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Anniversary.PNG

人民之友16周年纪念,针对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发表专题文章,供给我国民间组织和民主人士参考,并接受我国各族人民民主改革实践检验。

 photo 2017.png

人民之友恭祝各界2017新年进步、万事如意!

 photo 2014-03-08KajangByElectionPC.jpg

2014年加影州议席补选诉求 / Tuntutan-tuntutan Pilihan Raya Kecil Kajang 2014

 photo ForumKrisisPerkataanAllah.jpg

“阿拉风波•宪法权利•宗教自由”论坛 / Forum "Krisis perkataan Allah • Hak berperlembagaan • Kebebasan beragama"

 photo LimChinSiongampArticle.jpg

林清祥《答问》遗稿片段

 photo 513StudentMovement.jpg

新加坡“5•13学生运动” 有/没有马共领导的争论【之一】与【之二】

 photo the-new-phase-of-democratic-reform-reject-state-islamization.jpg

马来西亚民主改革的新阶段 / The New Phase of Democratic Reform in Malaysia / Fasa Baru Reformasi Demokratik di Malaysia

 photo Bannerv2blue_small.jpg

 photo Banner%2BForum.jpg

 photo Banner_WorkReport2016.jpg

人民之友为庆祝15周年(2001—2016)纪念,在2016年9月上旬发表了最近5年(2011—2016)工作报告(华、巫、英3种语文),并在9月25日在新山举办一场主题为“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的论坛。

Tuesday, 28 February 2017

涉及80年代土著金融丑闻,马哈迪也曾炒外汇玩期货?

 涉及80年代土著金融丑闻,
马哈迪也曾炒外汇玩期货?

作者 / 来源:陈定远 / <星洲日报>言路

马哈迪                            索罗斯
“索罗斯经验丰富,老谋深算,若说马哈迪栽在他的手里,也不让人意外,这也许也说明了为甚么马哈迪如此痛恨犹太人,除了宗教因素之外,栽在索罗斯手里也许也是因素之一。” 

1月底,前国家银行高层管理人员,前助理总裁阿都慕勒揭露,马哈迪在其首相任内,曾让国家银行大事炒外汇,最终以亏本国行100亿美元(折合约443亿令吉)结束,但是,国家银行在其常年报告中说,炒外汇亏损只有90亿令吉。

2月15日,首相办公室宣布,将成立一个专案小组,负责调查马哈迪任内,让国行炒汇导致亏损的实情。专案小组成员将由政府机构的领袖及某些行业的德高望重者组成,目的是要获得事情的真相,国行炒汇案如何开始,如何结束,亏损究竟是多少,财务管理程序是否出现弊端,是否有人隐瞒真相等等。也有可能成立一个最高级的皇家委员会,彻查这起案件。

在西方较为完善的财政金融制度下,中央银行的操作及其决策是完全独立于政府的,政府不得过问或干预中央银行的事务,不论关于利率或货币量等重大决定,皆由中央银行独立处理。而在西方国家以外的其他国家,例如马来西亚,中央银行并不是独立于政府的,中央银行隶属于财政部的管辖,而财政部又是政府的一个部门。例如在马来西亚,现任首相纳吉兼任财政部长,分管财政事务,包括国家银行事务。马哈迪在任时,虽然在1998年兼任过一段短期的财政部长,在国家银行炒外汇时并非财政部长,但国家银行的操作与决策,受马哈迪政府百分之百的控制,那是不可否认的。

其实,国家银行在1991-1993年间炒外汇的新闻,报章不是没有报道,只是轻轻带过,很多人早已将它抛到脑后。前华尔街日报新闻从业员,定居在新加坡的澳籍人士巴里韦恩(Barry Wain),在2009年底出版的一本关于马哈迪事迹的著作中,对于国家银行炒外汇这个事件有较为详尽的分析。这本书名叫《马来西亚独行侠:在动荡时期的马哈迪》(Malaysian Maverick: Mahathir Mohamad in Turbulent Times)。这本书在马哈迪卸任后出版,由于暴露马哈迪许多人所未知的内幕,曾经轰动一时,虽然它没有被当局列为禁书,却不能在马来西亚公开出售,一直到若干年后,才准于公开发售。

该书出版时,真的是石破天惊,它透露国家银行因为炒外汇,直接蒙受的损失为500亿令吉,但如果将其他间接或没有记录在案的损失计算在内,总共损失达到1000亿令吉之多。最近的揭露却说,损失只有100亿美元,数额相差之大,是有必要开启调查,找出真相。

当年国家银行炒外汇,陷入投机活动如此之深,难以自拔,一般上是在初期管理外汇风险时,做套期保值的对冲活动时,发现了如果不做对冲的话,会有高额的投机利润可得。投机赚到钱,尝到甜头,他们会以为这是他们的投机策略高明,才会带来如此丰厚的利润,而不觉察到这其实只是偶然侥幸罢了,于是一头钻进去,直到头破血流为止。

后来获知,当年马哈迪,通过国家银行炒英镑豪赌的对手,居然是后来鼎鼎大名的金融大鳄索罗斯,不过索罗斯显然没有把国家银行当做对手。

索罗斯经验丰富,老谋深算,若说马哈迪栽在他的手里,也不让人意外,这也许也说明了为甚么马哈迪如此痛恨犹太人,除了宗教因素之外,栽在索罗斯手里也许也是因素之一。

就在国行押注英镑,看多看好英镑币值会上升的当儿,无独有偶,在美国那边,金融大鳄索罗斯等认为英镑币值必定下跌,已看空做空英镑,开始大量抛售英镑,头寸正好是国行的对立面。

让我们看看索罗斯等人为何会看空英镑。1990年,英国决定加入西欧国家的新货币体系,这个体系称为欧洲汇率体系,它就是现今欧元系统的前身。这个体系以德国马克为中心,英镑和马克的汇率被定在1英镑兑2.95马克,英国有责任维持这个汇率的稳定,最低不能让英镑低过2.7780马克。当时英国正值经济衰退,这个汇率显然是高估了英镑,对英国来说是个沉重的负担。同时,意大利里拉也被高估。

英国为了提振经济,有需要降低利率或让英镑贬值,以提高各方面对英国生产的有效需求。因此索罗斯等人认为,英国要维持欧洲汇率体系下的高汇率是不可能的,很快就会退出欧洲汇率体系。索罗斯等人财雄势大,抛空英镑,排山倒海而来,更造成了英镑非贬值不可的局面。英镑兑马克的汇率不断下跌,一度跌至2.7964,距离下限2.7780已经不远,英格兰银行虽然购入33亿英镑来扶持英镑,仍旧阻挡不住英镑下贬的势头。

当时,单单索罗斯一人,就动用了100亿美元,其中70亿美元用来抛售英镑,其余的用来购买西德马克和英国股票。

在金融大鳄的狙击下,英国政府终于在1992年9月15日宣布退出欧洲汇率体系,英镑于是大贬,索罗斯因此斩获丰厚,计有10亿美元之多。此举让索罗斯一举成名,一时名声大噪。

其实,现在的人容易淡忘历史,很少人知道,马哈迪不仅炒过外汇,他也玩过期货。马哈迪当政时期,在1980年代,也曾豪赌过锡米期货。

根据非正式数据,马哈迪赌期货,结果是让国库亏损了16亿美元。这个豪赌锡米期货的过程,在巴里韦恩的书中,也特辟一章,专门分析马哈迪豪赌期货的全过程。

此外,美国中央情报局(CIA)于1月间,在网上公开大量解密文件,其中就有关于马哈迪涉及1980年代,马来西亚土著金融公司的贪污丑闻的解密文件。土著金融公司的贪腐案涉及损失的金额,高达25亿令吉。

Monday, 27 February 2017

"烈火莫熄"难容马哈迪 -《当今大马》2月25日报道与视频

"烈火莫熄"难容马哈迪

《当今大马》2月25日报道与视频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 在第14届全国大选快要来临之际,一些号称“民主党团”的领袖们,为了“争取马来选票,实现改朝换代”,处心积虑吹捧马哈迪为“拯救马来西亚”的“救世主”,3月25日在沙阿南的理想会展中心(IDCC)举行的烈火莫熄份子大会却对不请自来的马哈迪,毫不含糊地作出了他们的回应:安华的地位是不能取代的;“马哈迪残暴”是不能忘记的。

