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2017.png

人民之友恭祝各界2017新年进步、万事如意!

 photo 2014-03-08KajangByElectionPC.jpg

2014年加影州议席补选诉求 / Tuntutan-tuntutan Pilihan Raya Kecil Kajang 2014

 photo ForumKrisisPerkataanAllah.jpg

“阿拉风波•宪法权利•宗教自由”论坛 / Forum "Krisis perkataan Allah • Hak berperlembagaan • Kebebasan beragama"

 photo LimChinSiongampArticle.jpg

林清祥《答问》遗稿片段

 photo 513StudentMovement.jpg

新加坡“5•13学生运动” 有/没有马共领导的争论【之一】与【之二】

 photo the-new-phase-of-democratic-reform-reject-state-islamization.jpg

马来西亚民主改革的新阶段 / The New Phase of Democratic Reform in Malaysia / Fasa Baru Reformasi Demokratik di Malaysia

 photo Bannerv2blue_small.jpg

 photo Banner%2BForum.jpg

 photo Banner_WorkReport2016.jpg

人民之友为庆祝15周年(2001—2016)纪念,在2016年9月上旬发表了最近5年(2011—2016)工作报告(华、巫、英3种语文),并在9月25日在新山举办一场主题为“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的论坛。

Sunday, 29 May 2016

何启良对祝家华作出的9项指责 南方大学学院必须公布调查报告

何启良对祝家华作出的9项指责
南方大学学院必须公布调查报告

作者:陈定远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本文是刚离职的南方大学学院企业管理学院教授陈定远(左图)今日(5月 29日)送达本编辑部请求发表的文稿。

陈定远是在2015年1月到南院任职,两年合约未满即辞职不干。他在离职前一天即4月29日,以该校教职员福联会主席身分发给该校教职员一封函件,其内容是要求校方“公开祝家华的调查报告”以及公开该校教职员的薪金制度。

陈氏发出上述函件的讯息,引起了国内华人社会的关注。本文或许是陈氏针对有关事件的进一步说明,全文如下(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南方大学学院(南院)董事会理事会于五月六日召开联席会议后,向外宣布董事会、校长祝家华博士和前副校长何启良博士三方,已经达成共识,签下和解协议书,并议决不对外公布有关何启良博士对祝家华博士九大指责的调查报告。

笔者认为,撤销对何启良博士的法律诉讼,是个明智之举,而不公布调查报告是个大胆专横,无视华社大众的错误决定,势必引起华社的不满和反对。而和解三方对董事会的最终调查报告不得有异议,显然是在宣示董事会至高无上的权威。何启良博士没有阅读过该份调查报告,强迫他接受并且不能质疑报告书的内容,则是十分可笑的。

有关调查的公正独立性值得怀疑

去年十二月,何启良博士对南院校长祝家华博士作出九项严重指责,笔者当时作为南院教职员福利联合会会长,当即联同学生总会,呼吁校方必须解释为何何启良博士未获续聘,同时成立一个公正独立的调查委员会,调查何博士对祝校长的严重指责。笔者当时天真地认为,独立调查委员会应该有笔者和学生代表参加,才是公正独立的,然而,出乎预料,调查委员会七人竟然全是南院董理事会的成员,外人一位也没有受邀参与,而调查委员会却坚持他们是公正独立的,可见他们连什么是公正独立的调查委员会也故意不懂。

再说其调查方法也未免过于粗陋简单,想敷衍了事。方法是调查委员会主席发函给各有关涉及单位的负责人,要他们就有关指责写成报告,呈给主席一人阅读,别人不得过目。鉴于南院员工有饭碗被打破的顾虑,而其中两人当时又获得升职加薪,各有关报告不免会写得言不由衷,不尽事实。调查报告就是这样草率写成的,其公正性独立性是绝对值得怀疑的。

调查报告完成之后不公布有原因

文告又说,调查报告是个完整、公平和实事求是的,它厘清了何启良博士对祝家华校长不符事实的指责。这么说来,调查报告认定何启良博士的所有指责都是子虚乌有,不符事实,即是这样,就应公布调查报告,让人们知道何启良博士指责的不是。其实,何启良博士的指责当中的许多条都是大家知道的无可否认的事实,有的还是祝家华校长亲自承认错误并且道歉过的,有白纸黑字为证。如今议决不公布报告,只能证明这是董事会的片面之词,企图一手遮天,掩盖事实。

新闻报道说,调查报告已经还给祝家华校长清白,那就是说何启良博士的指责是错的。既是这样,公布调查报告对祝校长应该有利才是,为什么还是坚持不要公布调查报告,答案显然只有一个,那就是公布报告对祝家华校长和南院董事会都是不利的。董事会里面有人赞成公布,有人反对公布报告,一下子僵持不下,这就是为什么调查报告完成三个月后,才有不公布调查报告这个困难的决定。

南院三方签署和解协议书,究其实,胜方显然是何启良博士,他作出了九项指责,达致和解时,却连一项指责也不必收回,更不必道歉,这和董事会所说何启良的指责不符事实是互相矛盾的。这也说明何启良的指责,也许不是全部属实,但应该是绝大部分的指责是正确的。根据内幕消息,有看过调查报告的校外人士透露,何启良的指责有约70%是属实的。这是不公布调查报告的最重要原因。

南院撤销对何启良博士的告诉,是明智的决定。如果进行诉讼,令人大为不满的是,南院管理层的诉讼费将来自南院,而不是用到他们自己的钱,而何启良博士的辩护费用则要自掏腰包。另外,诉讼如果进行,所有被扫进地毯底下的南院污垢,都将暴露在人们的眼前。

南院似乎已变成董事会私有企业

南院管理层不公布调查报告,是一种极端傲慢专横的大胆行为。董理会向来无视员工的建议,将员工当做是透明的,原因是员工是一盘散沙,而华社也是一盘散沙, 将他们置之不理便能轻易避开问题。南院是一所民办大学,不是私立大学,南院不是董事会说了算的,南院管理层是要向华社负责的,如今管理层将调查报告束之高阁,南院似乎已经不是民办的,南院董事会已经将它占为己有,变成他们私有的企业了。

文告又说,董理会将视该调查报告为董理会内部参阅资料,完全没有提及董理会将如何根据报告自我反省,纠正错误,做到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地步。董事会没有承认错误,也没有向华社道歉,自以为是,一点谦虚的态度都没有。

南院已走下坡,是董事会无为所致

祝家华博士长校已超过十年,任期已经够长。这些年来,许多有志之士,在南院怀才不遇,发挥不出才干,相继离去,尤以这一年来为甚。师资缺乏,阵容衰败,南院已开始走下坡,主要是南院治校弊端诸多,董事会无为所致。公布调查报告,可以让我们知道弊端之所在,如何去除这些弊端。董事会不敢正视这些问题,仅将调查报告作为“参阅”的资料而已,是个极大的错误,而最大的错误在于不敢公布调查报告。

南院董理会宣布不公布调查报告后,祝家华博士迫不及待在脸书上贴文说,调查结果已还他清白。整个调查哪有还他清白?首先是调查报告没有公布,外人根本不知道调查报告的内容,再说调查委员会完全不公正不独立,调查也简单草率,敷衍了事,这样的调查报告我们能接受吗?更甚的是,何启良博士对祝博士作出九大指责,既不用收回,也不必道歉,在在说明九大指责中,有很多是铁板钉钉,无可否认的事实,即使在调查报告中也无法掩盖的。还他清白只是祝博士自己一厢情愿的自爽罢了。

不公布对祝的调查报告就是包庇

此外,祝博士还欠南院全体师生员工和华社一个交代,他在脸书的帖文中只提还他清白一点,完全不提他做过的错事,没有自责,没有道歉,难道他没做过错事吗?难道何博士的九大指责都是错的吗?

笔者说过:不公布调查报告,就是包庇。相信报告一旦公布,会对南院董事会和祝博士很不利,这就是为何不公布调查报告的真正缘由,而不是什么会导致节外生枝这些牵强理由。

南院校长长校弊端还有很多,每一个都可以作为何启良的第十项指责。譬如南院处理员工薪金的做法,就十分对不起南院的员工。首先是薪金的发给十分不公平,十分混乱,特别是旧员工的薪金处理上;然后就是应该公布的薪金级别表却不公布,既有薪金级别表,全世界的大学都公布的薪金级别表,南院为什么不公布?最近就有员工要知道其薪金级别表而被拒绝的事件发生;再来,最近超时工资的问题如果没有谈妥,南院的正常教学势必受到影响。

笔者发现,这次南院事件的调查过程,从何启良公开指责开始,到成立一个非公平独立的调查委员会,再到随便草率敷衍了事的调查过程,最后决定不公布调查报告这个专制决定,请各位读者看看,有哪一点不像一马公司弊案调查的全过程?

我虽已离开南院,仍然关心南院

我虽然已经离开南院,但我仍然关心南院。刚刚发生的南院毕业典礼纠纷,又暴露出南院董事会和祝家华博士在这个问题上又再处理不当,无视同学们的合理要求。同学们,希望你们努力争取,也希望新届学生总会,继续上届学生总会的呼吁,定要南院公布有关对何启良博士九大指责的调查报告!

陈定远 2016年5月24日



相关文章链接:
1、南方大学学院的改革与沉沦
2、何启良不获南院续约 与其批马华言论有关
3、我国华社必须严正对待何启良对祝家华的指控

复办南大的几个问题

复办南大的几个问题

作者 / 来源:南原 / 新加坡文献馆
南洋大学已被关闭30多年了。上图是原南洋大学图书馆外貌。
  • 二〇一六年的南洋大学校友联欢会,将在九月九日至十二日在印尼巴厘岛举行。这次联欢会的总会长翁俊民同学提议在新加坡复校。他说:“我相信新加坡政府会允许这个申请。”翁俊民同学有这样的信心,是不是他已经试探过了呢?还是有别的机缘呢?

  • 这是第一次有校友倡议在新加坡复校,而且相信新加坡政府会批准。在这之前,从未有校友倡议在新加坡复校,因为那无异于与虎谋皮。

  • 要是新加坡政府真的批准南大在新加坡复校,背后必定有诈,必须提防。这是不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呢?是不是明为复校,暗转复名呢?是不是续演复名大戏呢?这道理很简单,不能希望黄鼠狼给鸡拜年怀着好意。李家王朝的话,绝不能相信,因为他们从未说过半句真话。

  • 以目前的情形看来,复办南大,较合适的地方还是马来西亚,尤其是沙捞越。这里较易觅得合适的地方建设校园,也较容易获得批准。这只要看厦门大学在吉隆坡设立分校的例子就可以明白了。


还不是很久以前,还在读书的时候,当时,学校里的中国同学打算成立同学会。

校内的中国同学主要来自香港和马来西亚,还有一些来自印尼、台湾、新加坡。大家身处他乡,被他人视为非我族类,都强烈感觉到自己的中国人身份。于是,想成立中国同学会。

虽然名为中国同学会,也接受关心中国和学习中文的外族同学。校内学中文的洋同学几乎都加入。那是一个理想还未完全幻灭的年代。

由于大家来自不同的背景,对一些事情的看法难免不一样。在筹备会议上,大家对一些芝麻绿豆的事,争论不休。当时,有一位来自千叶县的日本同学,他也加入中国同学会,看到大家争论不休时,忍不住说:“你们中国人为什么无论到哪里都那么爱争论?我们日本人就不这样。我们团结一致。”这番话很让一些中国同学汗颜。中国同学会于是在暂时的团结气氛中成立。

日本人就是靠团结一致,奋发图强的精神,才能在战败之后不久就恢复过来。

陈六使先生创办南大时,登高一呼,万山响应,靠的也就是南洋华人整体团结一致的精神。

南大被关闭以后,许多同学义愤填膺,恨不得马上有机会复办。可是,直到今天,母校被关闭都三十多年了,校友之间还无法就要不要复办达至共识。比起前辈创办南大时的精神来,真是差得太远了。比起日本人的团结精神来,更是远远不及。

一九九二年,韩素音老师倡议复办南大,许多校友赞成,但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复校成为有心校友心中解不开的结。虽然后来还有些校友断断续续提出来讨论,结果都不了了之。一直到最近,印尼校友会正在筹划今年九月间在巴厘岛的联欢会,才又燃起复校的希望。

巴厘岛联欢会的总会长翁俊民同学是个成功的企业家。主张复办南大的校友,这些年来,一直都没有什么进展,主要原因便是缺少企业家的支持。此番由企业家校友提出复办,是这么多年来,最有希望成功的一次。不过,提议一出来,校友之间还是无法就要不要复办达成共识。真是难以置信。

复办南大,不仅关系到南大的存续命运,更关系到南洋华文教育的存续命运。在讨论复办时,有哪些问题需要考虑呢?

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要复办?

不同的人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各不相同。就南大的缘起和使命来说,复办南大最主要的原因,是为了南洋华文教育。

陈六使先生一九五三年一月十六日,在福建会馆说:

吾人为维护华人文化之长存,实有创办华人大学之必要。就目前情势而观,吾侨中学生无处可资升学,实迫使吾人不得不创办大学。……惟先办数学院,然后逐渐谋发展,使吾侨子弟,读毕小学继入中学,然后再入大学,永保吾人固有文化。

一九五三年一月廿三日,陈六使先生在丹戎禺俱乐部接见记者时说:

吾人此次创办大学,政府贤明,将来实宜多方扶助,不但此也,政府且宜多辨各民族之大学,如马来人大学、印度人大学,而不能仅设一部份人之大学,务使各民族之人才同为本地繁荣而服务。

陈六使先生在倡议创办南大时,首先考虑的是维护民族文化。一个民族之所以存在便是依靠自己的文化。战后南洋华人正面对被外力同化的危机。陈六使先生的感觉十分敏锐,因此倡议办大学。这既可以让高中毕业生有升学机会,还可以培养师资,帮助中小学发展,更可以培养各种人才为本地服务。

一九五三年四月十四日,林连玉先生在响应陈六使先生的倡议时说:

我们深深感到大学的创办,对於马来亚有非常迫切的需要,这个需要可以分两方面来谈谈:

第一是马来亚华人教育的需要,……今后在马来亚从华文中学毕业出来的学生,数目实在可观,而这一班毕业生,都是志气蓬勃,有心上进的优秀份子,可是他们升学的出路,大大的有问题,这确是一个非常严重的事实,所以不得不办一间大学,满足他们求知慾望,把他们培养成为有用的专门人才。

第二,是马来亚一般的需要,……据报上的消息,马来亚的学生,到外国去留学的,单单英伦一地,就有一千多人,比诸本土马来亚大学所收容的还多出几多人,可见马来亚实在有增加设立大学的必要。……因此我们极希望现在筹备中的南洋大学,立刻开办,可以弥补这种缺憾。

这是两位民族教育灵魂人物的观察,非常切合时势。避免同化是当初创办南大的动机。

陈六使先生的话,在英国人和李光耀听来,当然十分刺耳。英国人碍于民主自由的主张,百姓有办教育的权力,只能让先贤继续办南大,没有强力制止;李光耀虽然在英国受教育,又成为英国的代理人,但是他完全不接受英国人的价值观。他一掌权就强力推行同化华人的政策,做了英国人想做却不敢强力去做的事。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千方百计迫害陈六使先生,最后关闭南洋大学,完成英国人的愿望。

