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Anniversary.PNG

人民之友16周年纪念,针对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发表专题文章,供给我国民间组织和民主人士参考,并接受我国各族人民民主改革实践检验。

 photo 2017.png

人民之友恭祝各界2017新年进步、万事如意!

 photo 2014-03-08KajangByElectionPC.jpg

2014年加影州议席补选诉求 / Tuntutan-tuntutan Pilihan Raya Kecil Kajang 2014

 photo ForumKrisisPerkataanAllah.jpg

“阿拉风波•宪法权利•宗教自由”论坛 / Forum "Krisis perkataan Allah • Hak berperlembagaan • Kebebasan beragama"

 photo LimChinSiongampArticle.jpg

林清祥《答问》遗稿片段

 photo 513StudentMovement.jpg

新加坡“5•13学生运动” 有/没有马共领导的争论【之一】与【之二】

 photo the-new-phase-of-democratic-reform-reject-state-islamization.jpg

马来西亚民主改革的新阶段 / The New Phase of Democratic Reform in Malaysia / Fasa Baru Reformasi Demokratik di Malaysia

 photo Bannerv2blue_small.jpg

 photo Banner%2BForum.jpg

 photo Banner_WorkReport2016.jpg

人民之友为庆祝15周年(2001—2016)纪念,在2016年9月上旬发表了最近5年(2011—2016)工作报告(华、巫、英3种语文),并在9月25日在新山举办一场主题为“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的论坛。

Monday, 23 October 2017

槟建筑工地斜坡土崩埋没11人, 4民间组织炮轰州政府忽视民意(10月23日10时30分更新)

 槟建筑工地斜坡土崩埋没11人, 
4民间组织炮轰州政府忽视民意

原标题:轰槟政府把警告当耳边风,四组织促设皇委会查土崩

来源:《当今大马》malaysiakini.com/news/399081

发表于2017年10月22日中午12时14分  更新于同日下午1时5分



上图槟岛北部的橙红色点为槟州建筑工地土崩事件地点
槟城丹绒武雅可负担房屋计划建筑工地昨早发生土崩埋没14名建筑工人惨剧后,槟城4个非政府组织遗憾槟州政府不听警告,呼吁停止州内所有山坡发展计划。

这4个非政府组织是:槟城论坛(Penang Forum)、大马自然之友、槟城消费者协会、槟城居民协会与管理层委员会(代表槟城的25个居民协会与管理层委员会)。

民间多次呼吁政府关注山坡发展计划

他们今日发联合文告表示,槟城论坛此前已多次呼吁州政府检讨并停止未来的山坡发展计划,惟州政府把警告当成耳边风。

“为何必须得等到悲剧降临槟城,槟州政府和地方政府才意识到猖狂且非永续性的山坡发展计划的危害?何时他们才真正地觉醒?”

他们指,在2015年12月,槟城论坛曾因担忧如此的负面发展趋向,继而主办了一场半天的“拯救我们的山林”(Save Our Hills)论坛。

“在该论坛里,工程系、城市规划和法律专家个别对山坡发展的危害提呈了报告,而所有当天呈现的报告幻灯片如今依然存放在槟城论坛网站里。”

“该论坛早已呼吁政府检讨并停止未来的山坡发展计划,非常遗憾的是,当时的呼吁被当成耳边风不受理。”

“惨重的后果就发生在今天,估计可能有十四条性命惨遭土崩埋葬在丹绒武雅区里的一个山坡发展计划施工地。”

惨案发生地点正是丹绒武雅项目案例

他们说,槟城论坛早前也曾推展“槟城山坡观察”行动(Penang Hills Watch,PHW),那是个公民主导的行动,主要汇集公众的举报,之后为州政府和地方政府提供山坡被开发的资讯消息。

“在今年一月,“槟城山坡观察”负责部队与州政府会面讨论有关已公布的山坡观察报告。目前的惨案事发地点正是该部队向州政府强调的第一个案例(可游览PHW网站获知更多详情)。”

“当地的施工地和山坡开发的图像证据已提呈给州政府,而政府的回应仅是:该土木工程正在监控之下。”

“槟州首长在《山坡发展的安全指南》里写道:‘槟城的地方政府(槟岛市政厅和威省市政局)需加强他们的岩土单位(Geotechnical unit)。他们处理和批准山坡发展计划的申请,随后要严厉执法。同时,一个监控部队将会成立来确保施工工程遵守指南以及监控山坡状况’。”

“但问题是,到底过后发生了什么事?到底州政府和地方政府有没有遵循他们自己的指南?又或者出现了极大的疏忽?”


呼吁槟州政府成立皇委会和彻底查办

这4个非政府组织接着呼吁槟州政府,成立一个独立的皇家调查委员会来调查,到底哪里出错以及如何避免事件重复发生。

“所有相关人士,从批准所有山坡计划的州级规划委员会(State Planning Committee),到也有批准权的槟岛市政厅的‘一站式委员会’(One-Stop-Committee)、理应监控计划的工程师、施工执行计划的发展商和承包商,通通都需被调查和负起责任。”

他们也呼吁当局者:

  • (一)即刻停止一切的山坡计划。
  • (二)即刻修改2009年的指南里所提到的“特别计划”(special projects),必须明确地禁止一切在山林高地的发展计划,除非那是必需的基本公共设施。
  • (三)修复所有已开发和光秃的山坡和山林区,以防止更严重的水土流失。
  • (四)严厉的执法,采取有效且有威慑性的惩罚,以对付那些非法开发土地或不遵守强制性条件避免水土流失的相关人士。
  • (五)地方当局应经常并有效地监控所有的山坡活动。
  • (六)若发现哪些山坡和地区不安全,必须公开宣布和警告。

民主行动党州议员郑雨週公开道歉

另外,《东方日报》报道,民主行动党丹绒武雅州议员郑雨週(上图)昨日巡视灾区后,公开向人民道歉。

他指,州政府是丹绒武雅可负担房屋计划的批准者,因此,在此事故上仍需负部分责任。

他说,丹绒武雅与南部的发展不一样,因丹绒武雅山多、雨多,因此,当权者在批准任何发展计划前,应更谨慎把关。

槟城丹绒武雅可负担房屋计划建筑工地是于昨早8时57分发生土崩,14人惨遭泥土埋没。

土崩事故地点是在Lorong lembah permai 3的Taman Sri Bungah的可负担房屋工地。消拯局初步报告指,土崩发生在10公尺长的工地斜坡上,当时气候良好,三天以来也没有下雨。

Sunday, 22 October 2017

Vote for “candidates who are against State Islamisation”: Oppose UMNO hegemonic rule! Prevent “the return to power of Mahathir’s faction”!

Vote for “candidates who are against State Islamisation”:
Oppose UMNO hegemonic rule
Prevent “the return to power of Mahathir’s faction”!

———  Specially written for the upcoming 14th General Election,
 in commemoration of the 16th anniversary of Sahabat Rakyat
Text below is translated from original version in the Chinese language published on 24 September 2017. In the case of any discrepancy between the English rendition and the original Chinese version, the Chinese version shall prevail.


The 14th General Election of Malaysia should take place at the end of this year or early next year. Leaders of the opposition parties who flaunt the banner of “Save Malaysia, End Kleptocracy” are weaving the sweet dreams of “making use of Mahathir to bring Najib down” and “taking over Putrajaya” whereas NGOs and the ordinary people who long for social reform are hoping that the next and subsequent parliamentary terms will have more “representatives of the people” who are courageous enough to voice up for the oppressed communities, to effectively vote down the “Act 355 Amendments” and other acts of the similar nature, in order to stop any Malay hegemonists from willfully Islamising the multiracial multi-religious secular state. 

..........................................................

Sahabat Rakyat was formed on 9 September 2001, it is commemorating its 16th anniversary this year. Coinciding with the upcoming general election (GE), to continue its ideology and ideas that NGOs should “remain independent and autonomous” and “be with the people” as practised in the previous two GEs (12th and 13th), Sahabat Rakyat Working Committee has decided to put forward our position and views pertaining to the upcoming GE.

However, due to the following grounds, our committee members were not able to reach consensus at this stage on some crucial issues resulted from the disintegration and reshuffling of the enemy camp as well as the peoples camp, in which should be understandable:

1. The aggravation of the social contradictory struggle in our country (mainly referring to the contradictory struggle between the hegemonic ruling clique and the people of various ethnic groups who are being ruled) has led to the unique phenomenon of the present phase: where dividing and restructuring are taking place within both the hegemonic ruling camp and the peoples camp of various ethnic groups. Furthermore, the ruling camp is increasing the level of “penetration” and “offering appeasement” on the peoples camp, where some leaders from the peoples camp are also eagerly looking forward to “wielding the political power”; 

2. The substance of our parliamentary election is indeed a fraud which is in favour of the hegemonic ruling clique to prolong its rule towards the people of all ethnic groups. Moreover the political struggle lines of those main political parties in our country are ambiguous and the arrangement of seats contested in the upcoming election among themselves is still equivocal. 

However, Sahabat Rakyat Working Committee cannot do nothing, hence we have decided to release this proposition which is in accordance to the aspiration of most of our committee members. This also serves as a small gift for our democratic reform movement in conjunction with Sahabat Rakyat’s 16th anniversary.

We hope that individual committee member will express their views and ideas. We even hope that democratic parties and organisations and democrats around the country will embrace different views and stands, to examine in practice which view and stand are in line with the interests and aspirations of the people of all ethnic groups, as well as to examine in practice whether the “strategy” of “making use of Mahathir to bring Najib down” that is vigorously advocated by the leaders of the “democratic parties and organisations” of the present phase is actually beneficial or harmful to the democratic reform struggle of the people of all ethnic groups?

In the 12th GE in 2008, Sahabat Rakyat Working Committee (back then was still the branch of Suaram) released a Letter to the voters nationwide on GE12 entitled “Vote for the opposition party to show your determination of reform; Cast spoilt vote for the ruling party to show your hatred”. After that in the 13th GE in 2013, we jointly released a Letter to the Johore people entitled “Unite! People of Johore, Realize 3 Pressing Demands; Smash UMNO Hegemony, Form a Democratic United Front!” with Hindraf Johor. At that time, in order to win the Malay votes, the key leaders of Pakatan Rakyat (PR) avoided the just demands of the oppressed ethnic communities including the demand about “Eliminating racial oppression and working towards equality for all ethnic groups” in our letter. On 8 March 2014, we jointly released “Demands of Kajang state seats by-election” with Youth Section of Kuala Lumpur and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Youth Section of Malacca Chinese Assembly Hall and 15 democrats. We mentioned that “PR should change the attitude of ‘political leaders and political elites above everything else’, earnestly abandon its flashy and ambiguous declaration, conscientiously endorse the just demands of the NGOs, to show PR’s sincerity in reforming the existing system.” “Otherwise, the voters of Kajang and other areas in the country, will make a wise decision and response in this by-election and any other upcoming by-elections and even the upcoming GEs!” 

After the lessons learnt from the last two GEs, voters of all ethnic groups and from all walks of life (especially those who are concerned of the democratic movement and future of the country) in general have lost their passion and expectation in the upcoming GE and even come up with the saying of “not wanting to vote / abstain from voting” or the idea of “casting spoilt vote”. Many NGOs, leaders of democratic parties and political commentators are now worried about such scenario and some are even debating relentless about it.

We are of the view that, voters of all ethnic groups and from all walks of life around the country will certainly express their personal will and aspiration in the upcoming GE based on their own experience and political understanding and according to their self-interest. This will not be subjected to the will or aspiration of any politicians’ (or demagogues).

The idea of“Casting spoilt vote” is the result of the people having doubts in PR leaders

Since the independence of the country for 60 years, the people of all ethnic groups in our country have gradually realised that UMNO hegemonic rule is the root cause of the slow or even stagnant social development, the increasing distress of the economic life of the lower class people, the intensification of the religious and racial oppression and the deprivation of political rights of the oppressed communities. As a result, people of all ethnic groups and from all walks of life via the 12th and 13th GE, had spurned BN component parties and their candidates in many cities and urban areas, expressing their resentment and resistance towards UMNO hegemonic rule. The people of all ethnic groups are extremely upset and disappointed that the political party leaders and political alliance (before this was “Pakatan Rakyat”) who are preparing to form an alternative government before the election acted deaf and dumb towards the core demands of the oppressed communities in order to win over Malay votes, and after the election fighting amongst themselves for power, position and fundamental interests. It is very certain that the confidence of the people of all ethnic groups on the political party leaders who are leading the present democratic reform politics has greatly diminished.

The Najib-led UMNO ruling clique has been trying to offer Hadi Awang-led PAS leadership appeasement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to divide the political forces against UMNO hegemonic rule in order to resolve all kinds of internal and external problems to consolidate his regime. Both parties stepped up on the state Islamisation agenda, collaborated in pushing for the amendment of Act 355 in the Parliament, these internal conflicts that could not be mediated had ultimately led to the disintegration of PR.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PR, this is the external factor of the breaking up of PR from the 6 years long political struggle which PR leaders had led the people in opposing UMNO hegemonic rule; whereas the internal factor of the breaking up of PR is because, in the last GE, leaders of the 3 PR parties intentionally neglected or being ambiguous by adopting cunning and duping attitude towards the various just demands put forward by the minority communities (in particular the Chinese and Indian ethnic communities in peninsular Malaysia and Iban Dayak and Kadazan Dusun communities in Sabah and Sarawak) who have been facing racial oppression carried out by BN hegemonic rule. After encountering failure in the GE, although some PKR leaders tried their best to rope in PAS and to maintain their collaboration, DAP and PAS were unable to reconcile the fundamental contradictions and conflicts of interests between safeguarding the Federal Constitution and promoting Islamic law. Therefore PR eventually had to disintegrate.  

The historical facts show that: the arbitrary implementation of Malay racism and hegemonism and arbitrary Islamisation of a secular state are the key ruling means of UMNO ruling clique to prolong and strengthen its hegemonic rule; Mahathir who was in power for 22 years of the UMNO hegemonic rule is the chief culprit of declaring “Malaysia is an Islamic state”, disregarded the will of non-Muslims who comprise nearly half of the population of our country. Our people must bring down UMNO hegemonic rule first in launching democratic reform struggle, in which opposing Malay racism and hegemonism and state Islamisation are the core contents and mandatory conditions of opposing UMNO hegemonic rule. 