烈火莫熄份子大会的这种表现和态度,对推动我国民主改革运动的正确发展,是有着重要的意义和作用的。

以下是《当今大马》对马哈迪现身于烈火莫熄份子大会所作的相关视频和报道——




马哈迪突现身 烈火莫熄大会
"法老"、"释放安华"呼声不绝

来源:《当今大马》malaysiakini.com/news/373708

发表于 2017年2月25日 下午12点36分 更新于同日 下午3点4分



前首相、团结党总裁马哈迪临时出席“烈火莫熄分子大会”,引起会场两极化反应,有人雀跃欢呼,有人则是高喊“法老”,大喝倒彩,一时之间令会场活动被打断。 

烈火莫熄分子大会”是1998年烈火莫熄运动改革分子所筹组的大会,今天在沙阿南的理想会展中心(IDCC)举行。会场议程表并未注明马哈迪会出席,而马哈迪是在第一个座谈环节中途露面,结果打断座谈主讲人的讲话。

参与者发现马哈迪进入会场时,立即高呼“烈火莫熄”、“释放安华”,一些则喊起“法老”。 

主持人进而安抚群众保持冷静,但部分观众已因马哈迪出现,以致注意力分散。 

早在大会开始时,一旦台上提及马哈迪时,一些支持者则表露反马哈迪情绪。 

1998年,时任副首相安华遭马哈迪革除,进而掀起烈火莫熄运动(Reformasi),以要求马哈迪下台,终止政府贪腐。 

安华如今因肛交罪而被判5年监禁,并于双溪毛糯监狱服刑。 

马哈迪应该先道歉

“烈火莫熄分子”组织主席沙阿里(Saari Sungib)致开幕词时表示,要烈火莫熄分子接纳马哈迪的条件是,马哈迪参与释放安华的运动,然后为下台期间的所为道歉。这项声明获得在场者巨大的拍掌声支持。 

沙阿里之后向《当今大马》表示,大会并没有邀请马哈迪出席,不过马哈迪通过凯鲁丁(Khairuddin Abu Bakar)表明有意出席该会。 

沙阿里今早心肠放软,决定允许马哈迪出席,不过条件是马哈迪必须强调安华在对抗巫统-国阵中的关键角色。 



马哈迪向改革运动先驱喊话
“改革或清算我,先倒纳吉”

来源:《当今大马》malaysiakini.com/news/373730

发表于 2017年2月25日下午3点41分 更新于同日下午3点52分



前首相马哈迪向烈火莫熄运动先驱喊话,不管是要推动改革或者追究其废黜安华的历史责任,首先要团结起来,在大选推翻首相纳吉领导的国阵。 

马哈迪今天突然临时出席“烈火莫熄分子大会”,引起会场两极化反应,部份会众怒斥其为“法老”(专制独裁者),然而他仍然老神在在,上台侃侃而谈,甚至反抛出问题给会众,能否团结一起推翻纳吉。 

“最重要的是,我们能否团结和一起斗争,以便摆脱首相纳吉?这是最重要的事。” 

“过后,(如果你)要对我采取行动,来吧,我不介意。” 

会场约有300人,大部分是1998年烈火莫熄运动分子及支持者。他们听到马哈迪这样说后,开始大笑和欢呼。 

有个坐在前排的男子大声笑,然后向马哈迪竖起两只大拇指,然后大叫:“我向您敬礼!” 

“烈火莫熄分子大会”是1998年烈火莫熄运动改革分子所筹组的大会,今天在沙亚南的理想会展中心(IDCC)举行。 

1998年,时任副首相安华遭马哈迪革除,进而掀起烈火莫熄运动(Reformasi),以要求马哈迪下台,终止政府贪腐。 

马哈迪:很多人还是不喜欢我

马哈迪致辞时呼吁烈火莫熄分子需把个人意见和情绪搁置一边,然后专注最主要的斗争,就是在来届大选推翻纳吉及其政权。 

他说,要推动改革,首先要挣得权力。 

“我不是每个人都喜欢的人,很多人还是不喜欢我。” 

此话一出,立即获得会众的赞同。 

“所以,我这就是为什么说忘记过去,对我们是很重要的。” 

不过这番话却引起会场的反对,会众高声反对说“我们不能忘记”! 

然后,马哈迪就抛出上面的话,即推翻纳吉后,不在意被追究责任或清算。这话立即引起会众的快慰。 

有些会众则高呼,要马哈迪道歉,这是马哈迪一直不愿做的事。 

随着会众情绪逐渐平复,马哈迪结尾时抛下一句话:“如果我们真的要改革,得先赢得大选。” 

此前,“烈火莫熄分子”组织主席沙阿里(Saari Sungib)致开幕词时表示,要烈火莫熄分子接纳马哈迪的条件是,马哈迪参与释放安华的运动,然后为下台期间的所为道歉。这项声明获得在场者巨大的拍掌声支持。



Tuesday, 21 February 2017

新加坡外交官2015年哈佛演讲 "如果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 ( 附:腾讯与YOUTUBE视频 )

新加坡外交官2015年哈佛演讲

"如果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

( 附:腾讯与YOUTUBE视频 )

作者 / 来源:杜津 / 观察者网



新加坡前驻联合国大使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2015年在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发表演讲之影

中国《观察者网》2月20日刊出署名“杜津”作者所作的关于新加坡前驻联合国大使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两年前(即2015年4月18日)在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发表的一次专题演讲的报道,全文如下——

新加坡前驻联合国大使马凯硕2015年在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的一场演讲火了,演讲的主题是“如果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What Happens When China Becomes Number One?),这位被称为“史上最强悍亚洲崛起代言人”的职业外交官就南海、亚投行、美国媒体等问题进行了一番点评,言语犀利。

首先,南海问题在马凯硕眼中似乎不是什么问题——美国需要做的只是“给自己积点德,留后路”,以身作则,遵循国际规则。因为中国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只是时间问题。


另外一个美国的“痛点”——亚投行,这位“新加坡局座”又狠狠地戳上一嘴:


但同是“做老大”,中国和美国的方式可能会截然不同:


大家知道,现在全球各大社交网络上最热的话题之一,就是美国总统和主流媒体之间的互怼。其实抨击美国主流媒体这事儿,马凯硕前年就提出来了——美国媒体,你们需要“改革开放”!


同样需要提高一个的,还有美国引以为傲的知识分子们:


而与美国人习惯把自己的意识形态强加于他人不同,中国不会“指手画脚,搬弄是非”。


马凯瑞先后两次担任新加坡驻联合国大使,共计超过十年时间,用实际的生活经验就能证明,某些反华话语是多么搞笑,不值一驳:


当然,越来越多的国人迈出国门,之后自豪而归,其原因不仅仅是中国社会不似西方魅力描绘的那般不堪,三十年间中国经济、文化、社会建设的发展,站在中国大地上的任何一个人都感受得到。

马凯硕一直坚信,未来20年是属于亚洲的,中国将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第一。那么如同欧洲时代的世界中心是伦敦,北美时代是纽约,亚洲时代的世界中心将是——




好吧,他对祖国充满希望,我们也是。


完整视频在这里:


(1)腾讯视频



(2)原来出处: 



原来链接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Thursday, 16 February 2017

"自由组织" 要求国会议员 拒绝哈迪私人法案请愿书

"自由组织" 要求国会议员
 拒绝哈迪私人法案请愿书

(全文内容的华文译稿)
原文来源:BEBAS脸书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 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提呈修改《1965年伊斯兰法庭法令》的动议(355法令修正动议),将于3月再次呈上国会,伊斯兰党为此特地在2月18日(周六)在马莫操场举办一场大集会造势。

在我国几个反对党领袖都沉醉在“要纳吉下台”和“拯救马来西亚”的斗争而对“反对355法令修正案”和“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运动采取敷衍或逃避态度的时刻,一个名为“BEBAS”(华文为“自由”)的民间组织,却以异军突起的姿态,在2月13日发出公开信给全体国会议员,要求他们在国会中对哈迪阿旺提呈的355法令修正案投下反对票。这个组织也将在2月18日(周六)下午3时,在雪兰莪八打灵再也再也公园(Taman Jaya)举办一场集会。

我们认为,名为“自由”的这个组织的上述行动,是难能可贵的,是令人赞赏的;有些人或许无法完全认同这个组织在这封公开信中所陈述的全部论点,这个组织的上述两项正义行动值得支持却是不容置疑的。

人民之友工委将参与本周六在雪兰莪八打灵再也再也公园的集会,跟大伙一起表达“反对355法令修正案”和“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意愿和决心。

以下是名为"自由"(“BEBAS”)的民间组织2月13日发给全体国会议员的公开信的全文内容——


尊敬的国会议员阁下:

