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2017.png

人民之友恭祝各界2017新年进步、万事如意!

 photo 2014-03-08KajangByElectionPC.jpg

2014年加影州议席补选诉求 / Tuntutan-tuntutan Pilihan Raya Kecil Kajang 2014

 photo ForumKrisisPerkataanAllah.jpg

“阿拉风波•宪法权利•宗教自由”论坛 / Forum "Krisis perkataan Allah • Hak berperlembagaan • Kebebasan beragama"

 photo LimChinSiongampArticle.jpg

林清祥《答问》遗稿片段

 photo 513StudentMovement.jpg

新加坡“5•13学生运动” 有/没有马共领导的争论【之一】与【之二】

 photo the-new-phase-of-democratic-reform-reject-state-islamization.jpg

马来西亚民主改革的新阶段 / The New Phase of Democratic Reform in Malaysia / Fasa Baru Reformasi Demokratik di Malaysia

 photo Bannerv2blue_small.jpg

 photo Banner%2BForum.jpg

 photo Banner_WorkReport2016.jpg

人民之友为庆祝15周年(2001—2016)纪念,在2016年9月上旬发表了最近5年(2011—2016)工作报告(华、巫、英3种语文),并在9月25日在新山举办一场主题为“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的论坛。

Thursday, 29 October 2015

美舰选择进入中国南海的时点有何玄机?

 美舰选择进入中国南海的时点有何玄机?
作者:胡波(中国军事战略与外交政策研究学者)
来源:中国网

硬闯中国南海的美军拉森号驱逐舰(资料图)

[编者按语]  根据网络资料说明,本文作者胡波(右图)是中国北京大学海洋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海权及国际战略问题专家,中国《人民日报》、香港《凤凰周刊》以及新加坡《联合早报》等多家著名媒体的特约评论员与撰稿人。其专著《中国海权策:外交、海洋经济及海上力量》在中国学术界被誉为“理性系统规划中国海权战略的第一本书”。 

本文是胡波针对美舰闯入中国南海岛礁海域事件,特别发表于瞭望智库的一篇重要文章。瞭望智库是中国新华社所成立的一个立足于国情国策研究的智库机构。它密切与决策机构、海内外权威研究机构保持互动,针对国家政策、区域发展、行业运行, 提供“政策早研究”、“瞭望智库研究报告”等研究产品,并通过相关渠道向中央决策提供参考。

因此,本文或许是基本上反映中国智库对待美舰这次硬闯南沙群岛相关岛礁海域事件的立场和态度的值得细心研读的文章。以下是全文内容——


1、12海里,这个距离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12海里是一个国家的领海线,无论中方有无公布南沙群岛的领海基线,中国在南沙周边的领海都是实际存在的。美国远在万里之外,并非南海争端的相关方。 即便有些岛礁是美国所谓的“低潮高地”,美国也无权裁决。因此,这条线带有法理和政治的双重意义,美军挑战12海里,有挑战中国政策底线的意味。

2、美国是否在滥用公海航行自由的规则?

中方所控岛礁的12海里非国际航道,美国放着宽阔的航道水域不走,专门绕弯过来宣示所谓的航行自由,是对航行自由规则的滥用。另外,美国采取军事行动刺激局势紧张,有违国际法和平解决分歧的基本精神。

3、美军为何选择美济、渚碧两岛来挑衅中国?

首先,这两个岛屿在美方看来敏感度相对低。

中国对南沙群岛及其附属海域的主权无可争辩。目前,对于永署、赤瓜、华阳和东门四礁,包括美国和菲律宾在内的各国都承认它们拥有领海;而对于美济、渚碧和南薰三礁,美国则认为它们是暗礁或低潮高地,不能拥有领海,美国支持的菲律宾在所谓南海仲裁的诉状中就持这种观点。

虽然美国在公开场合笼统地将中国正在建设的岛礁都称之为“人工岛”,试图给中国制造法理陷阱,但美国也自知,挑战永署四礁缺乏法理依据,转而挑战有性质争议的美济、渚碧和南薰三礁。

4、美国对南海问题为什么反应如此激烈?

美国不希望看到中国在南海力量的增长,对中国的南海维权及海上力量的日益增强感到焦虑,其在南海问题上的态度主要出于以下三点:

第一,为了巩固地区霸权地位。

美国内有种观点认为中国的终极目标是在亚太地区取美国而代之,因此将南海看作是与中国“掰手腕”的重要区域。中国对南沙岛礁的必要建设更是被美国视为改变游戏规则和力量平衡的动作。

第二,为了捍卫美国例外式的海洋霸权规则。

美国国会至今尚未批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公约》),但却经常对其他国家是否遵守《公约》指手画脚。在航行自由问题上,美国有个“航行自由宣示计划”(FON),意在通过军事和外交行动打压其他沿海国的“过分海洋主张”,该计划不分亲疏,曾针对包括日本、韩国、菲律宾等盟国在内的数十个国 家。

实际上,该计划并不符合国际法,是美国在《公约》制度之外另起炉灶的产物,其实质是希望弱化或削弱各沿海国的主权主张以扩大公共海洋空间,为美军在他国周边进行测量、监听、侦察等活动提供便利。具体到南海,美国希望通过炒作所谓“航行自由”问题,推动“航行自由”行动来削弱中国在南沙岛礁附近的领海、 专属经济区和历史性海洋权益的一贯主张。

第三,为了维护其自身“老大”脸面。

美国的国内国际环境、长期的“老大”意识决定了美国无法在南海“示弱”,丢面子。在美国国内,由于受到近年来实力相对下降的影响,各界忧患意识都大幅强化,对于南海形势愈发难以淡定。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美国媒体、智库、国会等人士不断鼓吹所谓的中国“南海威胁”,指摘奥巴马政府软弱,敦促其采取实质行动。

在国际上,美国向来认为自己负有全球使命,如今的美国更为重视同盟及伙伴对其领导世界、承担责任的期望,美国无法承受“无所作为”的外交代价。但问题是中国不同于一般国家,使用武力的风险和代价非常之高,美国军事行动的实际选项并不多,因此试图选择两个并不敏感的岛礁,利用“进入南沙12海里”的展开文攻武卫,以图达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5、美国为何挑在此时进入12海里?

今年以来,美国采取了一系列外交强硬动作,希望中国放弃正当的维权行动,但效果不彰。在中国的岛礁建设问题上,美国对中国有些无计可施,所以美国国内很早就有到南海秀肌肉的计划。8月美国国防部首次发布《亚太海上安全战略报告》,9月以来,美国国会参众两院连续举行关于南海问题的听证会,渲染舆论并积极造势。这说明,美国进入中国南沙岛礁12海里权益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之所以选择在这个时间可能有以下考虑:

     一是国际影响相对较低,近段时间是少有的无重大国际会议的档期,而11月后就是东亚峰会、G20等密集的各类国际会议;

     二是现场兵力已经部署到位,“拉森”号虽然进渚碧礁12海里来去匆匆,风险不大,但背后还需要各种力量的配合,要做万全之策,这就涉及到现场兵力的集结部署问题,此前美方已做了数月的准备;

     三是鉴于中国近期将召开十八届五中全会,同时欧洲多国首脑到访,美国因此可能判断,中国暂时无暇顾及美国在南海的挑衅。

6、美国为什么不利用菲律宾等国家挑事?

近年来,南海力量对比已发生改变,中国控局能力明显增强,美国以往居于幕后,煽动菲律宾等国挑衅,从中渔利的传统方式已难以为继,为有效遏制中国,美国只得自己直接走向台前。

7、美国国内如何看待此次美军的行动?

目前,美国国会、军方、智库、媒体的主流声音是支持军方对12海里的挑衅,部分国会议员和军方的态度实际上更为强硬。但也有少量理性声音,认为这将加剧南海的紧张形势,给中美关系制造困难。

8、南海周边国家如何看待此次美舰进入12海里?

关切南海局势的个别亚太国家可能会乐见美国进中国南海岛礁12海里,但并不意味着他们就认同美国这套强权规则,要让他们公开表示支持或是直接参与很难。目前,也仅有菲律宾对此行动表示了外交支持。澳大利亚、日本等国也只是泛泛宣称要维护所谓的南海航行自由。

9、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政策,会导致东盟倒向美国吗?

中国与东盟各国已于2002年签署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DOC),并正在推动DOC的落实及“南海行为准则”(COC)的谈判。从2014年8月 开始,中国还推动了“双轨思路”,即有关争议由直接当事国通过友好协商谈判寻求和平解决,南海的和平稳定则由中国与东盟国家共同维护。中方的长期克制和努力收到一定效果,大部分国家均将南海问题与中国的总体关系分开处理,不希望南海问题阻碍与中国关系的发展。

中国在南海的行动不是强势,而是正常的维权行动。这两年中国政府更重视“维权”与“维稳”的平衡,大力推动睦邻友好不能以牺牲主权权益为代价。

10、有人评论,这次美国舰队直接开进南海海域,是不是代表中美冲突到了临界点?

目前有舆论认为中美关系要发生大的转变,但现在谈临界点和大的转变尚为时过早。

中美在南海的矛盾关系到双方的权力地位、规则利益和面子,预计双方在南海的摩擦与对抗会长期化,但双方依然会保持克制。中美关系复杂多元,利益交汇点众多,南海问题远不是全部,中美双方暂时也不想因此影响整体关系。

11、中国应如何应对美国的挑衅?

虽然中国一直主张而且仍然主张和平对话解决问题,但中国自然不能任由美国挑衅。

外交上,中国已表明严正立场,向美提出严正抗议。

舆论上,要大力揭露美军违反国际法,破坏南海地区和平与稳定,损害中美关系的挑衅行径和虚伪嘴脸。

行动上,可视情增加在南沙岛礁周边的军力部署,对美军进入中方控制12海里的舰机采取音频警告、航向管制、紧贴外逼甚至是警告射击等强制性措施进行驱离,此外还可采取其他一切必要措施应对。(文章来源:瞭望智库)


相关链接
1、美舰闯南沙12海里违法? 中国解放军不拦截3原因
2、美军闯进中国南海岛礁  凸显美国内部政治斗争

美舰闯南沙12海里违法? 中国解放军不拦截3原因

 美舰闯南沙12海里违法?
中国解放军不拦截3原因

作者 / 来源:路禾、陆莲 / 《多维新闻》

美军舰硬闯南海

习近平结束访美之后,有关美国要派遣军舰闯进南海新建岛屿12海里的声浪就此起彼伏,终于10月27日美国海军“拉森号”驱逐舰闯入南沙群岛渚碧礁、美济礁12海里航行。一石激起千层浪,中国外交部 27日一天两次召开记者会谈中国立场,中国驻美大使馆发布声明后,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27日接受CNN采访痛斥美国。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张业遂在27日召见了美国驻华大使鲍卡斯严正交涉。中国海军发言人和国防部发言人专门就此答记者问表明不满,解放军还派出两艘军舰对美舰实施了监视、跟踪和警告。从中国外交部和军方的反应来看,北京对于美国此举是相当恼火的。

但需要指出的一点就是,早在1958年中国就公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领海的声明》,第一条即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海宽度为12海里。”“一切外国飞机和军用船舶,未经中国政府许可,不得进入中国领海及其上空。”

中国此次并未如外界预想的那样,军舰直接开过去拦截美战舰,而是派出了中国海军“兰州”号导弹驱逐舰和“台州”号巡逻舰实施监视、跟踪和警告。今年8月,美侦察机大张旗鼓闯入南海岛礁领空遭到中国战机强硬拦 截,2001年,中国军机为了拦截最后直接与美军机相撞,为何中国之前在领空中对美表现得相当强硬,现在只是对美军舰发出警告、跟踪? 这是中国示弱的信号吗?

