兰与“犹太—基督教”这两大宗教的摩擦,再到今天民族国家之间利益的冲突,世界形势正处在急剧演变之中。以支持或反对全球化为核心标志,世界四大力量板块和三大矛盾正在形成,并主导着世界格局的走向,也在冲击着西方国家目前已经结束(美国)、正在进行(法国)或即将进行(德国)的大选方向。如何理清我们的思路,提出应对策略是我们的当务之急。

全球正形成四大力量板块

“西方”当前依然是全球主导力量。但“西方”内部却已分裂,形成两股对抗的力量。这两大力量板块存在于西方发达工业国家内部:以金融资本为核心的金融、石油、医药等跨国国际财团为一方,和以军工、航天航空、汽车、房地产等实业资本为核心的民族财团为另一方。

这两大力量板块在一系列当今世界最为重大的问题上,都处于尖锐对立状态之中。金融跨国财团支持全球化、支持打破国界的限制(资本需要更为方便地在全球范围内自由流通)、支持移民现象(需要廉价的劳动力)、支持欧盟一体化、反对俄罗斯……而实业资本民族财团则几乎在这些领域都与金融跨国财团持相反的立场。因为两者的利益所在不同,西方发达国家内部中的两大力量板块对峙的标志,就是对全球化的态度。前者支持而后者反对。

由于2008年波及全球的金融危机,以及随之而来的经济危机造成西方发达国家内部经济增长停滞不前、失业率大增,金融等跨国财团在西方目前舆论中声名狼藉,类似“占领华尔街”、“愤怒者运动”、“黑夜站立”等反金融财团的社会运动在西方国家内部风起云涌。特朗普正是代表着美国实业资本(特别是军工与房产)的利益,与金融财团及其拥有的媒体进行了一场激烈的竞选,在底层白人基督教民众的广泛支持下才胜出的。法国目前大选中也出现了同样的趋势。

另外两大力量板块分别是伊斯兰世界和中国。

伊斯兰世界作为一种以宗教为核心凝聚力的力量板块,目前在全球不少地方处于摩擦和战争状态之中。用美国学者亨廷顿的说法,世界存在着一条“伊斯兰冲突线”。但事实上伊斯兰势力并没有仅仅中止于国界,而是已经深深地渗透到世界各国内部,特别是在欧洲。部分伊斯兰势力在何种背景下会趋于极端化,是一个世界性的课题。可以肯定的是,伊斯兰作为一股强大的力量板块,正在形成与非伊斯兰世界的巨大摩擦,特别是与基督教的西方和犹太教的以色列。

崛起中的中国(以及复兴中的俄罗斯),无论是从文明的角度,还是从意识形态的角度看,与伊斯兰和西方都不同。中国近年来迅猛发展,已经成为世界上一个重要的经济、贸易、政治、军事和科技大国。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至今,中国第一次对全世界而言扮演着一个至关重要的发挥全球性作用的角色。但是,中国从主观上而言,几乎不愿意与任何国家为敌。中国历来奉行的都是合作共赢的和平外交。只是,在西方势力的挑唆下,中国周边部分国家正在逐渐形成一条“中国线”。显然,这是被挑唆起来的,这个“锅”不应由中国来背。

三大矛盾冲突带来风险

西方内部两大财团板块力量的争斗最终导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今天的世界要比二战前复杂得多。因为今天的世界存在着三大主要风险:上述西方内部两大板块力量发生冲突,西方世界——包括基督教和犹太教世界——与伊斯兰世界的冲突,以及西方与中国之间的冲突。

如果说,在西方内部两大力量板块的冲突属于阶级、种族和宗教相混合的冲突,那么犹太—基督教与伊斯兰之间的冲突则相对单纯。源于宗教的冲突已经延绵千年。冷战时期的意识形态斗争暂时掩盖了这一冲突,在后冷战时期的今天便不可避免地凸显出来。尽管当前伊斯兰力量板块与西方犹太—基督教两大力量板块无论在政治实力还是在军事实力上都无法同日而语,但伊斯兰力量板块有着四大优势:一是其拥有石油(武器);二是其生育能力极强,人口增长极为强劲;三是伊斯兰信仰非常坚定,处于攻势状态;四是伊斯兰教已经渗透到西方犹太—基督教世界的内部。因此,这一冲突从长远来看,谁将会最终胜出还真的很难预料。

西方与中国之间则是属于意识形态和国家利益混合而成的冲突。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欧美几十个国家因殖民主义和率先工业化,而在军事和工业上领先于世界其他地区,以西方为主导的力量先后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但中国的崛起使这个大局开始出现新的变数。

中国是历史上一个真正的没有征服野心的大国。但由于工业化进展迅速,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事实上很快将成为世界第二大强国,这就引发了西方一些国家的担忧。但是,中美和中国与西方之间的关系还不仅仅取决于不同利益如何协调和处理,更令人焦虑的实际上是源于西方内部的两大力量板块对中国的态度是不同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中国要处理好与西方的关系,必须了解并学会利用西方内部的这两大力量板块,才能维持自己的长久和平。

美国目前出现贸易保护主义和反全球化趋势,欧洲由于大选还在进行之中,支持和反对全球化的力量分别代表着跨国和民族财团不同的利益,正在进行着拼争。中国的立场证明:西方两大力量板块中的一支,在全球化问题上与中国利益是趋于一致的。

当然,利益的分野从来不是那么清晰的。中国与西方内部的这两大力量板块都存在着利益重叠和分歧的部分。笔者认为,现在的问题是,西方内部的这两大力量板块目前已经处于政权交替阶段,如果代表着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和实体资本的力量在欧美普遍取得政权的话,世界会不会回到二战前夕的那种“以邻为壑”的危险状态之中?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的是西方内部的两大力量板块找到一个共同的外部冲突点,并成功地将矛头转移出去,从而形成某种合力,那将是更可怕的。但愿这都是杞人忧天。

(作者是中国旅法资深媒体人)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