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2017.png

人民之友恭祝各界2017新年进步、万事如意!

 photo 2014-03-08KajangByElectionPC.jpg

2014年加影州议席补选诉求 / Tuntutan-tuntutan Pilihan Raya Kecil Kajang 2014

 photo ForumKrisisPerkataanAllah.jpg

“阿拉风波•宪法权利•宗教自由”论坛 / Forum "Krisis perkataan Allah • Hak berperlembagaan • Kebebasan beragama"

 photo LimChinSiongampArticle.jpg

林清祥《答问》遗稿片段

 photo 513StudentMovement.jpg

新加坡“5•13学生运动” 有/没有马共领导的争论【之一】与【之二】

 photo the-new-phase-of-democratic-reform-reject-state-islamization.jpg

马来西亚民主改革的新阶段 / The New Phase of Democratic Reform in Malaysia / Fasa Baru Reformasi Demokratik di Malaysia

 photo Bannerv2blue_small.jpg

 photo Banner%2BForum.jpg

 photo Banner_WorkReport2016.jpg

人民之友为庆祝15周年(2001—2016)纪念,在2016年9月上旬发表了最近5年(2011—2016)工作报告(华、巫、英3种语文),并在9月25日在新山举办一场主题为“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的论坛。

Sunday, 25 June 2017

雪隆董联会由蔡庆文翁清玉挂帅,重归董总队伍并践行"十大主张"

雪隆董联会由蔡庆文翁清玉挂帅
重归董总队伍并践行"十大主张"

来源:综合《东方日报》等报道

雪隆董联会主席蔡庆文 (左) 和署理主席翁清玉(右)。
——图片来源:曾鉦勤/《东方日报》

(吉隆坡24日讯) 雪隆董联会今日在会所召开第31届执行委员会复选会议,会议上分別选出主席、署理主席、副主席、总务、財政、常务委员及执委,歷时2小时才完成。复选会议结束后,新任主席蔡庆文带领新届执行委员召开记者会,宣布全体执行委员会名单如下表——


各主要领导人在其代表的学校的职务如下——

主席蔡庆文为循人中学署理董事长;  署理主席拿督翁清玉为安邦华小董事长。

副主席(共4名):拿督王鸿財为冼都中文华小董事长,谢璇苞为光华独中董事长,拿督王发为崇文华小董事长,陈友信为光华独中署理董事长。

总务罗志昌为呀吃14哩华小董事长;財政陈正锦为双文丹华小董事。  

7月15日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

蔡庆文在记者会上表示,新任执委將在7月15日召开第一次的全体执委会会议商討未来4年的工作计划。此外,蔡庆文也表示,新届雪隆董联会將会遵循大部分学校代表的意愿,重回董总大家庭,联同董总及各州董联会共同建设华教大业。


“竞选期间提出的《出师表》及《我们的10大主张》会是一个指引纲领和基础,我们將根据纲领,擬出具体工作计划和財务预算。”

蔡庆文说,在新届执委的首次会议上,將会將邀请国民型中学董事会加入会议议程,征询大家的意见和通过。

“雪隆董联会將会与国民型中学董事会密切配合,一起关注和协助处理国民型中学所面对的问题。”

他透露,华小方面,该会將会邀请尚未加入成为雪隆董联会会员的雪隆区各华小加入,確保大家都在同一个屋簷下,齐心並肩的维护及发展华小。

“我们也要在这里呼吁各华小董事会和校长必须严守董教总的指示,不可接受政府推行的‘双语课程计划‘,因为將导致华小变质。”

他指出,將会加强雪隆区华校的联繫及拜访工作,以便大家互相交流及探討发展华教之道。

出席者包括吉隆坡中华女校董事陈炳钟、培英华小副董事长李雄谋、士毛月新民华小董事长林进权等。

全国华社尤其是华教人士对雪隆董联会新届领导人迅速收拾被叶新田和邹寿汉搞到乱七八糟的残局,以及迅速提出具体方案来实现他们在竞选期间所许下的“十大主张”,都寄予厚望!



Saturday, 24 June 2017

中国政府加强管制资金外流,新山森林城项目将会受重创

中国政府加强管制资金外流
新山森林城项目将会受重创

原标题:受中国外汇管制条例影响 马国新山房地产项目受重创

来源:《新传媒8频道》网站
受中国外汇管制条例影响,邻国马来西亚柔佛新山斥资1000亿美元(约1390亿新元)打造的“森林城市”项目遭遇冲击,大批中国买家有了“退房”的打算。

据《彭博新闻社》报道,被称作“马来西亚版深圳”的新山,近几年成为中国发展商和买家竞相角逐的对象,前往当地发展集合酒店、办公楼、高尔夫球场、科技园和数千套豪华公寓的大型房地产项目。

由于中国政府加强管制资金外流的现象,这些房地产项目现在也必须调整发展方向。一些发展商在中国设立的售楼处曾一度吸引数百名买家,但现在则改而推销中国城市的发展项目。将潜在买家飞往马来西亚柔佛州南部购房的补贴旅行团,也有所减少。一些已买下待建项目、缴付订金的买家,更是考虑舍弃订金。

已支付了约60万元人民币(约12万新元)的Michelle Gao,在碧桂园森林城市订下了一套总价120万元人民币(约25万新元)的两居室单位。她说:“现在感觉进退两难。如果这个开发项目如此依赖像她这样的中国买家,那以后还怎么卖出去?项目还能不能完工?”