1、南沙岛礁海域“领海范围”或“国际水域“不易确定

根据领空主权原则,外国航空器在一国领空中是没有“无害通过权”的,也就是说,外国军机在没有得到主权国家的许可之下,是不能进入中国领空的。但根据联合 国海洋公约,所有国家,不论为沿海国或内陆国,其船舶均享有无害通过领海的权利,即它可以在不事先通知或征得沿海国同意的情况下,连续不间断的通过其领海 的航行权利。无害通过权为外国军舰或民用舰提供了更多的空间。

根据联合国海洋合约法,任何明礁(高潮高地)具领海, 但因不适人居,不具专属经济区。任何暗礁(高潮低地)不具领海。就目前中国控制的南海多数岛礁而言,它们在国际法上的地位属于后两类,或者不具专属经济区,甚至不具领海。对于不具领海的暗礁,其上面以及附近的海域确属国际水域,各国船只具有通行权。

按照这样的规定,美军有权进入在中国扩建之前的高潮低地海域,甚至有权对那些中国扩建之前的高潮高地的领海,在实在有需要的情况下实施“无害通过”。 但是,美国行使在其认定的中国扩建前的高潮低地的国际水域航行权,必须证明那些岩石扩建前的高潮低地性,美国还无法做到。

而中方要拒绝其进入,也必须证明那些岩石在扩建前的高潮高地性,中方也必须对此举证。美军并未举证就强行进入虽然显得霸道,但中方要以领海为由阻止美国进入,尚需提供理据。

这就是中国只能是抗议,对美军行径予以监视的法理原因。这也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10月27日中午的谈话中称“美国拉森号军舰未经中国政府允许,非法进入中国南沙群岛有关岛礁邻近海域”,当天下午的记者会上却改口将“非法进入“改成了“擅自进入”的原因。

2、中国提出“南沙群岛有关岛礁‘附近海域’”定义模糊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此次在所有交涉中并没有承认美国进入的是12海里领海。中国外交部称美国军舰进入的是“南沙群岛有关岛礁邻近海域”,中国军方称美国进入的是“南沙群岛有关岛礁近岸水域”。

中国多次宣称对南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此次“邻近海域”、“近岸水域”其实都是“附近海域”的变种表达。据查询,1974年,南越当局宣布将南沙群岛中部分岛屿划归其福绥省管辖之后, 中国外交部提出了“附近海域”这一词,至此之后,在涉及中国阐明对南海享有主权的范围的官方文件中,均包含有关岛礁“及其附近海域”。

但“附近海域”并非严格的法律用语。《联合国海洋法公 约》中并无“附近海域”之概念,这一表述没有国际法理支撑,既不是领海也不是专属经济区,无法界定。因此,不少声音认为 “无明确的定义,其法律含意难以被人理解。”因此中国只能将美国的行为界定为挑衅、胁迫而不敢贸然对美军舰下手。

美军军舰此次是进入的是渚碧礁和美济礁,这两个岛礁在未填海造陆之前属于低潮高地,并不享有12海里的领海权,只是有500米的安全区。现在美国进入12海里,实际上是试探中国是否将填海造陆之后的岛礁称为岛屿。中国谨慎行事却又军事外交联动批美国展现的是类似于面对九段线的矛盾心理,如果认定美国进入12海里违法,就等于坐实了填海造陆后声锁更多的领海主权,如果对美国进入12海里不闻不问等于默认美国进入12海里。中国现在的激烈表现实际上是为此后厘清新造岛屿的属性做铺垫。

3、中国本身在南沙群岛海域划定领海基点、基线还有难度

虽然中国主张在南海拥有主权,但除了在西沙群岛已宣布了领海基点、基线,在这些地方中国的领海范围和外部界线是明确的,中国在东沙和南沙群岛最基本的领海基线都没有测验完毕。

纵然对于中国来说,要证明自己在南海的主权,划定领海基点和基线非常有必要,但是,这非常困难,原因在于确定基点、基线的地方需要满足一定的条件,并非是随便找个岛礁或者暗礁就可以划个基点,需要在比较高的高地上才可以有基点。并且,哪些岛礁可以有领海,也需要大量的调查、研究。在南沙群岛中,最大的岛屿太平岛现在在台湾当局的控制之下,中国很难去太平岛划领海基点和基线。南沙群岛中的大多数岛礁也被越南、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等国控制,中国要对这些岛礁进行调查、研究几乎更是不可能的。

更何况,今年6月,中国外交部表示,中方将很快结束部分在南海的岛屿建设相关活动,这意味着中国在南海的吹填工作已经完成,下一步很可能就是要建起飞机跑道、港口和军事设施等。而中国扩建岛礁完成后,再来讨论这些这些岛礁在扩建之前究竟是否属于高潮高地或低地,已失时机,即中方无法事后出示证据,以表明在扩建之前这是具有领海的明礁。

领海基线的划定困难重重,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在西沙主权问题上底气十足,在南沙等问题上并没有十足把握的原因。

美军闯进中国南海岛礁 凸显美国内部政治斗争

美军闯进中国南海岛礁
凸显美国内部政治斗争

作者 / 来源:禔靖 / 《多维新闻》

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白宫担心美军在南海升级地区局势,影响中美外交合作

对于美军 “拉森”号军舰进入中国南海岛礁12海里,中国外交部和国防部都表达了鲜明的不满和反对立场。不过,从事后奥巴马政府对美军这一行为的低调回应或回避性姿态可以看出,主导外交的奥巴马本人并不希望军方在南海出现误判甚至擦枪走火。这次美军进南海主要还是白宫和五角大楼之间的一种“意见”分歧,在大选及国会的背景下看,更是一次内部政治斗争。

白宫选择低调处理这次美军闯南海行为

据华邮和纽报等媒体透露,对于这次美军闯南海行为,白宫精心策划后选择低调处理,主要还是担心升级同中国的直接对抗。白宫方面要求国防部官员不能公开谈论这一军事行动。美军进入南海时,也不能发布正式声明或媒体简报。如果有媒体问及,国防部官员都不能公开谈及此事。所以,到目前为止,白宫、国务院和五角大楼在记者会上都未直接提及甚至证实美军进入过南海岛礁12海里。媒体的报道都是引述匿名政府官员的话展开。一位匿名政府官员告诉媒体:“我们不希望将这一行动的影响扩大化”。

鉴于南海问题的敏感性,白宫并未正式确认或否认美军行为。

不巧地是,成功说服白宫允许美军进入南海岛礁12海里的防长卡特在美军舰离开南海几小时后,按计划出席了参议院军事委员会的听证会。这场听证会的主题并非围绕南海,而是叙利亚问题和打击ISIS威胁等安全挑战。听证会上,共和党参议员沙利文(Dan Sullivan,R-Alaska)提问卡特,“美军进入南海岛礁12海里以内的消息是否属实,美军真的这样做了吗”?卡特起初并未直接回答,只强调美 军将进入国际法允许的任何地方。在沙利文至少4次逼问无果的情况下,该委员会主席麦凯恩(John McCain)加入了逼问的行列。

麦凯恩提问:“你为何不能确切肯定或否定这(进入南海12海里)已经发生?”卡特无奈之下承认美军进入南海岛礁12海里,说:“我不希望总体上谈及军方行动的想法。但是,你在报纸上看到的是准确的”。

2014年中国开始南海填海造陆时,白宫方面不知如何回应。随后美国国务院提出了冻结提议,遭到中方拒绝。当时的美军太平洋舰队司令洛克利尔 (Samuel Locklear)认为,美国要有一套应对中国南海建岛行为的“战略”,而不是白宫方面更倾向的“一次性回应举措”。但是,卡特的上台让美国在南海的态度有所转变。尤其是比洛克利尔更为鹰派的哈里斯(Harry Harris)接任舰队司令后更是加大了对南海的关注。卡特和哈里斯都支持美军进入南海岛礁12海里以内

经过缜密研讨,定调为“例行”巡航

据奥巴马政府官员透露,国安顾问赖斯(Susan Rice)对通过军事行动回应中国的南海岛礁建设行为持谨慎态度,担心这种炫耀武力的方式有损同北京在网络安全等重要议题方面的对话。赖斯要求对美军进入南海岛礁12海里这一军事选项进行缜密的审视,尤其要对以往美军在南海类似军事行动进行对比分析。比如,赖斯希望五角大楼方面能够对美军过去在南海的行动提交一个较为完整的文件。经过对海军自2011年以来在南海开展的六次穿越巡航行为的研究,奥巴马政府最后决定,定调这次海军在南海的军事行动为“例行”巡航。

由此可以看出,国安会方面并不希望在习近平访美后破坏双边在重要议题上的良好合作姿态。另外,奥巴马向军方妥协,派军舰前往南海也是为了满足国内选举气氛的需要。尤其是共和党方面一直都在指责奥巴马在南海过于软弱,从这个意义上想,美军这次只能算是试探性巡航南海。

而且,奥巴马11月上旬将访问亚太出席亚太经合组织峰会、东亚峰会等,12月初前往巴黎出席气候峰会。法国政府27日称,习近平已接受邀请出席巴黎气候峰会。所以,奥巴马也不可能在此之前破坏同习近平再次举行会面的机会和气氛,增加不必要的外交危机与尴尬。

TPP让跨国企业如虎添翼

TPP让跨国企业如虎添翼

作者:朱云汉(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

文内插图与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TPP,即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简称。2005年5月28日,发起国文莱、智利、新西兰、新加坡签订协议。2008年,危机中的美国决定加入TPP,此后主导了TPP谈判进程。2015年,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新加坡、文莱、马来西亚、越南、新西兰、智利、墨西哥和秘鲁共12个国家成功结束谈判,达成TPP贸易协定。由于中国一直被排除在外,许多学者认为,TPP已成为美国遏制中国的武器,并将变成美国压榨亚太国家的工具。本文作者认为,TPP胎死腹中的可能性不能被排除。
由环太平洋十二个国家参与的“泛太平洋经济伙伴协定”(TPP)经过五年艰辛谈判,终于在十月五日达成协议。这个体量占全球GDP五分之二、全球货物贸易总额三分之一的巨型区域经济伙伴协定,代表着美国试图从开发中国家与欧盟手中,重新夺回国际贸易与投资游戏规则制订权的最后一搏。 

从3个角度评估TPP的政经意涵

我们可以从三个角度来评估TPP的政治与经济意涵。首先这个巨型区域经济伙伴协定如果通过美国国会表决正式启动,无异敲响世贸组织(WTO)架构下全球多 边自由贸易体制的丧钟。这个高门槛的区域经济伙伴协定,将许多开发中国家长期排除在外。这种具有排他性与差别待遇的贸易体制原来属于WTO架构下的例外安 排,现在美国却将其树立为主导性、常态性的安排,等于全面侵蚀WTO的无歧视、普遍最惠国待遇的基本原则。

以上漫画(资料图)取自网络

过去美国大力提倡全球多边自由贸易体制,现在却反其道而行,意谓着三件事情:

第一,WTO已经成为鸡肋骨,因为美国在WTO架构内已经无力主导;相反的,以印度、巴西、中国及南非为首的开发中国家,已经取得更大的发言权。
第二,美国单凭自己的市场开放筹码,已经无法在全球多边贸易谈判中得到她想要的东西,她需要利用TPP的经济份量与申请程序,来逼迫其他新兴市场国家逐一就范。
第三,美国决策者意识到必须重新部署对北京的战略围堵,以因应中国综合国力即将超越自己的威胁。推动TPP(以及推动跨大西洋贸易及投资伙伴协定)可以将美国与传统盟邦綑绑得更紧,牵制北京推动欧亚大陆经济共同体的企图,并限制中国企业在全球价值链的晋升速度。

但是美国的战略目标未必能实现,因为多数TPP成员都不可能割舍与中国的巨大经贸利益。只有加拿大与墨西哥对美的贸易依赖度超过对中国大陆的。以2014 年为例,澳洲与美国贸易总额370亿美元,跟中国为1281亿美元;新西兰跟美国贸易总额80亿美元,跟中国是154亿美元;日本跟美国2010亿美元, 跟大陆3070是亿美元。

TPP是为跨国企业与国际金融资本服务

TPP协定的背后推手是为美国大企业效命的华府游说团体、大律师事务所与保守阵营智库。它的指导思想是过去三十年美国在全球推销的新自由主义理念。根据这 个理念所打造的全球经济秩序,导致经济全球化的果实由极少数跨国精英囊括,但其巨大的风险,却主要由经济弱势群体承担,并导致各国内部的贫富差距不断扩 大。

美国主导的经济全球化,已经让跨国企业与国际金融资本在全球取得前所未有的支配地位,让极少数跨国企业精英及其利益代理人,在世界各地取得影响国家政策、 主导社会基本游戏规则的无比权力。其结果是,主权国家的经济与社会职能不断被掏空。更让在国家层次运作民主政体,普遍成为经济巨人阴影下的政治侏儒。民主 程序产生的政府既无法有效维护公民基本福祉,也乏力回应公民的政策需求。

TPP的主要目的就是进一步巩固跨国企业与国际金融资本的主宰地位,让跨国企业的利益可以凌驾各国的经济、金融、劳动、环境、医疗、食安,网路监管职权之 上,并逼迫各国让渡其立法与司法主权。这是一部精心设计的,钜细靡遗的掏空主权施工蓝图,将让跨国企业精英如虎添翼,可以完全确保他们对涉及经济安全、劳 动条件、所得分配、资讯流通,个人隐私、人身安全、环境品质等现代社会所有重要的生活面向各种规范与法律之主导地位。

TPP协定中的“投资人与地主国之间争端解决机制”(Investor-State Dispute Settlement,简称ISDS)更赤裸裸的剥夺各国司法主权。过去在WTO模式下,外国公司必须遵守投资所在国的法律。一旦发生利益纠纷,所在国拥有司法裁判权。如果外资不服可以上诉到WTO,但外国公司必须通过其母国政府才能上诉到WTO,因为只有主权国家才有权提出诉讼,也只有WTO成员国才拥有解决贸易争端机制的最终主导权,包括选择仲裁机构的权利。 