今天,华文教育在南洋所面对的形势虽然有些改变了,但仍然处于困境。复办南大并不仅仅是为了继续“南洋大学”这个名称,而是为了南洋华文教育的将来。

马来西亚的华文中小学校,仍然需要师资。印尼更是需要大量的师资。其它地区,如泰国、缅甸等地,也都需要师资。西方国家这些年来,日渐重视中文,也需要师资。这都需要复办的南大。虽然说中文师资可以从中国输入,但南大有自己的角色。

有的人说,印尼所需要的是教华文入门的老师,不是南大毕业生。这样的说法似是而非。

有些大学有附属中学,有些中学有附属小学,有些小学有附属幼儿园。这样的制度,南大当然也可以采用。

有好些大学都有校外进修部,或者进修学院,类似于英国的开放大学。这样的单位所开设的并非都是学位课程,而是各种程度的课程都有。复办的南大当然也可以采用这样的制度。再说,印尼自九十年代解禁华文以来,有好些人不仅学了华文,还当了华文老师。他们之中,还有好些到中国和台湾上学,文科工科都有。他们所需要的并非华文入门课程。

另一方面,华文在新加坡的处境十分恶劣。李光耀掌权之后,接手英国人的同化政策,强力同化华人,关闭了所有华文学校,改为英文学校。华文目前在新加坡只是苟延残喘。复办的南大有助于华文在新加坡复苏。

有的人说,南大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不需要复办。这样的说法也似是而非。

我们只能说五十年代已经过去了,无法挽回,但不能说南大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南大不是为时尚而起,乃是为南洋华文教育而生。南大是属于整个南洋华文教育的,只要南洋还有华文教育,就需要南大。只有在南洋地区完全没有华文教育的时候,才能说南大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有的人说,现在南洋地区的学生可以到中国升大学,不需要复办南大了。这话也似是而非。

中国大学和南洋大学就好比餐馆和我们自家的厨房的关系。尽管到餐馆吃饭很方便,我们家里还是得有个厨房,让我们做自己想做的菜,泡自己想泡的茶。外面的餐馆不能完全取代我们家里的厨房。

英国有很多大学,原本是英国殖民地的美国、加拿大、澳洲、纽西兰,这些地方的学生都可以到英国上大学。要是真的这样,英国的大学就大大不足了,所以美国、加拿大、澳洲、纽西兰等地,都办自己的大学,为数比英国的还多。

南大创办之初,美国为了减弱南大的影响力,鼓励台湾各大学收录南洋学生。到台湾升学的南洋学生,逐年增加。马来西亚学生到台湾升学的就比到南大的多出许多。即使如此,南大对马来西亚华校学生仍然重要。现在可以到中国大陆升学,也只是多了一个选择而已。南洋华文教育仍然需要南大,培养南洋的学生。这是别处大学所无法取代的。

有的人说,马来西亚现在已有三家可以继承南大的学院,南大已不需要复办了。这话也似是而非。

目前的三家学院,力量都很单薄,无法取代南大。要是三家学院联合成一家大学,分工合作,互相配合,就可以打开一个新局面;各据山头,极容易陷于恶性竞争,有害无益。

虽则有了三家学院,仍然需要南大,因为南洋地区的华人人口,数以千万计,已远远超过五十年代的华人人口了。

一九五三年十一月十七日,陈六使先生对记者说:

星马人口达六百万以上,马大学生目前未超过千名,平均六千余人始有一名大学生,相信世界上未有大学生数目在人口比率上少得一至如此者。在英国平均一二百人即有一名大学生,印度平均千余人亦有一名大学生。然事实上本邦有甚多学生已在海外留学,伦敦一地即有千余人,其他在美国,澳洲,及欧洲大陆以及香港留学者,其总数恐亦有二千名。在海外留学比较在马大就读之学生更多。

当时,全马华侨三百万人。南大之创设,在当时的华文大学教育,只是个开始,远不足够。英国的城市,大约二十万人口就有一家大学。

一九五三年七月廿六日,陈六使先生在主持动土典礼时说:

华人需有自己之文化,绝不能被淘汰者,否则,身为华人而无华人之文化,虽自认为华人而不知自己之文化,将不知何以言之,再过三数十年后,当地人口大增,华人最少比现在再多六七十巴仙,更需要吾人固有之文化,是以吾人今不得不力争,使之长存。 ……这块地方为培养人才之发源地,三十年后,由于人口增加之需要,不仅本校已大大扩展,且在马来亚其他地方设立分校,全侨负责,南大前途,无限光明也。

陈六使先生看得非常远。他在六十年前就已预见三十年后,星马当不止一家南大,而应在马来亚各地设立分校,以因应人口增加所需。

李光耀在关闭南大时说,新加坡只需要一家大学。这只是给关闭南大找的借口。当时,新加坡人口约两百万,即使不像英国的大学与人口的比例,新加坡也绝不应只有两家大学。在关闭了南大之后,马上着手筹设南洋理工学院。这是仿效麻省理工学院的大学,虽然名为学院,实际是开设学位课程的大学。这也正可见只需一家大学的说法完全是谎言。

今日,南洋华人数以千万计,即马来西亚一地,也有大约六百万。所需母语大学,绝不止是三家学院。当然,办华文大学有各种阻力,不易成功。

第二个问题是,复办的南大主要的教学语言是什么?

南大是为了维护民族文化和民族教育而创办的,所以一直都是母语大学。不过,教学的语言并不限于母语,而在创办之初,创校先贤一再强调,南大的教学语文主要将是英文。

一九五三年二月一日,李光前先生发表书面谈话说:

查此次所倡办者拟仿照传教士在中国所创办之燕京岭南等大学或由私人捐资设立者相同,在此种大学内,华文仅为教授文,史,地及艺术等科之工具耳,至若对於科学方面,如数,理,化等科。则大都采用英,德,法,任何一种之四文教授之。

陈六使先生在一九五三年二月廿四日,跟马来亚大学创办人卡逊爵士会面时,也这么说:

吾人创办大学,系照中国著名大学之办法,将来文学院中,中文系教授中文外,其余工,商, 理,等学院,多将以英文教授。此乃吾人之原则。至於南洋大学所收学生不仅华侨子弟,无论何种民族,皆欢迎入学。

为什么创办南大的先贤一再强调南大的教学语文主要是英文呢?除了因为英文的实用价值之外,更是因为当时殖民地政府正在推行同化华人的政策,从消灭华文教育开始,具体做法是,逐步把华文学校改为英文或马来文学校。创校先贤的教学语文主张就是为了应对此种局面。

犹有甚者,殖民地政府在一九五一年正式知会华校管理委员会,一旦英校小学一年级学额足以让所有六岁学童入学,政府将终止对华文小学的津贴。

依据《1952年教育法令》,殖民地政府只支持英文和马来文的国民学校,华文学校和淡米尔文学校必须改为国民学校,才能得到政府津贴。其目的显然是同化华文和淡米尔文学校。(参看《五一三学运之大时代背景》刊于新加坡文献馆)。

就是鉴于这样的威胁,陈六使先生毅然倡议创办华文大学,以免华文教育被消灭,华人被同化。一九五三年一月十六日,陈六使先生在福建会馆倡议创办大学时说:

试观本地政府对华校英校及巫校之津贴情形,自可知之。马来亚联合邦近且已通过,所有商业簿记须用英,巫文,可见华人文化已面对消灭危机。

依据一九四八年的统计,当时新加坡学生总数101,125名,其中,华校学生占58%,英校学生占33%。政府的教育开支中,英校占75.3%,华校占5.6%。殖民地政府全力支持英文学校,对学生人数占多数的华校则不愿津贴,而纳税人则几乎全都是华人。到一九五四年,殖民地政府的教育经费开支几乎不变,英校仍然占74%,华校只占14%,但已必之前增加。这是因为受南大创办的影响所致。

华文教育当时面对重重危机,因此,南大的创办人既重视母语,也重视英文,主张以英文为主要的教学语文,顺应时势,以求变通。

马来亚独立后,继承英国人的教育政策。马来西亚成立后,更是变本加厉,不仅同化了国民型华文学校,也同化了英文学校。就是这项政策,阻止了独立大学注册,但是,却让厦门大学在吉隆坡设立分校,因为厦门大学分校是以英文为教学语文的大学。

复办的南大要是设立在马来西亚,应该避免走独立大学的路子,因为走不通,而应该走厦门大学分校的路子。只有在获准注册后,才能设法变通。要是不能注册,无论多好的想法都只是空想。

如果复办的南大以英文为主要教学语文,那么,学生来自哪个源流学校呢?主要还是华校。可是华校学生的英文程度多不佳,当如何应变?这只需让学生在入学之前,读半年进修班,专学英文,入学后就不会有太大的困难了。

第三个问题是,如何筹措资金?

筹措资金办教育,总是很困难的事。南大创办之初,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筹款,困难重重,幸得陈六使先生毁家兴学的精神,才能度过难关,还必须处处节省,才能把南大办起来。

今天,复办南大仍然需要热心教育的赞助人,只是现在的情况稍微好些,筹款的范围不限于星马两地,可以扩大到其他地区,也可以考虑和一些机构合作。

复办南大固然困难,维持南大更加困难。要克服这方面的困难,须有可以增加收入的产业。西方的一些私立大学,如哈佛等,便有庞大的产业,不愁没钱用。复办的南大可以参考西方大学成功的例子。

当初,陈六使先生和连瀛洲先生都希望南大可以发展产业,用来支持常年的开支。可惜南大刚一站稳脚跟,就给李光耀追杀,直至关闭,完全没有机会往产业的方向发展。复办的南大须以此为鉴。

发展产业,需要许多有经验的热心校友参与。

初复办时,可以从小开始,如当年南大初创办时那样。另外,配合网上南大,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所需资金也相对较小。

第四个问题是,在哪里复办?

一九九二年,韩素音老师倡议在加拿大复办南大。当时,在星马两地复办都是不可能的事,加拿大是比较合适的地方。郑奋兴等同学还在加拿大寻找适合建校的地方,但因为缺少资金,一直都没有什么进展。

南大校友中,有不少人都只希望“南洋理工大学”改名称,改用“南洋大学”这名称就好了,尤其是一些南大校友会的负责人更是如此。他们连南大当初创办时的宗旨都不清楚。他们不要复办的原因只有一个:复办太艰难了,改名容易得多。避难就易是人的天性。

孔子说:“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

由“南洋理工大学”改名“南洋大学”,并非原来的“南洋大学”。 “南洋理工大学”即使改名“南洋大学”,也还是原来的“南洋理工大学”,内容和宗旨都并无两样。此其名不正,其言也不顺。

这两个名称的差异在哪里呢?其差异在于“事”,各自的事不同。“南洋理工大学”的“事”仅仅是理工教育,接受同化,即使改名“南洋大学”,也还是如此,而原来的“南洋大学”的“事”在于维护民族教育,不接受同化,两个“南洋大学”风马牛不相及。这样的改名实只是个骗局,但是,往往有的人喜欢欺骗别人,有的人喜欢被别人欺骗,各得其所。

十多年前,南洋理工大学的确上演了一出“复名”的戏。赞成复名的同学当然很高兴,可是,真是人算不如天算,这戏还没演到高潮就停演了。

复名是一出立体电影。戏中角色共三个层次。

第一层隐形演员:李光耀
第二层后台演员:杨荣文 王赓武
第三层前台演员:詹道存 徐冠林

这看起来很像三维空间,非常立体,实际也大致如是。

这五位是主要演员,他们都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但只有李光耀既是演员,也是导演,剧情由他一人控制。只要把这五个人当时跟云南园有关的事,按时间线排列起来,便可以清清楚楚看出剧情的发展和导演的心计。其他配角都被蒙在鼓里,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观众则只看到前台的傀儡。

为什么李光耀要导演复名呢?理大的负责人曾经透露,当年,李光耀关闭南大时,曾经对南大理事会主席说:“我今天关闭你的大学,以后会还你一间更好的大学。”

李光耀当初是不是说过这样的话,还是临时编出来的,不得而知,但在他想来,复名或可减轻他的业障。他自知罪孽深重,不便自己出面,所以隐形在后导演。复名这出戏,也只能由他导演,别的人则只能参与演出。

徐冠林无论在公开的场合还是私下里对亲友(其中一位是化学系校友)都说,复名是他自己的主意,跟政府无关,他要“脱英入华”,让大家信以为真。这样的宣传实也只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他有他的苦衷,因为他只是个前台的傀儡,在幕后牵线的是个隐形人,不便自己出面。

反对复名的校友都骂徐冠林。这其实大可不必。他只是个公务员,必须听命于上司,绝不能自作主张。复名这么大的事情,只有一个人可以决定,也只有一个人可以说了算,或者说了不算。这个人就是李光耀。徐冠林的顶头上司正是李光耀。要是徐冠林胆敢自作主张,忤逆皇上,便是犯了欺君之罪,早就推出午门斩首了。

这出戏于一九九五年开演,到二零零四年由李光耀宣布停演。只是停演,不是废止。因为这出戏并未废止,总有一天会续演,只是现在导演换了人,由李显龙来担任。

李显龙在二零零五年,复名大戏停演后,到云南园扮演三轮车司机的角色,为复名宣传。因为他是李光耀的继承人,由他来扮演三轮车司机的角色,实是对当年为南大流汗出力的三轮车司机的侮辱,绝不可相信黄鼠狼也有诚意。

如果这出戏要续演,剧情当如何安排呢?

二〇一六年的南洋大学校友联欢会,将在九月九日至十二日在印尼巴厘岛举行。这次联欢会的总会长翁俊民同学提议在新加坡复校。他说:“我相信新加坡政府会允许这个申请。”翁俊民同学有这样的信心,是不是他已经试探过了呢?还是有别的机缘呢?

这是第一次有校友倡议在新加坡复校,而且相信新加坡政府会批准。在这之前,从未有校友倡议在新加坡复校,因为那无异于与虎谋皮。

要是新加坡政府真的批准南大在新加坡复校,背后必定有诈,必须提防。这是不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呢?是不是明为复校,暗转复名呢?是不是续演复名大戏呢?这道理很简单,不能希望黄鼠狼给鸡拜年怀着好意。李家王朝的话,绝不能相信,因为他们从未说过半句真话。

如果是在续演复名大戏,大概最可能的剧情是,再来一次“联合校园”,复办的南大和南洋理工大学同设在云南园,然后“合并”。

为免上当,绝不可接受两校同在云南园这样的安排。南大如在云南园复校,南洋理工大学必须搬出去。这一点,绝不可妥协。

云南园是属于全体南洋华人的,不是属于最后一届南大理事会的,更不是属于末届南大理事会主席的个人资产。任何人都无权把云南园奉送给李光耀,让李光耀关闭南大,然后在云南园里设立跟南洋华人及民族教育毫无关系的南洋理工大学。其间有没有私下的商业交易,得待他日机密文献曝光时,才能论定。

当初,支持复名的校友,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现在知道复名只是个骗局了,如果还继续支持李显龙的复名第二回,那就几近于无耻了,无异于为虎作伥,助纣为虐。

在各地校友会中,只有摈榔屿校友会捍卫母校的名声,捍卫母语教育,捍卫南洋华人的利益,反对复名,体现“自强不息,力求上进”的南大精神。

以目前的情形看来,复办南大,较合适的地方还是马来西亚,尤其是沙捞越。这里较易觅得合适的地方建设校园,也较容易获得批准。这只要看厦门大学在吉隆坡设立分校的例子就可以明白了。

如果发展网上南大,可以考虑在新加坡设立学习中心。

第五个问题是,复办的南大是独立的大学吗?