The facts in front of us show that: in order to win the Malay votes, to realise the sweet dream of “changing the government (Ubah) and taking over Putrajaya” and winning more states, PH leaders of PKR, DAP and Parti Amanah who split from PAS, not only ignore the main contradictions of the social democratic reform of our country, they also continue to avoid the ruthless issues of the continuous violation of rights of the oppressed communities by the Malay hegemonism and state Islamisation. Furthermore, they welcome Mahathir, the chief culprit of ruining the nation and the people and his faction who are originally from UMNO, who established “Parti Pribumi Bersatu Malaysia (PPBM)” to become the “Supreme Commander” and “Core Leadership” of “overthrowing Najib, save Malaysia”.

The popular masses of all ethnic groups are very clear that the PH formed by 4 parties will repeat the mistakes of PR and end with failure. Therefore, today the masses are lack of interest about the slogan of changing government in the upcoming GE that PH leaders are trying to hard sell. Some are even disappointed and discontent, hence it is totally understandable how the opinions such as “voting is useless”, “being forced to spoil the vote” surfaced.

People has the rights to cast spoilt votes in the General Election to express their resentment towards Malay hegemonic rule

In order to protect the interest of Malay bureaucracy and monopoly bourgeoisie, the UMNO-BN hegemonic ruling clique led by Najib is insisting to implement “Malay-privileged” racial economic system and policies; giving way to the rent-seeking and corrupt behaviors of Malay bureaucrats; rejecting democratic reform, which causes the national productivity to be stagnant; imposing various kinds of “goods and services tax” besides implementing all kinds of exorbitant taxes in order to cope with the enormous national spending. All these are resulting increasingly heavy economic burden of people of all ethnic groups. Apart from this, in order to counter discontent of the popular masses, especially the Malay working class who are also being ruled and oppressed, the UMNO-BN hegemonic ruling clique led by Najib will work more closely with the reactionary leaders from PAS to accelerate the progress of state Islamisation and further undermine the constitutional foundation of secular state of Malaysia. Together, they will intensify religion and national oppression to continue to swindle the support of the Malay working class, and hence further break up the force of a united people of all ethnic groups in resisting UMNO hegemonic rule. In actual fact, the broad masses of all ethnic groups are hoping to express their greater and deeper resentment towards the UMNO hegemonic rule in the past 5 years through their votes in the upcoming GE.

We are of the view that, people of all ethnic groups absolutely has the rights to express their resistance towards Malay hegemonic rule and state Islamisation based on their personal experience and political awareness, as well as the fundamental interest of themselves and the oppressed communities. People has every right to vote for candidates who oppose state Islamisation in order to strengthen the voice of opposing state Islamisation in the Parliament and further frustrate the plot of proceeding or reinforcing Malay hegemonic rule and state Islamisation by UMNO or any clique.

Sahabat Rakyat Working Committee has, before this supported a human rights group named “BEBAS” in a call to “mobilize voters from all around the nation to monitor whether their MP’s opinion and stand with regards to the proposed amendments to the Syariah Courts (Criminal Jurisdiction) Act 1965 (better known as Act 355) are in accordance with the aspiration and in line with the interest of people of all ethnic groups”. The call to mobilise people’s power to supervise the political leaders is a justified, legitimate and appropriate struggle against state Islamisation. The call has yet to be carried out due to the postponement of the motion to amend Act 355. Therefore, we are willing to proceed with the call. We propose that: As long as the candidates in the upcoming GE publicly committed to oppose Hadi Awang’s motion to amend Act 355, we will not hesitate to urge voters of all ethnic groups to vote for them and support them to carry out the struggle in opposing state Islamisation until the end.

People of all ethnic groups are hoping that the Pakatan Harapan formed by PKR, DAP and PAN (formed by the faction split from PAS) will learn the lesson from the failure of “Pakatan Rakyat” and stand firm in opposing state Islamisation and continue the struggle to resist UMNO hegemonic rule until the end. But, after the leaders of 3 parties mentioned above parted ways with PAS (that advocates the establishment of Islamic state), they unexpectedly welcomed PPBM, a party which flaunts to uphold Malay sovereignty formed by Mahathir who had been in power in UMNO for 22 years but was crowded out by Najib in the battle of UMNO ruling clique’s internal conflicts and his faction. They even allow Mahathir and his gang to play the role of “Supreme Commander” and “Core Leadership” to “raise Malay political tsunami”. This has inevitably caused doubts, worries and even dissatisfaction of people of all ethnic groups!

Even though leaders of PH (referring to the original 3 parties) displayed their weaknesses and vacillation in opposing state Islamisation, most of the grassroots members, cadres and supporters of DAP, PKR and PAN are still standing on the position of opposing state Islamisation. In the current phase, these 3 parties of PH are still much in line with the reform aspiration of people of all ethnic groups and belong to the peoples camp. Therefore, it is understandable that people of all ethnic groups in the country will vote in support to the candidates from DAP, PKR and PAN in the upcoming GE. There is nothing wrong if they cast spoilt votes (for example drawing a moon or anything on the vote to express their dissatisfaction) for Mahathir and candidates from PPBM as a result of worrying that the return to power of Mahathir’s faction will bring more far-reaching scourge onto the people of all ethnic groups, especially the oppressed ethnic communities.

Political hype is not what masses need, pay attention to the peoples’ demands before asking for votes

In recent years, main opposition party leaders are putting in a lot of efforts to hype that Najib is the major culprit of kleptocracy in our country. In Lim Kit Siang’s message delivered for the 60th Merdeka Anniversary this year, he stated that “the US Government had virtually branded the Malaysian Prime Minister as “kleptocrat” by being “MO1” (Malaysian Official No 1)”, and “Najib has not cleared himself after being branded as a kleptocrat by being “MO1” in the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Justice (DOJ)’s largest kleptocratic forfeiture suits.” From the allegations on how 1Malaysia Development Berhad (1MDB) channeled USD 681 million (approximately RM 2.6 billion) into the bank account of “MO1” held with Ambank in 2 separate transactions, the people has seemed gotten numb and the loud urge by Lim Kit Siang to “bring Najib down and end kleptocracy” does not seem to arise grave repercussions.

When Mahathir formed Parti Pribumi Bersatu Malaysia (PPBM, or known as “Bersatu”), DAP leaders have since busy in hyping that Mahathir is the “key person who will set off the Malay tsunami”. Lim Kit Siang, in one of his statement, mentioned that Mahathir is the key person who can break the fortress of UMNO because neither PKR, PAS, Parti Amanah Nasional (PAN) nor DAP can shake the Malay rural areas (constituencies). Only Mahathir is able to influence these Malays to change and raise the “Malay tsunami”. But the fact is, Mahathir is the representative of Malay hegemony who is longest in-power, using the most sinister means and with the deepest sin whom Lim Kit Siang had attacked vigorously. The pro-BN commentators commented that Lim Kit Siang is willing to discard his dignity for the sake of Malay tsunami and taking over Putrajaya.
If the two major speculations above are able to stimulate the enthusiasm of voters of all ethnic groups towards the coming GE, and if these speculations are able to bring about grave impact and effect on the election results, then there is no need to worry about views that “voting is useless”, “no choice but to spoil our votes” and etc. by anybody.

In the upcoming GE, as always, we opine that: All NGOs to exert its independence and initiative. NGOs should bring forward election demands representing the aspiration and interest of the masses without hesitant and request all political leaders and candidates appointed by them who are participating in the upcoming GE to accept and pay attention to these demands. We are of the view that, the following demands from several aspects should not be avoided and must be responded by leaders of PH (referring to the 3 original parties) who are preparing to take over Putrajaya:
  1. People oppose state Islamisation and demand to maintain the original secular state system; 
  2. The demands of the people of Sabah and Sarawak for “rights to develop” and “rights to self-determination”; 
  3. The demands of the oppressed ethnic communities to abolish “Malay privileges” and “racial quota system”;
  4. The demand of the oppressed class to reform the current taxation system that is unfair to the low-income earners.

We observed that some leaders of PH (referring to the original 3 parties) have been following the footsteps of Mahathir since Mahathir bombarded the “Forest City” development project in Johor Bahru jointly developed by Country Garden Group (from China) and the Johor royal family. They targeted infrastructure projects that are undergoing development by China and that will be drawing large sum of investment funds from China such as the Malacca Gateway, expansion of Port Klang (the third port), East Coast Rail Link (ECRL), High Speed Rail (HSR) connecting Kuala Lumpur and Singapore, and etc. They also criticized Najib for “selling off state sovereignty” and “pawning the people’s interest” to China.

From the above situation, the corruption scandal of Najib’s regime and the investment of China in Malaysia may become two hot topics that will be debated intensely in the upcoming GE.

We are of the view that if leaders of PH (referring to the original 3 parties), like Mahathir, stand against the deployment of China’s One Belt One Road strategy and destroy the strategic cooperation that has been established between Malaysia and China for the sake of “bringing Najib down” and “taking over Putrajaya” regardless of the consequences, it can only be concluded that, either they have other political intention or they are lack of profound political wisdom.

We are of view that, it is exemplary and commendable to criticize against the “Forest City” development project by Country Garden Group in Johor Bahru. This development project does not meet the actual needs of the people in Johor nor in Malaysia. It does not bring benefits to families that barely make ends meet in Johor. It may also bring adverse effects to Johor that cannot be estimated. There are many indications showing that “Forest City” is actually a large-scale development of high-end buildings specially located in Johor Bahru (a place near Singapore) to attract illegal capitals from within China by private enterprise group of China. According to media reports, China government has tightened the control over funds transferred out of China for the purchase of properties in “Forest City” by its people.

We are of view that, it is an excellent opportunity of a lifetime to the people of our country that China, to realize the deployment of its One Belt One Road’s strategy, decides to invest large amount of money for the development of infrastructure in Malaysia in order to promote the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common interests of both countries. China today has risen as one of the most powerful economy in the world. China has never plundered resources and wealth of other countries and peoples. A lot of leaders and people of other countries (especially countries that are not along the lines of One Belt One Road) have been dreaming about getting in China’s investment. Thus, what is the reason to oppose or give up easily on such investment?

If there are a lot of spoilt votes in the upcoming GE, it only reflects that the people, still with much patience, are earnestly reminding the opposition leaders: “Pay attention to the demands of the people before asking for votes.”

Wednesday, 18 October 2017

揭开"茅草行动"真相:马哈迪是"幕后黑手"!

   揭开"茅草行动"真相:
   马哈迪是"幕后黑手"!

作者 / 来源:Mask Man / 正义之声@facebook

[原标题] 《茅草行动——你不知道的真相》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  《茅草行动——你不知道的真相》是一名署名“Mask Man”的作者在2012年初发表于正义之声脸书上的一篇由以下3个章节组成的文章——
第一章:为什么总是拿华人开刀?
第二章:华文教育最黑暗的年代
最终章:马哈迪对印刷媒体的致命打击

作者在本文中首先清楚说明了“茅草行动”发生的背景和由来;他进而引述了我国开国总理东姑阿都拉曼被逼下台的遭遇来证明马哈迪当时正是企图引发马来人和华人的冲突流血事件以便采取镇压行动,来达到他铲除政敌、摆脱困境、巩固势力的目的;他最后指出,在“茅草行动”中,受害最大的,其一是华文教育,其二是国家的民主制度,其三是印刷媒体。

作者毫不留情地批判马哈迪与“茅草行动”的言论和见解,让人很容易推断,很大程度是代表或倾向此前的由3党组成的人民联盟阵营(特别是民主行动党)领袖的立场和观点。我们特地将它转贴于此,有两个目的:其一是为5个民间组织即将在本月28与29日联办的“茅草行动30周年系列活动”助力营造有利气氛;其二是为关心国家前途的民主人士深度剖析马哈迪摇身变为“国家救星”的怪现象,提供一份现有的重要材料。

以下是刊载于正义之声脸书上的《茅草行动——你不知道的真相》的全文内容(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第一章:为什么总是拿华人开刀?


相信大家都听到过,也都知道,大马(上世纪)80年代末期发生过一次以内安法令到处胡乱捉人的所谓“茅草行动”,马来文叫做“Operasi Lalang”。

时间是1987年10月27日。

这是大马人权发展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在进入正题之前,请先容许我跟大家温习一下“茅草行动”的演进表,我认为这是有必要的。虽然许多经历过24年前(《人民之友》编者注:作者是在2012年1月13日正义之声@facebook发表这篇文章)那个动荡时代的朋友,或许已经知道“茅草行动”,但是许多年轻的朋友未必清楚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因此我觉得有需要先让大家了解“茅草行动”发生的背景和来由。

“茅草行动”发生的背景和来由

1987年4月24日,巫统党中央举行代表大会,中央代表们在激烈的党争中投票,让A队的马哈迪以微弱的43张多数票,击败由东姑拉沙里领导的B队。马哈迪派系获胜之后,迅速在党内清除异己;大会过后,12位巫统党员入禀高庭,指巫统代表大会出现程序错漏违法,要求宣判巫统为非法组织,并且判决选举无效。

当时,马来社会也因为巫统这场前所未有的党争而分裂,失去一半马来社会支持,马哈迪的政权,岌岌可危。

1987年8月,政府宣布派遣约100名不谙华文华语的马来公务员,到全国华小出任校长、副校长、行政主任和训导主任这4个高职,引发董教总严厉抗议,华社群起鼓噪。要求政府教育局收回成命。

但是,时任教育部长的安华却坚持不肯妥协。当年董教总所喊的口号,是说华社不是反对不同种族的公务员到华小担任高职,只要对方懂得华文华语,董教总不会反对。董教总一再声明,这是教育问题,不是种族问题,更不是政治问题。

10月4日,时任教育部长安华公开表示,他只是执行政府的既定政策,不谙华语的高职人员调指令,他是不会收回的。安华的宣布,进一步激怒了华社。

由于捍卫华小是当年华社的首要任务,华小问题一直牵动着每个华人的敏感神经;马华公会、民政党,史无前例地与行动党、董教总和100多个华团组织站在一起、连成一线,向政府施压,要求将不谙华语的高职人员调走。

10月8日,一个以捍卫华小的名义成立的委员会成立,决定在3天后,即10月11日,在吉隆坡天后宫发动一场捍卫华小,抗议不谙华文者派到华小担任高职的大集会。集会上宣布,如果政府不肯俯顺民意,3天后将号召受影响的华小展开罢课行动。当时响应号召的学校极多,学生人数估计多达4万5千人。

当时代表大会发言的董总主席林晃升强调:这个课题绝对不是种族课题。他说:“我们准备接受任何种族老师,只要他拥有合格的华文资格。”由于教育部始终不肯妥协,因此罢课行动进入倒数。

10月13日,马华与民政党的部长在内阁力争,内阁终于决定愿意与董教总及华团进行协商。有鉴于政府表达了协商的意愿,捍卫华小委员会决定取消罢课行动。

但是由于时间紧迫,一部分受影响的华小,还是在10月14日进行了一天的罢课行动。罢课的学生人数多达3万人。虽然罢课行动取消,但是这却为巫统提供了一个很好利用的平台。

10月15日,巫统宣布,原本预订11月在新山举行的党周年庆典改在吉隆坡举行,并宣称将号召50万人走上街头 “誓死捍卫马来人权益”。


10月17日,由时任巫青团长的纳吉号召,超过两万人出席在吉隆坡Kg.Baru的露天体育馆举行“捍卫马来人权益大集会”。会场内充满了极端种族主义的口号和布条,所有的口号和布条,都是冲着华人而来!其中一张布条,画了一把马来短剑,上书“以华人的鲜血染红它”!