TPP胎死腹中的可能性不能被排除

但是TPP协议中的ISDS机制则将提出诉讼和仲裁的权利从主权国家手中夺走,未来将移转给设立在华盛顿或纽约等地的国际投资争端解决机构。这类机构通常 都由倾向维护跨国公司权益的律师或商务仲裁员组成,也不提供上诉机制。因此,未来TPP成员国在执行协定,或制订相关国内法律时,会动辄得咎,到处会陷入 被外资控诉并付出巨额赔偿之风险。这也必然进一步削弱各国政府对于劳工、农民、病患、消费大众的保护职能。也难怪几乎所有美国民主党的国会议员都极力反对,连最有希望当选总统的希拉里也表态杯葛。TPP胎死腹中的可能性不能被排除。

Monday, 26 October 2015

纳吉宣布让中国游客免签证入境 移民局抗拒执行被指有反华情结

纳吉宣布让中国游客免签证入境
移民局抗拒执行被指有反华情结

原标题:马来西亚移民局不同意免签中国游客 被指有反华情结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凤凰网、环球时报、澎湃新闻报道
guancha.cn/Neighbors/2015_10_26_338883.shtml

(文内小标题是《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资料图)

9月14日,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曾宣布,作为促进马来西亚经济的系列措施之一,马来西亚2015年10月1日至2016年3月31日将对来自中国的团体游客实行免签。然而据新加坡《联合早报》25日披露,由于马来西亚政府各部门缺乏协调,至今未有中国旅游团成功以免签方式进入马来西亚。据马媒报道,该国旅游及文化部提议给予中国游客免签,称内政部的签证条例过于苛刻,导致今年赴马中国游客人数下滑。但隶属于内政部的移民局表示,为国家安全考虑,在该问题上绝不妥协。 

事实上,马来西亚各政府部门近年来一直对是否以及如何让中国游客免签证入境而各持己见。


实行“免签政策”旨在吸引中国游客

此前受马航事件影响,马来西亚旅游受到很大影响,中国游客赴大马旅游人数也大幅下降。“这次马来西亚推出的免签政策,实际是想挽回影响,希望更多中国游客重返大马旅游。”

免签对吸引中国游客的效果非常明显,今年印尼免签以来网上预订人数大幅增长。马来西亚免签一旦落实,预计将会成为吸引中国游客的一个重要因素。

携程旅游专家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曾表示,这一新政策说明马来西亚对中国市场的重视,也是为了与周边国家争夺中国游客。预计“免签政策”实行之后,加上马币的逆势回冷,马来西亚的团队和自由行客人将迎来30%以上的增幅。

虽然许多国家为了争取消费力强大的中国游客而放宽签证限制,而且效果明显,但马来西亚仍举棋不定。其内政部属下的移民局,就是其中一个坚决反对这项措施的单位。

旅游部长不满移民局抗拒执行的说法

据凤凰网报道,移民局总监慕斯达法周四对《新海峡时报》说,该局不会为了增加游客人数而危害国家安全,因此他坚决反对让特定国家的游客免签入境。他说,移民局只允许中国游客必须至少20人一团抵达马国,才可享有免签证。“我们不会只为了提升游客数量,就做危害国家安全的事情。如果我们认为有必要阻止不受欢迎的外国人,我们不管他们是否来自中国都会这么做。”

匿名的移民局高级官员透露,2013年至今年4月共有超过1万1000名入境马国的中国女性,由于涉及卖淫而被逮捕;她们大部份是以社交签证入境马国。

移民局的说法引起旅游及文化部长纳兹里不满。马来西亚网络媒体《人民邮报》报道称,纳兹里近日对移民局的“国家安全担忧”不满,质问其是否有“反中国情结”。他表示,中国游客都有往返机票,旅游配套项目大部分通过旅行社购买,“他们会回到自己的国家”。纳兹里说,移民局不应以所逮捕的卖淫女性为指标而拒绝中国游客免签证。

纳兹里前天对《人民邮报》表示,内阁已经决定豁免中国游客签证,但移民局总监慕斯达法却两度违反内阁决定,因此他将于下次内阁会议提出此事。他说,他也将建议把豁免签证的旅行团人数由20人减至三人。

另据环球时报报道,《人民邮报》称,本月20日,纳兹里也指责过移民局拒绝向少于20人的中国旅行团免签阻碍了中国游客赴马的意愿,“1200万的中国游客,对于依赖旅游业的国家是巨大商机。但很遗憾,移民局的条例太严格,有碍内阁努力落实向中国游客开放免签的计划”。他表示,在马来西亚流失中国游客的同时,中国游客前去邻国的人数正在增加,“印尼的中国游客人数就增长了4%”,“而今年1月至6月的赴马中国游客人数只有75万人左右,去年同期是85 万”。马地方政府旅游部门官员也支持纳兹里的观点。

马来西亚国家通讯社称,沙巴州旅游、文化与环境部长曼均认为,中国人现在更愿意以小团体方式出游——与亲属一起或者单独出游。他说:“我们欢迎免签倡议。我真的希望政府能够重新考虑团体旅游免签的最低人数限制条件,或者把限制完全取消。”

纳兹里也质疑移民局袒护一家在中国办理旅游签证的马国公司。他指该公司向申请签证者征收人民币200元(约44新元)的费用,但只向马国政府缴付其中80元。

消息称两名中国人同行或可豁免签证

此外,据《中国报》掌握的消息,内阁前天指示内政部研究是否将豁免签证的中国旅行团人数,由20人减至两人。

消息表示,马来西亚政府已经错过中国的“国庆黄金周”,因此不想再错过中国明年春节假期的出国热潮。消息说,尽管移民局坚持立场,但内阁希望内政部再次考虑。

在北京出席中国与亚细安执法安全合作部长级会议的内政部副部长诺加兹兰承认,马来西亚政府无法落实中国旅游团免签证措施,是因为中国政府尚未回应马国的这项措施。因此中国游客前往马国之前,仍须申请签证。


Friday, 23 October 2015

“颜色革命”提供的是“反面教材”

"颜色革命"提供的是"反面教材"

原标题:“颜色革命”今昔杂论

作者/来源:张国祚/《环球视野》

小标题是《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 根据网络资料,作者张国祚为中国著名马克思主义学者,他长期从事理论研究和宣传工作,在中国化马克思主义、文化问题、国际问题、科学哲学等领域发表过许多有影响的论著。曾任中宣部理论局副局长、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主任,现任中国文化软实力研究中心主任。

本文原载于中国《思想政治工作研究》月刊——这是一本由中共中央宣传部主管、中国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和中宣部思想政治工作研究所主办的,旨在通过理论研究、调查研究,推动思想政治工作创新实践,在全中国公开发行的刊物。


作者在文末指出“香港的“占中”、台湾的“太阳花”“反课纲”都是所谓“颜色革命”的雏形,虽然翻不了天,但确是个警钟,我们必须警惕,台港当局和媒体则应该清醒反思。”这篇文章显然是特别为中国国内尤其是港台读者而撰写的。但是,作者对“颜色革命”的见解和分析,也不失为中国以外的一些国家如马来西亚的民主人士推动国家民主改革的一份值得研读的参考材料。


以下是全文内容——


按照马克思主义观点,革命是阶级矛盾和社会矛盾激化的产物。一般说来,如果社会财富分配日益不公、社会生活两极分化加剧、人民大众生存艰难困苦、民主权力遭受严重践踏,就会引发阶级矛盾的激化,进而引起政治危机、经济危机,乃至爆发革命。因为任何反动的统治阶级都不愿自动退出历史舞台,其对自身权利的维护往往采取武力镇压,所以被压迫阶级争取自身权利的革命也难免采取暴力行动、进行武装斗争。同时,马克思主义认为,革命是人类社会历史发展不可避免的政治行 动。这样定义的革命,一般都被赋予进步的含义。

“颜色革命”与革命,主要有3点本质区别

然而,“颜色革命”虽然也叫“革命”,但同马克思主义所说的革命是有本质区别的。主要有三点不同:——

一是两者目的不同。马克思主义革命的目的是为了无产阶级和被压迫人民的解放而斗争,建立起真正为人民服务的政权;“颜色革命”的组织领导者就是为了拉拢多数选民,战胜对手、夺取执政权。

二是组织领导者的地位不同。领导被压迫阶级起来革命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往往都被统治阶级视为非法的、视为镇压对象,只能进行武装斗争,只能把“暴力斗争”看成是“无产阶级革命的普遍规律”;而“颜色革命”的组织领导者都是有合法地位的反对派,他们可以冠冕堂皇地打着“自由、民主、人权、反腐败”的旗号,以“合法”的方式搞所谓“街头和平抗争”,制造舆论,抹黑当局,煽动民众对当局执政合法性持怀疑和否定的态度,造成族群分裂和社会动乱。

三是革命结果不同。马克思主义革命带来人民翻身解放做主人,带来社会进步、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而“颜色革命”在乱中夺权后,往往建立起亲西方的政府,不但不能给人民带来真正的利益,而且还给“颜色革命”发生国和周边地区带来政治动荡、经济衰退、民生凋敝、社会灾难,甚至带 来生灵涂炭。

“颜色革命“跟美国的密切联系

“颜色革命”首先发生在独联体国家。苏联解体后,美国很快启动了所谓“支持新生独立国家”的计划,通过《自由援助法》和名目繁多的“单项计划”,以资金援助为诱饵,在独联体各国“培植民主土壤”,“营造民主气氛”,“物色民主骨干”,“树立民主榜样”,着力把独联体各国打造成追随美国的所谓“新型民主国家”。美国先是企图借助独联体各国政府的力量来实施其计划,但发现独联体各国政府并不完全听命于美国,于是美国又将专项援助转向了这些国家中的“年轻一代”,以留学、交流、资助项目为名,制定了形形色色策反青年学者的计划,对这些国家实行所谓“软渗透”。对此,美国不惜血本,投入资金多达上百亿美元,其中四分之三以上提供给这些国家的非政府组织和独立媒体等民间机构,使其成为亲美派,成为“颜色革命”的主力。最早在格鲁吉亚“天鹅绒革命”中胜出的萨卡什维利,就是接受美国资助并在美国学习回国的亲美派。美国支持“颜色革命”的资金援助往往都是通过美国“非政府组织”来实现的。例如,美国索罗斯基金会这个“非政府组织”就参与过鼓动“颜色革命”的战略图谋。2003年格鲁吉亚“天鹅绒革命”结束后,其新内阁成员中至少有四名部长都曾与索罗斯基金会有过非同一般的密切联系。

不否认,“颜色革命”发生的背景和原因都比较复杂,但无外乎国内和国外两种因素。从国内来看,都是民主法治不够健全,集权式的统治往往容易形成特权利益集团,导致权力缺乏制约、腐败滋生、分配不公,进而使社会缺少创造活力、经济发展缓慢、人民生活难以改善,最终矛盾积累、激化,加之文化差异、民族宗教矛盾等,很容易为外部势力的干涉提供借口、创造条件。正是在这种背景下,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不失时机地煽风点火,大力推动“颜色革命”,采取政府公开支持和非政府组织积极参与的双管齐下政策。美国政要公开讲话支持反对派发动“颜色革命”已成定式,小布什第二任期的就职演说稿,竟然用了49个“自由”,鼓励那些对美国具有重大战略价值的国家的反对派,给他们撑腰。而在“颜色革命”的准备和进行过程中,美国的非政府组织发挥了特殊的作用,对反对派的大量支持和援助工作都是由非政府组织具体实施的。显而易见,其中一些所谓“非政府组织”具有明显的官方背景,是服务于美国政府对外政策的,是“颜色革命”非常活跃的推手。美国为首的西方把支持“颜色革命”的目的标榜为“人道主义”和“民主”,是为了“解救”“专制、独裁政权”奴役下的人民。其实美国为首的西方是为了自己的经济利益和战略利益,总试图以自己的意识形态影响和改变非西方国家的国家意志和政策导向,从而建立起亲美国、亲西方的政权。

发生“颜色革命“的国家都要付出惨痛代价

实际上,在已发生“颜色革命”的国家,没有一个国家不因追随西方意识形态而付出惨痛代价。格鲁吉亚的“玫瑰革命”既没给人民带来民主,也没给人民带来利益,只带来了政治动乱;吉尔吉斯斯坦“郁金香革命”引发的是导致上千人伤亡的骚乱;乌克兰的“橙色革命”延续下来是民族矛盾激化,国家分裂,武装冲突,人民流血;以“争民主、反独裁、反腐败”为口号的“茉莉花革命”使阿拉伯世界多国发生剧烈的社会动荡,反政府示威风起云涌,直接导致了突尼斯连续四年的冲突和骚乱;黎巴嫩的“雪松革命”延续下来的是连续不断的政治动荡、政局不稳;执政三十年的穆巴拉克总统的黯然下台,并没有换来埃及的和平安宁,持续的示威抗议和严重的流血冲突不断,连续三年撕裂着埃及社会;叙利亚的“颜色革命”早已撕下“和平”的伪装,在美国为首的西方公开支持下,反对派已经武装到牙齿,不断制造流血冲突惨案;而伊拉克的“紫色革命”延续下来,则出现了令世人震惊的“伊斯兰国”的恐怖杀戮。