复办的南大必须是独立的大学,也就是私立大学。无论何人都可以捐款,但不可以干预校政。

要是在新加坡复办,绝不可以接受李家王朝的资助,因为资助的背后是刀枪。南大当年就是从接受李家王朝的资助开始,一步步被控制,终至于关闭。

独立的大学必须有足够的资金维持日常运作才行。这又回到了筹措资金的问题。赞成复办的同学,必须在这方面多加用心,以免到头来又被别人干预和控制。以网上南大相配合,在这方面可以起很大的作用。

今年九月九日至十二日在印尼巴厘岛举行的联欢会,主题便是复校。支持复校的同学在仔细思考有关的问题后,如大家都认为可行,当即组成复校委员会,集思广益,拟定计划,马上着手做去。只有团结才能产生较大的力量。

要是有人觉得还有别的事情更加重要,那也很好,不必争论,大家分头做去。不要泼冷水,也不要节外生枝,干扰讨论。

孔子说:“君子和而不同。”世界需要不同的人做不同的事,不必强求一致,更不必争论不休。

Saturday, 28 May 2016

中国媒体《参考消息》报道:中企竞争马新高铁胜算几何

  中国媒体《参考消息》报道:
中企竞争马新高铁胜算几何

作者/来源:林昊《参考消息》驻吉隆坡记者


连接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和新加坡的高铁线路自宣布以来一直备受外界关注。中国铁路总公司总经理盛光祖近日率团访问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介绍中方的高铁发展经验,寻求就马新高铁项目加强合作。

在马来西亚,舆论普遍认为中方在马新高铁项目上领先其他竞争对手。但与印度尼西亚、泰国等东南亚地区高铁项目不同,马新高铁涉及两个国家,需等待双方达成一致,然后才进入公开招标乃至施工。马新高铁花落谁家,答案揭晓尚需时日。

马新仍在协商细节

规划中的马新高铁全场350公里,设计时速300公里,是东南亚地区最大规模的基础设施项目之一。

现阶段,吉隆坡和新加坡之间的交通主要依靠公路和航空运输。公路方面,受道路通行能力限制,在节假日以及交通高峰期极易出现交通拥堵。航空方面,吉隆坡至新加坡航线航班降落的两个主要机场距离吉隆坡市中心均有一段距离,增加了往来交通的时间和开支。

马来西亚陆路交通局方面估计,马新高铁可以将吉隆坡和新加坡之间的通勤时间减少至2.5个小时,其中列车运行时间为90分钟。

马来西亚和新加坡领导人于2013年2月宣布将兴建马新高铁,但迄今双方仍在就项目细节进行协商。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近日表示,马新高铁将按计划实施,两国预计将在今年年中签署相关谅解备忘录,在年底前签署双边协议。

按马来西亚交通部长廖中莱的说法,马新高铁是双边合作项目,因此技术、采购、安全、运营等许多细节需要马新两国共同决定。一旦双方达成协议,将进行公开招标。

马新高铁项目原定于2015年开工建设,并于2020年开始运营。去年时间表推迟,预计2007年才会确认合作细节,2018年动工,2022年开通。近日有马来西亚媒体报道称开通时间可能进一步推迟。

廖中莱24日会见盛光祖率领的中方代表团后表示,马新两国针对高铁项目的细则已经达成共识,最后必须由双方领导人,即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和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敲定。他预计,两国签署细则后,一直到进行招标,最少需要一年时间准备。

多方有意参加竞标

马新项目本身预计花费上百亿美元,还有大量配套设施建设以及车辆采购等,从宣布建设伊始便吸引了拥有高铁技术国家的兴趣。

去年10月,马新两国对外发出信息征询书,征询市场对马新高铁的意见和兴趣,以及收集业界对有关商业和技术方面的看法,为马新两国下一阶段的双边会谈和招 投标提供参考。共98家企业和联合体提交意见。马新两国已经邀请其中部分企业或联合体具体介绍相关意见,其中包括中国铁路总公司牵头的中方联合体。除中方 外,法国的阿尔斯通公司、日本由东日本旅客铁道株式会社、住友集团、日立、三菱重工组成的联合体,以及韩国的KTX集团均表示将参与招标。

虽然马新高铁项目尚未开始招标,但是各方已经开始发力。

韩国的KTX集团在吉隆坡市区一个大型商场专门租下一个店面,展示其高铁技术。

4月29日,日本方面与马来西亚陆路交通局联合举办一场高铁讨论会。日方表示与马陆路交通局方面达成协议,将为马来西亚提供铁路方面的培训。与此同时,日方也在吉隆坡市中心规模最大的商场举行为期一个月的高铁展。

而由中国铁路总公司牵头主办的中国高速铁路展也在去年12月在吉隆坡举行,展会以“快速发展的中国高速铁路”为主题,全面展示中国高铁的成熟经验和先进技术。展览期间还举办了高铁技术研讨交流会,中马双方有关人员就高铁建设、装备制造及运营维护等问题进行了交流。

中国代表团大力推介

马来西亚《星洲日报》报道,廖中莱24日会见盛光祖率领的铁总代表团后表示,中方就马新高铁提出多项建议,包括技术转移、安全课题、融资条件、沿线城市开发等。

廖中莱表示,马来西亚交通部非常重视中方所给予的各种建议和看法,特别是这项工程将对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经济带来巨大的影响。交通部方面会进一步与中方沟通,了解中方的技术以及如何协助本地发展等。

日方在宣传自身的高铁技术时,总是强调其安全性,隐含对中方高铁技术的质疑。对此,盛光祖24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中方极为重视高铁的安全性,中国高铁的安全没有问题。

盛光祖表示,中国铁路技术先进,安全可靠,性价比好,建造速度快。中方希望可以通过投标,凭借技术和经验优势中标马新高铁项目。

日本或成最大对手

马来西亚本地知名交通规划顾问吴木炎认为,各国的高铁技术差距并不大,中方技术的安全性有保障。只是在一般公众印象中,日本高铁更显得安全。

近年来,中国与马来西亚的经贸往来持续保持在高水平,中国对马投资持续增长,加上两国之间不断深化的政治互信,为中方竞标马新高铁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随着“一带一路”互联互通建设和国际产能合作战略的全方位推进,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将马来西亚作为投资和“走出去”的东南亚首选地。据中方统计,2015年中国企业在马非金融类投资4.1亿美元,同比增长237%。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中铁参股的大马城项目,集区域交通枢纽、金融中心、商业中心、总部中心和旅游文化中心为一体,是规划中马新高铁的马方终点站。

吴木炎今年4月在接受马来西亚英文媒体《星报》采访时表示,中方的另外一项优势在于,中方参与提供马来西亚现有城际和城市轨道项目所使用的机车和动车组,多数在马来西亚本土生产,双方有成熟的合作经验。

吴木炎认为,在形象和媒体关系上,日本较中国有优势。

一个潜在不确定因素来自新加坡方面。新加坡《海峡时报》先前报道称,新加坡方面对在车辆和信号系统方面经验丰富的日本企业抱有好感。对马来西亚而言,由于大部分路线位于其境内且需要承担巨额费用,马来西亚更关注性价比更高且在资金筹措方面更便利的中国方案。

整体而言,在马新高铁项目上,各方都处于暗自较劲的阶段。等马新两国最终就高铁项目的各方面达成一致并开始公开招标,真正的竞争将开始。

Thursday, 19 May 2016

“一带一路“东南亚突破 中国投资大马参与基建

“一带一路”东南亚突破
中国投资大马参与基建

作者 / 来源:林友顺 / 《亚洲周刊》、《明镜网》

“马来西亚城”( Bandar Malaysia)规划图

中国积极推动“一带一路”发展战略,拥有六亿二千万人口的东南亚是重要腹地,也是突破口,其中马来西亚更成为桥头堡。过去一年中资投入大马估计高达四百亿马元(即零吉RINGGIT,下同),投资和并购的企业与项目繁多,包括具战略性的能源、电力领域,以及规模庞大的房地产和基建项目。中国联手大马企业入股未来的座标”马来西亚城”,不仅是抓住机遇,也成为大马政府欲摆脱政治与经济困局的强劲后盾。

中国以“一带一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二十一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作为对外发展的重要战略,拥有约逾六亿人口的东南亚是重要腹地,而马来西亚更是一带一路的突破口,过去一年估计约四百亿马元(约一百亿美元)中国资金投资大马,是大马政府摆脱经济与政治困境的强劲后盾,也是中国企业“走出去”战略的重要布局。

中国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集团日前宣布,将以约十亿美元收购东南亚电子商务平台Lazada的控股股权,为该公司进军东南亚六点二亿人口市场吹起号角。阿里巴巴踏足东南亚绝不是偶然及孤立的投资个案,这是近年来中国资金大量湧入东南亚的其中一环,以抓紧东南亚市场的增长机遇。

Lazada是东南亚地区最大的在线购物网站之一,於2012 年由德国创业孵化器Rocket Internet孵化创立,总部设在新加坡。Lazada目前的业务分布在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泰国和越南,面向本地和国际品牌及分销商提供针对消费者的一站式电商入口,出售服装等商品。Lazada 总估值达十五亿美元。阿里巴巴总裁迈克•埃文斯对收购事件发表文告称,投资Lazada将使阿里巴巴得以进军消费者基数庞大、而且在不断增长的海外市场。

除了电子商务,基础建设更是中国政府和企业所重视的领域,尤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大部分都亟待开发。近年来,由中国云南省省会昆明,经老挝(老挝)旅游胜地琅勃拉邦,至老挝首都万象(永珍),全长四百十七公里的中老铁路奠基;起于云 南省会昆明,止于泰国首都曼谷的昆曼公路全线通车;中国兴建的印尼雅加达至万隆高铁项目已动工等,都是突破口。

事实上,中国众多企业已经纷纷到东南亚探寻收购及开拓市场的商机,包括渴求外资的大马。人们注意到,每个星期,有多个中国企业或官方代表团扛着“一带一路”的旗帜访问大马,他们向大马政府表达强烈的投资意愿,同时也积极向大马企业伸出触须,探讨合作及合并的商机;一带一路研讨会不时也在大马各地进行,不过主要还是集中在商业领域。日前分別接见两个中国教育集团的大马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表示,“大马已经成为一带一路的区域桥头堡”。中国资金在大马的企业收购案,最引人瞩目的是联手大马企业收购大马未来的座标“马来西亚城”(大马城,Bandar Malaysia)及战略资源Edra发电厂。

中国资金投入的重点地区和项目

中铁公司大举投资大马

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CREC)今年(2016年)一月联手大马企业依斯干达海滨控股(IWH)买下“马来西亚城”六成股权,两个月后中铁也宣布投资二十亿美元,在大马城设立中国中铁亚太集团总部。中铁总裁张宗言指出,该公司将在大马城兴建一座综合办公室大楼作为总部大厦,预计将成为世界各地跨国公司的区域枢纽。他也发出豪言,中铁将是首间落户大马城的跨国企业,这仅仅是大马城计划的开端,未来大马人民将会见证数以百计的世界级企业到大马城投资,在大马城的发展过程中,肯定能见证更多的奇蹟。

去年中国中铁在世界五百强企业中排名第七十一位,是全球最大的基础设施建造商,中国六成铁路及全世界三成高速公路为其所建。张宗言表示,中铁设立亚太区总部大厦,将会充分利用大马良好投资环境、大马城提供的先进基础设施及聚集大马城的全球经济资源,开拓广泛国际合作及区域经营。他承诺,中铁亚太集团总部将给予大马企业合作,共同开发中国市场,促进两国交流,进一步提升大马经济发展。他也恳求大马政府为大马城投资者提供优惠政策及便利措施,以提升大马投资吸引力。

依斯干达海滨控股(IWH)和中铁组成的财团IWH-CREC私人有限公司,於去年底以七十四点一亿马元购买大马城六成股权。大马城坐落吉隆坡,佔地面积约两百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八百四十万平方米,旨在打造一个以公共交通为导向的城市发展计划。张宗言有信心,在IWH及CREC合作下,大马城将建立成为世界级城市综合商业中心、国际汇演中心、跨国企业中心、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及大吉隆坡交通枢纽。依斯干达海滨控股董事兼执行副主席林刚河指出,大马城计划预料耗时十五至二十五年,将分三阶段进行,预计发展总值为一千六百亿马元,首阶段工程预计明年动工,中铁亚太集团总部佔大马城首阶段工程的百分之三十。

依斯干达海滨控股董事依查丁透露,IWH-CREC财团联合财政部将积极寻找本地与国际投资伙伴加入大马城的开发,共同将大马城建成一个世界之城。他相信,通过吉隆坡至新加坡(隆新)高铁和中泰铁路的带动,大马城建成后必将成为大马走向世界的新门户。

欣见中国资金大量湧入的首相纳吉表示,在短短三个月内,中铁就承诺投资二十亿美元在大马城设立亚太区集团总部,除了显示该公司对大马的信心外,也反映了马中友好关系。他说:“当一家企业如中国中铁要前进时,它会以非常快的速度前进,因此大马也必须以同样的速度做出回应。” 纳吉指出,来自中国大陆及香港的外来 直接投资在过去七年,平均取得百分之二十二的年度增长,是大马增长数度最快的外资来源。

中国驻马大使黄惠康指出,中国中铁紧捉机遇,以战略性的眼光在大马设立区域公司总部,相信中铁必将利用自身优势和大马合作伙伴紧密合作,为两国的经济联系和合作做出贡献。他认为,引进福布斯全球前五百及全球上市两千强的中国中铁进入大马城,将吸引更多大型跨国企业进入大马市场,继而开拓亚洲市场。他说,大马城拥有美好且未来无限光明的规划蓝图,旨在建设吉隆坡新地标,空前的多功能国际贸易中心,将作为马新高铁的交通枢纽,成为吉隆坡的门户。他指出,区域化及全球化的跨国企业在未来必将通过其国际企业交流及价值创造,为大马带来伟大机遇,成为世界一流的动态贸易交流中心,当然,中国企业也乐于参与其中。

大马城位于吉隆坡郊区,土地面积两百 万平方米,原属空军基地,是目前吉隆坡中心区域单一最大、未开发的完整地块。政府把该片土地售卖给首相纳吉领导的策略公司一马发展公司(1MDB),不过该公司债台高筑,以致必须变卖资产还债。根据协定,收购方必须负担大马城的全部债务,包括一笔二十四亿马元的伊斯兰债券,以及重新安置大马城项目的警察和军队搬迁及重建设施的开支。这笔交易将在2016年6月完成资金交割,并预定在2018年动工。

大马城是大马政府策略性建设之一。根据政府的规划,大马城地块将被打造为集购买、住宅、娱乐为一体的商业中心,这里也将成为通往新加坡的马新高铁的终点站。大马城将成为吉隆坡公共交通系统的中枢,除了连接捷运二号线和捷运三号线,也有电动火车、吉隆坡国际机场快铁和隆新高铁。