当时在场的马来群众,群情汹涌,个个好像吃了兴奋剂一样,情绪濒临失控。响应纳吉号召的巫统领袖,包括当时的新闻部长莫哈默拉末、雪州州务大臣莫哈默泰益、农业部长沙努西祖聂、副内政部长梅格祖聂、柔佛州务大臣慕尤丁等等。而事件的主角人物,教育部长安华,并没有出席集会。

刚刚在4月党选中选为巫青团总团长的纳吉,故意怂恿巫青团员及巫统极端种族主义分子,大肆抨击马华署理总会长兼劳工部长李金狮 ;炮火也扫到教育部长安华。当时巫统党内有一股声音,要求首相马哈迪革除李金狮和安华的部长职位。整个事件已经演变得渐渐失控。

10月17日马来人大集会当天,吉隆坡许多华人经营的商店纷纷关门歇业。当时走在吉隆坡街头的华人,都很害怕到马来人居多的地区,尤其是Kg.Baru一带。

有人事后回忆说,当时吉隆坡气氛紧张而且诡异,要上街头都得找伴;经过马来人居多的地方,都会觉得那些马来人一直盯着你,表现得非常不友善。这种紧张而且诡异的气氛,通过传播媒体,迅速扩散至全国各地。

如果把这种紧张气氛形容为充气的气球,那么,天后宫的华人大集会,为这粒气球充了一半的气;马来人在Kg.Baru的激情大集会,则已经将这粒气球填满了所有的空间,濒临爆破边缘了!如果加上2个星期后的巫统50万人街头示威游行,局势肯定将会失控!

当年的全国总警长敦韩聂夫在回忆中说:当时的气氛非常紧绷,警方也意识到很可能随时会失控,马来人与华人之间的敌意已经被无限上岗。如果巫统党庆所号召的50万人走上街头,万一有人乘机会滋事,种族冲突的惨剧随时爆发,就像5•13的时候那样,一发不可收拾!

已故国父东姑阿都拉曼在回忆录中,一针见血的指出;当时的巫统经历了史无前例的严重党争,正在面临分裂,马哈迪在党内的主导权正在面临危机。12名巫统党员于1987年6月25日入禀法庭,要求宣判刚刚落幕的巫统代表大会与党选为非法;当时诉讼仍然在法庭进行中。

马哈迪幕后隐藏着另外一个议程

吊诡的是,国家最高决策人马哈迪,却在这个关键时刻保持缄默,既不阻止马来人继续发表充满种族仇恨的言论和挑衅动作,又不针对平息两族之间的矛盾而努力安抚。感觉得到,当时的马哈迪,似乎幕后隐藏着另外一个议程。到底是什么议程?

东姑说:如果法庭的判决对马哈迪不利,那么,他就别无选择,只能下台。东姑这样写道:马哈迪必须寻找出路脱离困境,因此制造了一个国家危机和假想敌,以便重新团结巫统,来对抗”共同的敌人”。而这个想象中的敌人,就是华社!

专门研究”茅草行动事件”的学者,在分析所收集到的资料之后,认定东姑的看法是有根据,而且是正确的。为什么东姑在茅草行动刚发生不久,就洞察先机,一语道破迷津?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曾经也是类似的阴谋之下的受害者!

当然,大家都应该知道,东姑就是1969年5•13事件的受害者,他被政敌巧妙的利用马来人和华人的流血冲突惨剧逼宫。在华人被马来人大屠杀,流了无数鲜血的情况之下,东姑被迫隐退,将国家最高行政领导权的相位,拱手让给副手敦拉萨。是谁踩着华人的尸体上位?答案自己找。

时隔18年,马哈迪又以同样的方法,利用牺牲弱势的大马华族,来巩固他自己的政权!5•13事件和茅草行动,虽然是两件不同的事件,但殊途同归;两次都是以牺牲华人的利益和生命来终结。生活在大马的华人,在两次冲突事件中,都成为巫统领袖夺权、巩固势力的牺牲者。在他们眼中,华社就是巫统领导人的“另类提款机”。5•13种族冲突流血事件,我们将在下个星期重点探讨,这里我们讲回“茅草行动”。

前面说过,国内的紧张气氛,在1987年10月17日马来人大肆攻击华人的大集会之后,已经像一粒濒临爆炸边缘的气球。这粒气球,隔天就在枪声中爆破了!10月18日,当天中午,一名“据说”精神有问题的,名字叫做阿丹的士兵,擅自离开了鹅唛军营,手持M16 Rifle冲锋枪,步行到人口稠密的秋杰路,对着人群胡乱扫射,当场打死一个马来人和两个华人,同时射伤数人。

事件发生后,警方迅速动员包围秋杰路,全国总警长韩聂夫亲自出马指挥,出动重型装甲车,如临大敌。对峙了将近3个小时之后,军人阿丹终于缴械投降就擒,结束了这场悲剧。但是,军人阿丹开枪,却在这个关键时刻打断了紧绷的神经,因为阿丹一个人,导致全国大骚动。

有亲戚朋友在吉隆坡的人,纷纷从全国各地打电话进来吉隆坡,造成电话线路严重阻塞。许多无法及时联络上吉隆坡亲人的外州家长,甚至担心得哭了!事发过后,也出现了一些质疑的声音。有人怀疑,军营内军纪严谨,军人岂能进出自如?

更何况还带着冲锋枪?而且穿着军服,荷枪实弹的走在街头,竟然没有警察截查,非常不可思议。因此,有理由怀疑,军人阿丹是被某些有关联的人士故意煽动,然后刻意放出来行凶的。背后的动机和意图明显。无论如何,这些都已经是无法可查了。

由于军人阿丹开了枪,令气球爆破之后,巫统、华基政党、董教总和华团虽然马上噤声,不约而同不再发表针锋相对的言论;但是紧张的气氛已经蔓延到全国。政坛的短暂宁静,其实更让关注事件发展的人绷紧神经,明显觉察到:这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山雨欲来风满楼!

距离军人阿丹开枪之后的第九天,10月27日傍晚,马华副总会长忽然在没有事先通知的情况之下,紧急到梳邦国际机场乘搭航机飞往澳洲。当时他面对记者提问时,只是说到澳洲探访在那里求学的儿子。

时隔多年,内情才给公开:原来当时李金狮是被马哈迪训令,必须马上离国!原因?很简单:茅草行动已经展开,如果李金狮不走,他一定会被捕。

大家不要以为马哈迪是在救李金狮,事实上,他是在保护他的巫统朋党!李金狮是部长,如果他被捕,那么,同样的,纳吉、安华、莫哈默拉末、莫哈默泰益等等,也必须被捕。

因为他们都是挑起骚动事件的“元凶”之一。如果李金狮被捕,而巫统部长没有一个被捉,“茅草行动”将可能失去正当性。所以,李金狮无论如何必须走,走的越远越好!茅草行动在10月27日雷历展开,被捕的人士多达119人,全部是在内部安全法令(Internal Security Act)下被捕。

所有党团都必须有“代表”被捕

当年被捕者,包含了巫统、民主行动党、马华、董教总、回教党、华团领袖、社会运动份子、原住民、华教人士、基督教工作者,还有原住民。最有趣的,是回教党从头到尾,都没有参与这件事故,偏偏党领袖莫哈默沙布也被捕。事后从获释的国阵领袖口中才知道,原来”茅草行动”的执行原则,是所有政党和团体,都必须有”代表”被捕,如此才能显示马哈迪”公平”。

民主行动党被捕的国会议员有7人,包括国会反对党领袖林吉祥和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林冠英父子、副主席日落洞国会议员卡巴星、甲洞国会议员陈胜尧、怡保国会议员刘德琦,还有P巴都、V 大卫。

巫统方面,被捕的是Pasir Mas国会议员伊布拉欣阿里、巫青团教育主任莫哈默法米伊布拉欣。

马华被捕的有副总会长陈立志、叶柄汉、陈思源、邓思汉。回教党方面有末沙布、回青团团长哈林阿斯哈。

董总主席林晃升、教总主席沈慕羽、教总副主席兼尊孔独中校长庄迪君,隆雪华堂华社研究中心主任柯嘉逊等人。

有趣的是,当年在这起事件中言词激烈的先锋大将陆庭瑜,却没有被捕。当每个人都在害怕被捕的时候,陆庭瑜老师却独自一人,收拾简单几件衣服,独自坐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门口,等待警方来捉!因为他认为,比他温和的人都被捕了,以他那么激烈的言论表现,没有理由幸免于难的。可是,他偏偏没有被捉。他等了两天。都没有人来捉他,当被记者问起是,他还自嘲:真没面子。

后来,据说警方没有逮捕他,是因为陆老身体健康状况不好,万一在监狱中有什么三长两短,后果难于估计;也是警方不愿意看到的,所以决定放他一马。

接下来讲《茅草行动—你不知道的真相》第二章:华文教育最黑暗的年代

......................................................................................................................................................................................

第二章:华文教育最黑暗的年代


2007年4月,刚刚从监狱里被释放不久的公正党顾问安华,在雪兰莪州的依约镇(Pekan Ijok)发表政治演说的时候,公开承认在1987年茅草行动中,自己担任教育部长时“委派不谙华文老师出任华小高职”的政策执行过程中,出现偏差个案。他承认在处理这件事方面出现错误,并且向广大华社道歉。

不过,他也说明,由于受到巫统制度框架的限制,无论是谁担任教育部长,都无法做出改变。因此,唯一能够促成改变的途径,只有政治变天,政权轮替。安华的解释,受到前任教总主席沈慕羽局绅的认同。

马哈迪和纳吉应为“茅草行动”事件道歉

沈慕羽局绅在(上世纪)60年代曾经是马华青年团的创立人兼第一任团长(后来被陈修行开除党籍),对于政府内部的运作多有了解,因此他明白安华的处境,接受安华的解释。不过,沈慕羽局绅也认为,除了安华之外,还有两个人必须对1987年“茅草行动”事件 ,向大马华社道歉。这两个人,就是前任首相马哈迪,和现任首相纳吉。

沈老认为,纳吉和前任首相马哈迪,应该为1987年茅草行动负责任,并向人民公正党顾问安华依布拉欣看齐,承认错误,并公开道歉。沈慕羽说:当年以《1960年内安法令》逮捕以及扣留华教工作者的内政部长是马哈迪,因此老马有必要为自己的行为道歉。

至于纳吉。沈老说:纳吉当年在Kg.Baru发动马来人大集会,公开张挂《用华人的鲜血染红马来人的剑》布条,还有发表许多极度煽动种族对立情绪的言论,是在为当年的“茅草行动”铺路而营造的暴动气氛。因此他认为纳吉也应该为此事道歉。

不过,后来纳吉一口否认当年有发表过这些煽动言论,虽然面对铁证如山的证据,他始终否认到底。这个就是纳吉的个人风格,他不断为他自己曾经亲手干过的错事漂白、否认;或者指别人污蔑他,认为他其实什么错事都没干过。


面对当年拍摄的照片证据,他也是一贯否认,或者,顾左右而言他。这个就是我们现任首相受到公认的品格特质。针对马华不断要求安华对“茅草行动”负起全责,沈慕羽虽然表示“个人有各人的看法”,但是他显然对马华从来不敢要求马哈迪和纳吉向华社道歉一事,很不以为然。

沈慕羽承认,目前一党独大的巫统,是摧毁华教的根源,更指责进入巫统的马来人,都是为了“升官发财”。他也指出,“新经济政策”的执行偏差,是造成“马来人特权”出现的最主要原因。但是他也说:“我们只能说反对新经济政策,不能说反对巫统,因为会引起种族冲突。”

这是因为巫统认为他们代表马来人,批评巫统就是批评马来人;从过去许多例子证明,巫统往往喜欢把非土着对他们的批评,转变成操弄种族及宗教的课题;继续在华社的伤口上挖掘他们最大的利益。事实上,华人的权益问题和华文教育问题,一直就是巫统不断用来剥削,以取悦马来社群的“定期存款”。“茅草行动”只是把这种剥削行为推向最高峰而已。

马哈迪是动用内安法令对付华教的先锋

自从《内安法令》于1960年在国会通过并实施以来,“茅草行动”是第一次被动用来对付华教最高机构领导人!马来西亚历任首相,从东姑阿都拉曼、敦拉萨,到敦胡申翁,虽然不断通过各种手段打压及剥削华文教育的发展空间;但是,动用内安法令来对付华文教育,马哈迪却是第一人!

1987年“茅草行动”中,被逮捕的4名华文教育机构最高领导人,包括董总主席林晃升、教总主席沈慕羽局绅、教总副主席兼尊孔独中校长庄迪君博士,和华社研究中心主任柯嘉逊博士。柯嘉逊博士在他的回忆录中这样写着:“‘茅草行动 ’已经彻底暴露了《内安法令》完全只是国阵的工具的虚伪!”