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大肆鼓动“颜色革命”,曾使一些不明真相的国家和人民误以为“颜色革命”是“上帝的福音”。但事与愿违,“颜色革命”带来的只是灾难,越来越多的国家逐渐清醒:“颜色革命”实际上提供的是“反面教材”。美国为首的西方发动“颜色革命”损人而不利己,奥巴马上台后不得不把布什的“四面出击” 改为“四面握手”。但是祸根已经埋下,美国的中东、西亚政策,特别是鼓动“颜色革命”的战略,给“颜色革命”发生国和周边地区带来了难以平复的创伤,现在 成千上万的难民逃离这些地区,美国和欧洲不得不品尝自己酿制的苦酒,仅“高风亮节”的德国就要准备承接80万难民,匈牙利军警则严阵以待,严防难民闯关。 美国也不得不面临已经接受难民的欧盟压力。“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历史的因果报应出现了。

历史表明,一旦“颜色革命”离得近了,和平安宁就会离得远了。于是,发展繁荣就会受阻,族群就会分裂,暴力就会肆虐,社会灾难就会降临,最终受害的还是无辜百姓。香港的“占中”、台湾的“太阳花”“反课纲”都是所谓“颜色革命”的雏形,虽然翻不了天,但确是个警钟,我们必须警惕,台港当局和媒体则应该清醒反思。


Thursday, 22 October 2015

泛亚铁路筹划近50年 从战略构想走向现实

泛亚铁路筹划近50年
从战略构想走向现实

原标题:泛亚铁路三线齐进   北京南启天门

作者 / 来源:欣予 /  多维新闻

泛亚铁路不再是空谈

就在世界为中美在南海的较量,以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首次对英国国事访问所吸引时,北京在东南亚的进一步举动,似乎并没有得到太多的关注。筹划近50年的泛亚铁路尘埃落定,从战略构想正式走向现实,让“泛亚铁路即将动工”不再是一句空谈。

在刚刚过去的“中泰铁路合作研讨会”上,中国驻泰大使宁赋魁披露,10月28至29日,中泰双方将在中泰铁路合作联合委员会第八次会议上,签署两国政府间铁路合作框架协议,抓紧实现年内开工建设的目标。借由此,不仅仅是中泰两国间的合作更进一步。鉴于中泰铁路作为泛亚铁路重要组成部分,这或也意味着一件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大事即将付诸实施。

当规划已久的泛亚铁路终于走向建设阶段,屡经高铁出海受阻后,中国不但终迎机遇期,借由中泰铁路打开泛亚铁路核心节点,中国高铁技术第一次真正在境外落地,再加之东西两线的最新进展,中国在东南亚棋盘的布局也愈发清晰起来。

中线因中泰铁路启动而再续

此资料图取自网络,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泛亚铁路”之梦成型于上个世纪60年代初,这样一个概念最早由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迪(Datuk Seri Mahathir Bin Mohamad)1995年12月在东盟第五届首脑会议上提出。根据当时的建议,泛亚铁路东南亚段包括东、中、西三条线,都是从中国的云南昆明出发,经东线(越南)、西线(缅甸)、中线(老挝)三路并进,将中南半岛的既有铁路网一举串起,在泰国曼谷汇合后经吉隆坡直达终点新加坡。预计铁路总长将达到 1.46万公里,全线预计于2015年完工。不过,尽管这样一种设想随后得到了有关国家的普遍赞同,但在具体推进过程中却面临着困难重重。其中,被外界视为最有可能首先实现的泛亚铁路中线(中国—老挝—泰国)屡屡受阻,尤其为这样一种部署最终能否实现,打上了大大的问号。

从现实来看,鉴于老挝作为东南亚唯一一个内陆国家,既无港口,陆地交通更是最为落后,全国境内只有4公里的铁路。一直以来,老挝方面对于泛亚铁路的渴望都要高于其它各国,其政府更希望泛亚铁路的修建带动本国的经济,成为连接中国与东盟的重要中转站,并于2014年9月同中国正式启动中老政府间铁路协议商谈。老挝并不构成中线难以破局的最大阻碍,中线纾困的重点便落在了泰国一段之上。

中泰铁路历经10年协商、一波三折,受制于多重问题。 一方面泰国自己难以支撑资金以及技术,而在另外一方面,近些年来泰国政局的动荡更为之添上了诸多变数。伴随2015年初,泰国军政府重新开始考虑中泰铁路的进程,并就资金以及技术问题同中国达成一致,军政府总理巴育更亲赴中国考察,终于为此铺平了道路。

此外,更为重要的还在于,泰国选择弃窄轨而采用标准轨,令中线突围更具意义。由于历史原因,泰国、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多使用米轨铁路,窄于中国的标准轨铁路,这也就造成了即便口岸相连,铁路也无法相通的问题存在。而今,地处泛亚铁路中线中段的泰国最终选择修建标准轨铁路,在一定程度上或也为泛亚铁路中线乃至于整体布局率先定下了基调,迈出了中国标准输出的重要一步。

西线或因缅甸政局好转而纾困

且在中线突围之外,近来泛亚铁路东西两线亦各有新的突破与利好消息传出,泛亚铁路三线并进之势也益显。

回顾泛亚铁路发展史,西线主要掣肘于缅甸因素,缅甸政局的动荡往往为之带来的重大风险以及不确定性。正如观察人士指出的那样,中国资本在缅甸的受挫,与缅甸民主化进程几乎同步。中国在缅甸投资额于2010财年(当年4月至次年3月)曾达到82亿美元的高点,但接下来便遭遇连续三年大幅下滑,2011财年减少约50%,2012财年再次减少约90%,2013 财年则再次减少95%。在某种程度上,这与2010年11月,缅甸举行多党制大选,军政府将权力移交民主政府、前总理吴登盛力推国内民主,存在着一定的必然联系。

吴登盛作为缅甸军人政权的最后一任总理,也是军方的实权人物之一,当选后力促使昂山素季重获自由,虽获得国内外赞誉。不过在其对Twitter、Facebook和Youtube等境外媒体解除封锁,并积极吸收美、日、韩等国投资的同时,却也因为在国内外树立形象,推迟或取消了此前军政府时期中缅方面的部分合作项目。不仅中缅在铁路方面的合作受到这样一举的影响,密松水电站被叫停、莱比塘铜矿进展不顺等一系列大型基建项目遇阻背后,都存在相同的阴影。不过,与泛亚铁路中线纾困一样,西线所面临的诸多问题近来也出现了松动的迹象。一方面,缅甸10月15日在内比都签署全国停火协议,为缅甸局势缓和带来利好消息,而在另外一方面,即将举行的缅甸大选,更有可能为中缅铁路建设重启带来机遇。

今年6月10日至14日应中共方面邀请,昂山素季率缅甸全国民主联盟代表团访华,在外界看来北京此举实乃为缅甸大选后的中缅关系铺路之意弥显。即将到来的11月,缅甸马上要迎来25年来首次民主大选,尽管昂山素季被剥夺参选总统的资格,短时间内受军方支持的联邦巩固与发展党的地位更难轻易遭撼动,不过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的声势浩大仍受到了各方的关注,缅甸内外皆笃信这或将成为改写缅甸政治光谱的大选,且之于中国也莫不是一次机会。

尽管昂山素季被释放后同北京方面鲜有互动,但无论是其此前负责莱比塘铜矿调查,推动项目复工,还是近日其又就密松水电站项目发声,强调“一旦赢得大选,进而筹组政府,将会把合同内容向民众公开,然后再做决定是否重建”。从昂山素季的务实当中,或许能够就泛亚铁路西线纾困窥得一丝曙光。

东线或因中越得以合作而现新机

之于泛亚铁路的东线,此前经过有关国家多年反复研究磋商,且考虑的沿海地形平坦能够为建设提供先天优势,这样一项方案早早便被列入优先考虑的范围。但东线所经主要国家——越南2010年虽提出发展高铁,但因经费庞大一度搁置,再加之中越之间围绕领海主权问题屡起波折,越南同柬埔寨之间的互通一直难以突破,东线迟迟难以落实却也成为一种现实。不过,近段时间的一些细微之处却也显出,东线破局并非完全没有可能。

事实上,搁置许久之后,近期越南又透露了建设高铁意向。据越南媒体10月8日报道,该国计划新修一条至老挝的铁路,并入由中国主导建设的泛亚铁路网。这条新铁路线长约500公里,将由越南中部省河静的永安港通往老挝首都万象。越南方面态度的这一松动,或也可能为东线建设带来一种新的思路,即部分借道中线最后完成贯通。

与此同时,中国方面近来也屡有新的方案提出。在原有东线经云南河口、广西凭祥穿过越南的规划之外,北京方面以及关系又进一步提出泛亚铁路中—东线方案,即建设经广西到越南线路:南宁—崇左—凭祥—河内。在这样一种规划当中,中国同越南的铁路线衔接处将为防城港。而在观察人士看来,“泛亚铁路”东线从防城港对接越南或将更为容易得到越南政府的认同和合作。“泛亚铁路”所面临的最大问题仍在于相关国家的认同与合作。越南海防作为越南一个重要的旅游城市,客观上十分需要一条便捷快速的客运铁路,建设海防-河内铁路关系到越南的内需问题。

且观共同社近日报道指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有计划于今年11月将访问越南,并与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等会谈。虽然这样一则消息尚未得到北京方面的证实,但这样一种消息的传出其实也在相当程度上契合了中越当前微调关系、加紧沟通的大环境,而一旦习近平此行果然落地,这之于中越间真正启动铁路建设莫非不是一次良机。

当然,在此过程当中,原有东线方案也并没有被完全搁置一旁,柬埔寨更未因此被隔离在泛亚铁路的规划之外。2014年中国便已与柬埔寨达成共识,以建立合资公司方式,建造一条连接昆明至柬埔寨首都的高铁,未来连通到新加坡,作为泛亚铁路的中线。北京方面不过是选择了更为灵活的策略,多线齐下,完成东南亚,乃至于进一步推动其在“一带一陆”的整体布局。

Monday, 19 October 2015

美国众学者揭开美国选举: 名为“民主”实则“寡头”

美国众学者揭开美国选举:
名为"民主"实则"寡头"

原标题:美学者:名为"民主"实则"寡头" 美选举改革阻力重重

作者 / 来源:王晓真 / 《中国社会科学报》

图片来源于网络

日前,美国前总统詹姆斯•厄尔•卡特 [(James Earl Carter) 习称吉米•卡特 (Jimmy Carter)] 在访谈节目中关于“美国民主已死”的言论再次激起了人们对于美国“寡头政治”、“金钱政治”等问题的质疑和探讨。相关学者认为,这些问题与美国选举制度中的弊端息息相关,而想要推行改革却阻力重重。围绕这一问题本报记者梳理了相关文献并采访了相关学者。

两党垄断   国会僵化

2014 年美国斯坦福大学的民主、发展和法治中心(Center on Democracy, Development and the Rule of Law ,CDDRL)曾发布一份关于美国选举制度改革的报告表示,美国学术界以及广大民众对美国政治与管理的“功能紊乱”深表担忧。民主党与共和党两大政党越发两极化,导致国会频陷僵局;竞选活动费用高昂,引发选民不满。2013年10月,两党就预算问题僵持不下甚至致使联邦政府关闭16天。美国正偏离其“民主”的信条。报告指出,美国民主如今存在的这些问题一定程度上是根植于选举制度的结构性问题的。

民主、发展和法治中心前主任,胡佛研究所 (Hoover Institution)高级研究员拉里•戴蒙德(Larry Diamond)教授日前指出,美国民主党与共和党构建和维护的“双头垄断”(duopoly)制度阻碍了所有其他政治候选人的竞争机会。联邦政府越来越陷入两党僵持的局面,而那些可能带来创造性政治见地和更广泛政治联盟的新选择则被排除在外。执政党派死板僵化,不求改变,失去了寻求富有创造力解决方案的能力。戴蒙德强调,必须结束总统选举中的两党“垄断”。因此,民调中显示出的美国大众对政府不满程度如此之高也就不足为奇。据调查,63%的美国人认为联邦政府没有反映被统治者的意愿;86%感到政治体制崩坏,不能很好地服务于美国人民的利益。

“既得利益者 阻碍选举改革

戴蒙德向本报记者表示,如今的大选制度亟待改革,使选举更加开放和具有竞争性。在选举制度上,应当由“简单多数选举制”(First-Past-the Post)向“优先选择投票制”(Ranked Choice Voting)转变。这一制度在澳大利亚被应用在下议院选举中,也被称为“排位复选制”(Instant Runoff)。该制度能够激励候选人吸引其他候选人的支持者,也可使一些独立候选人有胜出的可能性与可行性。但美国选举制的民主化改革既不可能彻底改变选举缺乏民主的根本问题,而且改革本身也将充满阻碍,其中最重要的一点便是现行制度下选举获胜者及其利益攸关方均是“既得利益者”,不愿也不可能对现有选举制度进行彻底改变。