我们是一个名为“自由”(“BEBAS”)旨在提倡平等的民间组织,谨此迫切要求阁下在国会中对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阿都哈迪阿旺的私人法案投下反对票,这项法案的目的是提高伊斯兰法庭处罚的顶限,从现行的3年监禁、5000令吉罚款和6下鞭刑,提高到30年监禁、10万令吉罚款和100下鞭刑。

我们促请阁下对哈迪寻求修改《1965年伊斯兰法庭(刑事审判权)法令》(355法令)投“反对”票,而不是弃权不投票和逃避投票日当天的国会。拒绝投票而保持沉默,只会增加这项法案通过的可能性。

法律面前的社会正义和平等

我们认为,作为一个多种族、多宗教的国家,对全体马来西亚人民最为重要的社会正义形式是在法律面前受到平等对待。

所谓的对伊斯兰法庭的“授权”(“Empowerment”)只会加剧穆斯林和非穆斯林在法律面前的不平等待遇。

马来西亚已经有了足以处罚严重罪行的刑事法典,伊斯兰法庭额管辖权主要是处理如幽会私通、男扮女装或女扮男装、饮酒、婚外性行为和穆斯林家庭法等。

由于伊斯兰法庭是由州议会管辖,是否到了州立法机关会议企图运用其管辖权在盗窃、谋杀及类似案件的时候?

这将会导致在穆斯林和非穆斯林群体之中,以及在民事法庭和伊斯兰法庭之间司法权的重叠和混乱。

对伊斯兰法庭的授权的有效性

起先,哈迪阿旺原是建议实施伊斯兰刑事法(hudud law,有人译为“神谕法”),他最后改变其立场为:增加伊斯兰法庭司法立法权。哈迪阿旺并没有提出过任何有力的证据来支持他所提出的355法令修正案,他只是诉诸华丽语言而内容空洞的说辞。

作为一个国会议员和一个人民代表,任何法令和政策的修改建议,必须由有名望的专家们的精心研究或实践经验的效力所证明,或者是,他们已经在其他国家实践过了,并且对社会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我们闻知,哈迪法案的原来目的是减少社会罪案的发生。然而,我们要强调的是,对罪犯处以重刑是根本不会有效的。

我们认为,不尝试在现行制度下对罪犯进行改造而只着眼于处以重刑,是不会有效的。加重刑罚不能保证触犯伊斯兰教义事件的减少,也不能保证这些事件不会重复发生。

我们建议,为了整体地全盘地解决触犯伊斯兰教义的问题,马来西亚应该看看一些国家像挪威、瑞典、西班牙和荷兰,其整体犯罪率已经减低到因为没有囚犯而必须关闭空置的监狱。在荷兰,他们甚至把空置的监狱改为来自叙利亚、伊朗和摩洛哥难民的中途驿站[1]。

根据一名来自乔治华盛顿大学的教授郝谢因阿斯卡利(Houssain Askari)的题为“经济的伊斯兰属性指数”( “An Economic Islamicity Index” ) [2]的一项研究,在受调查的超过208个国家中,爱尔兰是伊斯兰属性最高的国家。

在经济上反映伊斯兰属性的政策和成就的最高10个国家是:爱尔兰、丹麦、卢森堡、瑞典、英国、新西兰、新加坡、芬兰、挪威和比利时。

用以界定一个国家、社团或社区所显示的特性,诸如各种选举的欠缺、贪污腐败的风气、国家行政的不公和滥权、法律的不公正、人类发展欠缺平等机会、自由(包括宗教自由)的选择的欠缺、贫富之间的缝隙、因和平对话无法解决矛盾而引起暴力冲突。最为重要的是,任何形式的压迫,就是这个社会不是伊斯兰教属性的社会的“表面证据的证明” (prima facie proof)。

在全球伊斯兰国家排名中,马来西亚排列最高在第33名,科威特排列在第48名。为什么马来西亚要以这些失败国家如沙特阿拉伯、尼日利亚、津巴布韦的举措作为如何执行伊斯兰刑罚的参考呢?

伊斯兰法律的滥用

拿督斯里阿都哈迪阿旺反复地说,他所提议的355法修正案只涉及穆斯林。但这不是事实。

在因蒂拉甘地(Indira Gandhi)案件中,一名信奉兴都教的妇女,其丈夫皈依伊斯兰教并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也将他俩的子女皈依伊斯兰教之后,失去了对其女儿的监护权,不被允许与女儿见面(只有在法庭上见上几秒钟的机会)。

在丽瓦蒂美妁赛(Reevathi Masoosai)的案件中,一名在其祖母带领下一生信奉兴都教的妇女,但在她不知情下,身份证上被注明是伊斯兰教徒,她因犯罪而被迫进入伊斯兰改造中心6个月,甚至被迫进食牛肉。她的孩子是她跟信奉兴都教的丈夫生下的。

一个家庭就这么遭受一个原本应该主持公平正义的伊斯兰机构的摧残和压迫。

对基督徒社会来说,他们的宗教材料如书籍和光碟,即使这些东西只限教堂专用,已经多次被民事和宗教当局查抄、充公。还有另外一个妮莎阿尤(Nisha Ayub)的案件,她因身穿女人服装而逮捕,在监狱里她被迫提供性服务。

那些支持355法令的人,似乎不承認在现行制度下这项法案对保护被告权益上有着严重的缺点。提高或加强伊斯兰法庭刑罚的任何动态,將使情況變得更糟。

若阁下保持沉默,或支持355法令修正案,就是表示你们容许本身的社会的不公平。

我们谨此再说一遍:#不要355法令修正案(#TakNakUsul355)


阿茲魯莫哈末卡立(Azrul Mohd Khalib)
阿茲拉阿茲(Azira Aziz)
敬上

2017年2月13日


【注解】


Wednesday, 15 February 2017

PETISYEN MENOLAK RANG UNDANG-UNDANG PINDAAN AKTA 355 / PETITION TO REJECT HADI'S BILL (17 February: update editor's note)

PETISYEN MENOLAK RANG UNDANG-UNDANG PINDAAN AKTA 355

Pergerakan BEBAS



[Nota Editor Sahabat Rakyat] Usul pindaan Akta Mahkamah Syariah (Bidang Kuasa Jenayah) 1965 atau dikenali sebagai RUU 355 oleh Presiden Parti Islam SeMalaysia (PAS) Abdul Hadi Awang, akan dibentangkan semula dalam persidangan Dewan Rakyat pada bulan Mac 2017. PAS menganjurkan perhimpunan besar-besaran di Padang Merbok pada 18 Februari (Sabtu) bagi meningkatkan momentum RUU persendirian Hadi.

Pada ketika pemimpin-pemimpin beberapa parti pembangkang di negara kita masih tertenggelam dalam perjuangan "Turunkan Najib", "Selamatkan Malaysia" dan mengambil sikap sambil lewa atau mengelakkan diri daripada pergerakan "Tolak Usul Pindaan RUU 355" dan "Tolak Pengislaman Negara", sebuah pertubuhan masyarakat (NGO) yang menggelarkan dirinya "BEBAS" tiba-tiba muncul dengan mendadak dan mempetisyenkan semua Ahli Parlimen supaya mengundi "Tidak" kepada RUU Hadi Awang mengenai pindaan Akta 355 pada 13 Februari 2017. Kumpulan ini juga menganjurkan satu perhimpunan di Tasik Taman Jaya, Petaling Jaya pada 18 Februari (Sabtu) jam 3 petang.

Pada pandangan kami, tindakan tersebut di atas oleh BEBAS adalah amat jarang sekali dan patut dipuji dan dihargai; walaupun sesetengah orang mungkin tidak bersetuju sepenuhnya dengan hujah-hujah dalam petisyen ini, namum sokongan kepada kedua-dua tindakan adalat oleh kumpulan ini tidak perlu disangsikan lagi.

Ahli jawatankuasa Sahabat Rakyat akan mengambil bahagian dalam perhimpunan di Tasik Taman Jaya, Petaling Jaya, Selangor pada Sabtu ini untuk bersama-sama menyatakan hasrat dan tekad untuk "Tolak Usul Pindaan RUU 355" dan "Tolak Pengislaman Negara".