所谓“内安法令是为了保护国家安定,不受恐怖主义份子破坏安宁”云云,只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尤其是,当《内安法令》被利用来对付手无寸铁的华教人士的时候,无论马哈迪政府如何自圆其说,马华如何为它涂脂抹粉;都无法掩饰国阵的丑陋真相。

柯嘉逊说:“茅草行动”的丑陋真相,在大马发展史上还有一项无法磨灭的污点:这是大马华文教育185年的发展历史上,第一次被国家领导人以“破坏国家和平”罪名,动用《内安法令》逮捕4名华教最高机构领导人!

手无寸铁的文弱书生,竟然被当成“破坏国家和平的恐怖份子”,这种只有在民智未开的落后国家才会用的打压伎俩,竟然被强调民主自由的国阵一再滥用,胡乱套上莫须有罪名,不须审讯,受害者也无法获得辩解机会的情况下,被收押监禁。因此,“茅草行动”堪称是大马华文教育史上最黑暗的年代!

“茅草行动”一共逮捕了119人,包括巫统、马华、回教党、民主行动党、董教总、华团、华社志愿团体和个别人士。表面看来,《内安法令》的逮捕行动很“公平”,因为连执政党的人也名列被捕者名单。但是,往深一层探讨,却不难发现,许多逮捕的动作、被捕的人士,其实只是“做戏”罢了。

真正要抓的只是反对党领袖和华教人士

基本上,巫统和马华国州议员也被捕,只是为了掩饰他们背后的真正意图。背后的意图是什么?背后的意图,其实就是他们真正要捉的,只是反对党和华教人士!至于被捕的执政党人士,只是配合当局演一场戏罢了!我这样讲,是有足够的文件记录证明的。有三个疑问和理由支持我的论点。

第一个疑问:被捕的人士都是相对比较温和的;而在同一个课题上措辞强烈的人,包括李金狮、纳吉、莫哈默拉末、莫哈默泰益、沙努西祖聂,为什么都没事?

第二个疑问:为什么被捕的人士,受到当局双重标准的对待?

执政党的扣留者,在扣留所里可以享受KFC炸鸡和肉骨茶(这是当年有份被扣留的马华领袖叶炳汉和陈思源亲口说的);而且也不会受到太多盘问和刁难;甚至还受到礼遇。

但是反对党和董教总的被扣者,却只能吃不新鲜的食物,简单的咖喱配饭;几乎每天晚上每隔一个小时就押你出去盘问,来来去去就是重复同样的问题,故意不让你睡觉,让你精神崩溃。为什么同样是内安法令扣留者,待遇却有天渊之别?

第三个疑问:在过了60天的单独囚禁期过后,为什么执政党的被扣者绝大多数获得释放,只有反对党、董教总和华社人士大部分被马哈迪亲自签署扣留令,被押送到太平甘文丁扣留营继续囚禁?

当年被扣留的马青署理总团长陈思源回忆说,当时其中一位盘问官曾经很坦白的告诉他:“我们需要从每个执政党中挑选至少一位代表,将他们送进甘文丁;这样才能显示我们公平对待所有人;而你就是最适合的代表。”

结果陈思源成为马华被扣者当中,唯一在单独扣留60天期满后,被送往甘文丁继续扣押的“马华代表”。这不是做戏,是什么?

陈思源是马华里面比较有良知的年轻领袖。针对恶名昭彰的内安法令,他说:任何人如果被不公平或错误的扣留,而《内安法令》又不允许公开审讯,也不允许受害者进行抗辩,那要如何说出事实?如何为自己鸣冤?

另外,还有一名被逮捕人士是一名信奉基督教的马来妇女,名字叫做希尔米诺。她被逮捕的原因是,身为马来人却信奉基督教!在大马联邦法令条文中指出,马来人应该信奉回教、说马来语及学习马来文化。但是,内安法令一向只用来对付破坏国家和平的恐怖分子;用内安法令逮捕反对党和董教总人士,基本上就已经不对;现在还被用来对付改信基督教的马来妇女!很明显的,内安法令已经被马哈迪滥用,这是绝对滥权和独裁专制!

舆论形容,这是马哈迪首相确立其“强人政治”的标志。他的强人标志,是牺牲全国人民,尤其是华社族群的利益和权益而树立起来的。“茅草行动”就是马哈迪充分利用华教问题,刻意挑起马来族群和华人族群之间的尖锐对抗;从两大民族之间的矛盾来谋取他个人最大的政治利益。

这种行为,非常接近古三国时期,曹操那句流传千古的名言:“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从个人的奋斗过程来看,如何从一个亡命之徒变成后来的政治枭雄,马哈迪和曹操之间,颇有相似之处。

3人在“茅草行动”中获得最大利益

我们现在来清算一下,在“茅草行动”之中,获得最大利益的人是谁?

当然,第一个就是马哈迪。他因此而巩固了他在巫统党内的强人地位,真正达到了只手遮天的境界。

第二个,是纳吉。因为在巫统党选中,最后一分钟倒戈支持马哈迪,他因而得罪不少B队的领袖。但是“茅草行动”里他落力的表演,无所不用其极的大量施展煽动功夫,最后协助马哈迪成功进行大逮捕,功劳很大。从此他在党内平步青云,20多年后的今天,成为首相。

第三个,是莫哈默拉末Mohamed Rahmat。觉得有点意外?其实,他绝对是其中一个最大的受益者。当年他在老马上台之后,一度被边缘化,1982年还被派去印尼担任大使。1987年,由于在党争中力挺马哈迪的A队,结果押中积宝Jackpot,政治前途咸鱼翻生;在内阁改组中受委为新闻部长。

接着,他凭借在“茅草行动”中非常出色的演出而进一步得到马哈迪信任和重用,一直担任新闻部长,兼任巫统总秘书,直到1999年退休。而在“茅草行动”中,得到最艰苦心志磨练的人,是谁?或许你不会想到。这个人,就是——林冠英!

这里特别提起林冠英,是因为要告诉大家,他在扣留营里的铁汉风格表现。根据后来陆续被释放的行动党领袖当时的描绘,林冠英在面对盘问官不断重复骚扰、重复精神轰炸、重复盘问同样的话题的时候,不但没有崩溃,还表现出铁一般的意志力。

他不但大声回呛盘问官,有一次甚至在面对狱卒的无理欺负时,虽然手上戴着手铐;他还奋力举起椅子,准备跟狱卒对着干!最后反而是狱卒被吓得不敢造次!这件事,当年在甘文丁扣留营内轰传,人人都对林冠英另眼相看!连那些原本以为外表文弱的林冠英好欺负的狱卒,以后见到他都不敢在招惹他。

成为内安法令扣留犯,对林冠英是很好的体验和磨练,让他更清楚的体会到政治局势的黑暗面和不公不义的一面。对于他几年后再次因为为未成年少女申冤而冲撞到马六甲州首席部长,最后被恶势力打压而再次坐牢;在心志上已经完全可以承受冲击。永远不向恶势力低头的林冠英,终于在2008年的308大选中吐气扬眉,率领民联大军,一举拿下槟州执政权,成为槟州首席部长。

3年多以来,他的政绩标青;虽然不断受到巫统背后撑腰的反对势力的破坏,但是他始终没有被击倒,反而经常谈笑用兵。林冠英的表现,使他成为槟州选民的偶像;如无意外,民联槟州执政权在来届大选应该是稳若泰山;国阵短期内撼动不了。

在“茅草行动”中,受害最大的是谁?

最后,在“茅草行动”中,受害最大的是谁?

第一个受害者,当然就是华文教育。

第二个受害者,是国家的民主制度。

第三个,也是最大的受害者,是印刷媒体。

当年被吊销出版准证的国文《祖国报》(Watan);英文《星报》(The Star)和中文《星洲日报》,经历过这段苦难日子以后,各自的发展不尽相同。尤其中文报界,因为这次事件之后,出现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报界的版图从此洗牌!

今天就讲到这里。明天的《茅草行动最终章:马哈迪对印刷媒体的致命打击》再跟大家开讲。

谢谢!祝大家晚安。

......................................................................................................................................................................................

最终章:马哈迪对印刷媒体的致命打击


今天早上,有正义之声的管理员向我反映,说我在昨晚讲述被扣留的受害者之中,为何可以突出林冠英的硬汉表现,而没有叙述其他人?

我想在这里说明一下,我跟林冠英没有私交,他也不认识我。我只是因为知道他当时是所有受害者中,最敢向当权者呛声,甚至不顾一切准备牺牲生命来跟当权者对着干的一个。我特别提起林冠英,只是想告诉大家有关当时发生在甘文丁扣留营里面的事,没有要刻意吹捧他的意思。

当年在扣留营里,表现得很有风骨傲气,不屈不挠的,还有董总主席林晃升先生,教总主席沈慕羽局紳,国会反对党领袖林吉祥,卡巴星,柯嘉逊等人。这些人因为坚持信念不肯屈服,所以被关押最久,是最后一批被释放的受害者。

根据记录,1987年10月27日展开的“茅草行动”,所逮捕的119人当中,属于执政党的被捕者,最早是在关押数日后就获释。按照内安法令的条文,任何在内安法令下被捕者,可以在无需任何理由之下被扣留60天,一旦60天期满,如果当局认为被捕者必须继续被关押,则必须由内张部长签署拘留令。当年的内政部长,就是马哈迪(下图)

是当年的内政部长马哈迪亲自签署扣留令

是马哈迪亲自签署扣留令的,今天他却还在为自己辩护说”茅草行动”跟他无关!当年60天扣留期满,119人当中已经有超过一大半获释;只剩下49人被马哈迪指示,移送到太平甘文丁扣留营继续扣留。

这47人当中,单单是行动党的国州议员就多达7人,他们包括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卡巴星、陈胜尧、刘德琦、V大卫和P巴都。还有“华教4君子”林晃升、沈慕羽、庄迪君和柯嘉逊。他们都是因为不肯妥协,坚持原则而被继续关押的。

当年“茅草行动”大逮捕之后,几乎所有受害者都获得盘问官献议:只要愿意签署一份认错悔过书,承认自己犯了破坏国家和平安宁罪;并且诚心向政府和国家道歉,他们就可以马上获释。执政党的被扣者,当然愿意签署—-反正只是配合做戏罢了。


反对党阵营和社会运动的被扣人士,一些因为受不住当局的酷刑。比如每天24小时轮番盘问不让睡觉、不让外界亲友接触,完全与世隔绝,关在一个不见天日的斗室里,不让洗澡换衣服,让你每天忍受着无边的寂寞孤独,让你度日如年,强烈感受到仿佛被这个世界抛弃........等等。

一些更特地被安排从晚上被间歇盘问到天亮........种种手段,足以令意志力不足的受害者崩溃、甚至精神错乱。因为承受不了这些种种的压力折磨,一些反对党人士,如森州的火箭强人胡雪邦,就是其中一个向当局投降,签下悔过书的受害者。

胡雪邦很快被释放,但是之后他选择迅速淡出政坛,不再谈论政治。而态度强硬的林吉祥父子,陈胜尧、卡巴星、刘德琦,和华教4君子;因为坚持自己没有错,认定这是当局刻意安排的一种政治迫害;因此拒绝签署悔过书。因此他们就被继续关押在太平甘文丁扣留营。

按照内安法令规定,由内政部长签发的扣留令,每一次扣留期为两年。两年届满,必须再次由内政部长签发新的扣留令,才能继续将受害者扣押。而”茅草行动”的所有受害者,没有一个被扣留满两年。

林晃升、沈慕羽、庄迪君、柯嘉逊、卡巴星、刘德琦、陈胜尧、V大卫和P巴都,是在1988年6月陆续获得无条件释放。最迟获得无条件释放的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是在1989年4月获释;总共被扣18个月。

指被扣者威胁国家安全,根本是谎言

“无条件获释”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们本来就是无罪的!

正如林吉祥后来在他的部落格写道:”茅草行动”的结局就是:纵火者逍遥法外,救火者成代罪羔羊!他说:我们之所以被扣留,因为我们被视为对国家安全和马哈迪领导的国阵政府构成严重威胁。

“但是,全世界都知道,我们队国家安全毫无威胁!我们之中,没有任何一人在扣留令下被扣留足两年。这证明说我们威胁国家安全,根本就是谎言。”林吉祥说。

林吉祥说过,当他获释后不久见到马哈迪,他曾经质问老马,为什么那些真正导致国家安全局势恶化的罪魁祸首获得逍遥法外,没有一个被扣留时,马哈迪这样回答:不能怪罪他们,因为他们是被挑衅后才采取相关的行动。

国父东姑阿都拉曼说的没错,他说;马哈迪通过茅草行动的大逮捕,已经将马来西亚变成一个警察国。政府越是诉诸内安法令扣留异议分子,越显示掌政者和警队具有警察国心态。

平心而论,华社对于教育部不公平的举措表达不满,到底威胁到马来社会什么地方?马来人的特权和语文地位根本不受影响!因此,导致当时局势紧张的责任确实是在巫统,与其他政党和华教团体无关。

茅草行动过后,马哈迪的权力迅速膨胀,标志着强人时代的来临。而当年被老马利用的马华,在国阵内的影响力却一落千丈。当年那个能够与华社站在一起的马华公会,今天在国阵的地位已经大不如前,与巫统从盟友的关系已经大幅度降为“主仆关系”。

华社一般相信,如果今天再度发生类似当年威胁华教的危机,马华公会显然不会再像当年一样站在前线捍卫华教。更糟糕的是,大家更相信今天的马华,面对危机的方式,就是习惯性的以“协商精神”消解华社民间的战斗力,把一些可怜的“协商成果”夸大成为华社必须万分感激的“收获”。

同时会把真正基于民主人权原则的抗争,污蔑诋毁为“玩弄政治的反对党伎俩”;或者说成是“少数人的观点”。于是大马华社权益和华教前景,在马华的“协商精神”之下,变成“削伤,削伤,越削越伤”!