据调查,有大约2/3的美国人民表示希望能够选择为一名独立总统侯选人投票。但有百余年历史的民主、共和两党垄断制度, 却封死了这一道路。戴蒙德对记者表示,除了面临资金和组织难题,还有一个关键却容易被人忽略的“看门人”难以克服,那就是总统辩论委员会 (Commission on Presidential Debates ,CPD)。如今,总统辩论已成为赢取大选的必经之路,但其一系列既定规则却使其他候选人参与无门。按其要求,只有在每年9月份5次民调中得票在15%以上的候选人才有资格参与辩论。有研究则指出,对于一位候选人而言,想要在民调中达到这样一个支持率水平需要花费大约2.7亿美元。没有哪个独立竞选活动曾经或者将会在不知道其候选人能否登上辩论台进行公平竞争的情况下花费如此巨款。2015年1月,49名共和党、民主党及独立人士,包括现任及前任政府要员、国会议员、学者等,曾联合向总统辩论委员会写信,呼吁改变现行规则,为独立候选人开放辩论机会。尽管这一呼吁得到了公众的积极响应,但委员会却表示“没有改变的必要”。这不仅体现了美国大选中的“金钱政治”的问题,也反映了“既得利益者”的顽固和难以撼动。

普通民众难以影响美国政治

戴蒙德指出,美国选民已经展示出了对政治两极化、国会僵局以及经济表现的高度不满,表达出了对两大主要政党的质疑;互联网和社会媒体也显示出潜力,帮助制衡政治“竞技场”以及激励“草根阶层”的广泛参与。但是,普通民众却难以对美国政治产生影响。

根据普林斯顿大学一项研究显示,在美国,当大部分甚至绝大部分公众支持变革时,也不太可能得到想要的结果。在其研究的近2000项政策案例中,即便是在支持 变革的人数占压倒性优势——有80%公众支持一项政策变革的情况下,变革得到通过的比例也只有43%。这揭露了美国政治名为民主,实为“精英统治”和“寡 头政治”的事实。该研究作者之一,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教授马丁•季伦思(Martin Gilens)表示,美国政治体系中金钱发挥着极大的作用,富人和利益集团在竞选经费和游说中扮演重要角色,并且缺少大型组织或团体代表和帮助普通民众发声,这都导致了美国政治中“寡头”垄断的局面。

也正因如此,民众要想推动美国积重难返的选举制度进行民主化改革困难重重。正如美国历史学家埃里克•朱斯(Eric Zuesse)对卡特总统的回应所说,普通美国民众的选择对公共政策并无法产生重要影响。无论寡头统治者如何粉饰,美国与其他所谓的 “选举民主”国家无异,“民主”只是一个幌子。

The New Phase of Democratic Reform

The New Phase of Democratic Reform

P. Waytha Moorthy


[Editor’s note] This article is full text written by Waytha Moorthy, Chair of HINDRAF, specially for "The New Phase of Democratic Reform in Malaysia" forum organised by Sahabat Rakyat held on 6 Sep 2015 at DeFortune Restaurant, Kulai. The following is the original full text submitted to Sahabat Rakyat on 17 Oct 2015, Chinese rendition will be published later.

I begin today with a quote from Sahabat Rakyat in their program invitation dated 13th July 2015 the original version being in Chinese.

“Therefore, while the democratic reform movement in our country moves towards the new phase of fragmentation and reorganization, all democratic parties, organizations and individuals should pay attention and properly treat the status of Hindraf and the concrete demands put forward by the Indian community represented by Hindraf to ensure Hindraf and the marginalized Indian community can merge into the struggle of all ethnic groups to oppose state Islamization and to bury UMNO hegemonic rule.”

UBAH was the rallying cry in the last GE. Unfortunately when I asked many UBAH apa no one seem to know other than the general need for change. Many feel all will be fixed if there was a change of Government.

I may be criticized for saying this today having thrown my support to BN in GE13. I make no apology for my actions. We had more than 16 meetings with PR but they could not even endorse the basic demands contained in our 6 point demands. The BN however entered into a written MOU and publicly apologized for their neglect of the minority Indian community for the last 4 decades and promised to implement the necessary economic programs that the Indian underclass badly needed. Well we all know that the PM did not keep to his words hence my resignation from all positions of Government. Now that is an old story.

The theme of today’s forum “ The new phase of democratic reform” is very relevant and timely for all forces who genuinely want to see a true democratic reform in this country. My speech today is based on what I wrote in 2010 themed “ Will Pakatan commit to a roadmap for true democracy”.

For a Human Rights Movement like Hindraf, which represents the poor, and underclass, promises of change are meaningless. Honestly it does not matter to the poor man suffering on the ground level if politicians are corrupt or if the country will be provided with good governance should there be change of Government. The poor man needs to be fed first. He needs an income. He needs a roof above his head. The almost 800K internally displaced Indian labourers’ from the estates need to be provided with compensation for their displaced lives, training opportunities to cope with their displacement, proper relocation and affordable housing. Since 1975 they have become the new urban poor and underclass who are suffering on a daily basis. A large number of them are stateless and a good 150,000 such stateless children are not attending schools because UMNO Government dictates so. By virtue of being stateless, many are unable to avail of the basic benefits of healthcare, social welfare, employment, driving licenses, acquire property etc.

When HINDRAF makes demands for the class of persons it represents, there are many quarters who are quick to say these are racist demands. It is sad as they either failed to understand or refused to understand that true democratic reform should incorporate all segments of society including the minority rights and expect the minorities to depend on their mercy.

We have really come to a cross junction. The new phase of democratic reform should include all true forces of political opponents of UMNO-BN and not the monopoly of 3 or probably now 4 political parties. The new force should incorporate NGOs, individual politicians who are credible, community leaders, Union leaders and of course political parties which have contributed to the opposition front like the PSM, and Dr Jeffrey Kittingan in Sabah.

The agenda to capture Putrajaya should be backed up with a concrete commitment for CHANGE instead of mere rhetoric’s.

The new phase of democratic reform should contain the following basic democratic changes, which in my opinion would bring about TRUE CHANGE;

1)    Clear and unambiguous commitment to the principles of Equality for all as stipulated in Article 8 of the Federal Constitution.

2)    Strict adherence to the original spirit and intention of the drafting of Article 153 of the Malaysian Constitution, ie the Special Position of the Malays and Natives in limited areas and not the false notion of the Malay Special Privileges and the “sapu bersih/habis”  concept that have paralysed Non Malays and stymied the country for 53 years.

3)    Commitment to amend the Federal Constitution to incorporate a truly impartial and independent Constitutional Court and its composition of Judges takes into account seniority, experience and appointment are to be open and transparent and consists of members of all races equally.

4)    Protection of Freedom of Religion as enshrined under the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All conflicts of religious status of persons etc should be adjudicated in the civil courts.

The original intention of amendments to Article 121 (1) of the Federal Court should be strictly adhered to i.e. that the role of Muslim syariah courts are to strictly adjudicate upon matrimonial and property matters involving Muslims only as per the debates and adoption of the new article 121 1 (A) in the Parliament Hansard in 1988.

All places of worships belonging to non-Muslims are to be equally recognized as PLACES OF WORSHIP (many do not realize that non-Muslim places of worships do not have a status) and land titles issued and permanently gazetted. Provisions be made under Federal funding for the establishment of new places of worships for all religious groups in a fair and orderly manner in   new townships and the government to provide for its maintenance as per granted to Muslim places of worships. Land titles granted to all places of worships, which had existed before Merdeka and the rights of these Religious groups be respected.

All persons are allowed to choose a Religion of his/her choice without state interference.

5) The new Government taking over responsibility of Education fully i.e. to provide land and funding equally for all schools including vernacular schools and upgrade and maintain all vernacular schools and schools belonging to minority groups, equally without discrimination. The responsibility of Education of all classes of citizens would be shouldered by the Government and the distinction of fully aided and non- fully aided school should be abolished.

6) Commit to revamp and clean the Police Force and civil service of its current corrupted particularly the top ranking officers.

7) Return the status quo of the monarchy prior to the amendments of 1981.

8) Commit to providing welfare and housing assistance of quality to all Malaysian poor equally under the welfare and housing ministry programs without any segregation / discrimination on grounds of race and religion.

9) Commit to the formation of a Royal commission of Inquiry into the Racist Agenda of BTN, which has trained almost 80% of its Civil servants to implement racist policies in Malaysia.

10) A royal commission and a 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 to inquire into the abuse of power and corruption of UMNO regime over the past 53 years since independence.

11) Give the Borneo states its promised autonomy as per the 1963 Malaysia agreement and hold a commission of inquiry to investigate the issuance of citizenships to more than 1.5 million Muslims from around the region of Philippines and Indonesia which intended to dilute the Christian population in Sabah of their Political power. Return 50% of its wealth in natural resources back to the Borneo states for it to administer.

12) To revamp and draw concrete plans to implement new economic programs to benefit all Malaysians irrespective of race and Religion and announce these proposed plans before the next GE.

13) To pass a new Race Relations Act to make racial segregation/discrimination a crime in line with the International standards.

14)  To adopt and ratify all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treaties and bring Malaysia on  par with modern democratic society in the United Nations.

15) To revamp the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to give it the power to initiate and recommend prosecutions independently of the Attorney general and these recommendations are to be adhered by the Attorney general. (Commit to amend the Federal Constitution to make the necessary changes). The appointment of members of the commission to be made open and transparent and its composition to be of people with integrity and credible Human rights record and contributions.

16)  To make an immediate commitment to resolve (not look into) the plight of the marginalized society that is plaguing the country which includes;

* The estimated 300,000 stateless Malaysian born Indians.
* Provide equal economic, social and educational opportunities for all marginalized community and declare openly programs and workable budgets to bring them on par with other communities and place them in the mainstream economic agenda.

17) To fully implement recommendations of the Royal Commission to enhance the operation and management of the Royal Malaysian Police established by the King on 4th February 2004. To form an independent Royal Commission of Inquiry to investigate the extra-judicial killings committed by the Royal Malaysian police.

18) To reduce annual defence budgets and mega projects and commit to allocate a minimum of RM5 Billion per annum to uplift Malaysia’s marginalized society and further RM5 billion of National wealth to help spur economic activity amongst the poor and marginalized.

19) Commit to liberalize licenses/ permits for publications and allow free airtime equally to all political parties during General Elections campaign period.

These are few examples of the fundamentals needed to bring about true democratic change in the lives of Malaysians. Unless and until the Opposition forces are open and transparent on their “UBAH” and truly committed to democratic principles, the masses would not believe their reform agenda. They would probably live with the known devil rather than unknown devil.

Sunday, 18 October 2015

第六届香山论坛四大看点

第六届香山论坛四大看点

来源 : 多维新闻

10月17日,参加论坛的代表向发言嘉宾提问。当日,第六届香山论坛在北京拉开帷幕,来自49个国家和5个国际组织共约500名官员、学者共议亚太安全合作。 新华社发(田丰 摄)
——图片链接 : news.xinhuanet.com/photo/2015-10/17/c_128328722_2.htm

北京时间10月16日,目前亚太安全对话机制中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多边会议之一第六届香山论坛在北京开幕。有分析称,此次香山论坛因齐聚16国军方高官而备受外界关注,不过真正的看点仅有四点。

第一、16国防长齐聚,凸显论坛影响力

第六届香山论坛秘书处副秘书长、中国国际战略学会副会长黄柏富此前介绍,2015年柬埔寨首相洪森应邀出席并发表演讲,来自16个国家的国防部长出席16日至18日在北京举行的第六届香山论坛。

据介绍,这16个国家分别是马来西亚、柬埔寨、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东帝汶、尼泊尔、文莱、马尔代夫、印度尼西亚、越南、新加坡、老挝、蒙古、菲律宾、缅甸、斯里兰卡。16国防长齐聚并非易事。从这份名单中不难发现,东盟十国防长悉数到齐。

2015年6月,中国军网在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助理马宜明率团出席东盟地区论坛安全政策会议的相关消息时披露,中方邀请了东盟各国防长10月中旬赴华参加10+1防长特别会晤。

而在9月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新任发言人吴谦上校发布消息,中国国防部将于10月15日至16日在北京举办中国-东盟(10+1)国防部长非正式会晤,东盟十国防务部门领导人及东盟秘书处负责人将出席会晤,会晤的主题是“迈向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加强防务安全合作”。

中国-东盟(10+1)防长非正式会晤与香山论坛接踵举办,两相衔接,也体现了香山论坛由二轨对话升级为一轨半对话的实质变动,今后将在亚太安全合作和地区安全架构中发挥独特的作用。

第二、更多国家派出官方代表团,安全合作深化

黄柏富指出,相比历届香山论坛,本届论坛参会代表的另一个突出特点是:参会代表的范围更广。主办方除了邀请各国的国防部长外,还邀请了各国军队总司令、总参谋长参会,有些国家派出两三个代表团参会。美国、英 国、法国、德国、日本、印尼等14个去年未派官方代表团的国家和地区,2015年也派出了官方代表团参会。

为适应亚太地区安全环境的新变化和安全合作的新需求, 香山论坛从2014年开始,由两年一届改为每年一届,规模扩大,规格提高,升级为一轨半高端亚洲安全与防务对话平台,参加人员也由往届中外专家学者扩大为亚太国家领导人、防务部门领导人或武装部队领导人,部分国际组织常设机构负责人、前军政要员及知名学者等。