Berikut merupakan teks penuh petisyen "BEBAS" kepada semua Ahli Parlimen yang dikeluarkan pada 13 Februari 2017:

Kami mewakili pergerakan BEBAS, pergerakan yang memperjuangkan kesaksamaan, ingin menyeru kepada Yang Berhormat untuk menolak kepada Rang Undang-Undang YB Dato’ Seri Abdul Hadi Awang, Presiden PAS, yang bertujuan untuk menambah hukuman Mahkamah Syariah sedia ada daripada denda RM 5,000, 3 tahun penjara, dan 6 kali sebatan kepada denda RM 100,000, 30 tahun penjara dan 100 kali sebatan.

Yang Berhormat mestilah mengundi “Tidak” terhadap Rang Undang-Undang Pindaan Akta Mahkamah Syariah (Bidang Kuasa Jenayah) 1965 (Akta 355), bukan sekadar “abstain” atau tidak hadir di Dewan pada waktu undi dijalankan. Sikap berkecuali dalam hal ini dengan tidak mengundi hanya akan membolehkan RUU355 diluluskan.

Keadilan sosial dan kesaksamaan dari segi undang-undang

Sebagai sebuah negara majmuk kaum dan agama, kami berpendapat bahawa prinsip keadilan sosial yang paling penting adalah untuk semua warganegara Malaysia dilayan samarata di sisi undang-undang.

Dengan ‘pemerkasaan’ kuasa Mahkamah Syariah, ini akan melebarkan jurang perbezaan antara layanan dari segi undang-undang terhadap mereka yang beragama Islam dan mereka yang bukan Islam.

Malaysia sudah mempunyai Kanun Jenayah yang mencukupi untuk menghukum jenayah berat, sedangkan bidangkuasa Mahkamah Syariah rata-ratanya terhad kepada kes khalwat, lelaki memakai pakaian wanita, minum arak, hubungan seks luar nikah, dan kes-kes keluarga orang Islam.

Oleh kerana undang-undang Syariah adalah di bawah bidangkuasa negeri, adakah pada masa akan datang dewan negeri masing-masing akan menambah supaya jenayah curi, bunuh dan sebagainya tergunapakai di negeri masing-masing?

Ini akan menyebabkan kecelaruan dan perlapisan bidang kuasa antara Mahkamah Sivil dan Mahkamah Syariah, antara mereka yang beragama Islam dan bukan Islam.

Keberkesanan ‘pemerkasaan’ Mahkamah Syariah

Sejak mencetuskan idea untuk melaksanakan undang-undang hudud sehinggalah berubah penjenamaan semula kepada ‘pemerkasaan undang-undang Syariah’, tidak sekali pun YB Dato’ Seri Abdul Hadi Awang menyokong Usul beliau dengan bukti kukuh potensi keberkesanan cadangan pindaan Akta 355. Beliau hanya mengulangi slogan dan jenama tanpa isi.

Sebagai Ahli Parlimen dan Wakil Rakyat, sebarang perubahan polisi atau undang-undang hendaklah berdasarkan bukti keberkesanan hasil penyelidikan atau eksperimen oleh ahli akademik universiti ternama dunia, ataupun telah dilaksanakan di negara-negara lain dan mempunyai impak positif kepada masyarakat.

Kami difahamkan bahawa tujuan asal RUU 355 adalah untuk mengurangkan kejadian jenayah sosial dan masyarakat. Kami menegaskan bahawa memberikan hukuman yang lebih berat berbentuk punitif adalah tidak berkesan sama sekali.

Kami berpendapat bahawa melihat kepada konsep menghukum semata-mata tanpa usaha untuk rehabilitasi dengan cara baik dalam bidangkuasa Mahkamah sedia ada adalah tidak berkesan. Penambahan hukuman tidak akan menjamin pengurangan pesalah-pesalah jenayah Syariah baru atau pesalah ulangan.

Kami mencadangkan bahawa untuk konsep penyelesaian masalah keberlakuan jenayah Syariah secara keseluruhan, Malaysia patut melihat kepada negara-negara seperti Norway, Sweden, Spain dan Netherlands, di mana kadar jenayah secara keseluruhan sangatlah rendah sehingga mereka menutup penjara mereka yang kosong akibat ketiadaan pesalah. Di Netherlands, mereka sehingga menukar penggunaan penjara yang kosong tersebut sebagai dijadikan rumah perlindungan sementara untuk pelarian Syria, Iran dan Morocco[1].

Mengikut hasil penyelidikan Houssain Askari, ahli akademik daripada Universiti George Washington bertajuk Indeks Ekonomi Islamik[2]mendapati bahawa berdasarkan kajian lebih 208 buah negara, Ireland adalah negara paling Islamik di dunia.

Melihat kepada Indeks Ekonomi Islamik, 10 negara teratas di mana polisi dan pencapaian negara yang mencerminkan ajaran ekonomi Islam adalah - Ireland, Denmark, Luxembourg, Sweden, United Kingdom, New Zealand, Singapore, Finland, Norway, dan Belgium.

Parameter yang digunapakai adalah sekiranya sesebuah negara, masyarakat, atau komuniti menampakkan ciri-ciri seperti tiada pilihanraya, mengamalkan rasuah, penindasan, pentadbiran negara yang tidak adil, ketidakadilan dari segi undang-undang, ketidakadilan peluang untuk pembangunan manusia, ketiadaan kebebasan membuat pilihan (termasuk agama), kemewahan di samping kemiskinan yang ketara, paksaan, keganasan sebagai alatan penyelesaian konflik adalah berlawanan dengan dialog dan pendamaian. Yang paling penting, kezaliman dalam apa jua bentuk ialah bukti prima facie bahawa ia bukan satu masyarakat Islam.

Antara semua negara Islam di dunia, Malaysia di tangga teratas Negara Islam di No. 33, Kuwait kedua di Tangga No. 48. Kenapa Malaysia hendak melihat kepada negara-negara yang gagal seperti Arab Saudi, Nigeria, Zimbabwe dan sebagainya yang dirujuk sebagai negara Islam yang mengamalkan hukuman Syariah yang dikehendaki?

Penyalahgunaan Undang-Undang Syariah

Dato’ Seri Abdul Hadi Awang berulangkali mengatakan bahawa pindaan RUU355 hanya akan memberi kesan kepada orang beragama Islam, tetapi ini adalah kenyataan yang tidak benar.

Seorang ibu beragama Hindu ditolak hak penjagaan anak perempuannya dan tidak dibenarkan berjumpa, kecuali beberapa saat di dalam mahkamah, setelah suaminya menganut agama Islam dan menukar agama anak-anak mereka tanpa pengetahuan atau persetujuan Si Ibu di dalam kes Indira Gandhi.

Reevathi Masoosai, seorang isteri dan ibu yang dibesarkan seumur hidup sebagai penganut Hindu oleh neneknya, tetapi berstatus Islam di dalam kad pengenalannya, diambil tanpa kerelaannya dan ditahan di pusat pemulihan akhlak agama Islam sehingga 6 bulan dan dipaksa untuk makan daging lembu. Anaknya dirampas daripada suaminya yang beragama Hindu. Sebuah keluarga mengalami seksaan dan penindasan oleh satu institusi agama Islam yang dikatakan adil dan saksama.

Bagi komuniti Kristian, sudah berapa kali barangan keagamaan, terutamanya buku dan CD, walaupun hanya kegunaan khas sembahyang di gereja sudah dirampas oleh kedua-dua institusi agama Islam dan sivil. Ingat juga Nisha Ayub yang dipaksa memberikan perkhidmatan seks semasa ditahan di dalam penjara kerana memakai pakaian wanita.

Mereka yang menyokong pindaan RUU355 seperti tidak mengakui bahawa terdapat kelemahan teruk dalam perlindungan hak orang kena tuduh di dalam sistem sedia ada. Sebarang pemerkasaan hukuman Syariah akan memburukkan keadaan.

Sekiranya YB berdiam diri atau menyokong pindan RUU355 ini, bahawa bermakna bahawa YB membolehkan ketidakadilan belaku terhadap setiap komuniti YB sendiri.

Dengan ini kami menyeru sekali lagi, #TakNakUsul355.

Bagi pihak BEBAS,

Azira Aziz

Azrul Mohd Khalib




Dear YB,

PETITION TO REJECT HADI'S BILL

Source: BEBAS movement



[Sahabat Rakyat Editor’s Note] PAS President Hadi Awang submitted a Bill to make amendments to the Syariah Courts (Criminal Jurisdiction) Act 1965 (Act 355 Amendment Bill), that may be tabled in the coming Dewan Rakyat sitting in March. PAS has called for a mega rally at Padang Merbok on 18 February (Saturday) in support of Hadi and the bill.