“茅草行动”发生后,马哈迪更加严厉管制所有的法令。1988年,马哈迪修改《印刷及出版法令》,对印刷公司和出版商实施更严厉的管理;规定他们每年必须更新印刷执照。若印刷执照被吊销,将不得以法律途径上诉法庭。还有,如果出版商和印刷商出版假新闻,将会面对监禁不超过3年的惩罚。

接着,马哈迪制定一项全新的《官方机密法令》(Official Secret Act,简称OSA)。任何人如果泄露属于官方机密法令保护下的文件资料,包括贪污滥权的证据,只要是被列为官方机密文件,任何人如果谈论、泄密,都会被OSA对付。

因此,《官方机密法令》和《内部安全法令》、《煽动法令》,加上如今的《和平集会法令》,已经被法律界称为“马来西亚4大恶法”。

对付《祖国报》、《星报》和《星洲日报》

最后要谈的是,茅草行动也是政府对印刷媒体的全面打压。

当年同时受到对付的三大语文报章,分别是马来文《祖国报》(Watan)、英文《星报》(The Star)和中文《星洲日报》。

先说马来文的《祖国报》。《祖国报》是80年代市面上广受欢迎的一份小报。素以敢于报导其他报纸所没有的政坛内幕消息而受人称道。1987年的时候,《祖国报》以三日刊的方式出版,每期发行量高达7万份,每份售价RM0.80。销量甚至比马来前锋报(Utusan)还高!

《祖国报》的出版商是位于吉隆坡敦伊斯迈花园的Karangkraf集团。在当时,它的报导方针秉持中立,不偏向政府也不偏向反对党,只积极报导他们认为真确的内幕消息。1987年华教事件发生时,《祖国报》积极报导两个国阵成员党巫统和马华之间的政治角力。当年在《祖国报》担任记者的山苏里罗斯兰回忆说:当时巫统与马华出现政治角力,马华获得反对党的支持。

巫统则在Kg.Baru的Raja Muda路体育场举行马来人大集会,种族冲突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中南区的华人商店纷纷关门走避,似乎都有预感,类似5•13的种族冲突事件即将再次发生。

他说:当时《祖国报》虽然尽量保持中立,但是却引起朝野双方不满。巫统最高理事会曾经建议吊销《祖国报》出版准证;而反对党也指责《祖国报》挑拨离间。虽然巫统领袖,包括纳吉,曾经向《祖国报》保证他们能够继续自由报导而不会被关闭,但是最后却还是被吊销出版准证。

山苏里说:在《祖国报》被关闭的事件中,再一次印证了政治领袖言而无信。他们信誓旦旦保证不会对付《祖国报》,但是才过不久,《祖国报》就被关闭,这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他说:他认为《祖国报》是被巫统领袖欺骗了!政府在关闭报馆之前,也没有给予任何事先警告。山苏里感到非常不满的是,那些挑起课题制造冲突的政治领袖,如李金狮和纳吉,在茅草行动期间,竟然逃到国外避难!

“因此我相信是有人在幕后策划整个事件,我也觉得李金狮似乎是受到默许来挑战马来人的特权。”山苏里说。他认为真正犯错的人应该受到惩罚,而不是只对付无辜的人士。身为马来人,他也无法了解,为何回教党没有涉及当时的政治纠纷,该党的两名领袖莫哈末沙布和玛夫兹却也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

几个月后,《祖国报》重新获得解禁出版,但是内容受到很大的限制,再也无法畅所欲言。尤其对政府完全不能有批评的字眼出现。因此《祖国报》原有的支持者大失所望,读者人数越来越少,销量日益萎缩,最后终于在马来报摊上消失。后来另一份由回教党出版的党报《哈拉卡》(Harakah),由于敢讲敢写,极受民众欢迎。不过,这是题外话了。

至于同样被查禁的英文《星报》,在当年是一份刚刚由槟城搬迁到吉隆坡,由马华持有控制性股权的小报。1982年的时候,星报曾经因为报导过《回教堂清晨祷告声音扰人清梦》的文章而一度受到当局恫言吊销准证。

后来是在担任星报集团主席的国父东姑阿都拉曼连续写了几篇赞扬回教教义的专题文章之后,才获得网开一面。但是当年负责有关新闻的记者、编辑和编辑主任都被革职或调职。1987年,马哈迪为了表示公平,决定三种语文报章各自挑选一份来开刀。

马来文报章已经挑中《祖国报》。英文报章呢?

当时的英文报两大主流,就是《星报》和《新海峡时报》(New Straits Times)。两家报纸的发行量势均力敌。《新海峡时报》是巫统投资臂膀直接控制,算是自己的报章,没有理由拿自己的报章来当替死鬼的。那么,只有《星报》了。《星报》当时最大股东就是马华。

在马哈迪眼中,反正是马华的,又不是巫统的,再加上“茅草行动”展开的第一天,《星报》天天以显着版位报导来龙去脉,非常公正。因此,老马认为拿它开刀,没关系。结果星报遭遇了创刊以来最惨重的“报难”。

10月28日当天下午就收到了出版准证被吊销的通知;停刊了足足5个月,才恢复出版。但是恢复准证的《星报》,已经完全变了样。不但集团主席国父东姑阿都拉曼必须辞职,编辑部也改头换面,所有新闻必须先由当局派来监督的官员过目,确定没有问题之后才能出街。言论自由的空间已经被极大的压缩。

最后,是《星洲日报》。

当年的大马中文报市场,以《南洋商报》为第一大报。《星洲日报》的销量,跟《南洋商报》有一定的差距。《星洲日报》的创办人,是《虎标万金油》老板胡文虎、胡文豹兄弟。历经两代,80年代掌舵人是胡文虎女儿胡仙。80年代初期,胡仙将大马《星洲日报》控制性股权转手卖给槟城殷商林庆金。

林庆金将报馆管理权交给儿子管理。他的儿子却是一名不折不扣的二世祖,只会花钱不会赚钱。据说林公子80年代中期最喜欢出入夜总会,还有过跟朋友斗阔气,以面值100元的Agong头钞票来点烟的记录。当钱挥霍完了,就到《星洲日报》会计部支领。如此败家,让原本就面对周转不灵的《星洲日报》,面对更严重的经济困境。

最后,《星洲日报》的债务终于崩溃,报馆业务被债券银行——合众银行(UMBC)援引所签订的信贷合约条款接管。而当时有别与《南洋商报》以商为主,以文化教育为主轴的《星洲日报》,给人的印象是比较中立和敢怒敢言,在舆论上比较敢为华社发言。相信这个就是马哈迪选中《星洲日报》作为开刀的对象的最主要原因。

在报馆被吊销出版准证后,报馆高层认为这只是短暂性而已,政府迟早会重新发出准证,因此银行接管人也不敢贸贸然将《星洲日报》关门大吉,但是停刊的日子却过得非常艰难。《星洲日报》被停刊后,员工感到非常紧张。本来报馆的经济情况已经很糟糕,出粮也不准时,高层人员的薪水也被拖延。如今再被停刊,大家就惊慌失措。

停刊的首两个月,接管人照样发出薪水给员工。但是,第三个月开始就逐步减少到一半。在最后一个月即3月份时,只减少至四分之一。在《星洲日报》停刊期间,报馆高层曾经找过多名著名商家洽谈,以便购买该报,包括已故林梧桐和郭鹤年。但是这些商业大亨都不愿牵涉在媒体行业。

最后,由前商联会总会长黄文彬推荐同样来自砂拉越的木材大亨张晓卿,后者最终同意收购《星洲日报》。内政部於1988年3月底重新发出准证予3家报馆,但是《星洲日报》并没有像《星报》般立即复刊,因为张晓卿与银行之间的买卖交易还没完成。

等买卖交易完成后,他还要处理员工的问题。因此,《星洲日报》拖到4月8日才复刊,比《星报》迟了整10天。但是,“茅草行动”也同时改变了中文报业原本的生态。因为在“茅草行动”之前,中文报业是由《南洋商报》一枝独秀,《中国报》也趁着《星洲日报》停刊期间重新出发。

但是在“茅草行动”遭到对付的《星洲日报》却塞翁失马,获得华社普遍上的同情,加上报馆在易主后重新振作,这导致该报在短短两、三年内,就超越了过后接二连三爆发内部问题的《南洋商报》,形成了张晓卿崛起成为马来西亚报业大亨的契机。

因此报界中人普遍认为,中文媒体在“茅草行动”中的最大得益者,其实是张晓卿。如果没有“茅草行动”,或许张晓卿也不会进入报界。今天的中文报形势,可能也不一样。

我国今日的新闻界已经是一池死水

“茅草行动”发生后,所有报馆的老板都心惊胆战,此事对报馆业主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心理影响。可以这么说,经过“茅草行动”的冲击,中文报章已不再真正替华社讲话,其水平慢慢的滑落下来。亲眼见证本地报业兴衰过程的报人都认为,今日的新闻界已经是一池死水。

虽然,国内拥有很多外在的限制性法令,限制了媒体的言论自由;但是新闻从业员本身也在堕落,尤其是在报馆高层。“茅草行动”对大马印刷媒体造成的伤害,绝对是致命的。

什么时候,大马的新闻媒体才能找回一片自由的蓝天?

《茅草行动——你不知道的真相》全文完。

Saturday, 14 October 2017

民间组织联办"茅草行动卅周年活动" 邀请马哈迪、韩聂夫出席29日论坛 【10月15日更新:参考材料<茅草行动证据确凿, 老马才是幕后黑手!>】

民间组织联办"茅草行动卅周年活动"
邀请马哈迪、 韩聂夫出席29日论坛 

原标题:趁“茅草行动”卅周年,民间组织邀马哈迪对话

作者 / 来源:黄凯荟 /《当今大马》
malaysiakini.com/news/398216

发表于 2017年10月13日下午1点5分 更新于同日晚上9点49分

【10月15日更新:参考材料 <茅草行动证据确凿, 老马才是幕后黑手!>】


本月27日将是茅草行动30周年,民间组织今日宣布将举办一系列活动,铭记历史。其中一场活动是公开论坛,已邀请前首相马哈迪等出席。

人民之声、赵明福民主基金会、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及隆雪华青召开联合记者会宣布,将在10月28与29日联办“茅草行动30周年系列活动”,届时将有资料图片展、讲座、论坛和受难者家属分享会。

论坛定于10月29日晚上8点半举行,并邀请受难者与学者前来分享,以不同立场与角度回忆与叙述茅草行动的历史。此外,主办方也邀请时任首相兼内政部长的马哈迪出席,以让茅草行动历史有更多元的叙事。

论坛特为马哈迪能出席而改期

人民之声执行主任斯文(Sevan Doraisamy)在记者会上表示,主办方原定于10月28日举办论坛,惟马哈迪以已答应槟城的茅草行动讲座为由拒绝。

因此,主办方决定将论坛展延至10月29日,并重新致函邀请马哈迪。


“我们曾致函马哈迪,但他已答应出席槟城的茅草行动纪念活动,因此无法前来。于是我们将论坛改至29日,并将重新写信邀请他,希望他能参与这场论坛。”

“我们也邀请了当年的全国总警长韩聂夫奥马,但他目前也尚未答复。”

其他受邀出席的论坛主讲人包括社会主义党主席纳西尔、人民之声顾问柯嘉逊、诚信党全国主席莫哈末沙布、雪州妇女之友协会顾问艾琳夏维尔(Irene Xavier)与学者林青青(Theresa Lim Chin Chin)。

此外,上述组织也将在10月28日下午2点半举行一场受难者家属分享会,并将推介一本由受难者及家属撰写的新书。惟主办方暂不透露作者与书名。

不能遗忘“茅草行动”的历史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主席廖国华指出,此活动目的是让年轻一辈了解茅草行动的历史。

他也强调,即使有人已经可以原谅,但历史不能被遗忘。

“这项活动是要提醒善忘的人,以及告诉年轻一辈关于茅草行动的历史,并铭记当时发生的事。”

“即使有部分的人已经原谅,但不代表历史应该被遗忘。”

人民之声协调员阿米尔(Amir Abdul Hadi)也澄清,邀请马哈迪并非要抨击马哈迪,仅是为不同立场的历史叙事提供对话交流空间。

“我们绝非要抨击他,我们只是希望能够听听他的立场,想要了解什么原因使他当年做出大逮捕的决定。”

沙末赛益担忧茅草行动或重演

国家文学家沙末赛益(A Samad Said)则担忧,类似茅草行动的大逮捕可能会重演。

“我认为茅草行动可能换个名字历史重演,而且现在有此征兆。”

沙末赛益称,明日在八打灵再也大操场举行的爱国锄盗集会,就有可能酿成大逮捕行动历史重演。

“明日希盟将在八打灵再也大操场集会,希盟署理主席莫哈末沙布坚持不更换场地,但警方却坚持禁止,这仿佛是一个征兆。”

“我们不希望这段历史重演,因此我们要提醒政府切勿乖离民主正道,也提醒年轻人记住这段历史。”

斯文促废除尚存未审先扣法令

人民之声执行主任斯文也指出,虽然茅草行动所使用的内安法令已废除,但国内仍有诸多恶法尚存,未审讯扣留的问题依然存在。

“大马目前仍有废除防范罪案法令(POCA)、防恐法令(POTA)、国安法令(SOSMA)和国家安全理事会法令等允许未审讯扣留的法律,这些法令都应该被废除。”

“若警方有充足的证据,请直接依循正常司法途径起诉他们,不该用未审讯先扣留的方式来打压异议。”

“茅草行动”是马哈迪任内的大逮捕

1987年10月27日,政府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援引内安法令展开大规模逮捕,扣押107名朝野政党领袖、华教人士、环保分子、社运分子、宗教人士,并勒令英文报《星报》、中文报《星洲日报》及马来文报《祖国日报》停刊,为大马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之一。

事由1987年间,华社抗议政府派遣不谙华文教师担任华小高职,华裔朝野政党在吉隆坡天后宫举行抗议,部分学校也举行罢课抗议。巫青团随后也举行大集会反制。正当局势紧张之际,吉隆坡秋杰地区(Chow Kit),有一名逃兵乱枪击毙数人,引起社会骚动。

当时是马哈迪担任首相,就以种族关系紧张为由,展开“茅草行动”大逮捕。

官方说法是华小高职事件引发族群关系紧张,导致政府必须介入控制局势。不过,批评者质疑,马哈迪是为了转移巫统党争的视线。当年4月巫统党选,马哈迪只以微差票数击败前贸工部部长东姑拉沙里领导的B队。B队更在较后兴讼,导致巫统被判非法。

在茅草行动后,社运人士发起声援运动,抗议大逮捕,并于1989年创立人民之声(SUARAM)人权组织,推动废除内安法令。

马哈迪从未针对此事表达歉意

茅草行动中大部分拘留者在2个月内获释,而《星报》、《星洲日报》和《祖国报》也在1988年3月、1988年4月以及1993年复刊。虽然如此,批评者认为,茅草行动带来的白色恐怖,已对大马民主与媒体自由造成不可磨灭的伤害。