争夺马新高铁的战略布局

在大马经济低迷、 外资却步、官联公司一马发展公司陷入困境及首相纳吉在受一马公司牵连而备受前首相马哈迪逼宫之际,中铁在短短三个月内连连出手,而且都是大手笔,让人瞩目。中铁对马投资也是中国资金近年来大规模湧入大马的最新例子,这对外资纷纷撤出而面对资金短缺及货币贬值的大马而言,犹如雪中送炭,不过也被首相纳吉的政敌视为解救纳吉脱困,而与中国激烈竞逐马新高铁的日本,则视最新的大马城的收购是中铁争夺马新高铁的战略布局,以让自己占据有利的地位。

去年七月,由中国南车株洲电力机车有限公司牵头组建的 “东盟制造中心” 在大马正式投产,这座具备年产一百辆、架修一百五十辆轨道列车能力的“铁路工厂”,是中国铁路轨道装备整车首个海外制造基地,也使大马成为东盟第一个拥有轨道交通装备产品制造能力的国家,成为推动马来西亚乃至整个东盟轨道交通发展的中国力量。

中国投资的政治经济含义

根据一项非正式的统计,中国资金去年南下大马投入高达四百亿马元,这一方面是受益于中国政府大力推动国内企业到海外投资的“走出去”国家战略,此外也包含中国极力拉拢大马的战略行动,同时协助纳吉领导的政府走出当前的政治与经济困境。纳吉的父亲拉萨是大马第二任首相,他在位时决定让大马成为当时东盟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国家,因而赢得中国政府的知恩图报。

有別於过去只是参与短期的建设项目,中资近年到大马涉及的投资、联营及并购的领域更广泛,包括钢铁、发电、房地产、铁路及制造业等,几乎各大重要领域皆有中资足迹。除了收购大马城,另一项则是中国广核集团向一马公司收购Edra全球能源,总值二十三亿美元。中国广核集团也承纳了Edra总值逾七十四亿马元的债务,并计划注资高达一百亿马元拓展大马及海外业务。这项并购是大马最大宗的企业并购交易,也是亚洲电力领域最大笔交易之一。中国铁建去年在马投资九千七百万美元开设一家铁路车辆制造厂,向东南亚国家销售中国列车,马国铁道公司八成的列车是中国制造。

其他中资收购包括中国天津致远投资注资十八亿马元认购大马钢铁公司柏华嘉控股的特別发股和附加股,拯救其重组计划;中国机械设备工程公司与大马两家公司簽署四项发展总成本六十三亿马元的合作备忘录。广西仲礼企业集团及中科恒源科技也进驻马中关丹产业园,前者投资二十亿马元发展灯饰业及制造陶土瓷和陶瓷,后者投资两亿马元生产再生能源。青岛鲁海丰集团也与吉打州政府合作,设立东南亚最大金枪鱼综合港口,总投资额达四十亿马元。由中资领导的财团也赢得大马半岛中部森美兰州金马士至南部柔佛州新山双轨铁路工程计划,价值约八十亿马元。中国房地产开发商碧桂园集团也与大马官联公司及企业合作,在分隔马新的柔佛海峡建造四座人造岛 “森林城市” ,并在二十年内分九个阶段发展岛上项目,总投资额二千五百亿人民币(约四百亿美元),发展总值约四千五百亿马元。森林城市的面积将接近十四平方公里,接近澳门整体面积的一半,拥有集商业商务、会展、滨水城市公园、体育场馆、市民文化场馆、交通枢纽设施及高端居住、国际学校等为一体的城市中心功能体系。

大马滙丰银行分析师认为,中国近年积极到大马并购企业,让大马顺利乘搭“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第三波专注於高科技及服务领域发展的列车。日本《日经新闻》则认为,中国连接收购大马资产的背后有两个意图。其一是为争取马新高铁订单进行布局,中铁参与的吉隆坡再开发计划的规划地将建高铁的始发和终点站。该报指中国的另一个意图是在中美紧张关系升温的南海争端中争取支持。东盟国家对中国单方面开展海洋战略抱有警惕,希望加强对美合作的动作越来越明显。大马坚持“中立”立场,但最近也出现了支持牵制中国的局面。该报指中国希望通过向大马施恩,来遏制对华批评声音的扩大。

高达一百二十亿美元的马新高铁计划预料将在今年七月敲定得标者,它也是泛亚铁路的最南端,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这对中日来说是只许胜不许败的博弈。中方这次有意竞标新马高铁工程的联合体,是由中国中铁、 中国铁建、中国铁路通信信号及中国交通建设组成。城市土地运用及交通规划专家吴木炎说,中铁在大马展现非常有效的商业策略,惟纵使撇开收购大马城这先机, 中铁在大马公共交通规划方面也有经验及记录,可为它在隆新高铁竞标上加分。目前有多个国家有意参与全长三百五十公里的马新高铁工程,这其中以中国和日本最积极,也是最有机会得标。吴木炎认为,对中铁较不利的是,相比起日本及德国,很多人对中国高铁建设的可靠性、安全性及历史经验方面仍持观望态度。然而,中资就马新高铁提供的方案最实际及物有所值,为大马提供拥有附加价值的“良好配套”,可为本地带来强化经济及社会发展的直接连贯性效益。中铁为了击败日本取下马新高铁计划,在近期来更是动作频
频。中铁一方面邀请负责高铁计划的大马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主席赛哈密等人到中国参观高铁,同时也在大马举办中国高铁展及座谈会,同时在各报章及电视上打广告,以柔性的话语述说中铁的科技、安全与可信赖。

在野党与马来社会警惕

在中资大举进军大马后,大马从南到北,从东到西,由半岛横跨婆罗洲,都可见中资的影子,这也引起在野党及马来社会的警惕。由执政党巫统控制的英文《新海峡时报》前任集团总编辑卡迪耶辛在博客发表文章,炮轰一马公司从人民手中高价购得大马城土地及独立发电厂,却以低价售予中国投资者,这只是要解决一马公司债务问题,国家及人民并没有从中得益。在野党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则认为,中资收购大马城或将让大马在长期所坚持的中立战略姿态,做出妥协。他指出,这些与中资企业所达成的交易,通常由中国政府贷款支撑,常见於非洲、老挝和柬埔寨;而中国广核集团公司买下Edra,也是政府第一次打开大门,允许外企入主战略性业务,有关交易意味着政府必须屈从於外资企业的游戏规则。他表示,中国和美国过去一年在东南亚区域的竞争加强,纳吉政府明显从两国的特殊谈判中获得好处,一 方面为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A)护航,一边通过与中国的系列交易,把大马战略地位置于险境。

中资填补大马流出的外资

在野党的杂音预料将无法阻止一马公司脱售这片土地给马中财团,这除了是要减轻一马公司的债务,同时也要引进更多外资。去年,外资从大马股市撤出总值五十亿美 元的资金,致使大马成为亚洲七国资金流出最高的国家,也是2008年金融风暴以来,最严重的外资流出。外资从去年年初就开始脱售马股,拋售的情况几乎频频出现,外资持续大量撤离,不仅导致大马经济受损,也加剧马元币值的大幅度贬值。在外资外逃的时刻,中国资金却逆向而行,成为大马的“救世主”,中国对大马投资跃升至第五,排在香港、日本、美国和新加坡之后,但值得一提的是,投资大马的香港资金相信也有相当高的比例来自中资企业,以香港企业名义投资。

经济学家普遍预测,在经历三年强劲增长后,大马在今后两年的经济前景或大幅恶化。这除了国际油价大跌的因素,货币的大幅贬值和消费稅的实施将极大可能将2015年大马国民生产总值增长率拖累至不足百分之五。大华银行预计,大马在2015年和2016年的GDP增长为百分之四点八。国内政局的不确定性和液化天然气价格的走低进一步削弱大马的能源投资,导致政府支出减少,对国内需求也存在一定的抑制作用。德意志银行表示,对大马进一步投资将可能来自中国。中国政府正希望通过大马问题为自己的外交形象加分。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00至2011年亚洲各国经济体对中国出口佔GDP百分比的统计,2010至2011年大马对中国出口佔其GDP的百分比比2000至2007年的平均数增长了大约六个百分点,这也证明了马中双边贸易关系对大马经济的重要性在不断提高。在中国大力推动“一带一路”新战略之际,大马华社给予高度配合,而且也是东南亚配合度最高的国家,大马华社希望“一带一路”能深化马中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加强经贸联系,并为中国对马投资提供重要契机。大马的经济低迷成为中国的商业良机,中国驻马大使黄惠康提出了马中应该建立海陆空全方位合作关系。

大马中国贸易突破千亿

大马目前是中国在亚洲的第三大贸易伙伴,中国在东盟国家中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则连续七年成为大马最大贸易伙伴。马中双边贸易在2015年的贸易额达一千一百亿美元,这也是马中两国经贸往来处於历史最高水準。大马已连续五年成为中国在东盟的最大贸易伙伴,并且是继日本、韩国之后同中国双边贸易额突破千亿美元的第三个亚洲国家。在全球经济放缓之际,中国对大马经济越来越显得重要。去年首九个月,中国崛起成为大马第二大的出口市场,仅次于新加坡;至於进口市场,则排在榜首。中国进出口共佔大马总贸易活动的百分之十五点七比重。

不过,中国经济放缓可能冲击两国紧密的经贸往来。达证券预计中国出口每萎缩百分之一,就会导致大马出口增长下滑零点五个百分点。不过,这会被马币贬值所推高的出口表现所抵消。

中国商务部资料显示,2015年中国对外非金融类直接投资达一千一百八十点二亿美元,同比增长百分之十四点七。这是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连续第十三年增长。资料 显示,今年一季度中国外向并购额达九百二十二亿美元,是全球跨境并购活动的最大收购国,佔三成市场份额。普华永道交易服务部主管大卫•布朗预计,中国海外 并购交易未来几年将会保持百分之五十的增长,预料大马、印尼等东南亚国家也将从中受惠,未来中国企业在东南亚国家的并购活动将会一波接一波,中国企业投资 范围将不再局限於产业链上下游,而是扩大到所有有价值资产。这股由民营企业为主力军的资金“走出去”,投资领域多元化,更具战略性。人们可以预计,一个新 的东南亚经济面貌与版图即将出现。

Tuesday, 17 May 2016

《公民宣言》是马哈迪斗纳吉宣言 安华提醒“与马哈迪共舞”危险

《公民宣言》是马哈迪斗纳吉宣言
  安华提醒“与马哈迪共舞”危险

原标题:联署宣言恐掉入马哈迪圈套,安华致函公正党领袖促慎防

作者 / 来源:当今大马团队 / 《当今大马》网站
前首相兼巫统主席马哈迪3月4日在倒纳吉大会上宣布《公民宣言》,要求纳吉下台。反对党重要领袖和一些非政府组织领袖出席了这次大会,未见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参与这项活动。

——上图取自《当今大马》另一篇报道,其文字说明以及以下的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当今大马团队 发表于 2016年5月16日 晚上8点22分 更新于 2016年5月17日 早上8点45分

虽然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一度支持,在野党与前首相马哈迪联手推翻首相纳吉,但安华据称向公正党撰写一封信函,表达他对《公民宣言》的忧虑,提醒公正党领袖与马哈迪共舞的危险。

公正党总秘书兼副主席拉菲兹向《当今大马》证实,这封信属实。但拉菲兹拒绝置评,并交由人们阅读后自行判断。

不过,另一名公正党副主席三苏依斯干达较早前在国会走廊受访时,却否认有此信。

事缘槟州公青团昨天凌晨2点半,在面子书上载一则贴文,宣称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和数名领袖,在公正党中央政治局,讨论安华在狱中所撰写的信函。

担心《公民宣言》将公正党卷入与马哈迪共谋局面

这封手写信函长达8页,更附上安华的签名。根据《当今大马》所掌握的内容,安华担心《公民宣言》将公正党领袖和组织,卷入与马哈迪(下图左)和巫统元老达因(Daim Zainuddin,下图右)共谋的局面。


“我担忧,因为我认为这种策略已逾矩,并破坏斗争的原则和基石。”

“我们必须提防掉入权力精英的危险游戏,以及他们用以维系腐朽政权的奸计。”

在马哈迪,在野党与公民社会领袖,召开“倒吉誓师大会”前夕,安华曾通过公正党发声明说,他认同在野党与马哈迪等巫统造反派联手,以推翻首相纳吉。

不过,他强调,任何改变必须涉及体制改革,而不仅限于撤换首相。

安华致给公正党领袖们的信函全文

以下是安华信函全文:

各位同志,党主席,署理主席和各位敬爱的领袖:

你们必须平静地审视我提出的问题。其宗不离斗争原则,也须与我们过去的基调一致。我所担心的是,同志们只会恭敬地聆听,却未能把它放在心上。

我们过去的斗争当中,曾面临亟需思考和启发的苦涩情节。现今,《公民宣言》把我们的领导和组织卷入其中,与马哈迪和达因共谋。

我的看法可能与大部分领袖相违。我担忧,因为我认为这种策略已逾矩,并破坏斗争的原则和基石。我们必须提防掉入权力精英的危险游戏,以及他们用以维系腐朽政权的奸计。尽管如此,许多人以为,这次新策略是顶好和奏效的。

有人说这个策略能开创新局面,足以集结所有力量来推翻首相纳吉,进而带来改变。他们自信能稳控大局,不会出轨。这种思维的冲突亟需解决,但我们不应陷入个人的恩怨或争执。


我的立场与过去(巫统元老)东姑拉沙里(上图)签署宣誓书时的一样。虽然我和领导层给予同意,但我要求各位保持警觉,必须回归斗争原则与策略。

我们也不应质疑参与和签署《公民宣言》领袖的智慧。我过去写了数封信件,一直促领导层警惕权力精英游戏,同时必须坚守斗争原则。现在的问题是决定接下来的方向。

倾向不愿与《公民宣言》团伙结合

我倾向不愿与《公民宣言》团伙结合,意即开始保持距离。相反地,我们必须加强和致力推动改革,捍卫那些受到国家错乱经济管理所压迫的人民,这与我们一直以来所捍卫的原则和抱负一致。《公民宣言》团伙,包括马哈迪,可能支持参与这个计划,但我们应该重视改革议程,而非《公民宣言》。容我进一步解释:

我在法庭中一次简短的谈话中,曾满怀疑惑地发问过——为何奋力地捍卫《宣言》?它否定了民主改革中,民主问责制(democratic accountability)的重要道德原则。感谢你们的即时回应与说明。

推动《公民宣言》,犹如一锤定音,成了既定事实。唯有公民组织领袖最后一刻敦促,我们的部分看法方能纳入其中,充作宣言的点缀罢了。

从原则而言,它依然是马哈迪的文件,残缺而且观点不符合改革议程。它只聚焦在纳吉须因一马公司丑闻而引咎辞职。

这显然乖离我们存在理由(raison d’etre),或是我们的斗争——为自由公义、法治、对抗滥权贪腐、力争全民公义!