第三、直面现实问题,探寻深层机理

在第五届香山论坛上,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发表演讲时指出,在本地区内讨论如何构建一个亚太安全架构,“最适合的场合就是香山论坛”。

第六届香山论坛倡导走共建、共享、共赢的亚洲安全之路,本着探讨亚太安全机制和共建亚太伙伴关系的理念,论坛的主题设定为“亚太安全合作:现实与愿景”,论坛设“亚太安全趋势:机遇与挑战”、“亚洲安全理念:创新与实践”、“亚太海上安全:风险与管控”、“地区恐怖主义、根源与应对”4个大会议题。7个分会议题,则分别讨论“亚太安全与大国责任”、“东盟共同体建设”、“地区反恐合作”、“海上通道安全”、“网络空间行为准则”、“人道主义救援合作”、“亚太安全合作:智库的作用”。

本届论坛的议题设计秉持“仰望星空,脚踏实地”的态度,与会者除了直面亚太地区国家当前共同面临的现实困难与挑战,还着重从更高层面去探寻共同理念、寻求共同对话的基础、为亚太安全合作寻找共同的基石。

7个分议题涉及亚太地区安全合作的重要的诸多方面,虽然其中不乏争议的存在,但是各国开展合作的基础和空间依然十分巨大,关键在于各方如何加强沟通,减少误判,谨言慎行,共同维护和平,促进发展。

要推动亚太安全架构朝向更加合理与自主的方向转变,亚太地区应进一步凝聚共识,积极打造符合现阶段地区和平发展特征的规则体系,推进地区安全合作机制建设,香山论坛为此提供了一个大好的对话平台和良好契机。

第四、观点交锋助力危机管控、化解矛盾

亚太是安全敏感问题最多最集中的地区之一,随着美国调整“重返亚太再平衡” 战略,亚太地区的国际秩序和力量格局出现新的动向,区域内国家围绕海上领土、海域划界、资源分配等问题的摩擦和争端有所升温。此次香山论坛与会方,也不乏其中利益攸关方。

亚太国家在海洋权益问题上的争议态势对亚太地区安全架构的未来发展有着重要的影响,如何管理这一争端本身及其外部环境,将会极大地影响亚太安全构架的未来发展。

偌大一个论坛,没有分歧是不可能的。如果没有交锋,大家都一个声音,似乎也不见得是件好事。既然亚太国家在海洋权益等问题上确实存在利益冲突,那么,在一个平台上共同对话,敞开来谈,就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只有谈起来,才能更好地加强危机管控,寻求和平友好的解决办法。

同时也要看到,太平洋上并非只有争议,更多的还是合作,而且在多个领域有很大的潜力,其中包括海洋环境保护、海洋科研、航海安全、海上沟通、海上搜救以及防止跨国犯罪,等等。加强合作共同应对面临的安全问题,应该是各国共同努力的方向。

亚洲正在崛起。亚洲的崛起需要安全的环境,实现共同安全需要共同合作,这应是与会各方代表的共识。只有积极采取务实举措,共同维护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才能为各自国家发展最大限度地营造良好氛围。

(如是 编辑)

中国印尼正式签署合建 雅加达至万隆高铁项目

中国印尼正式签署合建
雅加达至万隆高铁项目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插图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中国击败日本取得兴建雅加达至万隆的印尼高铁项目,两国企业于10月16日(周五),在雅加达正式签署了组建中印尼合资公司协议,意味中国正式赢得首项海外高铁项目。

人民网10月16日雅加达电(记者 席来旺 庄雪雅) 今天,10月16日,由印度尼西亚维卡公司牵头的印尼国企联合体与中国铁路总公司牵头组成的中国企业联合体,在雅加达正式签署了组建中印尼合资公司协议, 该合资公司将负责印度尼西亚雅加达至万隆高速铁路项目的建设和运营。这是印尼与中国企业按照两国元首达成的重要共识,全面对接“全球海洋支点”战略和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推进投资、产能、基础设施等领域务实友好合作取得的又一重大成果。

今年11月开工建设,三年建成通车

雅加达至万隆高速铁路,全长150公里,最高设计时速300公里,拟于2015年11月开工建设,三年建成通车。届时,雅加达到万隆间的旅行时间,将由现在的3个多小时缩短至40分钟以内。雅万项目的实施,不仅能够直接拉动印尼冶炼、制造、基建、电力、电子、服务、物流等配套产业发展,增加就业机会,推动产业结构升级,而且建成通车后,能够极大第方便民众出行,有效缓解雅加达至万隆交通压力,优化投资环境,促进沿线商业开发,带动沿线旅游产业快速发展,加快形成高铁经济走廊,对促进印尼经济社会发展、造福印尼人民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必将成为印尼振兴经济的腾飞之路、改善民生的幸福之路。

国际铁路合作模式的一次探索和创新

雅万高铁项目是国际上首个由政府主导搭台、两国企业对企业(B2B)进行合作建设的高铁项目,是国际铁路合作模式的一次探索和创新。两国企业将在高速铁路 勘察设计、工程施工、装备制造、运营管理等方面开展全方位合作,中方企业帮助印尼企业培训高铁人才,双方企业已就本地化生产和技术转让达成框架协议。双方 企业联合体将通力合作,按照印尼政府提出的建设目标,加快推进项目实施,严格工程质量和施工安全管理,努力把雅万高铁建设成为安全优质的精品工程、国际铁 路合作的示范工程、凝结中印尼两国人民友谊的百年不朽工程。

中印尼双方合作企业表示,将以雅万高铁合作为新的起点,不断完善合作模式、积累合作经验、拓展合作领域,提高铁路建设和运营管理水平,不断完善城市综合交通体系,推动印尼交通事业全面快速发展,为印尼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强大的运输保障。

中国驻印尼大使谢锋在今天的高铁合资公司签约仪式上发表致辞指出,中印尼企业正式签署成立合资公司的协议,以法律形式确认双方合作修建雅万高铁。春华秋 实。双方从3月开始洽谈,到金秋10月结成合作硕果。雅万高铁是中印尼两国民众高度关注的项目,意义重大。对于印尼来说这将是印尼乃至东南亚地区首条高 铁,对中国而言,这将是完全采用中国技术、标准、装备,中方在海外全程参与规划、建设、运营、管理的第一条高铁。从两国务实合作角度看,这将是两国迄今为 止的最大单笔合作项目,也是中印尼对接发展战略的重大“早期收获”。

Friday, 16 October 2015

中泰铁路合作协议月底签署 建成后中方先经营一段时间

中泰铁路合作协议月底签署
建成后中方先经营一段时间

原标题:中泰铁路合作协议月底签署
来源:北京晨报 / 国际在线
插图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右图为中泰铁路合作规划示意图:
四条线路——
• 曼谷-坎桂线
• 坎桂-呵叻线
• 坎桂-玛塔卜线
• 呵叻-廊开线
全部长度:800多公里。中心节点:呵叻府,距北部廊开府预计修建的铁路里程为350多公里,距首都曼谷的里程约为270多公里。


已进行多轮谈判的中泰铁路合作项目传出新消息:本月28日至29日,双方将在中泰铁路合作联合委员会第八次会议上签署两国政府间铁路合作框架协议。按中国驻泰大使宁赋魁的说法,协议签署后,双方将抓紧实现年内开工建设的目标。

努力实现年内动工

10月14日,在泰国东北部重镇呵叻,中国驻泰大使馆与泰中文化经济协会联合举办“中泰铁路合作研讨会”。宁赋魁在研讨会上介绍项目进展时说,9月11至12日在曼谷举行的联委会第七次会议上,双方就可行性研究、工程承包和融资方案、设计细节等问题进行充分磋商,达成多项共识,泰方对中方提交的第一期可研性报告表示满意。近日,中方将向泰方提交铁路全线的可研性报告。而后,在10月28至29日联委会第八次会议上,双方将签署两国政府间铁路合作框架协议。

框架协议一旦签署,将成为项目谈判的重要节点。此后,双方将就开工等具体事宜进行磋商。宁赋魁说,双方将努力实现年内动工的目标。

除了“时间节点”,这次研讨会选址呵叻,可谓是确立了“地理节点”。

呵叻府地处连接泰国中部和东北部的门户位置,历史上就是泰国的战略重镇,人口260万,仅次于曼谷,人均GDP达11万泰铢,自然和旅游资源丰富,丝绸、农产品等物产丰富。

车站规划初步成型

研讨会上,呵叻府府尹威迁指出,呵叻府期待中泰铁路早日完工,同时,呵叻府的30多个县希望借着这条铁路线,与中国更多的城市加强沟通和关联,挖掘双方间巨大的合作潜力。他说,铁路建成后,将给呵叻与外界的交通带来极大便利,从曼谷到呵叻的时间将从目前的3个多小时缩短为1个半小时,将进一步提升呵叻吸引外商投资的优势,大大促进泰中经贸往来和旅游经济发展。

呵叻府打算在原有火车站的基础上修建新车站。虽然铁路尚未动工,但呵叻府的车站规划已经初步成型。研讨会上,泰国交通部轨道规划处处长披切博士展示了呵叻火车站规划图,依照规划,这座占地面积达86万平方米的车站不仅将承担中泰铁路枢纽功能,还将兼具“经济角色”,将成为中泰铁路沿线各地“一村一产品”的调度中心。

除呵叻府外,其他沿线各府也在积极地规划自己的车站。

中方培养泰国技工

泰国改革动员委员会委员、泰中文化经济协会基础设施委员会主任勇育•萨拉什巴在研讨会上说,中国基础设施建设技术领衔全球,正在大力发展基础设施的泰国希望能够获得中国更多的技术支持。他说,泰国拟新修6条双轨铁路,以泰国本国资金承建,这些项目也希望能够获得中国的技术支持和参与共建。他说,中泰合作不仅是硬件合作,泰方十分看重在技术转让等方面的软件合作。

在研讨会自由发言阶段,呵叻一些当地民众也纷纷表达了他们的心声,希望中国为泰国培养更多铁路技工,传授给泰方更多的技术经验。

宁赋魁大使当即回应,中国计划为泰国培养至少数百名铁路专业人才。中泰双方在谈判中已经达成一致,中泰铁路建成后由中方经营一段时间后交给泰方,最终将由泰国企业和技术人员独立自主经营和管理这条铁路。

Monday, 12 October 2015

中泰铁路有望早日开工 完成泛亚铁路为期不远

中泰铁路有望早日开工
完成泛亚铁路为期不远

原标题:直取新加坡  中国要控制马六甲?

作者 / 来源:余乐 / 多维新闻网
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铁路可以快速投送军事力量。西方有官员担忧,中国会借助铁路控制马六甲海峡,排挤美国的势力。

[多维新闻10月9日讯] 李克强会见泰国外长长敦•巴穆威奈,李克强称“中泰铁路是双方合作的重点和亮点,希望早日开工”。泰国副总理塔纳萨表示,泰中双方正密切合作,工程有希望年内开工。

中泰双方的表态引起了外界关注。西方关注的不是中泰铁路本身,而是包括中泰铁路在内的“泛亚铁路”。《华尔街日报》称,“泛亚铁路是中国的‘马歇尔计划’”。西方有官员担忧,中国会借助铁路控制马六甲海峡,排挤美国的势力。

泛亚铁路  北起中国昆明  南抵新加坡

泛亚铁路,北起中国昆明,南到马六甲海峡新加坡,有左、中、右三条线路,基本涵盖了东南亚的中南半岛。如果泛亚铁路建成,中国将巩固在老挝、柬埔寨的势力,加深对越南的影响,而马六甲海峡明珠城市新加坡也将在中国势力的影响范围内。

新加坡,这个华人占据人口绝大多数的城市国家,不仅控制着是亚洲咽喉马六甲海峡,还采取对美一边倒的外交政策。新加坡虽然大力推进军事现代化,但军事并不独立,美国在新加坡建有樟宜海军基地、森巴旺海军基地、巴耶黎巴空军基地和樟宜国际机场。

美国的军机日夜出现在马六甲海峡上空。中国60%的石油是通过马六甲海峡进口,中国远洋贸易量的70%是通过马六甲海峡运往西亚、欧洲、非洲。美国在新加坡的军事存在,就是在中国咽喉上放了一把刀子。中美关系若有变故,美国随时能切断中国外贸的主干道。

为了避开美国的掣肘,外界盛传中国将在泰国建设克拉地峡运河。克拉地峡位于中南半岛最窄处,泰国一直想建设一条运河,外界认为中国是最有实力也最有意愿建设克拉地峡运河的国家。克拉地峡运河若建设成功,中国就能避开美军控制的马六甲海峡,经克拉地峡运河运送石油。但10月8日,泰国外长敦•巴穆威奈对克拉地峡运河的存在予以否定。

泛亚铁路将扩大中国在东南亚的影响力

美国将军曾说“美国尊重中国陆军的权威”,中国陆路军事力量之强大全球公认。泛亚铁路若建设成功,中国铁路将从昆明直通新加坡,这无疑将大大拓展中国在东南亚的影响力。中国军事力量甚至能在一日内投送新加坡,马六甲海峡的军事存在对比将发生根本性改变。

因此外界认为,中国执着的追求泛亚铁路的修建,不仅是为了促进中国和泰国、新加坡之间的贸易往来,更是为将中国势力扩展到马六甲海峡做准备。在短期内海军实力难以和美国相匹敌的情况下,通过陆路将影响力投送到关键性海运通道沿岸,这也许是中国无奈的选择。

Friday, 9 October 2015

Malaysian Civil Society Strongly Condemns the Abuse of SOSMA by PDRM

Joint Press Statement on 7 October 2015 

Malaysian Civil Society Strongly Condemns 
the Abuse of SOSMA by PDRM


Malaysian Civil Society strongly condemns the high-handed action of the Royal Malaysian Police (PDRM) in detaining Datuk Seri Khairuddin Abu Hassan under the Special Offences (Special Measures) Act 2012 (SOSMA).