当年在朝的安华也被认为是茅草行动的共犯,而安华已在2007年依约补选期间,因马华穷追猛打后公开为当年 “华小高职事件”认错。至于当年掌政的首相马哈迪,现在已转为在野联盟的领导,但他却从未针对此事表达歉意。


[《人民之友》编者附加参考资料]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暨振林山区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4年2月16日(星期日),在吉隆坡所发表的声明——

茅草行动证据确凿, 老马才是幕后黑手!

facebook.com/DAPMalaysia.zh/photos/a.306020099462996.73367.305979609467045/688489991216003/?type=3&theater


Sunday, 1 October 2017

砂拉越文史学者田英成 谈砂拉越左翼运动历史

砂拉越文史学者田英成
谈砂拉越左翼运动历史

作者/来源:田英成、陈韵/定海桥互助社(中国)

现年77岁的田英成在上海定海桥会所讲述砂拉越左翼运动历史

现居砂拉越美里的资深报人、文史学者田英成去年中国之行,到了上海,应当地一个名为“定海桥互助社”学术团体的邀请,在2016年4月29日晚上19:00-21:30,在定海桥互助社一楼(地点在上海杨浦区定海港路252号),作了一项关于砂拉越左翼运动历史的访谈,并回答访问者和与会者在访谈之后提出的许多相关问题。

定海桥网站今年初贴出上述访谈和答问的文稿时,主持陈韵作了如下说明:

  • “本文是根据定海谈032田英成先生在定海桥互助社的讲述整理而成,亦为今晚7点(2017年1月4日)《赤道雨》(The Red Rain on the Equator)放映和导演连线的参考阅读。感谢梁捷和田先生本人对本文的修订。
  • 田先生作为马来西亚的老报人,他的话语和为人的风采给我们留下很深的印象。他仍然坚持经常来中国考察和走访,身体健硕、热情好奇。这次来上海还请梁捷陪同他去参观了龙华烈士陵园,购买了大量大陆出版的书籍,请我们帮忙寄回吉隆坡。参访结束后,田先生来电问候,令人感动。我们希望同前辈的关系能在这次活动之后不断绵延,成为我们学习和激励的榜样。”
以下是《定海桥》贴出的田英成谈砂拉越左翼运动历史的专访文章和交流答问的全部内容——

陈韵:我和梁捷一起发起和组织“定海谈”系列。第一次活动是在去年7月底,到今天田先生来已经第32次了,而田先生是讲者中年纪最大的一位,从来没有一位1940年代出生的老先生来过定海桥,我们感到非常荣幸。

田英成:我生于1940年,比你们大了很多。我的祖先就很早就到了砂拉越。祖上曾经挣过很多钱,但是到我这一代就很贫穷了。其实也不算贫穷,就是早年那种辉煌的日子已经过去。在砂拉越,早年没有多少华人。比较早去的像王长水,就是王其辉(音)的祖父那些人,赚了很多钱。还比如潮州人刘建发,我的祖上田考等,这些都是很早在那边开采金矿从而发迹的,传到我已经第五、六代人了。今天我就结合自己的见闻简单讲讲砂拉越的历史。

我自己不必再多说了,主要说历史。我今天来也没有什么准备。因为那天陈韵和我提起,说老师你可不可以来谈一谈砂拉越。这个题目我太熟悉了,就不需要资料准备了。老头头脑肯定也老化了,但大多数东西还记得清楚,年代什么大概也还可以。砂拉越历史的开端是这样的。过去砂拉越属于文莱王国,在1840年之前完全属于文莱。后来因为我们砂拉越地区与文莱苏丹在那边有战争,很多

年都不能平息。文莱的苏丹就说,谁能平息石隆门那个地区,我就把土地割给他。那个时候布鲁克来了,一个英国人就把叛乱平息了。平息以后,文莱苏丹就把那块土地,从现在的石隆门一直到古晋,靠近印尼地区的这片土地割给布鲁克统治。从那个时候起,布鲁克的统治权在砂拉越逐渐形成了。

但是砂拉越这片土地一直延续到1905年才有现在这样的面积。因为开始的时候,地域是从砂拉越一直延续到成邦江,到诗巫、拉让江那一带,再到美里那一带,最后到林梦、老越,老越是到1905年才给布鲁克统治,那是第二代拉惹。砂拉越现在的土地面积和马来半岛几乎相等,资源则更丰富。马来半岛资源不能和砂拉越比,可砂拉越现在却变成马来半岛的殖民地。

砂拉越人最近一两年一直有追求砂拉越自主权的运动,寻求经济独立,需求政治多一点权益。最近在大选,这个自主权运动能不能成功就看以后的力量。但是我认为整个砂拉越独立的可能性不大,要经过艰苦的奋斗和抗争。有人和我讨论独立的可能性,我说我现在老了,就是听听。

砂拉越历史概述就是从1840到现在的历史,两百年时间还不到,最终形成了现在这个局面。砂拉越经过布鲁克家族105年统治,就是从1840到1945年;日本人是1941入侵到1945年离开,所以前后日本人在砂拉越统治3年8个月;布鲁克105年,日本3年8个月,最后砂拉越却变成英国的殖民地。1945年之后,日本投降,砂拉越直接沦为英国的殖民地。从布鲁克的统治,到日本人的统治,到英国殖民地,再到马来西亚1963年9月16日成立,也算是一个新的朝代。这就是砂拉越的历史概述。

梁捷:1945年才真正变成英国殖民地。

田英成:对,以前是英国的保护国。

陈韵:布鲁克是一个王朝吗?

梁捷:是一个王朝。

田英成:他自己拥有这个土地,拥有军队,拥有一个国家所需要的各个方面,拥有货币,所以它是一个完整的王朝。

梁捷:一个英国船长传了三代的传奇经历。

田英成:从文莱苏丹的土地割让给砂拉越,到现在不过一百多年多年。以前人口不多,加入马来西亚的时候大概不到一百万,现在两百多万。土地面积却和马来半岛差不多一样大,资源相当丰富。

陈韵:土地面积相当于哪几个地方加起来?

田英成:福建或广东这样。马来西亚现在总人口两千多万,包括砂拉越和沙巴。马来半岛现在大概约两千万,砂拉越和沙巴人口很少。所以现在先把历史概述讲完,等下大家讨论时再提一提。

先来看看布鲁克百年统治时期的华人移民。在布鲁克统治的时代,砂拉越地区的族群主要是伊班人(IBAN),就是土著人。伊班人分两种,一种是海达雅,一种是陆达雅。马来人倒不多,马来人主要集中在靠海的那些地方。黄种人大概从1840年前就有人过来。因为那个时候印尼地区有个兰芳共和国,后来被荷兰消灭掉,很多兰芳共和国遗众就跑到石隆门来。那时候大概在1830年前后,石隆门已经聚集4000余个华人。1857年,石隆门曾经发生过华工事变,很多华人又逃回印尼去,不少华人则被杀掉。

梁捷:华人造反,从石隆门攻占古晋。布鲁克趁乱逃走。然后布鲁克带领军队反攻,把古晋和石隆门夺回了,屠杀了华人3000人以上。

田英成:布鲁克当时背后有英国支持。石隆门事件爆发的时候,造反的主要是客家人。那边的矿工多,有一个领袖叫刘善邦。现在不知道当时真的有没有这个人,还在考据,到中国寻找他的遗迹也找不到。有人说刘善邦是一个虚构的人物,这还值得进一步研究。

梁捷:砂拉越有刘善邦庙,有刘善邦墓。

田英成:有一个学者批评说刘善邦是虚构的。那个学者到石隆门去,客家人把他围起来要打死。大家骂他说你敢说没有刘善邦,我们这里还有一个旅游景点是刘善邦墓,那个年轻学者就道歉。不管怎样,布鲁克虽然镇压客家人,但他也需要华人的垦殖,稍后,就逐渐有华人到那边去了。

1898年,第一批来的华人还是客家人。移民有100多个人,移民到古晋去。最早到石隆门来还是以客家人为主,因为矿工很多是客家人。潮州人也有一点,但是主要是客家人。到1898之后,尤其是1901年福州人黄乃裳就带领了一千多个人来到砂拉越,到诗巫,那个时候福州人开始多起来。其实诗巫那个土地是沼泽地,并不适合耕种。黄乃裳怎么寻找那个土地也不知道。黄乃裳是和维新运动有关的人物,所以他的目的是想寻找一块土地供后人可以到海外垦殖。福州人就来了一千多个。现在福州人是砂拉越人口最多的族群。本来以为客家人最多,但是现在统计结果是福州人最多。以前的统计也可能不确实。因为在诗巫,在拉让江流域,每个人都会讲福州话。做调查的时候,只要你会讲福州话就没问题。那里福州人和客家人可能差不多相等。

1960年代的时候,砂拉越发生过一场战乱,福州人就躲到深山里,所以那个时候的统计可能也不准确。70年代开始,福州人比客家人多了一两千人,现在恐怕多了几千人了。福州人现在砂拉越是掌握经济实力的人,因为他们从事了伐木业、银行业,很多行业都是他们掌控的。马来西亚旧式的报纸都掌控在福州人手上,比如《星洲日报》,《南洋商报》,包括砂拉越那边的报纸都是福州人的。砂拉越也有几份报纸,例如《诗华日报》,以前我过做主编。还有《星洲日报》(砂州版)、《联合日报》,都是由福州人控制。可以说福州人控制了马来西亚的报业。

1901年黄乃裳率领的福州人进去砂拉越,就给拉让江流域带来了发展。不过古晋那边主要还是闽南的福建人和潮州人。所以古晋市区那边你现在讲闽南话和潮州话还行得通,客家人主要在乡区那一带从事耕种。拉让江那边则讲福州话,如果你生活在拉让江流域那一带却不讲福州话是很辛苦的。你和福州年轻人讲话,必须带福州口音。“快要下雨了,我们去收衣服”,福州人说我们把衣服“烧起来”。

现在华人大概占了四分之一,因为伊班人人口占的比较多,接近45%。现在马来人口和华人差不多。马来人口本来比较少,但是马来人口现在因为生育快,华人不愿意生,所以马来人口和华人人口接近了。但总体还是伊班人占多数。如果说伊班人认为这个土地是我们的,如果认为这个土地该独立了,那就会形成这个独立力量。

伊班人到了马来半岛去,看到双峰塔,他说那个双峰塔是我们的资源来盖的。因为马来半岛没有什么特别的资源。都是用我们那边的石油造的。现在他们希望能够挽回20%的开采权,如果能有20%就是很多钱,砂拉越的发展就会好很多。

布鲁克百年统治时期的华人移民,从1840年之后开始,现在人口增进了很多。华人移民和早年的华侨都支持辛亥革命。汪精卫去过那边,后来砂拉越1908年成立了一个启明社。这个启明社发动和支持了辛亥革命。那个时候汪精卫还不是汉奸,有些题字是他写的。山东济南惨案等等事件,华侨都捐款,抗日战争是一个明显的例子。砂拉越有几百人参加滇缅公路的修造,那个时候跟着陈嘉庚来救国。华人做侨民的时候,基本上都很支持中国的各种运动,主要是反侵略运动。


国民党和共产党在1945年1946年之后逐渐加剧了对抗。砂拉越支持国民党的人和支持共产党的人也有这种倾向,就是互相制衡抗争,也有思想的抗争。日本1937年开始侵略,反抗侵略从1937持续到1945年。1931年九一八事变之后,已经有报章宣传抗日。那个时候我们办报纸还可以生存,比如古晋的《新闻日刊》,比如诗巫的《新闻日刊》,这些都是早年的知识分子办的。我自己写过一本书,引述了他们的诗歌和散文。那个时候面对日本侵略,华人华侨肯定会反抗侵略。


战后,左倾思想广泛传播,而战后砂拉越已经变成殖民地。殖民地有一个特征,就是没有自主权。砂拉越的华人也有这种思想,主要受到新加坡和马来半岛那边的影响。马共在1930年成立的,砂拉越那个时候也有抗日的组织,所以这种左倾思想逐渐传播,对于华人的思想都有相当的影响。

石隆门青年社成立周年及“五四”纪念庆祝会。(1947年5月4日)

1963年联合国调查团抵诗巫时,人民沿着机场路以示威表达反大马计划。
战后砂拉越的局势进一步加剧左倾思想传播。战后开始,就有一些左倾的报纸在那边出版,名叫《中华公报》,1946年古晋出版。《侨声报》在诗巫出版,这些报章都属于左倾报纸,对传播左倾的思想都有帮助。那个时候一些书本也逐渐传播过去,马共的一些领导人和砂共的一些领导人也涌现出来。但是那时候砂拉越的解放同盟还没有成立。但是马共的那些领导人已经影响到古晋,所以那个时候左倾思想就开始传播。新马的独立运动影响了砂拉越,从1950年开始,砂拉越的独立运动逐渐就有了规模。因为我们也是殖民地,反抗殖民地就形成一股浪潮。

到1951年,砂拉越古晋的中学就有罢课运动,最后赶走右派校长,是为了对抗殖民地政权。在1955、1956年的那个阶段,那个时候有一个很激烈的抗争运动。因为1953年砂拉越解放同盟(就是砂拉越共产党)成立了。砂拉越共产党的第一个领导人叫张荣任。这个人是砂拉越人,到新加坡去念英校,后来和马共接触了,他就回来砂拉越组织砂拉越解放同盟。砂拉越解放同盟在1953年成立,那个时候是萌芽时期。过后,张荣任就脱离了砂共,跑到印尼去,他就不再搞运动,把这个任务交给砂共后来的领袖叫文铭权。这个人还在北京,现在80多岁了。砂共成立有六个领导人,有文铭权他的太太王馥英,黄纪作,林和贵、林永伦和郭伟中。我大概讲一下,不必详细记录。

文铭权和王馥英他们夫妇现在还在北京,1965年回到中国。黄纪作后来领导1973年所谓斯里阿曼行动的总司令,黄纪作还在,也是80岁了,林和贵两年前过世了,林永伦也过世了。郭伟中很早就跑到沙巴去了,我不久前还在沙巴和他见了一面。现在谈起来已经成为往事,已经不谈了。作为一个失败的运动就不谈这些了。林和贵比较坚持,但是他也死掉了,黄纪作他还在,现在这个人有点懵懂了。

何君燦(中)与砂拉越解放同盟成员为牺牲战友设立纪念墙。
领导砂拉越斯里阿曼行动的主要是黄纪作,他是那个时候600多个人出来的。砂拉越解放同盟的成立跟后来执政党人民联合党的成立有相当关系。现在这个人民联合党还在,而且还是一个执政党,不过势力被削弱了很多。这个人民联合党是在的1959年6月4号成立。

陈韵:人民联合党是否只在砂拉越执政?