While the leaders of a few opposition parties in our country are still immersed in the “Najib step down” and “Save Malaysia” struggle and take a perfunctory or escaping attitude towards the “opposing Act 355 Amendment Bill” and “opposing state Islamisation” movement, a NGO called “BEBAS” suddenly emerged and submitted a petition to all MPs on 13 February to vote “No” to Hadi Awang's Bill on the amendments of Act 355. The group also calls for a rally at Taman Jaya park, Petaling Jaya on 18 February (Saturday) 3pm.

In our view, the action above by BEBAS is valuable and laudable; though some may not fully agree with the arguments in this petition, there should be no doubt in supporting both righteous actions of this group.

Sahabat Rakyat committee members will participate in the rally at Taman Jaya Park, Petaling Jaya, Selangor this coming Saturday to express the aspiration and determination to “oppose Act 355 Amendment Bill” and “oppose state Islamisation” together with all others.

Below is the full text of the petition that the NGO, BEBAS sent to all MPs on 13 February - 

BEBAS, a movement that upholds equality, wishes to urge you to reject PAS president Dato’ Seri Abdul Hadi Awang’s private member’s Bill that aims to increase the Shariah punishment ceiling from the current limits of three years’ jail, RM5,000 fine and six strokes of the cane to 30 years’ jail, RM100,000 fine and 100 lashes.

We call upon you to vote “No” to Hadi’s Bill that seeks to amend the Shariah Courts (Criminal Jurisdiction) Act 1965 (Act 355), instead of merely abstaining from voting and skipping Parliament on the day of the vote. Staying silent by refusing to vote will only increase the likelihood of the passage of the Bill.

Social justice and equality before the law

As a multi-racial and multi-religious country, we believe that the most important form of social justice is for all Malaysians to be treated equally before the law.

The so-called “empowerment” of the Shariah Court will only exacerbate the unequal treatment of Muslims and non-Muslims before the law.

Malaysia already has a Penal Code that suffices to punish serious crimes, whereas the Shariah Court’s jurisdiction is mainly limited to khalwat cases, cross-dressing, alcohol consumption, extramarital sex and Muslim family law.

Since Shariah legislation is under state jurisdiction, will there be a time when the state legislative assemblies attempt to exert state jurisdiction over crimes like theft, murder and the like?

This will cause chaos and overlapping jurisdictions between the Civil and Shariah Courts and among Muslims and non-Muslims.

Effectiveness of “empowerment” of the Shariah Court

From the start when YB Dato’ Seri Abdul Hadi Awang first suggested implementing hudud law and when he subsequently changed his stance to “empowering Shariah legislations”, not once has he supported his Bill with strong evidence on the effectiveness of his proposed amendments to Act 355. He has merely resorted to empty rhetoric.

As a Member of Parliament and a people’s representative, any proposed change in law or policy should be based on effectiveness evidenced through research or experimental studies by renowned academics, or on whether they have already been implemented in other countries and have resulted in a positive impact on society.

We understand that the original purpose of Hadi’s Bill is to reduce the incidences of social crime. However, we want to stress that imposing heavier punishments is not effective at all.

We believe that focusing on punishment alone without attempts for rehabilitation under the current system is ineffective. Increasing punishments will not guarantee a drop in Shariah offences nor in repeat ones.

We suggest that in order to resolve the problem of Shariah offences holistically, Malaysia should look at countries like Norway, Sweden, Spain and the Netherlands, where the overall crime rate is so low that they had to close down empty prisons because there were no prisoners. In the Netherlands, they even converted empty prisons to halfway houses for refugees from Syria, Iran and Morocco[1].

According to a research study by Houssain Askari, an academic from 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 titled “An Economic Islamicity Index”[2], Ireland was found to be the most Islamic country in the world out of more than 208 countries surveyed.

The top 10 countries whose policies and achievements reflected Islamic teachings on the economy were Ireland, Denmark, Luxembourg, Sweden, United Kingdom, New Zealand, Singapore, Finland, Norway, and Belgium.

The parametres used were if a country, society, or community showed traits like the absence of elections, the practice of corruption, abuse, unjust administration of the country, injustice in the law, the lack of equal opportunities for human development, the lack of freedom of choice (including religious freedom), the gap between the rich and the poor, force, violence as conflict resolution which is against dialogue and peace. Most importantly, oppression in whatever form is prima facie proof that a community is not Islamic.

Among the Islamic countries in the world, Malaysia was ranked the top at 33rd, Kuwait second at 48th. Why does Malaysia want to look at failed states like Saudi Arabia, Nigeria, Zimbabwe as reference points on how to enforce Shariah punishments?

Abuse of Shariah laws

Dato’ Seri Abdul Hadi Awang has repeatedly claimed that his proposed amendment to Act 355 will only involve Muslims, but this is not true.

In the case of Indira Gandhi, a Hindu mother was denied custody of her daughter and not allowed to meet her child except for a few seconds in court, after her husband converted to Islam and converted their children without the knowledge or consent of their mother.

Reevathi Masoosai, a wife and mother who was raised her whole life as a Hindu by her grandmother, but had the status “Islam” in her identity card, ended up in an Islamic rehabilitation centre without her consent for six months and was forced to eat beef. Her child was taken from her Hindu husband.

A family was tortured and oppressed by an Islamic institution that was supposed to be fair and just.

For the Christian community, their religious materials like books and CDs were confiscated so many times by both civil and religious authorities even though they were only meant for church use. There’s also the case of Nisha Ayub who was forced to give sexual services in prison when she was arrested for wearing women’s clothes.

Those who support the proposed amendment to Act 355 seem to refuse to acknowledge the grave weaknesses in the protection of the accused under the current system. Any move to enhance Shariah punishments will only make things worse.

If you stay silent or if you support the proposed amendment to Act 355, it means that you’re allowing injustices in your own community.

With this, we say again: #TakNakUsul355.

Azrul Mohd Khalib

Azira Aziz

Members of BEBAS




Monday, 6 February 2017

比尔卡勇命案从3月开始审讯, 分7段日期共31天传35证人

比尔卡勇命案从3月开始审讯,
分 7段日期共 31天传 35证人

来源:综合诗华日报、婆罗洲邮报报导


去年轰动砂沙以至全国的砂拉越原住民基层领袖、公正党美里国会议员张有庆助理比尔卡勇(Bill Kayong)被枪杀的命案已于今年1月18日过堂。4名被告从美里监狱被押到美里法庭。

上图:身穿西装外套、面戴口罩墨镜者为主谋嫌犯李志坚(Lee Chee Kiang)与身穿黄色T裇的第三被告陈伟忠(Chin Wui Chung)步出押送嫌犯的专用卡车,走上法庭之影。李志坚依照上次出庭那样手持《圣经》登场。

下图:另外身穿长袖衬衫的两名被告,左为首被告莫哈末费德里(Mohamad Fitri Pauzi),右为次被告李昌隆(Lie Chang Loon),最先步出押送嫌犯的专用卡车走上法庭之影。


美里高庭审理去年比尔卡勇(Bill Kayong)命案的法官1月18日开庭宣布,将此案审讯订在今年3月、5月、6月期间的7段日期共31天来进行,控方预计将传召35名证人出庭。

来自沙巴亚庇,取代美里高庭司法专员阿尔威阿都瓦哈博士(Dr Alwi Abdul Wahab)审理此案的法官拉威特兰(Justice Ravinthran N Paramuguru)在控辩双方同意下,安排审讯日期如下:

今年3月7~10日、13~15日、27~31日(分3段日期,共12天)
5月22~26日 (只1段日期,共5天)
6月5~9日、12~16日,及19~22日(分3段日期,共14天)

此前,首名被告莫哈末费德里(Mohamad Fitri Pauzi)与次名被告李昌隆(译音Lie Chang Loon的辩护律师兰比与李晋安在本月3日致函砂拉越、沙巴首席大法官丹斯里里察马兰俊(Tan Sri Richard Malanjum)要求更换审案法官,当时是美里高等法庭司法专员阿尔威阿都瓦哈博士审理此案件。

基于高庭司法专员阿尔威阿都瓦哈博士是此前负责审理李志坚所属的同发种植公司土地纠纷案的法官,辩护律师为了避免枪杀案在审理过程出现不利于被告的偏见,因此提出要求更换审理法官。