Originally presented by the government as a national security and anti-terrorism measure, SOSMA provides for up to 28 days’ of detention without trial. There is no allegation or evidence of Khairuddin having any credible terrorist background. Instead, the Inspector-General of Police Tan Sri Khalid Abu Bakar has made it clear that Khairuddin was arrested for lodging reports with investigators in Hong Kong, Switzerland, France and the United Kingdom over the financial scandal involving 1Malaysia Development Berhad (1MDB).

Adding to the abuse of power is the fact that Khairuddin was arrested immediately when he was released by the court after six days’ remand following arrest on Friday 18 September under section 124C of the Penal Code for “activities detrimental to parliamentary democracy”. His re-arrest under SOSMA was under sections 124K and 124L of the Penal Code, which deal with sabotage and attempting to sabotage the state. If found guilty under 124K he faces life imprisonment.

This pattern of arrest and re-arrest following attempts in seeking justice and information on 1MDB through other jurisdictions clearly signals persecution by the state.

Detention without trial is highly repulsive to all democratic nations, the detention of political dissenters under such repressive legislation further highlights SOSMA’s unbridled scope for abuse under its draconian measures.

Clamp down on whistle-blowers

The detention of Datuk Seri Khairuddin Abu Hassan under SOSMA has undermined whatever progress Malaysia has made from the dark days of Operasi Lalang. The conduct of the Royal Malaysian Police can be seen as a pathetic attempt to answer the call of its political masters in the current turmoil. The failure to obtain the court’s permission in extension of the remand and the failure to produce any legitimate charge despite the time available for the police should have been a sufficient notice for the police to cease and desist from their harassment against Khairuddin. The decision to re-arrest Khairuddin under SOSMA immediately after the court decision to deny the extension of Khairuddin’s remand shows the true colours of the Royal Malaysian Police. The deplorable course of action shows callous disregard for the rule of law and the role played by the judiciary in the Malaysian legal system.

Corruption by any governmental body is a grave threat against the economic stability of any nation state. Further, in an environment rife with corruption, rule of law that serves as the cornerstone for any democratic nation cannot be practiced. To ensure the continuity and survival of Malaysia as a democratic state, those who have committed act of corruption must not be left unscathed. Allowing those who have conducted themselves in a corrupt manner only allows them to act with impunity and emboldens them to further destabilize and damage the beautiful country that our forefathers have built.

Can PDRM be impartial?

If we account for the gravity of the allegations made in relation to the 1MDB scandal and the great sum in question (RM 2.6billon and rising), it does not take a savant to understand that transparent and impartial investigation by all agencies involved is paramount in ensuring that the truth would prevail and justice would be served. With this in mind, the Malaysian Civil Society seek to remind PDRM of their duties and suggest that they conduct themselves in an impartial and respectable manner and provide adequate assistance to facilitate the investigation. As fellow Malaysians, the PDRM owe themselves and the country a moral and legal duty to act in an impartial manner. The potential economic damage of the alleged corruption revolving around 1MDB is not something that can be brushed off with a wave of a hand and the detention of individuals. Any attempt to further subjugate investigation would only come back to haunt Malaysians today and our future generations. As fellow Malaysians, members of the PDRM would not be safe from the repercussion and fallout from a failed investigation into the 1MDB scandal.

PDRM must be acutely aware of the role that they play and the power they hold in such times. PDRM should strive to be the independent and impartial police force that Malaysia desperately need and cease to be a political tool of those who walk the corridors of power. The decision to detain Khairuddin under SOSMA as part of this ongoing 1MDB scandal shows the world the desperation by those who walk to corridors of power today. PDRM should not debase themselves and serve as tools of such despicable acts.

Political Arrest

To the Government of Malaysia, it is clear that the promises made when SOSMA was first tabled in parliament were nothing but false promises to the people of Malaysia. The Government of Malaysia have clearly reneged on their promises and turned SOSMA into the vengeful spectre of ISA. Detention without trial on its own is repulsive enough that any individual that value freedom in a democratic nation cannot in good conscience be agreeable to legislations that grants such power to enforcement agencies and the government. The application of such measures against political dissenter marks the danger of SOSMA in modern Malaysia and cannot be anything less than a first step back to the dark ages of ISA. The chilling experience and lesson from the dark days of Operasi Lalang should have been a sufficient lesson for all. Lest concrete actions are taken, Malaysia would undoubtedly sink back to the dark days of ISA.

The act of Khairuddin as a whistle-blower does not make him a threat to Parliamentary democracy of Malaysia. If anything at all, his action should be taken as a concern for the state of affairs in Malaysia and plea for international intervention into a corrupted and failing system. The acts of intimidation through detention under SOSMA would not preserve the national sovereignty of Malaysia. Such acts would only act as a deterrent to potential whistle-blowers that seek to inform Malaysians of the wrongdoing of others. The act of penalizing the messenger and not the wrongdoer cannot be the Malaysian way of tackling wrong-doing in Malaysia. With this in mind, we call for the Government of Malaysia to enact adequate protection of whistle-blowers and cease its detention and harassments against whistle-blowers.

Legal and moral duty of the government

On this note, we, the Civil Society Organisations of Malaysia would like to remind the government of the Right to Liberty of Person guaranteed under the Article 5 of the Federal Constitution of Malaysia and the Right to Freedom of Expression provided for under Article 10 of the Federal Constitution of Malaysia. These are rights that are paramount to the continuity of the democratic practices valued by all Malaysians. Any actions to subjugate these values and rights would by default be the true threat against Parliamentary democracy. Irrespective of the prevailing threats by various quarters, the rights paramount to the practice of democracy in Malaysia must never be subject to undue control. The Government of Malaysia would do well to remember the freedoms provided for and guaranteed by Federal Constitution of Malaysia must not be denied to Malaysians with such callousness and apathy.

May we also remind the Government of Malaysia of the obligation of Malaysia as part of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As a member state of the United Nation and a representative in United Nation Security Council, the Government of Malaysia have the legal and moral duty to adhere to the human rights values espoused by international norms and the human rights conventions that they have signed. Further as a member of the United Nation Security Council, Malaysia must conduct itself in a manner that would make Malaysia an exemplary model for human rights for the rest of the world. This can only be achieved if the Government of Malaysia conduct itself in a respectable manner that would not put the nation to shame.

As a society of conscience, we Civil Society Organisations of Malaysia beseech our fellow citizens of Malaysia from all walks of life to unite against these irresponsible and reprehensible actions by governmental agencies. In these trying times, Malaysians must stand in solidarity against these actions that threaten to undo the effort of our forefathers and destroy all that we love and cherish. Malaysian Civil Society must take up the mantle of leadership in such times and show our dissent against such vile and deplorable actions by governmental agencies. Like the anti-Nazi movement at the height of the third Reich, the citizens of Malaysia have a similar duty to show the world that not all Malaysians are content with the present state of affairs and that we will not permit such acts of impunity against the rule of law and personal freedom.

Endorsed by: 

  1. Akademi Belia 
  2. ALIRAN 
  3. All Women’s Action Society (AWAM) 
  4. Angkatan Warga Aman Malaysia (Warga AMAN) 
  5. BERSIH 2.0 
  6. Persatuan Kesedaran Kommuniti Selangor (EMPOWER) 
  7. ENGAGE 
  8.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Indian Organisation (PRIMA) 
  9. Gabungan Bertindak Malaysia 
  10. Gerakan Hapuskan Akta Hasutan (GHAH) 
  11. Institute Rakyat 
  12. Islamic Renaissance Front 
  13. Jaringan Orang Asal SeMalaysia (JOAS) 
  14. Kajian Politik untuk Perubuhan (KPRU) 
  15. KL Tak Nak Insinerator (KTI) 
  16. Malaysian Indians Progressive Association (MIPAS) 
  17. Malaysians Indians Transformation Action Team (MITRA) 
  18. Malaysian Physicians For Social Responsibility 
  19. Malaysian Youth Care Association (PRIHATIN) 
  20. National Human Rights Society (HAKAM) 
  21. Negeri Sembilan Chinese Assembly Hall (NSCAH) 
  22. NGO: SHIELD 
  23. Oriental Hearts and Mind Study Institute (OHMSI) 
  24. Perak Women for Women Society (PWW) 
  25. Persatuan Rapat Malaysia (RAPAT) 
  26. PROHAM 
  27. Project Dialog 
  28. Pusat KOMAS 
  29. Sahabat Rakyat 人民之友 
  30. Saccess 
  31. SAVE Rivers 
  32. Sisters in Islam (SIS) 
  33. Suara Rakyat Malaysia (SUARAM) 
  34. Teoh Beng Hock Trust for Democracy 
  35. The Malaysian Youth and Students’ Democratic Movement (DEMA) 
  36. The Selangor & Kuala Lumpur Foundry & Engineering Industries Association (SFEIA) 
  37. Tindak Malaysia 
  38. University of Malaya Association of New Youth (UMANY)

日本已无力在海外建高铁

日本已无力在海外建高铁

凤凰网标题:日本在海外建高铁?就是一桩囧事

作者 / 来源:赵宏伟 / 观察者网、凤凰网


日本非常积极向海外推销高铁,这次在印尼竞标雅加达到万隆的高铁建设项目,结果输给中国。日本落败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呢?——此图片和说明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插。

[作者赵宏伟(左图)系日本法政大学教授、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登于10月8日观察者网,原题为《日本已无力在海外建高铁》]

印尼国家发展规划部部长索菲安9月29日专程赴日,通报:该国的高速铁路计划“决定采用中国投标”。日本大怒。

日本媒体报道:花两年时间,根据两国协定展开精密勘查,今年向印尼提交了高质量的计划书投标。而中国今年才应印尼新总统之邀参加投标。中国哪里有勘查时间,看了中国的标书才知道是抄用了日本的标书,印尼竟然把日本的标书复印给了中国,日本满腹怨恨。

日本竞标印尼高铁落败真正原因

中国提出的工费工期当然与日本不同,雅加达到万隆140公里,中国是3年建成,日本是8年,日本最后一咬牙改为5年工期。但印尼总统的民建民营,政府不担保债务,这一新条件,日本实在无法回应。日本落败,认为就因为印尼总统是亲中派。实际上,日本落败是证明了日本已无力在海外建高铁。这话怎么讲?

首先,日本在它的市场机制上,无法接受印尼的民建民营条件。日本不是市场经济国家吗?民建民营怎么不行啦?