领袖们似乎满意且着迷于纳吉下台后,一切诉求就会迎刃而解的担保。这让人忆起我此前所提的“权力精英”的阴谋。这只会利于富人与权贵,而人民继续被排挤。我们甫经历“法定宣誓书风波”,它同样是一个黑箱承诺。

我们基于激情与迫切改变政权而开出承诺,如今它却沦为笑柄与丑事一桩,尤其当东姑拉沙里撇清关系,且贬之为荒谬。

东姑拉沙里老奸巨猾,利用法定宣誓书,一旦(副首相兼巫统副主席)阿末扎希与(国防部长兼巫统副主席)希山慕丁有所冲突,他即成为(首相)妥协人选。希望联盟当中,有人仍寄望透过骗局以带来“改变”,这让我甚感不解。

如今,这项运动继续在掌权者或执政者的领导之下,我们落力支持这项新倡议,仿佛这是为民之举。只有一个解释可为人接受,即这是被迫之举。

我们为了支持率,不顾一切,究其实质,我们只是关心政治利益,且丝毫未感内疚。

阿兹莎和我决定有必要表达反对意见

我们必须诚实。我们涉及两个计划,同意(公正党国会党鞭)佐哈里阿都在法定宣誓书代表我们,而(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下图)、蔡添强及拉菲兹参与《公民宣言》。


不过,我总是避用“支持”或“承诺”的用词。眼见我们的领袖与暴政者、最为贪腐的前财长为伍,此状令人不安。一名资深律师告诉我,他看到一些领袖在出席前独裁者的公开活动上,呆立不动及不惜放低身段,仿若仍陷于封建文化。

尽管阿兹敏、(前律师公会主席)安美嘉、(国家诚信党主席)末沙布信誓旦旦及给人信心,但改革议程却沦为边缘课题。

切勿坠入陷阱,以为批评马哈迪执政期间的暴政,得以邀得他来联袂推动改革。他以执拗著称,素来笃定其志,难以动摇。缠绕独裁者的恐惧,总是哪天罪状被供出,以及被揭露窃取了数以十亿计的财富。

马哈迪从未珍惜善意和宽广胸怀。他不但没忏悔,反之持续人身攻击,展示其卑鄙一面。令人悲哀的是,我所信任的朋友,没看到这一点。

我想大家更重视与马哈迪的合作。不幸的是,这只会增强他对自己统治时期所带来的破坏和浪费,不存后悔。

他的姿态已从全盘否认,恶化至抹杀过去的大错!阿兹莎和我决定,有必要依据原则和捍卫尊严而表达反对。我们意指其铁腕统治,我们需要全盘引领,而非重蹈其专制方式。

我们认为,《公民宣言》无法为众民谋福,特别是处理经济危机和体制改革。那些《宣言》执迷者,肯定不欢迎如此批评。

我要求各方提供不同意见,以及清楚阐明该事。接着,非政府领袖向马哈迪发表坚定立场。

他们私下发表意见,不同于马哈迪经常公开发言的作风。过后,他解释一些不会带来变化的事务。就是国会议员多数支持和决定新首相人选。

我之前致函政治局,表达我的疑虑:这份宣言和新方式,与真正改变或改革相左?我疾呼领袖们,切勿轻视他们的阴谋。莫要过于自信,以为可破除他们的伎俩。万万不要忽视这个提醒。

“君子信念盡失,而小人
則充滿高亢情緒。”
     ——叶芝(William Butlers Yeats)

小心马基雅维利主义者( Machiavellians)最终把权力交给其朋党。

我们提升自己为有大志的人,只为了国家利益。我们所忘记的都是真实情况,即政府治理遭摧毁,而令人担忧的是不觉得后悔,也没努力去支持烈火莫熄。

马哈迪及其同伙终只会努力拯救巫统


马哈迪(见图)及达因两人是主谋,如此极端地捍卫资本主义朋党。通过有缺陷及贪腐的程序,颁发独立发电厂(IPP)合约、私营化大道工程、必需品被朋党垄断。

这很明显利用人民,加重人民负担。在他们治理期间,这些贪婪不曾终止,所带来的破坏后果如今仍可体会。

同志们,你们可能察觉我的立场日益强硬,我一开始就和你们很多人一样,宽宏大量及接受和解方案,我有点天真以为马哈迪会对改革更开放。

经过几轮和希盟领袖及非政府组织的讨论,并没能改变或阻止(马哈迪)对纳吉的偏执及私人怨恨,而非对残缺及破烂的制度。

当(马哈迪)与希盟及非政府组织和我信任的朋友合作后,他(马哈迪)还继续侮辱及攻击我,这好像很不合理。

这样的态度阻止了(马哈迪)与我家人见面的可能性。有朋友虔诚的说,不要寄望一名92岁的人最终会改变。这只会让我更坚信,掌权的精英团体只会努力拯救巫统,并确保腐朽的制度继续振兴。

“那毒害你父亲的蛇,
现在头上正戴着王冠呢”
     ——莎士比亚

人民坚定不移,他们是醒觉的声音,人民希望看到有原则的立场。我们不能成为他们眼中阻止或耽误改革议程,或疏于捍卫人民命运的一员。

我们要求自由、经济公平、减少财富悬殊、对抗贪污及企业贪婪。请相信多数人民的精明声音、跟从社运分子、改革家及巩固党基层。

请允许我评论其他问题。对不起——但我无法不讶异于某些人的肤浅,以为纳吉倒台能带来更有诚信的民主。

这封信是给予党领袖们的叮嘱和劝告


我坚持不一样的立场,没有证据足以否定之。有人要求我出示更清晰且不混淆宣言的方案,而我确实的这么做。但我谴责某些人的不敏感态度,强迫(党)主席旺阿兹莎(上图左)和努鲁依莎(上图右)拜访马哈迪或参与他的活动。

你可能要赢取他的心,但要求我家人牺牲,是很没良心的做法——尤其在他近期的嘲讽之后。也请不要相信所谓的“可信任的正确消息”,即纳吉已派人见我,以及我和阿末扎希上个星期在吉隆坡中央医院曾会面的说法。

这是污蔑,有人恶意散播之,以挑起猜疑及纷争。信任仿佛渐受侵蚀。我很有信心假设,即使真有那些会面,我的诚信仍维持不受影响。反之,若真的有献议或有对他们的指控,我会坦白告诉朋友。这样的态度令人羞耻,但我们必须重新建设信任及拥有爱心。

最后——丧亲之痛如今包围了我。我无意把自己蹲牢的孤独痛苦加诸亲友。即使这样的考验对我、阿兹莎及家人而言是何其艰难,但也不比党近期的进展来得复杂及纠缠。

自1998年烈火莫熄以来,我感觉到理想主义的抗争日益削弱,受到权力与金钱的考验。我能做的只是鼓吹及唤起改变的醒觉——竭尽所能的改变。

所以,我们搏斗了约20年,对抗残暴及困苦生活。我们打碎恐惧、种族及宗教狭隘的高墙。

但我的担忧是因为近期的发展让我们面临十字路口。愿景和理想主义业已不是我们最根本的问题,反而让路予攫权的政治语言。又或者,是我不幸,因为我无法接受现实?

我足以得出结论,我的软弱让我无法接受《公民宣言》的新解。如果我们的演讲以强调公正党议程为重,以拒绝滥权和剥削人民为主,我毫无疑虑。其他组织可以来诠释宣言,但是不能背离我们的方向。

显然,那些不支持人民的资深领袖,不应该有主导地位,因为这将让人民感到混淆,模糊改革议程,甚至背弃信任及改革。在这件事的讨论中,这是我唯一能认可的界限。如果大部分人全力支持这个宣言,那我愿服从,但是我会退下,只能重复完整改革的渴望。

我的失望,也是因为我的软弱和失败,无法聚合一个坚强的领导层,作为领导人和组织的领导能力和作用也将进一步削弱。也因此,会有人抱怨说,在这之前我也曾经涉及几个类似危机。

我尽了所能,但,很可惜的,我也有局限。敌意已经超越了道德的底线,像是和政敌合作比和同志合作来得好。我的所有诉求都不会有效。朋友的看法和意见都充满偏见。我必须避免提及价值和道德的问题,以及诽谤的危险。因此,我就此打住。 我诚心要求你们,不要依据个人喜好而扭曲与误读这封信。这封信是给予所有领导层朋友的叮嘱和劝告,好好利用它。如果认为我太直接并伤害了你们,我感到抱歉。

在孤独及郁闷中,我常读诗,包括许多最好的英语诗歌:从乔叟(Chaucer)到普鲁斯特(Proust)再到布鲁姆(Harold Bloom)的作品。在这之前,我很喜欢聂鲁达(Pablo Neruda)、阿赫玛托娃(Anna Akhmatova)、仁德拉(WS Rendra)和沙末赛益。

我的诗人朋友道菲克(Tawfid Ismail)年轻时也曾涂涂写写,那些我记忆中的诗,我曾在2005年左右在万隆朗诵。

标题是:“总是如此的,哈迪”(1966),是学生运动反对印尼共产党和苏卡诺的时候所作。请允许我将诗中的哈迪换成“我的同志”:“总是如此的,我的同志”。

Setiap perjuangan selalu melahirkan
Sejumlah pengkhianat dan para penjilat
Jangan kau gusar, saudaraku.
Setiap perjuangan selalu menghadapkan kita
Pada kaum yang bimbang menghadapi gelombang
Jangan kau kecewa, saudaraku.
Setiap perjuangan yang akan menang
Selalu mendatangkan pahlawan jadi-jadian
Dan para jagoan kesiangan.
Memang demikianlah halnya, saudaraku.

安华

Sunday, 15 May 2016

南方大学学院的改革与沉沦

南方大学学院的改革与沉沦

作者:张一龄 (南院旧职员)

位于马来西亚柔佛州士古来的南方大学学院校园外观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本文是一名署名张一龄的前南院职员通过电邮投给本部落格的一篇反映南方大学学院(南院)近年来的内部纷争的文章。作者因不满南院董理事会拒绝公布对祝家华的调查报告而撰写此文。因此本文内容纯属作者个人的观点和感受,或许也是他所代表的南院教职员的见解和愿望。

人民之友曾在去年(2015年)12月25日针对何启良不获南院续约而引起风波事件而发表了题为《我国华社必须严正对待何启良对祝家华的指控》的3点声明。而今南院董理事会却宣布此事件“落幕”——这意味着柔州乃至全国华社所殷切期待的南院董理事会对祝家华的调查报告没有了下文。

人民之友至今还是保持着上述3点声明的立场和观点。张文强掌控下的南院董理事会和校长祝家华,究竟要将南院引领向何方?还请柔州乃至全国华社拭目以待,且看南院事件的后续发展。人民之友部落格作为一个在国内宣扬和交流民主人权思想的平台,理当尊重作者和他所代表的南院教职员的立场和观点、感受和愿望。

本文插图和小标题是《人民之友》编者所加,作者原稿的全部内容如下———


(前言: 人民之友曾经呼吁华社应该重视何启良对祝家华的指责,然而南院董理事会却没有公布调查祝家华报告就宣布此事件“落幕”,难以令人信服。)

近年来南院教学改革有些新气象

2013年10月,刚升格一年的南方大学学院(南院)迎来了两位曾在新加坡大学就职多年的资深学者:何启良和黄梅贵。前者担任副校长(研究与发展),后者担任全校学生人数占几乎一半的企业与管理学院院长。较早前(2013年2月),多次被其它学院挖角的招生主任王华德也来了。孙彦彬(美国内布拉斯加大学硕士)加入了新媒体中心(10月)也代表了新的动力。这是一个崭新的气象。陈秋平、陈鹏翔、王润华、蔡志礼2012年陆续到来之后,接着有奉献者响应(陈定远教授和黄良日教授与2014年1月加入)。南院从来没有这么多优秀学术人员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加入队伍。2013年陈再藩(小曼)只是“半职”,到了2014年他也选择全身投入,“全职”担任行政主任与文物与艺术馆馆长。长年在暮气沉沉的南院任职的教职员的心情是矛盾的,一方面知道南院的“华团性质”体制,另一方面又感觉到一种新格局和改革的可能。

祝校长却对他人成就局促不安

的确,王润华担任资深副校长与教务长以后,教学这一块有了显著的改善。他把百孔千疮的教学管理扶上轨道。无论是课室设备、课程设计、老师教学评估、学生事务(注册、退学)等等都得到应有的关注。新老师看到教学新气象,旧老师也耳目一新,正面当然是赞扬,同时也会暗中调侃说“过去12年教学这一块到底是怎样走过来的?” 招生主任王华德是高薪招来的,他的确勤奋过人,来了之后学生数据每年都上升,所以校长祝家华和董理事部才能不断在公开场合夸张,“今年2千,明年2千5,再来就会突破3千”云云的大话。孙彦彬成功推出《今日南方》革新版和颇有口碑的《南方电视台》,是经历过种种困难的。祝家华总是马后炮宣布“这些计划我很早就支持的”。事实是,他百般刁难,对他人成就局促不安。那天《南方电视台》开幕他说话为自己领功也就算了,胡说到最后却冒出一句“小将立大功”来总结孙彦彬的表现。同事低着头,心里直是暗骂。

校务会议常有批评祝校长的声音

南院校长祝家华
黄梅贵有意见都会在校务会议上表达,由于性格使然,总是点到为止,不会说到尽。后来他也发觉讲也没有用,祝就是一个“这边听那边出”的人,不会反省、拒绝学习,只会重复旧习。祝的口头禅是“我们以前也做过………….”好像一切都在他思考之中,但是同事听来,总是心里发闷:“既然以前做过,为什么总是没有做好?”黄梅贵掌管企业与管理学院,把多年来课程累积的弊端提到管理层会议,议了又议,总是没有结果,即使有了议决,总是不执行。同事看到黄梅贵常摇头叹气,也知道他下一步会是如何走了。(蔡志礼、黄梅贵、王华德、孙彦彬都已离职)

各种校务会议上常会听到对祝家华批评的声音,蔡志礼(艺术与设计学院院长、中文系主任)、邱美丽(艺术与设计学院副院长)、许胜强(工程与资讯学院院长)、卢宗成(专业与推广教育学部主任)、孙彦彬、陈再藩都常常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澄清、反驳、补充、提醒校长祝家华,他应该如何,不应该如何,什么话可以说,什么话不可以说,什么事忘了、什么事要执行,等等等等。祝英文差,有口吃,又没有效率概念,每场会议都会拖上三小时。真是累人。

何启良得罪了祝校长和董理事会

南院董事长张文强
那何启良呢?王润华说他:“在处理校务和办理事情方面,执行力超强,客观认真,偶然还带点权威。” 他是一位耿直刚毅的人,写过《面向权威》这样的评论书籍,以为凭着与祝家华20多年的友情,可以直言无虑指出祝行政的弊端与办学理念的偏差,但是他毕竟低估了祝心胸之小。何要求行政效率;他遵守学术规范,主编《南方大学学报》两年也建立了口碑;他致力办公室与课室设备的改善。他带领老师到国外开国际会议,要求论文成果。他曾经建议教职员“研究休假”(Research Leave)制度和设立研究中心,在校务评议会一致通过,但是却在董理事会里被否决。他许多场合直谏学院弊端,自然得罪了祝,也得罪了祝的上司们:董理事会。

何启良那一句“南院苦祝无能久矣”是否有根据?熟知南院发展的人会告诉你,2006年当祝家华刚担任院长时就有十多位主管级职员和老师投诉过他,说他“信口开河”、“口号繁杂”、“行政混乱”、“不懂教育”等等,最后是董事长授权祝用董事长的名义回复了这批人的信,怒责他们“以下犯上”、“下不为例”,事后祝也秋后算帐,众人纷纷离职。祝之滥权在新山华社时有所闻,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啊!据说张瑞发也对祝极为不满,曾经致信署董陈联顺,讲了几大项祝不适当院长的理由。