阿尔威阿都瓦哈博士在今年1月9日这宗案件过堂时,同意展延审讯,直至首席大法官的定夺。

4名被告于1月18日再次被带上美里高等法庭过堂,这宗案件正式转由来自沙巴亚庇的拉威特兰法官审理。

4名被告继续关押在美里监狱

45岁的主嫌李志坚被控与李昌隆、陈伟忠,及另外一名尚潜逃的同党共同雇用莫哈末费德里杀害比尔卡勇,因而抵触刑事法典第109条文(教唆/串谋),并在刑事法典第302条文(谋杀)下同读。一旦罪名成立,被告可被判处死刑。

枪杀案件是在去年6月21日早上8时20分左右,在柏迈再也Emart购物中心旁红绿灯前路段发生。

首名被告莫哈末菲克里被控在案发日期、时间、地点,枪杀比尔卡勇,因而抵触刑事法典第302条文。一旦罪成,将面对死刑判决。

次名被告李昌隆和第三名被告陈伟忠,被控在上述同一日期、时间、地点与李志坚及另一名正在潜逃的男子,与首名被告串谋杀害比尔卡勇,而抵触刑事法典第109条文,并在第302条文谋杀罪名下同读。两人一旦罪名成立,在此条文下唯一的判刑亦是死刑。

4名被告将继续扣留在美里监狱,直到接下来的上庭审讯日期。



Sunday, 5 February 2017

马来西亚发现新关键证据,要求复核"白礁"主权归属

   马来西亚发现新关键证据,
要求复核"白礁"主权归属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白礁岛(上图,新加坡称为Pedra Branca;马来西亚称为Pulau Batu Puteh),位于新加坡海峡东面入口的南中国海水域,面积不超过一个足球场。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两国政府曾都曾对白礁岛及其南面的中岩礁和南礁(见下图红线方格)提出主权争夺。

2008年5月23日,位于海牙的国际法院就涉及白礁岛、中岩礁和南礁的主权归属(马来西亚诉新加坡)案作出判决。法院首先指出,柔佛苏丹国(马来西亚的前身)曾拥有对白礁岛的原始所有权,该岛是一个花岗岩岛,霍士堡灯塔即座落在该岛之上。但是,法院又断定,当在这一问题上出现明确争端时(1980年),所有权转给了新加坡,这一点有各方的行为为证(尤其是新加坡作为一个主权国而采取的某些行为,以及马来西亚未能对新加坡的行为作出反应)。法院因此将白礁岛的主权判给新加坡。

至于中岩礁,即由几个永久高出水面的岩石构成的一处海洋地物,法院指出,法院据以认定白礁岛的主权归于新加坡的特殊情况显然并不适用于中岩礁。因此,法院认定,作为柔佛苏丹国继承者的马来西亚应被视为保留对中岩礁的原始所有权。最后,在南礁这一低潮高地问题上,法院指出,这位于白礁岛和中岩礁所产生的领海明显重叠部分之内。法院回顾说,它没有得到当事双方关于划定其领海的授权,因此断定,南礁位于哪一国家的领海之内,该礁主权则属于哪一国家。

——以上文字说明,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摘自《联合国大会第63届会议[A/63/4(SUPP)]国际法院的报告》:un.org/chinese/ga/63/docs/4/1.html

白礁、中岩礁、南礁岛的位置

【观察者网综合】新加坡近日十分不走运,好不容易要迎回被扣了好一阵子的装甲车,老邻居马来西亚却又开始发难了。近日,马来西亚当局声称,发现了新的关键证据,有可能会颠覆海牙国际法院于2008年对白礁主权归属所做的判决。不过,这一过程将十分漫长,保守估计也得到明年下半年才能开启下一阶段的工作。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2月3日报道,马来西亚当局表示已于当日向国际法庭提交申请,希望该庭重新裁决白礁(Pedra Branca)主权争议。 

马来西亚总检察长穆罕默德•阿潘迪•阿里(Mohamed Apandi Ali)发表声明称,马来西亚在发现了一些关键信息之后决定提交申请,因为2008年国际法庭将白礁判给新加坡的时候,马来西亚以及国际法庭对这些信息并不知晓。 

他还表示,马来西亚在判决的十年以及发现新信息之后的六个月内提出申请是符合国际法规定的。 

新发现的3份解密文件

新加坡“8频道新闻及时事节目”在4日对此进行了补充,根据国际法庭发表的声明,这三份文件分别是:新加坡殖民地政府官员在1958年发出的书信、一名英国海军军官在1958年提交的事件报告,以及一份属于上世纪60年代的海上作战地图。 

马来西亚当局认为这些文件显示,英国殖民地政府和新加坡的最高级别官员都认为,白礁岛不是新加坡的领土。由于这些是最近才被公开的机密文件,马当局相信,如果国际法庭当年知道这些证据的存在,可能就会作出不同的裁决。 

另据马来西亚“星洲网”4日的报道,马新两国外长于2003年签署特别协定,同意把白礁主权争议提交至国际法院审理与裁决。而海牙国际法院于2008年5月23日以12对4票裁决白礁岛主权属新加坡,同时分别以15对1票,裁决中岩礁(MiddleRocks)和南礁岛(South Ledge)将主权归马来西亚。 

新证据的有效性待确定

目前,新加坡外交部正在研究马来西亚向海牙国际法院提出的对2008年白礁岛主权判决进行司法检讨的申请,并已成立司法团队回应马方的申请。 

新加坡在研究马方的“新证据”后,将向国际法院提交书面报告。法院随后必须裁定新发现是否符合六个月的有效发现期。保守估计,这个阶段的司法程序要到明年下半年才结束。如果国际法院裁定“新证据”有效,法院将展开第二阶段工作,裁定新发现是否对判决有决定性作用。

Saturday, 4 February 2017

看一名中国媒体人怎么描述 "森林城市"与中国人买房团

看一名中国媒体人怎么描述
"森林城市"与中国人买房团
原标题:我参加了中国客人的马来西亚买房团
作者 / 来源:严雁(记者)/ 端传媒

“森林城市”在马来西亚新山的售楼处。摄:严雁/端传媒

本文是端传媒记者 严雁2017-02-03 发自马来西亚新山的报道——

我与18个陌生人在凌晨五点半的天津机场汇合。“躲过去一场霾哎!”——那天是2016年末,中国北方空气污染橙色预警响起的第一日,这句话成为人们熟悉彼此的第一声招呼。

飞机从天津直接飞往新加坡,400多个座位座无虚席,喧闹异常。这是中国广东地产开发商碧桂园的包机,由一家东南亚廉价航空公司执飞。碧桂园正斥资千亿,在马来西亚建造一个名为“森林城市“的巨型地产项目,佔地20平方公里(相当于1/4个香港岛的面积),主要面向中国购房者。因此,与普通的旅行团不同,我们此行不是为了娱乐,而是为了看房。

这400多个游客被拆分成20多个小队。他们来自北京、天津、石家庄、唐山、邯郸、张家口等北方城市,或通过当地的售楼处报名,缴纳约4500元的团费;或已经是碧桂园在当地的业主,有的甚至拥有几幢别墅,看房团免费,算是地产商提供的服务;也有人已在售楼处认购了“森林城市“的楼盘,但签约必须在马来西亚完成,因此不得不”辛苦一趟“。

我是在天津一个住宅小区的电梯上看到“森林城市“的广告的,醒目的大字写着:”新加坡旁,永久产权”。很长一段时间,在中国各大城市的地铁、商业中心、居住小区,乃至中央电视台的春晚、奥运赛事,都可以看到”森林城市”的身影。不过,这个位于马来西亚柔佛州新山的楼盘,在宣传时几乎没有提过”马来西亚”几个字,而一直强调它在”新加坡旁”。

儘管多年前中国富豪们就已经开始在海外投资置业,但“森林城市”激起了普通人的热情。这也引发了我的兴趣。我决定以记者身份,自费加入这趟异国之旅,去了解对北国的人来说,在遥远的热带买房的冲动究竟源自何方。

相对奢侈、却又踮踮脚就能碰到的海外置业机遇

导游姓周,九0后,他供职的旅行社是碧桂园的合作方,负责带领购房团在新马两地游玩。周导游过去几年一直带团去日本,讲起中国人在东京”爆买”马桶盖、电饭锅和感冒药的疯狂景象,他说,”就像是在眼前上演的3D喜剧电影”。

从今年开始,他频繁地飞新加坡,带购房团。他说这趟线路”也很不错”,因为买了房子的消息需要被亲朋好友知道,”满足虚荣心”。所以,客人们也会购买很多南洋特产,让消息随着榴莲酥、芒果乾和马来白咖啡传递到家乡,周导游便在特产专卖店拿到自己的销售分红。