田英成:它在马来西亚也是执政党之一。人民联合党成立了,党纲就追求砂拉越的自主解放。我写的文章里面都很强调。在1970年的选举,三个政党都不能够独立执政,所以就变成了联合阵线执政,人民联合党就加入了那个时候的联合政府,1970年的7月7日成立了砂拉越执政党,那个时候叫联合政府。人民联合党那时候开始有一段时间很强,到了上世纪末开始衰弱。

1953年砂拉越解放同盟成立,这就是砂共。1959年6月4日人民联合党成立。这两个是可以结合在一起看,就是左翼运动真正在砂拉越展开。1953年砂共成立,1959年6月4日是人民联合党成立,左翼运动从地下转向地上,变成公开的政治运动,这个对砂拉越的影响很大,特别是对华人的社会影响非常大。

由于人民联合党成立了以后,掌控了很多华人选票,在很多选区都能战胜了。在1964年的选举中,几乎可以控制了砂拉越的政权,就差一票执政。因为那一票是被收买的,要不然人民联合已经执政了。1963年马来西亚成立,1964年人民联合党几乎已经可以掌控砂拉越。所以那个时候马来西亚政府非常害怕人民联合党。如果人民联合党掌控了砂拉越的政权,可能会摆脱了马来西亚,马来西亚政府和英国政府都很怕这一点。

1962年12月8日文莱发生一场政变,就是在文莱搞摆脱英国殖民地的独立运动,这个政变后来被英国政府通过澳洲兵镇压下去。这个运动不仅使得文莱后来变了,也很深刻地影响了砂拉越的左翼运动。以前砂拉越、北婆罗洲和马来半岛、沙巴政治联系是密切的。1962年那个时候英国政府就在砂拉越展开了大逮捕运动,很多左翼人士被逮捕。1962年的12月9日开始,大概一直到二十几号,总共50几个领导人被逮捕。那个时候我在香港。左翼人士的被逮捕,必然影响到左翼运动的展开。政治部的大逮捕运动,镇压这些左翼人士,把他们都关起来,在监牢里头,这些人加起来被关的年限有六千年,所以被逮捕的人大概是两千多人。

因为面对这种情景,砂共的领袖就决定发动武装斗争。我们长期坐以待毙,不如到印尼接受军事训练,拿起枪抗争。所以1962年底开始,主要还是在1963年初,有大批的砂共成员接受地下组织命令,到印尼参加军事训练。在1963、1964、1965那几年苏加诺统治印尼的时代,这个时期比较平和,对砂共的发展有很大的作用。

苏哈托政权则给砂共带来了很不利的影响。因为印共艾迪被打死了,砂共很多成员也处于危险状态。所以1965年底就不断的有砂共成员回到砂拉越丛林里来,从事武装斗争。这是一个很大的转变。1965年底开始逐渐有砂共成员进入砂拉越,因为他们接受训练之后也懂了军事操作。砂拉越有很多森林,他们就在森林从事做斗争。我自己有一本书叫《森林里的斗争》,当时在香港出版的。我那个时候写的草率,因为那个时候也没有资料,人又在香港。后来看到有很多的引述,包括日本人也在引述我那本书。其实后面很多地方我应该重写,但是可惜没有时间去写。

大批左翼人士被逮捕,以致于砂共成员只能转入地下,或者到印尼接受军事训练。对砂拉越的左翼人士做过统计,这些人主要是华人,有一两个马来人,有一些伊班人,但主要还是华人,对华人社会冲击最大。同时,马来西亚也开始了反马来西亚斗争。1963年马来西亚成立,英国人认为如果马来西亚没有把砂拉越拉进来,砂拉越一定有一天会落在共产党的手上,所以必须借用马来西亚的苏丹政权来控制砂拉越。1961年开始筹划,一直到1962年举行一个公开的公投。实际上那个公投是假的公投。砂拉越就在这种情况下加入马来西亚,等于被迫加入了马来西亚。

陈韵:何为假公投?

田英成:就是一个完全不公平的公投。因为华人基本上是反马来西亚的,伊班人是一半对一半,马来人支持马来西亚。那个时候没有绝对的政治力量去反抗,但是大家都反对马来西亚,华人是主要的力量。既然这样,就只能到森林做斗争。所以1962年文莱事变对砂拉越有很大冲击,砂拉越和马来西亚的反马来西亚斗争并肩作战,这个反马来西亚斗争坚持很久。到了1970年人民联合党成为执政党,也是延续这个斗争。现在讲反马来西亚的话,砂拉越还有这个思想,但是不可能形成当年的运动了。

我们这边有一些砂共成员,转进印尼接受军事训练,930政变之前去的。文铭权是在1962年被驱逐出境,他是砂共领导,1963年又从秘密通道到印尼去。930政变之前,他大概已经知道印尼可能要政变,所以要回中国去,一直到现在没有回砂拉越。他实际领导时间很短。这个人还在。年纪也不算大,应该是1932年出生的,现在是80多岁。这个人很沉默,相当有能力。

1969年,砂共返回森林斗争,1970年斯里阿曼和平行动。这个和平行动是对砂共一个很大的打击。因为从1969砂共回到砂拉越来,就不断的受到打击,被枪杀的成员很多。死的死,投诚的投诚。那个时候领导人就是黄纪作,认为如果这个样子下去,砂共成员被逮捕或者被枪毙的一定很多。打击针对华人社区,主要是农民,因为农民支持运动。砂共认为农民破产对华人很不利。后来人民联合党成为执政党,杨国斯认为我们砂共可以出来谈和,放下武器走出森林。所以1973年底这个和平谈判在成邦江举行,现在称为斯里阿曼和平行动。砂共就在那边和那个时候砂拉越的首席部长拉曼耶谷签署了和平协约(见下图)。过后有600多个人从各个地区走出来,砂共势力就衰弱下去了。


梁捷:是哪一年?

田英成:1974年。1973年和平协约签掉了,1974年他们就集体投诚了。泰共的一个领袖讲,砂共基本上是乌合之众。

陈韵:投诚这个词,我想知道在你们的语境里是什么意思?

梁捷:核心是交出武器。

田英成:我们讲“投诚”,表示你的诚心。交出武器走出森林。武器是当众埋葬。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中是非常少有,中共有没有这样的历史?这样的投诚法?

陈韵:个别人是有的,但是集体性的我不知道。

田英成:砂共投诚之后,这个势力就衰弱了,丛林里面还剩下100多个人还在抗争。这一百多个人到1990年也全部投诚。他们说马共的陈平都走出森林了,我们也投降。其实真的是打不下去,打下去也就是死人,也没有结果。1990年,最后一批50多个人全部出来了,游击队的战争就到此结束,也不再有了。过后这些人再也少谈左翼运动了。

1969年砂共返回森林斗争,1974年斯里阿曼和平行动,1990年与政府最后谈判,人民联合党的困境与参政。执政转变,这个我要稍微讲一下,因为人民联合党对砂拉越影响还是很大的。人民联合党的成立与砂共挂钩,它的成立有砂共在后面支持,搞民族运动才可能落实。联合党很早就很强大,那么多年在市区的选举都是胜利的。1970年之后,它参与执政,执政之后还是很受华人拥护。到1990年代开始,它逐渐被削弱。削弱的原因是因为那个时候的首席部长、现在的国家州元首的干预。州元首原来以前是砂拉越的首席部长,认为人民联合党可以和民主行动党合作,人民就不反对了,所以后来反对党就是民主行动党,民主行动党从1978年进入砂拉越。他让民主行动党进去主要是为了削弱人民联合党,当时人民联合党,控制了很多市区,后来党就直接被他削弱掉。所以选举的时候,从一个强大的政党到现在被削弱得很厉害。最近的选举还没有开始,5月7号投票,我看也不是很乐观。

现在人民联合党已经没有以前的政治目标,这也是一个问题。没有政治目标,你要带动人民支持你,有时候也很困难。以前我们斗争,反对马来西亚,而现在马来西亚是不能反的,所以现在只有追求砂拉越的自主权运动和人民联合党还多少有点挂钩。大家尽量争取能够取回砂拉越的经济自主,可以自己控制油田等等。移民本来就有自主权,我们争取的自主权包括经济、政治、移民的自主权,这些都包括在内。

陈韵:移民自主权现在是有的?

田英成:有,马来西亚成立的时候就给砂拉越和沙巴移民的自主权,沙巴有18个条款,砂拉越有20个条款,其中包括我们可以不让某些人进来,这就是移民自主权,主要是不给西马人大量进去。当然西马人也不会进入落后的地方。但砂拉越现在是非常平和的地方,很多西马人就想搬过去去住了。

田英成在完成访谈之后,回答访问者和与会者的许多提问。

问答讨论

梁捷:我有一个问题,我很关心砂共和马共之间的关系。

田英成:砂共和马共没有直接关系,领导人在印尼时期曾经有过来,实际上没有绝对关系。马共是在1930年成立,成立之后的总书记叫莱特,那个人是叛徒、出卖者。后来,陈平在1946年担任总书记。砂共是在1953年才成立。总书记张荣任和马共有过关系,但后来张荣任退出了,砂拉越的共产主义力量就比较薄弱了,和马共的联系不多。以前不像现在,信息不发达,所以联系并不多。不过中共还是支持砂共一点武器。

陈韵:我刚刚想问砂共同中共联系。

田英成:有,砂共和中共多少有一点联系,但是不会像马共和中共联系那么密切,马共在湖南还有个电台,中共给砂共资源供应不多。中国的医生曾经在森林里面帮助砂共。

陈韵:是中国大陆派过去的医生?

田英成:有,我们那边的人跟大陆来的医生学习大陆的针灸,尤其在印尼森林那个阶段。

听众甲:在毛泽东和苏联闹翻的时候,马共和砂共是站在中国这边还是站在苏联那边?就是马共和砂共在共产国际分裂,中国和苏联闹僵的时候,马共和砂共站在苏联那边还是中国这边?

田英成:中国这边,主要还是因为华人的血缘。而且他们接受的都是毛泽东思想,支持中共,不会支持苏联。但是当时也有争论。

听众甲:1949年之后,南洋的华人他们最后为什么都支持共产党了?

陈韵:前面说的古晋中华学校的罢课,和他们当时反对当时的校长。

田英成:南洋共产党主要是华人组成的,马来人很少,后来一些马来人的领导也出来了,他们对共产主义运动并不是很热烈。主要都是华人在支持中共。

听众甲:没有支持国民党吗?

田英成:支持国民党的人很少。后来很多年轻的学生到台湾念书有一点影响,但是他们只是读书,接受教育,并不是支持国民党。

听众甲:我觉得很奇怪,如果按照民族主义来说,国民党是更加民族主义,而共产党是更国际化的,如果华人搞的民族主义为什么不支持国民党呢?

田英成:这个可以探讨。

听众乙:抗日战争中间,这个期间南洋华人的组织都很支持国民党政府的。

田英成:那个时期共产党没有什么力量,军队主要掌控在国民党手上。比如说抗日战争时期,陈嘉庚那个时候还属于国民党人。但是他后来到云南去看了之后,他觉得国民党没有什么希望,觉得共产党有希望。

陈韵:追求自主权,这其实已经是在追求独立而不成的情况下退一步的诉求。但是这个诉求就现在砂拉越地区来讲,仍然是一种有力量的诉求。您怎么看待砂拉越从追求独立变为追求自主权?

田英成:砂拉越要通过流血革命夺回独立权,目前是完全不可能的,要通过经济发展可能也得很长时间,所以只有追求自主权。收回我们的自主权之后,经济强大一点,可能给砂拉越发展带来一些好处。追求自主权没有错。我们那边7月22日是砂拉越独立纪念日,以前从来没有过,去年才提出7月22日作为独立日。这表示人民同意我们曾经拥有过独立的日子,只是砂拉越被马来半岛强行拿去做殖民地了。

陈韵:7月22日是什么日子?

田英成:就是砂拉越殖民地政府离开砂拉越。1963年成立马来西亚之前有916,马来西亚先独立。而722是砂拉越独立的日子。所以我们有一个独立纪念日,现在可以公开谈论了。《内安法》现在已经不能对付这样的议论了。《内安法》最近这几年解除了,终于可以公开谈论独立日。

陈韵:能不能说在政治气候上,是在往一个更温和的方向在发展,但是又是有积极的可能性的一个方向?

梁捷:和东帝汶最大的差别是什么?或者独立诉求的背景。

田英成:因为砂拉越现在已经属于马来西亚了,在国际上也承认马来西亚,也承认砂拉越是它的土地。我们以前搞独立运动,也通过流血斗争的,现在放弃了,主要就争取自主权,强调我们的自主权力多一点。主要是争取经济权利,因为我们的经济资源大部分被马来西亚剥夺去了。

梁捷:所以砂拉越对马来西亚的政权认同性不多。

田英成:对,沙巴的土地也比较特殊一点。沙巴说是菲律宾的土地,争论很多。而砂拉越原本就是砂拉越人的砂拉越。砂拉越属于砂拉越人,人民联合党从1959年成立就追求这种独立运动,但是失败了。人民联合党现在有一批朋友希望重新搞回来,可大家都老了。

梁捷:年轻人现在怎么想?

田英成:有,现在搞的都是年轻人。

陈韵:您说的年轻人是多大?

田英成:二、三、四十岁的都有。

陈韵:他们的思想资源来自哪里?

田英成:他们的思想资源可能比较空洞。基本信念是,砂拉越还是我们砂拉越人的,但背后没有什么思想。你跟他们讲马克思主义什么都没有用。

陈韵:我还想问一个,现在砂拉越是不是仍然是四分之一华人,四分之一马来人,剩下的是一半的伊班人。

田英成:差不多。

陈韵:在现在的这个阶段,这几个族群之间的关系有没有发生变化?