陈联顺安抚张,大意是说现在还没有找到更适合的人选,我们暂时用他。

陈联顺向华社鞠躬道歉为祝解围

这样一用,就12年过去了。2014年5月陈联顺遽然逝世,祝家华感到全然的解脱。在南院董事会里,陈联顺代表着一股变革力量,长期制戒着祝家华,人所共知,在公共场合也不给他面子,奚落他、责骂他、讽刺他,同事都很难过。王润华和何启良两位副校长成了陈联顺毅然监督祝的帮手,曾几次在开会时说,三位“校长、副校长”是平起平坐的。熟知陈联顺的人大概都感觉到他有未来的计划,只是等待时机而已。可想而知,陈的逝世对祝是多么欣慰之事。事实也证明,2014年中以后,祝继续变本加厉,南院行政于是继续在泥潭中沉沦。

在此之前,祝在2013年有一次任职危机,即纳吉团队进入南院嚣张滋事而有非礼女学生事件。祝家华作为校长处理失当,毫无领导能力于此可见。当时陈联顺站在第一线,向华社鞠躬道歉,为祝解围。

2013年全国大选竞选宣传展开之后,巫统/国阵主席纳吉4月29日到访南方大学学院的活动造成两名女学生被非礼事件,而引发了南院学生集体抗议,甚至连前国会反对党领袖林吉祥也炮轰纳吉。南院校友会4月30日分別在柔佛士姑来和吉隆坡,举办“南院哭了”抗议行动声援南院学生,要求校方不要再让政治进入校园,确保类似事件不再重演。校友会代表王斯敏(图中长发披肩者)带领10名校友在隆雪华堂召开记者会,高举“反对性骚扰”、“抗议政治入侵校园”、“流氓政治极权后果”、“严惩真凶移送法办”等大字报申诉不满。
——照片来源:media.stu.edu.cn/malaysia/?p=1882

祝校长在保皇派护航下继续任职

祝再面临十字路口是乃2014年,是年张润安、萧清顺加入了董理事会。陈联顺逝世后,董事长张文强左看右看坐在他傍边的“董事”,自己年事已高,董事长一职后继无人,于是邀请了张润安等进入董理事会。张润安是有理想的人,自称“二毛子”,其实从他的企业与教育学院管理的成就看来,他的领导才能不是一般“华团”人士可比的。近年他在华团崛起,担任客家会馆领导,有钱、有心、有理念。他看到南院积弊已久,已经到了必须推陈出新的阶段,萧清顺亦说“不改革即死亡”。他们(主要还是张润安)进入董事会立即筹划了一个“脑震荡”会议营,企图推行一些新概念,使到南院更上一层楼。在这个无所不谈的“脑震荡”营里,祝家华在所难免受到极大的压力,大家虽然没有点名批评,但是祝家华最后还是说“大家都在讲我”,对号入座了。过后张润安组织了“七人小组”,有详细报告书。大家在期待,一旦张润安掌权,南院将会有一番新气象。

奈何2014年新一届董事会改选,张润安、萧清顺双双落选。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个结果是如何产生的。何启良当时在《星洲日报》为文,为张润安、萧清顺落选可惜,但是还是希望新的一届董事会能够精益求精,语气是诚恳的,但是可想而知,又再次加深了与董理事的裂缝。张润安、萧清顺最后拒绝张文强的邀请,不加入董理事会。祝于是继续任职。

何启良奋身一击冀望改革热情不灭

“炮轰祝家华”的何启良
何启良于2015年12月23日对祝家华行政无能的指控,其实就是南院这两年来革新与守旧实力博弈的公开化。何启良看起来是孤军作战,的确,没有任何董事站出来为他说话,华团暗中斗争,外表和谐,不愿得罪对方,大家看戏!但是何启良在南院的表现,在在反映出改革势力不甘寂寞的抬头,对旧势力和保守的教育概念迎头而击。他说“为了正学术之名、醒大学之魂”,“用生命捍卫学术尊严”,为了拯救病入骨髓的南院,他趁着一股被南院恶意不续约的愤怒,在即将离开南院之时一鼓作气对准祝家华开炮。看来他策略性的避开了董理事会。前教职员、在职教职员、校友、学生对祝都是有很深的怨气,有些露了脸支持何,但是如何面对这样的祝家华,以及华团领导的拖延策略?有理想的教职员经过一段“磨炼”后,失望、颓丧,选择默默离开。看来他们是不成气候。但是何启良奋身一击显然希望继续唤醒这股改革理想,以致继续燃烧,保持着改革的欲望,告诉寄予厚望的理想者,这份热情不会消失。从陈联顺、张润安、萧清顺,到许多有教育使命和热情的学者和行政人员(陈再藩、孙彦彬、蔡志礼、王润华、黄梅贵、王华德、陈秋平、陈定远、卢宗成、余德林等)的血脉里,暗流着一股破旧革新的意识,为华文教育请命之情深藏其中。也就是说,像何启良这样一股改革意志的存在与发声不可忽视。以后南院如果真得要与其它崛起大学(如厦门大学马来西亚分校、拉曼大学)一争长短,只能依赖这一股改革意志继续顽强的滋生与发育。

南院董理事会的真正本质暴露了

南院董理事会运作的种种,以后可以另文论之。从公共利益角度出发,它“华团式”的运作确实有商榷之处。这就是时评人曾维龙所说的华教体制问题。董事会里面有社团意识、政党意识、帮派意识、裙带意识,当然也免不了利益输送这一块。陈成兴在人民之友的网站发表过《何启良不获南院续约 与其批马华言论有关》有深入讨论南院与政党的密切关系。有关何启良指控祝家华事发后,南院第一篇文告就破绽连连,为何如此无礼对待一位高职位的职员说不清楚,还极力庇护祝,后来一直企图拖延,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心态流露无疑。其实这就是南院董理事会的真正本质,粉饰太平、得过且过、无力反省,华社的呼唤和支持一直被他们消遣着。他们后来提控何启良毁谤南院,更是进一步证明他们认知层次之低。他们想把一位知识分子闭嘴,在现在马来西亚的语境里并不那么容易。

小结

马来西亚华文教育与高等学府多难。董教总内部的激烈斗争,已经严重伤及长期管理不当的新纪元学院;宽柔中学建设大楼弊端丛生,报章标题是“新山华社分裂”;如今南院事件,一位颇具国际名气和行政才干的学者被无理、无礼对待,演变成改革与保守力量的对立正式露上台面。这些事件说明,华团组织、华团思维、华团领导不适合办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教育专才、学术专才、行政专才必然是华社重视的办学资源,或许他们才能挽救现在积弊已久的马来西亚华文教育,以及我们不愿意沉沦下去的无辜的后代。


Saturday, 14 May 2016

关于南洋大学复校的商议

关于南洋大学复校的商议

作者/来源:何 明 / 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忆南大
长堤越,同窗四載云南园
云南园,南大如旭,海外名宣!

弘扬华敎抗民奸,切齒李朝霸青天
霸青天,灭我南大,人神共歼!

话说缘由

翁俊民是印尼南洋大学校友会会长,也是第十五届南洋大学校友会联欢会主席。他建议创办南洋大学校友基金会,同时也率先捐出五百万,今后將会一对一捐款。但最引校友注目的还是他的建议在新加坡复校南洋大学,并说复校后课程將与时并进。看来他是已有一个复校计划蓝图,胸有成竹的。因为他和他的集团与新加坡的官政关系密切,加以他身缠万贯,富甲一方,计划应该已孕育多时。校友们对他的复校建议各持看法。我想,关心南洋大学,热爱民族教育的人士如果有看法有意见的,都应在欢迎之列,但对南大校友的参与辩论,意义尤大,最为迫切!因为那是他们怀念已逝的母校!

一路来有关南大复名,复办,选址多有论述,各执一词。新加坡?加拿大?马来西亚?泰国?印尼?或借道大马设立集美大学分校再正名南大,校友们各有论据。而今翁俊民校友独特认定在新加坡原地复校,还是第一遭。

我认为复校嘛就是在原校址复名复政复校和复址,但原校址云南园早已被占用,并立校南洋理工大学混淆国人和世界,一开始就从校名蒙骗世界,接下去更成功地把南洋理工大学简称南大(南大本来就是南洋大学的昵称),最终目的在把南洋理工大学正名为南洋大学!全面掠夺南洋大学史料以便直接自我称谓南洋大学建校于1953年。当年全民动员,由侨领陈六使创建南大的历史將被直接併入史册,再由御用的所谓文史工作者(其中多数是华文教育份子及部分南大校友)通过纂写、改书南大史以符合新加坡政府的彻底消灭南洋大的目的。这些御用文人不外是力捧政府远见,把南洋大学由单一民族文化的大学转型为以英语为媒介的综合大学、就地扩建发展成有国际规模的南洋理工大学,再回过头來而正名南洋大学。从此南洋大学便和南洋理工大学合为一体成为一所英语综合大学,符国际潮流。这样一来都归功且赖于“有远见的新加坡政府,尤其是李光耀”。今后南洋大学史將被引向这个方向大步向前。

南洋大学创校前史便一笔鈎销成了南大史的一个创校前奏曲,穿着南洋大学外衣的南洋理工大学(那时他们也叫南洋大学),简称南大將以变了质南洋大学的身份走向世界。

南洋大学还是南洋理工大学?

允许我在此插上一段,我呼吁南洋理工学院及南洋理工大学的校友们亲自出来维护自己的校史,我相信你们都不会同意前南洋大学史是你们母校的前身,你们母校有着自己成长的过程和光辉发展史,那绝对与前南洋大学史没有丁点的关系!勉强说有关系也只是校址建在同一和重叠的地点。没有理由让心存邪念的政治人物利用,敢敢对他们说不!南洋理工大学是南洋理工大学!南洋大学是南洋大学!

但混淆不清成了篡史的温床,原本是帮凶和弑母主犯的二位名人王赓武和李光耀在新的南大史中却因此成了功臣,对改革更新起了引导发展,历经“千辛万苦”,把南大由单一文化转型为国际综合大学的模式,因此他们都自然成为南洋大学后史的功臣!头像高高挂在大礼堂!过去任何的争论都被他们成功地变成了南大教育史发展的一个过程,不再是什么亲仇或敌我之争!

这上面所说都是我个人一气之下所发泄的怨言!现在言归正傅,来讨论一下主题。

境外复办南大还是扶持南方学院继承南大精神?

过去很多争论和建议在境外复办南大,这也不是不可取,但必须有理有据。为何要在境外?主要是当时局势使然,可以这么说在原地复办南大在当时李光耀还活生生的局势下,简直就是说夢话!更别说复校!李光耀必会冷眼嘲笑我们这批“大汉沙文主义的南大人”痴人说夢,不置一顾!

当时校友们都认为境外复办可行也同时可摆脱了老李“追杀”的风险,不过却在如何保住南大精神而又不失赶上国际舞台而烦恼!我们是否可以“克隆南大”?就像中国广东省惠州博罗一百巴仙“克隆”西欧的 Hostadt Village 呢?在境外克隆一所完全和以往云南园一样的南大当然不适时宜!那么开放南大又如何?问题又来了,让我们想想看这样做和在任何一地办一所大学又有何不同?正当大家忙着搞复办南洋大学时,李光耀及他的摧残华文教育的随从却得心应手,不费吹灰之力大搞推动南大复名工程!当年还搞得如火如荼,徐冠林功不可没,因此催生了南洋理工大学建校于1953年的荒谬篡史行动!为了做足功课,又颁发了不少奬狀名堂给原南洋大学杰出校友中有功之士!把他们打造成名望出众的桥头堡!为南洋理工大学今后正名为南洋大学奠基。

大家都知道,今天“南大”这简称自从被 NTU 成功夺下后,已经分不清她是南洋理工大学还是南洋大学?国内国外,人人只晓得“南大”泛指南洋理工大学(因为原南大已经被扼杀,再也发不出声音)!过些时日,当南洋理工大学被正式正名为“南洋大学”时,任你如何讲述都难以分辨谁是谁非?顺着时间推移,它便是 NTU 的正称。你不同意,那么就让你花尽一生的力气去辨证,没人再会去听你的说法!听也听不懂!太复杂了!

我们为什么対南洋大学会有这么的深厚感情呢?那是因为南洋大学是我们的母校!君不见当年的全民动员浩浩荡荡的创校史及其凝聚全民族的力量凝成民族教育文化,造就了南大精神!所以如果能在原址复校,就算它已拓展成双语或多语言为教学媒体,甚至由创校初旨重在培养华校师资转化为全方位培养人才的综合大学,其南大精神仍然存在!但如果选在境外复办(境外就不是复校,顶多也只是复办)那就截然不同了!你要如何定位?华文大学?外语大学?现代双语大学?科技大学?或是综合大学?无论如何,你要在境外创立一所纯华文大学是不切实际的,即使在星马二地也一样,中国崛起了,开放了,现在再也没有这个必要!办学就是办学,即使你投资过亿,办学工程也必须符合当地社会的政治経济,科技文化需要而创立能迎合时代潮流的大学,即使是这样,她也绝对无法体现南大精神或民族教育或文化特性!与其在境外这样“复办南大”不如直接对当地注资扶持有困难和有潜能的大学,所以才催生了要把大马的南方学院、新纪元学院继承南大精神!

复名南大

复名一事在此就不提了!因为那是在承认南洋理工大学就是南大为先决条件下的一个偷天换日的盖羞布!即使我们愿意,那也得问问南洋理工大学的校友(虽然南洋理工大学校友不像南大校友那么执着,但肯定会有人不认同,因为那是他们的母校)!

翁俊民复校南洋大学

翁校友创议在新加坡复校,但没有透露更具体的详情。我想他一定有足够的理由和把计划实施的经济条件。这一切我们现在都不得而知!只能等待他在适当时透露实情!

我的看法(不一定对),复校就是在原址恢复其办校的精神面貌,如校名,校址及校政(华教人士,华社领袖必须入主校董校政)及原有全部(起码大部分或可以重开的)课程!至于教学媒介则应做到有必要的,保留!比如中文系,当然以华文华语为媒介(总不能像今天的新加坡中小学用英文教华文吧?)历史系则可用双语或相应多语(英文只是双语之一,但中文一定要保留,起码在教授中国历史方面)。至于其他课程则应因时制宜。我不是教育专才,有关这方面就希望专家评述了!

再回头看看,南洋理工大学由南洋理工学院升格而成,但始终是在云南园南洋大学原校址上插种拔苗,基本的思维或政治操作就是把原来的南洋大学降格,同时全面否定华文为教学媒介,全面去华化。故意选在云南园南大原址由官力办校不外是为今后彻底消灭、改变南大历史面貌而铺路——今天的南洋理工大学和计划正名为南洋大学已经赤裸裸的证明这一切!这些都是官方行为。

地产,土地拥有权使用权

南洋大学在1957年新加坡政府颁布南洋大学法令后成为法人,南洋大学有限公司也应该解散。至于是否已解散了,一时不得而知。但问题在福建会馆捐献给南洋大学云南园这212公顷的土地又是如何安置?这地段是属永久地契还是99年租地?这一大片土地目前的拥有权属现在属谁?又如何归属新加坡政府或拨地南洋理工大学?还是土地仍属前南洋大学校董会?法理何据?