还有一位碧桂园的销售助理全程陪着我们,她姓刘,在碧桂园工作了三年,”工作任务就是卖房”。这是她第一次出国,更是”带着销售任务上路”。出发前她还没搞清楚如何让手机漫游上网,而面对19个年纪都大她不少的潜在购房者,也让她压力倍增。

团员由两个年龄层的人构成。一部分人是五0后,接近退休年龄,”钱赚够了”,想要”舒舒服服的养老环境”;另一部分人是七0、八0后,有些已经生育了两至三个子女,说自己是”家庭的中坚力量”,想找机会让子女得到更好的教育,甚至全家移民。

他们中没有打工一族。许多人在石家庄、唐山等城市经营中小型企业,也有人是贩售空气淨化器、消防器材、医疗仪器等产品的中间商。有的人已经住进了碧桂园在石家庄建造的别墅区,有的人在海南省购置了度假公寓,有人刚给儿子娶妻购置了200多平方米的”六跃七”(注:佔六楼和七楼的複式商品房)。石家庄的平均房价徘徊在1.4万元人民币/每平方米,若以此粗略估算,他们在人均GDP 6700多美元的石家庄可以称作有钱人,在中国范围内,则还算不上巨富。

聊天时可以感到,他们赚钱很辛苦,保有财富的途径也很有限。几位中年男士在整个旅途中不停地接打电话,商谈业务,满面苦楚;另一位年逾六十的先生在用餐时向我抱怨”股票赔、人民币跌”,自己的”退休本钱不知何处安放”。

他们的共同点是,这是第一次尝试在海外置业。以他们的财力,高攀不上昂贵的发达国家投资移民或地产业务,而在”森林城市”购房,是一种相对奢侈、却又踮踮脚就可以触碰到的海外置业机遇:”森林城市”的售价,每平方米1.9万至2.7万人民币不等,购房者还有机会获得马来西亚的长期签证。这是马来西亚政府在2002年出台的”第二家园”计划,在马国存款30万令吉(约合47万人民币),并在一年之后至少保证15万令吉的存款,就可以获得长达十年的签证。

新山毗邻马六甲海峡,拥有资质上乘的深水港,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必经之路。近年来,不断有中国资本涌入。
图:端传媒设计部

彷彿买”森林城市”,就可以买到”做新加坡人”的感觉

购房的飞机没有降落在”森林城市”,而是落在新加坡。

”森林城市”是人工填海岛屿,由碧桂园和马来西亚柔佛州的人民基建集团合作兴建。它位于新山,新山是马来西亚第二大城市,也是距离新加坡最近的地方。待竣工时,”森林城市”与新加坡的直线距离将不足2公里,这也是碧桂园在广告中刻意强调的。

于是,购房团的行程也据此设计。四天三夜的一开始,先在新加坡玩上近两天。团友们被安排在鱼尾狮和金沙酒店前合影,游览热带植物园,免费品嚐榴莲雪糕和胡椒蟹,在夜幕降临之后,乘游船悠哉地驶过克拉码头,听着两岸酒吧里的歌声,感受湿润的热带海风。

一位祖籍东北的新加坡华人导游加入这段行程。十五年前,她因为留学而留在新加坡工作,并结识现在的丈夫,现已加入新加坡国籍。她很喜欢用未改的乡音向大家介绍新加坡的种种好处,”空气湿润、养人”,”社会安定,夜不闭户”,”人与人之间特别友好”,”吃的、喝的都很安全”。她说虽然想念家乡,但每次探亲时被凛冽而夹杂了灰尘的寒风吹得头痛,就再也不后悔移民的决定。

后来我才明白,新加坡的旅途是一段铺垫,让团友们觉得,彷彿购买”森林城市”,就可以买到”做新加坡人”的感觉。在即将前往马来西亚时,我们登上了新加坡着名的景点摩天轮,当攀至相当于42层楼的最高点时,蔚蓝的大海和鬱鬱葱葱的城市在脚下展开。这时,导游小姐指着远处模模煳煳的一片对大家喊:”快看!那就是森林城市!”

”就像我十几年前移民新加坡一样,当时是新加坡的窗口期,但是现在窗口慢慢关闭了,”她诚挚地说,”新的机遇就是新山,就是森林城市,你们一定要抓住,不要等到十几年后再后悔。”

中国官方和马来西亚当地统治者双重”加持”

购房团终于到达了目的地。这一天,“森林城市“在马来西亚新山的售楼处里挤进了约1300位看房者,绝大多数都是中国人。有300位持普通话或粤语的销售经理等候着客人。

我随着人流来到了巨大的沙盘面前。“车辆在地下穿行,地面都是公园,建筑外牆长满植物,没有雾霾,没有污染,坐拥海景的豪华公寓,永久产权,既享受新加坡的现代繁华,又拥有马来西亚的经济实惠……“一位销售经理用扩音器声嘶力竭地重複,观看的人啧啧称奇。

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我又被推到了巨型展板前。“一带一路“、”战略要塞“、”经济特区“、”交通枢纽“、“未来城市榜样”……等字眼一时间抢佔眼球。紧接着,工作人员把看房者塞进了一间小型放映厅,集体观看有关“森林城市”的广告短片。

售楼处把营销重点放在国家战略上——这是我观察到的最让购房者信服的理由。在外界看来,“森林城市”是有中国官方和马来西亚当地统治者双重“加持”的地产项目。森林城市开盘剪綵时,就有马来西亚首相、柔佛州苏丹和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的共同出席。旅行巴士经过柔佛州皇宫时,我们还看到皇宫门外矗立着一顶巨大的皇冠,是碧桂园的老闆杨国强送给柔佛州苏丹的礼物。2016年末《环球时报》的一篇文章,甚至将“森林城市”称作“中企走向东盟的桥头堡”。

数据来源:China Investment Tracker, AEI, The Heritage Foundation. 
图:端传媒中国组

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了“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构想,被简称为“一带一路”。马来西亚处在东南亚的中心位置,新山毗邻马六甲海峡,拥有资质上乘的深水港丹绒乐巴斯港口,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必经之路。近年来,不断有中国资本涌入新山,投资高速公路等基础设施建设,兴建大型商业住宅区。据马来西亚投资发展局的数据,2015年中国对马来西亚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约4.08亿美元,同比增加237%,同时是对马来西亚投资增速最快的投资国之一。在2016年11月马来西亚首相纳吉访华期间,碧桂园披露其已在森林城市计划落实37亿令吉(约57.7亿人民币)投资额,还将投资4亿令吉(约6.2亿人民币)设立工业化建筑系统制造厂。华为、中兴、中铁、中国工商银行等中国企业也宣布将在马来西亚投资。

仅仅一个上午,购房现场就成交了460套。每签约一套,会有工作人员敲响繫着红色布条的铜锣。不断响起的锣声持续地刺激着人们的耳膜。与在中国购房的体验不同,这里似乎没有人再关心“容积率、採光、梯户比、装修标准”这些细节了。国家的战略实力似乎给了人们天然的信任基础,一位中年女性购房者告诉我,这是她这几年来“最开心的事”。

几位印度裔的服务人员站在大门口,沉默地看着这场由中国人主导的喧闹奇景。一位马来歌手在售楼处中央弹着吉他,唱着美国民歌《Country Road》,歌艺不俗,可惜无人驻足。

“这地方道路宽敞、物价便宜,就好像过去的深圳”

姓吴的销售经理寸步不离地跟着我,甚至在我如厕时也耐心在外等待。我很坚决地说不想买,吴经理却表示,他过去在北京是做豪宅销售的,见惯了难啃的客户,因此不介意再陪我多逛一会。

他是山东人,学的是与房地产毫不相关的体育运动专业,被碧桂园派驻到新山,每月约1万人民币底薪,此外还有业绩提成,这比碧桂园的内地销售工资高出很多。他会在这里待上半年,然后回到内地,紧接着,有下一批员工来到新山接他班,如此轮迴,直到楼盘售罄。

吴经理想向我展示一下“森林城市”的全貌,因此我有机会走出售楼处,走在沙滩上感受户外的风情。沙盘展示的大多数蓝图还尚未成形,填海项目依然在进行当中,目前投入使用的只有未来作为交通枢纽的售楼处、一座酒店和一条几十米长的商业街。四处都在施工,施工单位也是一家来自中国深圳的房屋建筑施工单位。