田英成:马来半岛就很糟糕。砂拉越的华人和伊班人则是很和谐的,因为他们有宗教信仰,一般人主要是基督教,砂拉越人有很多是基督徒。现在很多伊班人到华人的学校读书,很多伊班人说华语,我自己也教过伊班人学生。

陈韵:他们把华语当外语学还是当成自己的语言学?

田英成:他们自己没有什么特别的文字。

陈韵:所以他们在文字方面确实会把中文作为像母语一样的。

田英成:可以的。

陈韵:包括在自己土地上使用的频率来讲也相当于是母语?

田英成:对。他们学华语、英语,马来语多用的是国语,但是国语他们逐渐的厌烦了。现在砂拉越很强调英语的学习,从中小学开始。砂拉越的大学则都讲英语。过去马来西亚成立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砂拉越那边没有大学。上个世纪90年代的时候逐渐开始成立。砂拉越的大学很多是普通人来念,华人也有。

陈韵:那马来人和华人、和伊班人的关系呢?

田英成:砂拉越马来人和华人之间的关系,一般不会像西马那样恶劣,显得还可以。因为砂拉越的马来人还是少数。如果现在西马施行刑事法,砂拉越则可能利用这个问题搞独立运动。这个刑事法我很理解,华人绝对不会同意,马来人也不一定同意的。东马一定不可能,因为宗教是一个很大的反对力量。

陈韵:反过来就变成砂拉越的存在,甚至包括沙巴的存在,对于马来西亚,尤其是总的政权来讲是有一个很大的牵制力,对于一个他想把自己变成一个完全回教的国家的意图来讲也是有牵制的。

听众甲:回教势力有进入东马吗?

田英成:有,但是不像西马那么容易。

听众甲:回教(人民之友编者注:在马来西亚,习惯上已改称“伊斯兰教”以求规范,下同)的人数是在增加还是在减少?

田英成:不一定,回教人数在东马增加不到哪里去,马来人在砂拉越也是少数人口。而回教问题在西马就比较麻烦,因为西马和沙特阿拉伯有密切联系。

听众甲:那么西马和同样的基督徒和菲律宾之类,有菲律宾的支持吗?

陈韵:菲律宾主要是天主教吧。

田英成:菲律宾和沙巴还有点关系,和砂拉越就没有关系。菲律宾强调沙巴某些土地是他们的,所以存在一些争议。现在坏就坏在菲律宾阿布沙耶夫那个回教组织绑架游客,引起全世界的反对。那些都是菲律宾的回教徒,所以大家感觉有回教徒的地方就是令人讨厌的地方,会有恐惧感。砂拉越还没有这种恐惧感。现在有一些西马人讲,大家最好移民到砂拉越去住,可是砂拉越也不会随便给你移民,除非你能用50万在砂拉越买一栋房子,成为第二家园。

陈韵:关于华语教育的问题,我们都很关心。之前我们了解过一些泰南的华语教育情况,那里的情况可能和砂拉越不一样。华校的作用也不一样。这些年看下来,我现在能够理解华语在反殖和左翼的情况下有一个历史作用。那么现在华语教育主要的作用是什么?

田英成:华语教育就是母语教育。华人一直很重视母语教育。过去政府不支持华文教育,甚至希望消灭华文教育,从各方面为难华文教育的发展。可最近砂拉越新的首席部长拨款给独立中学,给小学也拨款,表示他比较认同华文教育对砂拉越的发展有促进作用。现在他支持独中毕业生到政府部门工作,以前是不能想象的。

陈韵:华校就叫独中?

田英成:在马来西亚有60间的独立中学,以前都没问题,后来政府强制要它改变教育的内容。所以一部分就成为独立中学,一部分成为国民中学。独立中学由华人自己去办,支持很少。但华文教育对于马来西亚仍然很重要的,毕竟华人很重视教育。

陈韵:现在东马这边和中国大陆的关系有什么比较直接的经济?

田英成:有来往,大陆又开放了,所以经济来往很密切。

陈韵:我们这次活动主要讲的就是砂拉越左翼运动的历史。从1840年开始说,你们听到是之后的变化和高潮以及低谷,但是前面有一个去殖民的过程。我觉得布鲁克家族统治了,不是在我们日常会想象到亚洲地区的经历。因为我们对亚洲的认识,很多都是大国的认识,我们会比较了解日本,甚至我们会知道一点菲律宾,但是我们对马来西亚局部地区,对这些和马来西亚主流区域很不同的地方,认知程度是非常肤浅的,这个状况其实会影响到我们对亚洲的认识。

田英成:如果当年中国能够在中国解放之前公开移民进去,有多少万移民移到砂拉越,那砂拉越就可能不一样了。

梁捷:这是我第一次去砂拉越旅游的感受,看到那么多的华人。感觉非常奇怪。

听众乙:在马来西亚,马来人和华人是否还是比较对峙的状态。

田英成:在马来半岛会有对峙。因为马来人要维护他的权利,多少会压制华人。华人主要是经济上比较强。所以马来人通过一些新的政策来压制华人的经济力量和政治力量,包括教育手段。因为马来人没有办法和华人公平竞争。

听众乙:砂拉越历史和新加坡有什么关系?

田英成:新加坡没有关系,新加坡已经独立。李光耀虽然曾经压制过左翼力量,不过他是靠左翼力量起来的,如果没有林清祥那些左翼人士,李光耀也不会有今天。李光耀对新加坡的今天是很有贡献的,新加坡是很富裕的,它的一块钱等于你们五块钱。但新加坡那个地方就像一个鸟笼,长期关在那边就没有思想了。

听众甲:之前您有说到,另外一批人是到90年左右才最终走出丛林,之前有一波已经走出来了。这两波人好像时间间隔得有点长,为什么会差这么多年?

田英成:因为后面这批人看到,前面出去的人都是投诚。他们不愿意投诚,坚持到最后才不得不投诚。有一次我们一个研讨会在新加坡,我也去了,邀请一些学者去,也邀请我去了。两方人就争论起来了,后面是投诚,前面也是投诚,前面的人讲,你们最后也不是要出来,后面的人就没有话讲了。因为两者都是非常好的朋友,早年都在一起,只是一个坚持久一点,一个更早放下武器。早放下武器也是为了拯救华人社会,特别是保护华人农村不被扑灭。当时农村生活真的是很辛苦,因为动乱。

梁捷:东马也有像新村这样的制度吗?

田英成:东马也有新村。因为在1963年,马来西亚成立之后不久,有一段时间社会动乱得比较厉害。在古晋那边也采用铁丝网围起来,变成新村,到了1974年斯里阿曼之后才拆除掉。

听众甲:您怎么看待个人意志与时代之间的关系?

陈韵:或者个人的努力和时代潮流。

田英成:不管时代潮流怎么样,个人努力还是需要的。个人努力是否一定有成果,这个很难说,有时候可能和我们的命运有关系,但是努力还是有作用,多数时候还能有帮助。一个人生活在中国就很难说。有很多人被下放到农村去,有的很苦,有的不是很艰苦,这个和时代有关系。中国解放后,文化大革命期间,很多受过良好教育的知识分子就很悲惨。国家的命运真是和我们有直接关系。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我在砂拉越,1978年文革结束后我再到香港去,距离我离开香港(1965)已经是十二年后。

梁捷:所以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你们在砂拉越有了解吗?

田英成:当然有了解,文化大革命对砂共也有相当的影响,主要思想上的影响,对马共的行动也有很大的影响。

听众乙:今天马来西亚还有什么左翼的运动?

田英成:左翼的思想还是有,但是左翼的运动已经不大能形成。

听众乙:左翼思想能影响到政权的政治制度吗?

田英成:影响不大,会有影响。你可以投反对党,投执政党,或者投民间团体,各种思想都会有影响。你们有时间到马来西亚走走看看。你们去也不用太多天,最多一个礼拜就可大略了解砂拉越。到了那边,费用也不用多少,花一点时间做一点访问都可以。

听众甲:你的职业是老师,你是怎么看待做老师这个职业?

田英成:老师传播知识,这点很重要。我教书的时间很短,主要是一个老报人。我写过评论有五六百万字,也出过20多本书,主要是政治评论,文学创作和马来西亚华人历史研究。

陈韵:我自己觉得报人这个词离我有点远。老报人似乎是80年代的概念,当时会觉得有非常重要的社会作用。

梁捷:我觉得环境不一样。在中国,我们觉得中国的知识分子应该是大学教授。但是我觉得在马来西亚,尤其是华人圈子里,重要的知识分子都是报人,反而很少在大学里面。

田英成:大学里面好的教授也受人尊敬,不过报人也有自己的传统,比如当年大公报王芸生那些人,当时写的评论都很有影响。

听众甲:马来西亚的报纸是否可以有不同政见的报纸?

田英成:可以。

陈韵:您刚才说自己是一个左翼知识分子,不同于砂共分子,或者以直接政党运动、政治运动的方式在做工作的人。回顾自己的工作的历程,也包括往返于香港的历程(因为您在香港中文大学接受教育,而香港则是另一种华人社会),结合你在砂拉越的工作联系起来,在您访问这么多人之后,您现在如何看待左翼知识分子和左翼政党之间的关系?

田英成:左翼知识分子当然会支持左翼政党。我们讲知识分子时,强调他们必须要有知识,还要有社会责任感。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两者都要有。所以左翼知识分子和左翼政党挂钩是难免的。现在砂拉越没有真正左翼的政党,这个时代也不可能让左翼政党立足。曾经有人要搞左翼政党,一下子就被扑灭掉了。

陈韵:你以前接触那些走出丛林的前辈。

田英成:大部分是我的同学。

陈韵:你和你的那些同学,人生轨迹不同,您看他们觉得有什么内在的原因导致这个运动失败,或者导致武装游击队的战争会失败。

田英成:武装斗争,在砂拉越成功的机会很小,因为你必须要有土著支持,没有他们的支持就很难立足。如果人在森林里,更是一定要有他们的支持。武装斗争一定需要人力补给。

陈韵:您觉得是什么原因,对当地人的知识不足以认识他们?

田英成:这个要用生命去斗争,中共原来有很多领导后来也投诚了,所以我认为这是难免的。靠思想支撑很好,但是不能只靠思想支撑,还要用生命去斗争,要抱着必死的决心。我们有一大批很好的精英死掉了。现在我们那边有一个亭子叫浩云亭,供奉着七、八百被打死的烈士,里面都有很多非常出色的年轻人。

陈韵:您对这种牺牲怎么看?

田英成:这个很难讲,这场斗争也是一次教育。最后的失败有多种因素。砂拉越是否具备武装斗争的条件,大家都在讨论。我们没有得到土著的支持,还有武装斗争的条件吗?现在也在争论,但争论也没有用,都成为过去了。我现在因为气管的问题不能说太多话。

陈韵:您已经很厉害了,非常非常感谢!如果大家对这个话题还有兴趣,可以加入有一个东南亚的群。我们关于东南亚的讨论,光是涉及新马的讨论,已经有三、四次了,每一次都会涉及其中一部分。我们也在尝试用其他方式在了解东南亚,比如放过影片的方式。这种比较容易直观的感受。

(注):砂拉越解放同盟(砂共)1965年9月之后改称北加里曼丹共产党。

定海桥网站贴出的定海谈032期合影(2016年4月29日)

[网络资料]

根据定海桥网站说明,“定海桥”是设立在上海市杨浦区定海港路252号的一个互助社,是一个自我组织的学习、沟通、反思和服务的活动平台,设有网站dinghaiqiao.org与各方同道交流。

“定海谈”以上海定海桥社区为基地、以地方经验为参照,关涉港台日韩新马等各国各地的社区文化实践,团结各界人士,试图为社会发展与变革提供新观察与新思想。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对下届大选意见书
英巫文译稿将在此陆续贴出

作为坚守“独立自主”和“与民同在”的立场的一个民间组织,人民之友在上个月对即将来临的第14届全国大选投票,发表了一篇以华文书写的意见书,题为:投票支持"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候选人": 反对巫统霸权统治!莫让马哈迪帮派"复辟"!。

这篇意见书的英文译稿,将在近期内在本部落格贴出。马来文译稿将在下个月内贴出。敬请关注!

我们希望,我们在意见书内所表达的对下届大选的立场和观点,能够准确而又广泛地传播到我国各民族、各阶层的人民群众中接受考验,并接受各党派在这次全国大选斗争和今后实践的检验。


The English and Malay renditions of Sahabat Rakyat’s opinions about next election will be published here consecutively

As an NGO which upholds “independent and autonomous” position and "always be with the people" principle, Sahabat Rakyat had released a Chinese-written statement of views with regard to the voting in the upcoming 14th General Election, entitled “Vote for candidates who are against State Islamisation: Oppose UMNO hegemonic rule! Prevent the return to power of Mahathir’s faction!”

The English rendition of this statement will be published in our blog in the near future whereas the Malay rendition will be published next month (November). Please stay tuned!

We hope that our position and views pertaining to the next General Election expressed in the statement will be accurately and widely disseminated and also examined by the popular masses of various ethnicities and social strata through their involvement in the struggle of the next General Election carried out by various political parties and their practices in all fields in future.


Akan datang: Penerbitan penterjemahan pendapat Sahabat Rakyat mengenai pilihan raya ke-14 dalam Bahasa Inggeris dan Bahasa Melayu

Sebagai sebuah pertubuhan masyarakat yang berpendirian teguh tentang prinsip "bebas dan berautonomi" dan “sentiasa berdampingan dengan rakyat jelata”, Sahabat Rakyat telah menerbitkan kenyataan tentang pandangan kami terhadap Pilihan Raya Umum ke-14 yang akan datang yang bertajuk "Undilah calon yang menentang Pengislaman Negera: Menentang pemerintahan hegemoni UMNO! Jangan benarkan puak Mahathir kembali memerintah! "

Penterjemahan Bahasa Inggeris kenyataan tersebut akan diterbitkan dalam blog kita dalam waktu terdekat manakala penterjemahan Bahasa Melayu akan diterbitkan pada bulan hadapan.

Kami berharap pendirian dan pandangan kami berkenaan pilihan raya kali ini yang dinyatakan dalam kenyataan tersebut dapat disebarkan dengan tepat dan meluas untuk diuji dalam kalangan rakyat semua bangsa semua strata sosial melalui penglibatan mereka dalam amalan pelbagai parti politik dalam pertempuran pilihan raya umum kali ini mahupun masa depa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