新加坡政府建办的中小学、工艺学院或大专学完的选址都是按需要而建的,因此当需要发生变更,迁址就会成为可能,他们不会在原地生根,也就不会形成文化。名声大噪的来福士书院迁到锦茂區,后来又迁址到碧山,新加坡大学因星马分治而由马来亚大学改名而来,又改名国立大学,由武吉智码迁到肯特岗,公教中学由奎因街迁址到碧山,南洋女中把原校址让给南洋小学而迁在国家初级学院隔邻,培育了中国近代抗日革命的音乐家冼星海的养正百年小学(民办),关闭后把校址卖给发展商,多年后由政府用同名在实龙岗建立官办养正政府小学……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政府行为,校政为教育部直接管辖。

所以说 NTU 由新加坡政府官方出资建校(纯属官办大学),校址虽选云南园但并非云南园莫属,一成不变!说实在,毕竟 NTU 在现址也确实投下巨资建设院校和科技设备,如果复校计划有所眉目,NTU 也同意迁校还址,这一切增建物产和设施的投资清单必然是一笔天文数字!是复校工程的一大负担!因此推动复校是一项极其庞大的工程,他涉及二所大学的兴建成本。

复校的政治困境与办校方针

原址复校,困难重重,政治上,必须理清因李光耀私仇南大的根絮和他去华文理念的随从阻力。首先是新加坡已在李光耀成功去华教后,把英文定位为第一语文,因此任何违背这一法规的办学计划,尤其是高等教育,我想要通过这一关绝非易事!因此复校的南大无可避免地必须采用英语,顶多争取到双语为媒介就很不错了!其次,在教育领域,新加坡目前拥有五所大学,国立大学,南洋理工大学,管理大学,新跃大学和科技大学。此外还有很多所工艺学院!复校南洋大学如果得以付诸实施,南洋理工大学亦愿迁校还址,那么新加坡就有六所大学!新加坡政府会接受吗?生源何来?出路何去?复校后的南洋大学在课程设计、安排和校政发展方向又如何为新加坡及东南亚人民造就人才从而惠及区域国家发展?为了复校而复校,未能惠及区域社会那是没有义意也不符合南大精神!最后还是要看区域的需求而决定!其三,南大复校具有何种历史义意?如果能复校,肯定不会和前南大一样是一所华文教育最高堡垒,也肯定的说她必然要顺应现今社会发展潮流,加上那独特独到的办学理念才能突破潮流创新复校!南大复校能否在今天创造明天的光辉历史?那就要看南大精神,华教火种能否旧地重燃?

南大精神何处何时再发光芒?

什么是南大精神?它是依附着整个南大创校史,结合当时社会的经政人文条件而产生的一种民族文化教育运动、思潮概念!综合有三要素:

1)50年代的星马各地华文教育生存条件恶劣,加上新中国成立后国内需要稳安建设,对外亦无邦交,原本师资奇缺的星马华文教育更是雪上加霜,加上星马仍非主权国,与新中国由于没邦交根本无法引入师资。直到陈六使之登高一呼,创建南洋大学,并由福建会馆献出裕廊云南园大片土地为校址,陈公率先捐款五百万,带动全东南亚华社总动员捐助南大!因此是一项民族文化大动员!创建陈南亚华文教育最高学府,这是南大精神之髓!

2)当年新加坡仍然属于自治邦,英国殖民政府不支持办南大,还极力打压,最后南洋大学只能以商业名誉注册为南洋大学有限公司,由此南洋大学学位不被承认而学子不得不向外进修高级学位求存。这种力量逼使南大生出国深造,一些成绩好条件够和家境许可的南人生紛纷出国留学,在国外成绩斐然,硕士、博士、専家、教授人才济济,成了南大的一页亮丽名片!展现了南大精神!

3)陈公六使在生之年寄望南大学子学成回馈社会,也力挺校友参政服务社稷,因此促成大量南大生参选议员。但当年行动党分裂,林清祥等左翼力量脱离行动党成立社会主义阵线,南大生从政者九成都加入社阵,因此形成形势尖锐的敌我对比。社阵代表着一般市民,工人和学生。李光耀的行动党代表着英语社会和少数的精英群体,夹着马来亚政权和英国殖民政府的力量赢得了政权,最后导致陈公六使公民权被遞夺,而后腰斩华文教育,由中学三三制改为四二制,切断生源,接着改组南大直至消灭为最终目标。在这整个漫长的政治斗争中,南大人的抗争和坚持都处处呈现出不畏强暴,大气凛然!直到南大被完全消灭后,南大精神就消沉不振!南大实体仅存孤独的牌坊!至今仍迄立不倒!

现在复校南大行动,如果行之实施,肯定能重振南大精神。复校如有眉目,也必然激发沉默六七十年的南大風云,再度卷括东南亚区域!

复校隐忧——复校变复名

在新加坡复校,存在着一定隐忧!那就是现政府心存诡计的唯英去华派政治力量,他们可能将计就计,顺水推舟,把复校推向复名南大。为达到这目标,他们可能不惜修改南洋理工大学法令,甚至允许华教人士及华社领袖进入校董参与大学行政为饵,保留吸收全南洋理工大学,併合二者为一,正名为南洋大学,从而达到复名目标,以复名南大替代复校南大!

结语

撰写此文,目的在引起校友们的兴趣,参与讨论、辩论、论证和推广原址复校南洋大学的运动!因此欢迎对本文批评和指正!

刼后遗生南大魂
漫漫长夜三十载,牌坊独护南大魂。
慈母屈死冤不散,先贤血泪在南洋。

万二火种飘四方,未见游子报恩来。
重生复办若有期,功在你我南大人。

拜谢各位拨出宝贵时间阅读!
何明(南大地理第九届) 鞠躬

[相关链接]
1、提议复办南大不睿智 不如争取平反陈六使
2、向南大人建议的两项“事业”:追讨陈六使公民权、追讨南洋大学产业
3、正确评价民族教育旗手陈六使创办南大的功劳

Thursday, 12 May 2016

建立在紙幣上的美國霸權,將終結於網際網路時代

  建立在紙幣上的美國霸權,
將終結於網際網路時代

作者 / 来源:梁辉 / 國際先驅導報、环球视野


中国战略家乔良预言:美国的霸权终将被终结,这不是因为中国的崛起,而是因为它自己的战略误判。

[作者按语] 

十七年前,中国国防大学教授乔良跟人合著的《超限战》一书,其提及的作战新理念与新方式,引发海内外关注。美国五角大楼甚至将此书配发给高级将领研读,美国西点军校更是将之列为学员的课外必读书。

十七年后的2016年,乔良教授再立新著——《帝国之弧——抛物线两端的美国与中国》,该书通过梳理美元的历史逻辑与轨迹发现:美国维系霸权的秘诀在于美元。美国通过一纸“绿币”换取世界其他国家的产品、资源与劳动力,这是一种典型的金融殖民主义。

日前,乔良教授在接受《国际先驱导报》采访时指出,当前我们面临的最复杂形势就是美国做空中国,中美正在进行一场争夺资本的拔河比赛。而目前美国在南海问题上的一系列举动,长远看都是为了延缓中国的崛起包括人民币国际化进程,阻止人民币成为跟美元竞争的强势货币。

乔良教授还预言,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美国最终的命运将会像当年的大英帝国一样,走向平庸化、正常化。美国的霸权终将被终结,这不是因为中国的崛起,而是因为它自己的战略误判。

而乔良教授建议,中国作为一个新兴大国,如果要在美国之后继续成为一个屹立的大国,那么我们所要做的是什么?那就是适应互联网,而决不能用传统政治思维对待互联网,更重要的是,必须根据和运用互联网原理,创新价值体系,创新社会体制,形成一个跟互联网相适应的社会政治架构。

梁辉 发自北京


美国霸权是建立在纸币上的

《国际先驱导报》:您新著中提到:美国霸权是一种跟以往都不同的霸权,是一种新型霸权。您能解释一下这种新型霸权的内涵与特征吗?

乔良:有人说,美国不是帝国。但我说,美国只不过不是传统的帝国,而是一个新型的帝国。历史上,从古罗马帝国到大英帝国,它们对内实行帝制,对外则占领别国领土、掠夺别国资源与奴役当地人民,具有侵略性、掠夺性与扩张性。按照这些标准,现在的美国看起来的确不像帝国。

但这并不表明美国就不是帝国,我们今天谈论一个国家是否是帝国,主要是从它是否拥有霸权并通过这种霸权,使自己从全世界获利这个角度而言的。恰恰从这个角度看,美国是一个当之无愧的帝国。但某种意义上说,美国是一个更为聪明的帝国,它通过让全世界使用美元,变相让全世界都为自己打工;其他国家的资源、产品、人才都为美国所用,这难道不是一种更加巧妙的帝国形制?有人说,用美元交换产品,这是公平交易,怎么算是掠夺?回答这个问题很简单,一张美元的印刷成本才多少?一张纯粹的纸币,仅依靠美国的国家信用,就能换取全世界的产品与资源。本质上,这是美国用美元征服了世界。历史上的帝国用炮舰都达不到的目标,美国 却用美元实现了。因此,今天的美国实质是一个建立在纸币上的霸权,因为它通过一张“绿纸”占领、掠夺与奴役别的国家。

Q:您说过,美国在冷战后的二十多年里发动了四场战争,它们的目的都是为了维护美元霸权?那么,您怎么看待美元跟战争的关系?

A:美元的尴尬之处在于,它的一仆二主身份,它既是美国的主权货币,又是世界的结算与流通货币,而它的决定权却掌握在美国政府手中。尽管表面上美联储是独立于美国政府之外的中央银行,但其对货币政策的制订,不可能偏离美国的基本国家利益,何况美联储主席的任命权还掌握在美国总统和国会的手上。由此,可想而知,它能在多大程度上既服务好美国,又服务好世界?这一点当然值得世人怀疑。

美国人一再宣称它为全世界提供了公共产品,提供了安全保障。一定意义上,这个说法成立。在过去的数十年里,美国的确为全球贸易特别是海上通道提供了安全保障。但同时我们也必须看到,美国冷战后20多年里打的这四场战争,却没有一场是为了给世界提供公共产品的,并且非但没有给世界带来安全,反而是世界越来越不安全。事实上,冷战结束后,从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到伊拉克战争,美国人之所以越打越富,其秘密正在于此——为美元而战。这就是美元的本质。而战争只是维护美元地位的方式与手段之一。比如,通过第四次中东战争,美国迫使产油国接受美元与石油挂钩,全球的石油交易必须用美元结算。这就意味着,其他国家要购买石油,先得赚取足够多的美元。

比如,美国以萨达姆政府涉嫌制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发动伊拉克战争,最后却不得不承认自己“轻信”了情报,因为推翻萨达姆政权后,并未找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证据。其实,真实的原因在于萨达姆犯了大忌:在欧元正式启动后,居然敢宣布伊拉克的石油交易不再使用美元,而改用欧元结算。因此,美国推翻萨达姆政权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通过匆忙建立的伊拉克临时政府之口宣布废除伊拉克石油交易用欧元结算的政策,改回使用美元结算。此外,另一耐人寻味的事实是:伊战打响前, 国际油价为38美元一桶,打完后,国际油价飙升至149美元每桶。伊拉克战争打出高油价,更打出了全世界对美元的需求。美国因此开动印钞机大肆发行美元, 理直气壮、光明正大,甚至其他国家或许还得求着美国政府提供流动性。

Q:您新著中讲的“美元收割”具体是指什么?

A:为了让其他国家的财富不断地流向美国,美国在过去四十多年里交替使用做多与做空这两种典型的金融投机手段,有节奏地控制美元的流动性。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已经进行了两次这样的“美元收割”:一次是上世纪70年代,拉美经济从繁荣到危机,一次是1987年至1997年,东南亚从经济繁荣到危机。

美国基本策略是先向其他地区和国家释放流动性,使这些地区和国家因资本供应充足而出现经济繁荣,待需要收获“繁荣”带来的财富时,再通过收窄这些地区和国家的流动性,导致资本供应不足,资金链断裂。如果再利用当地的政治矛盾、地区热点冲突等,就会造成整个地区投资环境恶化的局面,国际投资人出于恐慌或避险, 把财富转换成美元资本回流到美国。此时,美国会通过美元加息,增大对其他国家财富的吸引力。如此反复,就能实现别国财富向美国的流动。

而当前我们面临的最复杂形势就是美国做空中国,美国试图要将资本从中国吸引走,而中国现在所做的就是拼命抵抗,当前中美正在进行一场争夺资本的拔河比赛。眼下,全球正面临自美元与黄金脱钩以来的第三个美元指数上升周期,也就是说,又一轮美国做多时期已经结束,现在开始进入做空时期。

互联网时代不再适宜传统帝国生存

Q:您还提到,因为互联网信息时代的到来,美国之后将不再有帝国。我可以将之理解为这是一种“帝国终结论”吗?您主要是基于哪些事实做出这一判断?

A:支撑美元帝国的,实质上是金字塔形权力结构的金融体系,而美元始终处于金字塔顶端。这是一种传统的权力结构。但在互联网的冲击下,这一传统权力结构会被逐渐打破。我说过,互联网将成为美国为自己准备的“帝国掘墓人”——这是由于互联网演变必将带来两大趋势:去中心化与去货币化,这不可避免要伤及乃至剥夺美国的两大特权:政治霸权与货币霸权。

过去一百年,美国对世界最大的科技创新与贡献,就是互联网的发明,当今世界也数美国的互联网系统最发达。特别是全球12台根服务器,有9台在美国。有人据此认为,美国人掌握着互联网霸权,美国怎么可能因互联网而失去霸权呢?这是不理解互联网的基本原理而产生的短视。

互联网的本质特性是什么?是扁平化,扁平化的特征是去中心化,去中心化的结果就是解构权力,当然解构权力不可能不解构霸权。互联网带来的是信息的普及、传播与爆炸。当信息开始透明的时候,权力就会受到限制。美国霸权的结构是金字塔形的,而互联网则是去中心的扁平化型,这两种权力结构不兼容。美国一方面坐在金字塔塔尖,另一方面它推动的扁平化趋势却在拆除金字塔的基座。这就是我为什么说美国给自己准备了“帝国掘墓人”的道理。

Q:从美国新型金融霸权的视角,是否可以认为中国崛起离不开人民币的崛起?美国对中国的遏制,是否可以认为是美元对人民币的遏制?

A:美国最终的命运将会像当年的大英帝国一样,走向平庸化、正常化。因此,当美国还在担忧中国崛起带来的威胁,并有可能导致中美跌入修昔底德陷阱时,其实是没有抓住世界发展的大趋势。因为不是中国威胁了美国的霸权,而是互联网时代在逐渐解构霸权。不理解这一点,就会出现战略误判,并由于这种战略误判,在错误的方向错误地投放有限的战略资源,加大了维持其帝国的成本。

在南海问题上,美国当前的一系列举动,长远看都是为了延缓中国的崛起包括人民币国际化进程,让人民币不至于过早成为跟美元竞争的强势货币。为什么?如果中国经济形势一直向好,那么人民币就会被更多的国家与机构追捧,人民币迟早就会成为一种国际化货币。美国人延缓或阻止人民币最好的办法,就是釜底抽薪。在中国周边制造诸多政治外交乃至安全压力,让中国经济状况趋坏。

事实上, 按照实力对比看,中国距离挑战美国的时刻还很远,何况到现在为止,中国并没有挑战美国的意愿,但美国却开始在担心中国挑战了。现在,美国似乎倾向于胁迫中国,逼迫中国自卫,而中国的每一个自卫动作,又会被美国解读为挑战的证据,去不断印证它自己原先的判断。如此循环,美国就会产生严重的战略误判:第一,它认定中国就是自己的战略对手;第二,它可以通过打压中国确保自己的霸权。美国就此方向投入的资源越多,战略方向就越偏离。显然,美国是用过去的旧手段对付一个未来的新问题。这正是美国将来会衰落的另一重要原因,不是因为中国的崛起,而是因为它自己的战略误判。 

Q:美国之后将出现一个“互联网帝国”? 面对互联网时代的大趋势,中国崛起以及崛起后的中国应该如何调整与适应?