附近海域是新山的集装箱港口和新加坡的工业园区,海水不太洁淨,并无风景可言。我听说这一地带每年还有三个月要忍受从印度尼西亚飘来的烟霾,也和中国北方的雾霾情况差不多。聊到这,吴经理终于弃我而去。

我在的小团里,有三家人买了房。其中一对中年夫妇购买了一套使用面积56平方米的两室一厅,这套公寓有海景,售价96万元人民币。他们用银联卡刷了1万令吉(约1.56万元人民币)的定金,并会在回国之后补齐其他款项和手续。销售经理说服他们的理由还包括,“如果您不想要了,这笔认购金是可以退回的,不如先佔住名额比较好。”

当天晚上,我在酒店门外的小吃摊边遇到了另一位同团男士,他约了团友“斗地主”,却不知哪有扑克牌卖。我们閒聊了几句,他是八0后,在唐山有两个小孩,不管从投资还是移民的角度,他觉得自己都有必要买房。

我们在酒店外散步,看到了新山市区溷乱的街景和嘈杂的环境,他却说“这地方道路宽敞、物价便宜,就好像过去的深圳”。“深圳过去多便宜啊,现在贵得不敢想像。” 这位男士对我强调了他精明的押注,“新山依託新加坡,早晚有一天会经济起飞,超越新加坡!”但他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新加坡和新山,位于两个完全不同的国家。深究下去,马来西亚是一个什麽样的国家,新山是什麽样的城市,新加坡又是如何,本地文化、环境是什麽样,他也并不在乎。

当我们启程回家时,中国北方长达数日的雾霾并没有丝毫散去的迹象,因此我们的航班延误了十个小时,并在七个小时的飞行后再次在天津上空盘旋,最终因燃油耗尽而在一片迷雾中降落。刘助理在机上哭了,不是因为天气,而是她没有完成销售指标。机上另一个团有位客户一举签下了八套房子,她的同事得意洋洋,这让刘助理非常沮丧。

没有人安慰她。这场旅行在团友从新山的售楼处离开时,已经完结了。但我的团友们还要再花费三、四个小时从天津坐火车回到他们各自位于石家庄、唐山、邯郸、张家口等城市的老家。不知道这归程的曲折,有没有提示他们在未来该怎顺利样前往那个位于新加坡旁、名叫“森林城市”的家。

以下是截至2017年2月4日下午1时网民在端传媒的线上评论—— 

汶龙 3小时前 
其实马来西亚的居住优势还好过新加坡。不认同作者的感想。只是看到新加坡的好, 还不真正了解马来西亚。

梦想家 12小时前
这位男士对我强调了他精明的押注,“新山依托新加坡,早晚有一天会经济起飞,超越新加坡!
这段话太有趣了,做梦吧!

YellowJack 17小时前
所谓的森林城市不就是马来西亚政府为了缓解国库危机而去捧中国的LP?
房子不断放出的洗脑广告比张建当初的云数贸差不了多少
总之对马来西亚的某些zhu还有中国的一些陆客实在反感

jasonz 19小时前
哈哈,也就骗骗病急乱投医的大陆人了。

sue_zou 20小时前
柔佛参与这个项目的是马来西亚皇室的,非常腐败,中间是有很多回扣和既得利益的,未来的状况非常不明朗,他们和现任政府之间的关系也是相当复杂的。政府换届后这个项目所有的便利可能都会被取消。再说了,从新山到新加坡的大桥真的真的太堵了!正常桥上都要堵1到1.5个小时的,即使在新加坡工作的新山人都不是每周回新山的。去一趟新加坡谈何容易啊。而且就像笔者说的,项目对着的是新加坡的工业区,并无风景可言,甚至可能是污染。

罱厅客 23小时前
我个人感觉,碧桂园森林城市的目标客户与8848手机的目标客户高度重合,个人感觉。

hahapa 23小时前
马来西亚人飘过告诉你,欢迎入坑。 买新山森林城市总就到底他还是在马来西亚,不是新加坡。就像朝鲜和韩国一样。一线之差,可是差很大

nightswimmer 昨天
本文记者的写作水品有待提高,具有偏见的思维定式主导文章方向,而文字的浅薄又似乎在记述流水账。可惜了这个题材。

fierycloud 昨天
总觉得泰国克拉运河如果真的有官方加入,应该更有可能是官方于境外画的那些圈之一。

BurningL 昨天
这个记者的报道角度真是清奇可爱,“可惜无人驻足。”😂是在写小说还是新闻报道啊?

moha 昨天
买房的真是傻的可爱

KaneShima 昨天
中国炒房客的一个错误认知就是看见了中国的房子只涨不跌于是理所当然的认为国外的房子也是只涨不跌。没有见过一个完整涨跌周期的人自然不知道房产下跌流动锁死时的情况会有多么严重。
如果说去澳洲加拿大美国买房子是为了兼顾投资与移民,那么去马来西亚买房子就只能算是投资了,难道还真有有人想要移民去一个在建设上只能比上三线城市、在治理上以穆斯林利益为主对华人既不公平也不友好的地方?马来西亚真的是投资,特别是地产投资的好地方吗?看看马币对新币的汇率,20年前是2:1,今天是3.1:1,把人民币换成用马币定价的土地和砖石,放在哪里只能是贬值…
碧桂园是拿着新加坡的名片做着马来西亚的地产,打着开拓海外市场的旗帜赚着国人兜里的钱。
侠之大者,为国接盘,只是这次有人接盘接得实在是太远了,跑去马来西亚,接了柔佛苏丹的盘。对那个一口气买了八套的“大侠”,我只能用敬佩的口气对你说一声“祝君好运”…

Proust 昨天
天呐,真有人敢买森林城市的房子!还有老人买了准备养老,都不知道闭眼前能不能住进去。

宽衣皇帝 昨天 
碧桂园,大忽悠,专骗墙国人,入了坑的就等着哭吧~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对下届大选意见书
英巫文译稿将在此陆续贴出

作为坚守“独立自主”和“与民同在”的立场的一个民间组织,人民之友在上个月对即将来临的第14届全国大选投票,发表了一篇以华文书写的意见书,题为:投票支持"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候选人": 反对巫统霸权统治!莫让马哈迪帮派"复辟"!。

这篇意见书的英文译稿,将在近期内在本部落格贴出。马来文译稿将在下个月内贴出。敬请关注!

我们希望,我们在意见书内所表达的对下届大选的立场和观点,能够准确而又广泛地传播到我国各民族、各阶层的人民群众中接受考验,并接受各党派在这次全国大选斗争和今后实践的检验。


The English and Malay renditions of Sahabat Rakyat’s opinions about next election will be published here consecutively

As an NGO which upholds “independent and autonomous” position and "always be with the people" principle, Sahabat Rakyat had released a Chinese-written statement of views with regard to the voting in the upcoming 14th General Election, entitled “Vote for candidates who are against State Islamisation: Oppose UMNO hegemonic rule! Prevent the return to power of Mahathir’s faction!”

The English rendition of this statement will be published in our blog in the near future whereas the Malay rendition will be published next month (November). Please stay tuned!

We hope that our position and views pertaining to the next General Election expressed in the statement will be accurately and widely disseminated and also examined by the popular masses of various ethnicities and social strata through their involvement in the struggle of the next General Election carried out by various political parties and their practices in all fields in future.


Akan datang: Penerbitan penterjemahan pendapat Sahabat Rakyat mengenai pilihan raya ke-14 dalam Bahasa Inggeris dan Bahasa Melayu

Sebagai sebuah pertubuhan masyarakat yang berpendirian teguh tentang prinsip "bebas dan berautonomi" dan “sentiasa berdampingan dengan rakyat jelata”, Sahabat Rakyat telah menerbitkan kenyataan tentang pandangan kami terhadap Pilihan Raya Umum ke-14 yang akan datang yang bertajuk "Undilah calon yang menentang Pengislaman Negera: Menentang pemerintahan hegemoni UMNO! Jangan benarkan puak Mahathir kembali memerintah! "

Penterjemahan Bahasa Inggeris kenyataan tersebut akan diterbitkan dalam blog kita dalam waktu terdekat manakala penterjemahan Bahasa Melayu akan diterbitkan pada bulan hadapan.

Kami berharap pendirian dan pandangan kami berkenaan pilihan raya kali ini yang dinyatakan dalam kenyataan tersebut dapat disebarkan dengan tepat dan meluas untuk diuji dalam kalangan rakyat semua bangsa semua strata sosial melalui penglibatan mereka dalam amalan pelbagai parti politik dalam pertempuran pilihan raya umum kali ini mahupun masa depa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