日本对外援助的日元贷款是贷给外国政府,外国政府当然要担保债务。印尼政府宣布不担保,即不接受贷款,那日本政府贷给谁呢?贷给民营企业吗?没那个规定。而民营企业方即使有接受巨额贷款的担保能力,投资项目不能保证赢利的话,也不会去借钱接活儿。可以说,民建民营方式的海外大规模基建,日本根本没法接。换句话说,用民建民营方式的话,中企可以独揽全地球的活儿。

其次,日本网上愤青都在诅咒中国建不成,实际上日本就是揽到了活儿也已无力做出来。140公里的铁路,日本开始给印尼提的工期是8年。印尼就明白了,日本没戏。

中日高铁竞争的话题,近来被热炒。实际上,众所周知:中国的建设成本往贵算点儿也起码比日本便宜三分之一。这可是要命的一条。现在台湾高铁要破产是台媒的热门话题,这是日本在海外建的唯一一条高铁。这条高铁运行8年,现在走投无路,预计今年内将宣布破产。基本原因就是建设成本太高,收入都不够付贷款利息,年年赤字,累计已达15亿美元。

日本还曾争到越南高铁,虽咬牙压价到500亿美元并提供全额贷款援助。2009年越南党政也都咬牙决定建了,可国会却再一咬牙,以压倒多数票否决。越南政府实在无力担保偿还如此巨额的日本贷款。建成后巨大的运营成本,也让越南胆怯。

再次,现在日本就是拿下了哪个发展中国家的高铁项目也无力建成。本次印尼140公里高铁要8年,加上已经勘查了两年,共花10年。这是因为高龄少子劳动力奇缺的日本无力派出大批管理和技术劳动力,更不要说熟练工人了。日本NHK电视台曾播放了他们在非洲拍摄的节目,讲述为什么华为可以包打非洲。华为可以一个国家一个国家的包揽网络建设的大工程,因为只有中国企业可以派出大批20多岁的lT人才和熟练工人走遍大非洲的村村落落。那里的衣食住条件极差,中国人却勇往直前。NHK拍了很多他们认为苦不堪言的生活场景,结论是日本无力为之。日本和西方国家常炒作中国总是派大批工人出去,少雇本地工人。如果让发达国家派人,他们还真没人可派。实际上当地政治家们明白,等十年树木地教会本地人干活,不如三年之内包给中国开发建成。

吾辈大概还可以看到日本歹戏拖棚。日本现在包下了泰国和印度的高铁的设计,那是上千公里铁路。设计书出来后,超长工期、巨额工费等等,怕要重演印尼之囧,或把泰印吓跑或吓着自己打退堂鼓。

总之,中国不需降价竞标,现在在世界上,在人力、物力、财力上能建超大项目的国家,只有中国。

印尼模式不是赔钱赚吆喝

国人常担心,日本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压低了中标价让中国吃不了兜着走。投标确实是个技术活儿,既然世界上能建超大项目的只有中国,而中国也无法同期给全世界建高铁,所以挑有赢利希望的建几条,亚投行融资以不赔为底线,确是上策。

但是,印尼无心插柳地提出的这个民建民营模式,实在是一个绝佳模式。民建民营就倒逼你把民建工费压倒最低,为建成后的民营赢利创出最大的可能性。因为一旦亏损,在印尼设立的那个担负了民建民营的企业法人,没有政府给它担保债务,面对那巨额债务就只有破产了。

印尼民建民营高铁模式,简直是在倒逼中国轨道交通大改革,印尼不知觉中成了中国改革开放的“试验特区”。也是这个九月,习大大访美时,中美两国企业签订协定成立合资公司承建和经营美国洛杉矶至拉斯维加斯高铁。这是第二号轨道交通改革开放实验特区。

中国上路了,只能永往直前。现在,中国的轨道交通都是国建国营,都是赤字经营。在印尼和美国搞的民建民营也是这样的话,不仅无法再扩建,建成的这段高铁也要停驶报废。那么二亿印尼人三亿美国人的骂,世界数十亿人的讽,中国人就只能吃不了兜着走了。

高铁光建通还不够,之后经营赢利,永续运营才是真正通了。笔者曾反复强调,现今日本无力建高铁,但其优势在于经营铁路、地铁和公交。可以说在全世界,只有日本的高铁、地铁、公交全面黑字经营,票价也是公益平价。比如,去年经营东京到九州新干线的日本JR东海公司砸800亿美元建时速500公里的磁悬浮线, 可见公司收益如何的好。但东京到大阪438公里的线路计划工期32年,到2045年才能建成。笔者对在那公司供职的弟子说:老师活着看不到了。弟子苦笑无语。人手不够让日本无力搞超大工程的建设,但对建成的高铁经营有方。另外经营规模较日本小,但经营有方的还有韩国高铁和香港地铁。香港地铁已以PPP形式承包了北京、杭州、重庆,还有伦敦的地铁经营。比如说想赢利的话,车站就不应是象航站楼那样的北京南站,那应该是栋栋巨型摩天大厦。高铁进站,东京站进的是地下1至5层。轨道加物业,经营公司就数不过来进款了。

中国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可以取长补短学习日本经营模式。可以大批聘请日本退休经理、设计、运营人员去印尼,赴美国,或来中国再就业,还有韩国人材可用,更有香港地铁在中国英国培养的中国英国人材可用。可以让他们分包经营做做看,率中日韩经营团队踏遍“一带一路”搞民建民营铁路。

中国在印尼在美国,如果能摸索出一套民建民营模式来的话,可以用来改革国内轨道建设和经营,扭亏为盈。又可以打遍天下无敌手,用民建民营方式,拿下全世界的铁路建设和经营权。试想,对某国总统说,不花你一分钱,不让你负一分债,给你民建民营轨道交通,那总统会拒绝吗?还会有日本等来竞标吗?

聘用人员这种企业行为与日本政府没关系,跟日本民间合作就可以做起来。中国评价日本人的优秀能力,日本人当然士为知己者劳。这是合作双赢,是促进中日关系的正能量。

中日韩三国应通力合作。一个“通”字不难写,要建好还要经营好才能算通,可持续通下去才算通。而招聘善于经营铁路的中日韩精英们,从选项目到建设、经营通力合作的话,有赢利可能的铁路项目也会增加不少。这是亚洲人的合力,是亚洲力量。亚洲力量发展亚洲,在合力谋发展中就形成了亚洲人的命运共同体。这才是亚洲的路。

Thursday, 8 October 2015

TPP旨在孤立中国, 中国如何应对呢?

TPP旨在孤立中国,
中国如何应对呢?

原标题:专家:TPP想要孤立中国绝不可能

作者/来源:储信艳、沙璐/新京报、腾讯网



专家表示,随着中国“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和亚太自贸区推进,TPP对中国影响有限。

据新华社电, 由美国主导,日本、澳大利亚、新加坡和加拿大等12个国家参与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谈判5日达成一致。

协议生效还要各国走法律程序

本轮TPP谈判于9月30日在美国亚特兰大开始,原定于10月1日结束。但由于各方未能在农产品市场准入、汽车业原产地规则和制药业知识产权保护三大关键领域达成共识,谈判被迫延期。

最终,在谈判进入第六天时,美国贸易代表迈克尔•弗罗曼正式宣布谈判各方就跨太平洋伙伴协定达成一致,称这一协定将有助于“为亚太地区制订路线规则”。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说,这一协定将在一系列商品和服务上消除或降低关税和非关税壁垒,促进数字经济发展。

参与TPP谈判的日本经济财政大臣甘利明也证实,美国、日本及其他10个国家已达成“广泛协定”。

不过,共同社报道,虽然协定达成,但由于还需经过正式签字和各国国内法律程序,因此不确定协定最终是否会顺利生效。

美联社说,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需要等待90天才能签署这项协定。美国国会随后将对协定展开辩论,预计其在国会将遭遇阻力。

商务部:中国对TPP持开放态度

6日,中国商务部发言人对外表示,中方对符合世界贸易组织规则、有助于促进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制度建设均持开放态度。

专家认为,虽然TPP形成的贸易规则可能会对中国产生影响,但随着中韩、中澳自贸协定签署,中美、中欧投资协定谈判加快推进,上海自贸区试点拓展,“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谈判和亚太自贸区建设稳步推进,以及“一带一路”建设的持续推进,中国已呈现出深层次、高水平、全方位的对外贸易开放格局,TPP协定达成对中国的预期影响有限。

TPP是一种多边自贸协定,全称是“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谈判自2010年开始,涉及美国、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日本、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和越南,涵盖全球40%的经济产出。

不少美国智库专家和商界领袖认为,TPP协定最终要取得成功需要中国的参与。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黄育川说,TPP的目标之一是制定高标准的经贸规则,但如果主要经济体不遵守这些规则,其意义就会明显下降。

【解读1】
TPP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有负面影响,可能带来就业减少和产业流失

在TPP的各项规定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条款是“零关税”——TPP原则上要求成员国之间进行贸易时,取消所有商品的进口关税。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TPP协议达成,对中国并非一个好消息。举例来说,根据TPP规定,纺织产品“从纱开始”之后的所有工序和原料,都要在TPP成员国内进行,才能享受12国内零关税的待遇。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对表示,这样可能会迫使一部分纺织品企业将工厂从中国搬到TPP国家。

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国际合作室主任张建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由于关税降低,在美国市场上,越南纺织和服装产品可能会比中国产品更有竞争力,而马来西亚和日本的电子产品和机械产品可能会替代中国产品。总的来说,TPP对中国的贸易和出口、国民收入会有负面影响,可能会带来就业减少和产业流失。

【解读2】
中国将被彻底边缘化吗?
加快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将对冲TPP边缘化效应

两天来,TPP将压垮中国经济、中国将彻底被边缘化的言论遍布网络。事实真的如此吗?

张燕生用“打牌”来形容TPP协定。他说:“出牌的时候,希望把对方拿住。TPP是一张牌,确实会对中国产生严重影响。同时,中国手中也有牌,应对TPP。”

中国手中一张重要的牌,就是积极与其他国家商签自由贸易协定(FTA)。

去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示,中国要加快实施自由贸易区战略,逐步构建立足周边、辐射“一带一路”、面向全球的自由贸易网络。

加快FTA谈判,可以对冲TPP带来的边缘化效应,是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效果。

比如,在TPP成员国中的澳大利亚,今年6月份与中国签署了自贸协定。减税过渡期之后,中澳之间的货物产品接近100%零关税。在服务领域,澳方的条件则更为优惠,承诺对中方以负面清单方式开放服务部门。

张燕生表示,这样看来,TPP对中国和澳大利亚之间产生的贸易负面效应,就被中澳FTA抵消了。

根据记者梳理,在12个TPP国家中,与中国达成FTA的国家包括澳大利亚、新西兰、智利、秘鲁和新加坡5个国家,几乎占了TPP国家的半壁江山。文莱和马来西亚虽然没有与中国直接签订FTA,但是其所在的东盟早已与中国签订了FTA。

目前,中日韩FTA和中加FTA正在谈判中。中美之间也正在进行双边投资协定(BIT)的谈判。

【解读3】
中国为什么未加入TPP?
现阶段TPP很多规则对中国不利,不加入也正常

相关经济专家对新京报记者透露,TPP从2010年开始正式启动谈判。中国当时的研判是,TPP是针对中国订立的规则,因此中国选择不进入。

这样的判断,并非空穴来风。

5日,TPP协议达成之后,美国总统奥巴马发表声明称:“当我们超过95%的潜在客户都居住在国外时,我们不能让中国这样的国家制定全球经济规则。”

有一些网上言论认为,由于中国“不遵守国际规则”,导致美国另起炉灶,不带中国玩儿了。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国际经济专家陈凤英并不认同这种说法。她认为,不是中国不遵守规则,而是美国发现对手已长大,变得不好驾驭。“刚加入WTO时,都是外国人提要求,现在中国开始提出自己的方案。”她说。

有分析称,TPP谈判并不仅仅是经济谈判,其背后的政治因素也很强。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许利平表示,美国加入TPP谈判后提出了自己的规则和方案。美国和中国在争夺亚太国际贸易规则。

南开大学APEC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晨阳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美国制定的规则对美国最有利。相对来说,现阶段很多对中国不利,一定阶段我们无法满足贸易规则。中国对自由贸易持开放态度,将来更多地参与贸易毋庸置疑,但是现阶段TPP规则不适合中国,暂不加入也正常。

【解读4】
应对TPP中国有何准备?
积极参与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盘活周边和区域合作

TPP已经达成,中国做好准备了吗?事情并非如传言般那样糟糕。

首先,虽然TPP达成协议,但是距离真正实施还有一段不短的时间。许利平解释称,TPP协议需要12个国家议会的批准才能正式实行。由于各个国家的议会制度、法律制度不一样,即使一切顺利,也还需要一段时间。

另外,TPP在12个成员国内也并非没有争议。在日本,很多人担心零关税会对日本农业造成巨大打击;在美国,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对TPP的意见同样褒贬不一。因此,TPP协议还要经受住各国国会这一关。

有观点认为,TPP将架空世贸组织(WTO)。陈凤英表示,这种想法过于简单。WTO有100多个成员参与,而TPP只有12个成员国,不可能简单替代。

从中国的角度来看,TPP想要孤立中国,答案也是不可能。

陈凤英表示:“现在,任何一个国家想要孤立中国,基本不可能。中国拥有10万亿GDP的规模,是货物贸易第一大国,这样的国家,市场在我们这里,怎么去孤立?除非这个国家不想要出口。”

除了积极商签自由贸易协定,中国近年来的发展,也为应对TPP做了准备。用陈凤英的话说就是“做自己的事情”,比如中国积极参与由东盟发起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倡议互联互通、倡议成立亚投行、积极推进“一带一路”战略、提出丝路基金、提出金砖银行、建立上海自贸区等,都在盘活周边和区域合 作。

刘晨阳表示,化解TPP带来的消极影响,一方面中国要加快自主改革,另一方面要通过建设大的框架和沿线国家推进自贸区建设。如果快速发展,则不用再担忧TPP。
                                                   
新京报记者 储信艳 沙璐(新京报)


相关阅读: TPP

·TPP谈成对中国经济影响几何   2015.10.07
·TPP贸易协定达成 未来不排除中国会提出加入   2015.10.07
·媒体分析中国如何应对TPP:搞好改革 稳扎稳打   2015.10.07
·媒体:面对TPP怎么办 连横破合纵   2015.10.07


相关搜索:

中国为什么不加入tpp
美国tpp对中国的危害
tpp对中国的影响2014
tpp中国怎么应对
tpp是什么意思
tpp的进入门槛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