A:与其使用“互联网帝国”,不如使用“互联网政治”一词更合适。在我看来,未来社会将不再适宜传统帝国生存,为什么?因为金字塔结构的帝国不可能建立在互联网扁平化结构的基座上。驾驭与利用信息,是获得互联网权力的途径,但这种权力会很短暂,谁能永远骑在信息的马背上不掉下来呢?没有人,没有人能够永远处于互联网世界的顶端,也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做到。

当我们还在用地缘政治思维,或者币缘政治思维看待这个世界时,互联网政治思维正在悄悄改变我对世界的看法与认识。互联网带来了一种前景,一个碎片化的世界,今天我们预言我们能看到一个金字塔解构后的碎片化社会,但碎片化后的社会如何重新粘合到一起, 我们今天还看不到,也难以预料。

互联网带来的这个时代暂时也可能永久地被人们称为共享时代,共享时代的主要特征是:财富共享、知识共享与权力共享。这是眼下正在通过目不暇接的各种互联网创新,向我们展示的未来社会形态风貌。如果美国死抱着帝国思维不放,不愿意与其他国家分享权力,这无疑是自决于时代。

而像中国这样的国家,因为没有霸权这个包袱,反而更能适应新时代,更能轻松应对。可以说,美国代表了一个时代的顶峰,但这个顶峰正在走向人类的身后,就如物体在抛物线过顶后必然开始坠落。这是自然规律,也是人类社会规律。美国应该适应历史规律,适应自然规律,去迎接一个新时代,适应新的社会形态。

中国作为一个新兴大国,如果要在美国之后继续成为一个屹立的大国,那么我们所要做的是什么?那就是适应互联网,而决不能用传统政治思维对待互联网,更重要的是,必须根据和运用互联网原理,创新价值体系,创新社会体制,形成一个跟互联网相适应的社会政治架构。这个架构体系,理应更加公平,更被我们自己也被全世界所接受,而不是重蹈用货币霸权掠夺别人财富的帝国覆辙,因为美国人用金融帝国的衰落告诉世人:此路不通了。

中国需要瞄准的方向,是寻找到一条超越西方体制的新的政治路径,在政治制度的设计上实现跨越式发展。

Tuesday, 10 May 2016

Memorandum 16 Organisasi Kepada Menteri Dalam Negeri: Kekalkan Moratorium Terhadap Pekerja Migran Baru Struktur Semula Pasaran Buruh Negara Kita

Memorandum 16 Organisasi Kepada Menteri Dalam Negeri
Kekalkan Moratorium Terhadap Pekerja Migran Baru
Struktur Semula Pasaran Buruh Negara Kita

9hb Mei 2016


YB Dato' Seri Dr Ahmad Zahid Hamidi,

Kami, beberapa buah kumpulan NGO, Kesatuan Pekerja dan Parti Politik, mengemukakan Memorandum ini untuk memohon –

1. Moratorium terhadap pembawaan pekerja migran baru ke Malaysia diteruskan buat masa ini.

2. Sekatan-sekatan yang menghalang pekerja migran tanpa dokumen (PMTD) tampil ke hadapan untuk proses pemutihan dikenalpasti dan dimansuhkan. Antara sekatan yang menghalang proses pendaftaran PMTD adalah:
a. Kehilangan paspot ataupun paspot tamat tempoh
b. Ketiadaan permit masuk asal
c. Tempoh masa PMTD itu telah berada di Malaysia melebihi suatu tempoh
d. Penglibatan syarikat swasta dalam pengurusan proses pendaftaran dan penggajian semula menyebabkan kos terlampau mahal
e. Ramai majikan yang sekarang menggaji PMTD sebenarnya tidak layak menggaji pekerja migran disebabkan saiz dan modal syarikat
f. Ada banyak syarikat lain yang beroperasi sebagai pembekal buruh yang hanya menjadi majikan di atas kertas sahja.

3. Penangguhan operasi menangkap PMTD buat masa ini. Kerana jika operasi berlangsung, PMTD takut datang ke Pejabat Imigresen untuk mendaftarkan diri.

4. Mengkaji sebab-sebabnya begini ramai pekerja migran menjadi PMTD, dan mengambil langkah untuk mengatasi sebab-sebab ini.

5. Mengambil langkah untuk memobilisasikan pekerja tempatan untuk berkerja di kilang-kilang dan juga majikan yang lain.
 

Kehadiran 5.5 juta pekerja migran menjejaskan ekonomi golongan B40 kita!

Sepertimana diketahui umum, pada takat ini lebih daripada 5.5 juta pekerja migran berada di negara kita – 2.3 juta dengan dokumen yang sah, dan bakinya tanpa dokumen yang sah, walaupun ramai daripada golongan kedua datang mengikut saluran yang sah tetapi oleh kerana dianiayayi oleh ajen ataupun majikan melarikan diri dan berkerja sebagai Pekerjan Migran Tanpa Dokumen (PMTD).

Kehadiran 5.5 juta pekerja migran di negara kita menjejaskan ekonomi golongan B40 (bottom 40%) kita seperti berikut
- B40 kita menghadapi masalah mencari kerja kerana majikan lebih suka mengupah pekerja migran kerana pekerja migran boleh dibuli, dinafi bayaran overtime yang sah dan sebagainya. Inilah punca utama pengangguran tersembunyi (hidden unemployment) di kalangan B40 kita.
- Pekerja tempatan kehilangan kekuatan untuk merunding dengan majikan terhadap gaji, environmen kerja dan terma kerja yang lebih munasabah. Adalah amalan biasa majikan untuk mencabar pekerja tempatan untuk letak jawatan dan cari kerja di tempat lain jika mereka tidak suka terma.
- Pengangguran di kalangan B40 kita, dan penghantaran sebahagian besar pendapatan pekerja migran ke negara asal mereka (Lebih daripada RM 35 bilion tahun lalu!) memperlemahkan pasaran tempatan. Ini menjejas peniaga-peniaga kecil kita di kampong, pasar malam, pasar tani, gerai bandar dan sebagainya.

Ramai Majikan IKS suka mengupah PMTD kerana dapat menjimatkan kos buruh.

Pekerja migran tanpa dokumen (PMTD) adalah terperangkap. Ramai antara mereka datang sebagai pekerja migran yang sah tetapi kerana ditekan dan dianiayayi oleh majikan “sah” mereka, dan oleh kerana mereka tiada saluran untuk mengadu dan memohon keadilan, tiada jalan selain melarikan diri untuk mencari kerja dengan majikan lain. Ramai pekerja migran kehilangan paspot pada takat ini kerana biasanya paspot perkeja migran dipegang oleh majikan.

Majoriti di kalangan mereka tidak boleh pulang ke negara asal mereka sebelum mereka berjaya menghantar balik sejumlah wang yang mencukupi untuk selesaikan hutang-hutang yang mereka telah ambil untuk datang ke Malaysia.

Oleh kerana ini, mereka terpaksa menerima apa sahja gaji, terma kerja dan penginapan yang diberi oleh majikan. Mereka tidak dapat mengadu jika gaji tidak dibayar sepenuhnya ataupun langsung tiada bayaran overtime. Hendak mengadu ke mana? Mereka adalah tanpa dokumen dan boleh dimasukkan ke dalam lokap!

Ini bererti B40 kita terpaksa menerima terma yang diterima oleh PMTD jika B40 kita ingin dapat kerja kontrak ataupun di IKS.

Oleh kerana kesengsaraan yang dialami oleh PMTD dan juga B40 negara kita, amalan mengupah PMTD harus dihentikan dengan tegas. Menangkap dan menjatuhkan hukuman sebat terhadap PMTD bukan caranya mengendalikan masalah ini. Kerajaan harus bertindak tegas terhadap majikan yang mengupah PMTD. Jika beberapa orang pihak majikan dimasukkan penjara atas kesalahan mengupah PMTD, barulah amalan mengambil PMTD sebagai pekerja dapat dikawal.


Pengendalian kemasukan Pekerja Migran harus dikaji semula.

Tidak boleh dinafikan bahawa pada takat ini ekonomi negara kita memerlukan tenaga kerja migran. Tetapi jumlah yang perlu adalah lebih kurang 2.5 juta sahja. Lambakan (over-supply) yang kita hadapi sekarang berpunca daripada 3 faktor

a/ Ketamakan agen-agen besar yang ingin mengaut keuntungan lumayan daripada komisyen, fi dan bayaran lain daripada pekerja migran. Kontraktor buruh adalah juga penyumbang besar pada masalah lambakan pekerja migran. Mereka membawa masuk terlalu ramai pekerja migran dan oleh kerana tidak memberi peluang kerja yang mencukupi, sebahagian daripada pekerja migran ini terpaksa melarikan diri dan cari kerja sebagai PMTD.

b/ Pihak majikan yang menolak permohonan pekerja tempatan supaya dapat menjimatkan kos buruh dengan membuli pekerja migran dan mengelak daripada membayar caruman KWSP. (Inilah sebabnya kami menyaksi perkerja migran di banyak hotel, stesyen minyak, kedai 7-11, dll majikan. Orang tempatan mahu kerja tetapi majikan lebih berminat mengambil pekerja migran.)

c/ Ketiadaan jalan yang berkesan untuk pekerja migran mendapat keadilan jika bermasalah di tempat kerja. Ini yang menyebabkan mereka menjadi PMTD.

Ketiga factor ini memerlukan penglibatan Kementerian Sumber Manusia (KSM) untuk diatasi. KSM harus menjalankan kempen berterusan untuk mendaftarkan rakyat tempatan yang berminat dapat kerja. Sesiapa majikan yang ingin memohon membawa pekerja migran baru ke Malaysia harus dapat kelulusan KSM. Kerja itu harus ditawar pada orang tempatan dahulu, dan pihak KSM harus memantau untuk memastikan tawaran ini dilakukan secara ikhlas dan bukan sekadar mematuhi syarat sahja.

Syarikat-syarikat kontraktor buruh harus dimansuhkan. Mana-mana majikan (kilang, pembinaan ataupun ladang) yang ingin membawa masuk pekerja migran harus bertanggungjawab untuk memberi kerja yang mencukupi dengan terma yang munasabah.


Kementerian Dalam Negeri dan Kementerian Sumber Manusia harus mengambil langkah untuk melindungi hak pekerja migran

Pada kami, golongan kumpulan yang membawa Memorandum ini, adalah amat jelas bahawa jika amalan membuli pekerja migran dibiar berterusan, pekerja tempatan di kalangan B40 juga akan mengalami kesan negatifnya. Antara langkah yang harus dilaksanakan oleh Kerajaan Malaysia adalah

a. Memansuhkan halangan untuk proses memutihkan Pekerja Migran Tanpa Dokumen (PMTD) yang berlangsung sekarang.

b. Mewujudkan saluran yang berkesan untuk pekerja migran mengadu jika dianiayayi oleh majikannya. Pada takat ini pekerja migran yang mengadu dibuang kerja, dipotong permit dan dihantar balik ke negara asal. Pekerja migran yang mahu membawa majikannya ke Mahkamah Buruh harus memohon untuk Pas Khas yang tidak senang untuk diperolehi. Jika dapat Pas Khas pun, adanya syarat tidak boleh kerja dengan majikan yang lain.

c. Memakai sebahagian daripada levi yang dikutip daripada pekerja migran untuk menggaji juru-juru bahasa di Pejabat Buruh dan di KDN yang boleh bantu pekerja asing mengadu dan menuntut hak asasi mereka (dan juga membiayai kos rawatan kesihatan mereka di Hospital Kerajaan).


Kerajaan harus mengambil langkah-langkah berkesan untuk membantu rakyat Malaysia mendapatkan kerja.

Pada takat ini beratusan ribu rakyat kita di bandar dan juga di luar bandar tidak dapat kerja penuh masa. Ramai penoreh getah dan mereka yang “kerja kampong” hanya dapat peluang bekerja 3 kali seminggu. Ramai orang pemuda kita tidak dapat kerja kerana ramai majikan termasuk kedai 7-11, hotel, stesyen minyak dll, pilih jalan senang (dan murah) dan mengupah pekerja asing.

Kerajaan kita harus memainkan peranan untuk memobilisasikan pekerja tempatan untuk berkerja di kilang dan di sektor perkhidmatan. Antara langkah yang harus dilakukan olerh kerajaan adalah –

1. Teruskan Moratorium terhadap pekerja migran baru. Kekurangan tenaga pekerja asing akan mendorong majikan mencari pekerja tempatan.

2. Menggalak pekerja tempatan melalui iklan.

3. Menggalak majikan membekalkan pengangkutan supaya pekerja tempatan termasuk pekerja wanita dapat pergi ke tempat kerja.

4. Menasihat majikan menawarkan shif  8 jam dan bukan shif 12 jam. Pekerja tempatan mempunyai tanggungjawab rumahtangga. Mereka tidak boleh kerja 12 hingga 14 jam sehari. Overtime boleh ditawar dari masa ke semasa tetapi tidak boleh dipaksa ataupun dijadikan amalan harian.


Mengutamakan golongan B40! Jangan akur pada agen pekerja migran besar dan kaum majikan.

Memang Malaysia memerlukan pekerja migran pada takat ini. Tetapi jumlah yang perlu adalah kurang pada 2.5 juta. Situasi sekarang di mana 5.5 juta berada dalam negara kita sedang memberi tekanan ekonomi pada rakyat tempatan terutama sekali B40 kita.

Sudah tentu agen-agen besar yang mengendalikan pengimpotan pekerja migran akan berlobi kuat untuk pemansuhan moratorium. Sudah tentu kaum korporat akan keriau-keriau bahawa busines mereka tidak dapat diteruskan jika pekerja migran baru tidak dibawa masuk dengan kadar segera.

Tetapi hakikatnya adalah negara kita sedang mengalami lambakan pekerja migran. Situasi ini membolehkan pihak majikan menjimatkan kos buruh dan membawa untung lumayan pada agen-agen buruh besar. Tetapi B40 kita terjejas oleh keadaan yang wujud sekarang.

Kami berharap kerajaan kita akan mengambil berat terhadap masalah yang dihadapi oleh golongan B40 kita dan melaksanakan syor-syor dalam Memorandum ini.


Terima kasih



Endorsed by

ALIRAN
Blind Spot
Jaringan Rakyat Tertindas (JERIT)
KL-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Womens Section
Malaysian Trade Union Congress (MTUC)
North-South Initiatives
Paper and Paper Products Manufacturing Employees Union
Parti Amanah
Parti KeAdilan
Parti Sosialis Malaysia (PSM)
Projek Dialog
Sahabat Rakyat
Sahabat Wanita
Saya Anak Bangsa Malaysia (SABM)
Tenaganita
Women Development Organisation of Malaysia, PJ New Town Branch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