不仅如此,中国对外流资金的管制其实令买家却步。在规定下,中国公民每年的换汇额度为5万美元(约7万新元),但中国政府去年12月表示,所有购汇人必须签署承诺书,所购外汇不可以使用于境外购房。如若违例的情况,则将被列入观察名单,三年内不得购汇,并可能要接受洗黑钱调查。

过去几年,中国买家推高了全球各地的房价,而这个限制可以起到降温作用。然而只有少数楼盘项目受到的影响,足够和碧桂园森林城市项目相提并论,因为马来西亚的一些楼盘超过90%的买家来自中国。

一些受访的中国买家透露,他们是通过刷借记卡或信用卡或支付宝等方式,在碧桂园的中国售楼处支付了10%的首付款。不过他们表示,销售人员现在却告诉他们需要到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或是澳门刷卡支付余额,或者是汇款到碧桂园的海外账户。

中国买家担心触犯外汇规定

中国推出的外汇管制新政策,使不少中国买家担心会因此触犯条例,而须承担法律责任。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这个月表示,从9月1日起,中国境内发卡金融机构需向外汇局报送境内银行卡在境外发生的全部提现和单笔等值1000元人民币以上(约203新元)的消费交易信息。

其中一名买家Elaine Xiao说:“我被告知可以到香港付款,可是现在我就是很害怕,因为我不知道会有什么处罚。”

另一名来自广州买家Yu小姐也表示,并不打算继续付贷款,她指出,销售员告诉她利用漏洞,可以到香港刷信用卡,“我就问销售员,如果我在中国被列入黑名单,你会负责吗?”。虽然已经支付定金预订一套59平方米、总值120万人民币(约25万新元)的单位,但由于担心违例,她也正在考虑悔约。

她指出,由于房价比当地价格贵了一倍,如果没有中国买家,可能会是大问题, “我的房子现在还在海里”。

碧桂园:销售和进展不受外汇管制影响

碧桂园则表示,这些管制对于碧桂园森林城市的销售和建筑进度都没有影响,包括一家豪华酒店以及第一期的132套现房都已在上个月1日备妥交房。

碧桂园星期二(20日)也宣布,会继续展开碧桂园森林城市的第二期发展项目,这个耗资2亿8000万元的计划将建造一个高尔夫球场、一个国际学校还有另一家酒店。同时,碧桂园也声称正与少过60个有意取消订单的中国买家协商。

碧桂园透露,去年桂园森林城市一共出售了1万6000个住宅单位。

大本营在广东的碧桂园,是中国第二大发展商。他们在马来西亚柔佛新山推出的“森林城市”计划多次引发争议,包括大规模填海引发破坏环境忧虑。

根据碧桂园马来西亚办事处一名前营销员Alan Ho表示,有约九成的“森林城市”买主,都是来自中国大陆。

由于碧桂园中国的代理商改推售在中国国内的发展项目,碧桂园表示今年计划在越南、缅甸、台湾、泰国、日本、迪拜、菲律宾和老挝设立售楼处。

一些发展项目受阻停工

据一名了解新山另一个中资发展项目绿地翡翠湾(Greenland’s Jade Palace)的销售员表示,这个项目去年11月开始停工,因为公司有意改变现有计划,改建更多、更小型的单位。而记者上个月其中一个工作日走访建筑工地时,现场并没有展开施工工作。

绿地集团这个月3日通过书面的方式否认已停工,并解释是因为正等待前一批买家的反馈,来进一步改善公寓单位的设计。不过,公司拒绝透露销售数目,并表示正在寻找除了中国以外的买家。

房地产公司KGV International Property Consultants执行董事Samuel Tan说“自2014年以来,柔佛所有新公寓的批准工作都已被冻结,现有项目则是以能够负担得起的价格售出,大约是在60万令吉左右(约20万新元),而不是高达80万到100万令吉(约26万到32万新元)。”

Samuel Tan也指出,中国资金管制只对中资项目有影响。“由于现在是供过于求,就高楼项目方面而已,我们预测情况在2019年之前都不会有所改善。”

楼房滞销的情况也影响当地发展商。发展商丽阳机构(Tropicana Corporation Berhad)推出了25%购屋回扣计划,以36个月无息、延期付款计划来吸引买家。

根据房地产交易网站PropertyGuru.com,新山的二手房屋价格在过去两年已下滑2%。


相关文章:
1、看一名中国媒体人怎么描述 "森林城市"与中国人买房团

Sunday, 18 June 2017

雪隆董联会今届改选,叶新田团队全军覆没!

雪隆董联会今届改选,
叶新田团队全军覆没!

来源:综合《南洋商报》等媒体报道


马来西亚华文媒体都显著报道雪隆董联会第31届执行委员会改选结果的讯息。叶新田领军的“捍卫华教团队”43人(除了两名也被“整合团队”提名的候选人)全军覆没,一败涂地;蔡庆文领军的“整合团队”45人全都中选,大获全胜。雪隆董联会结束了“叶新田时代”!

今日(6月7日)是雪隆董联会改选第31届执行委员会投票日。今早,该会选举委员会总共发出552张选票,只有551张投下票箱,合格的会员代表共628名,因此投票率是87.74%;而在551张投下的选票中,只有13张是废票。

雪隆董联会这次改选空前激烈

这次改选可说空前激烈。投票时间是上午10时准时开始,各校代表却在早上8时30分左右就陆续到达现场,排起长长的人龙,准备投票。“捍卫华教团队”和“整合团队”两派支持者也一早抵达现场分发“菜单”,希望在最后一分钟争取各校代表的支持。


雪隆董联会选举委员会是从下午2时许开始计票,因其中的两组的票数出现落差,选委会主席指示计票员重算,而选举结果在6时50分左右,由邹寿汉宣布。选举结果宣布后,领导了雪隆董联会逾20年的叶新田,在大会上不得不承认“这是所有出席的各校代表的决定”。叶新田发表了他的一贯的阿Q式的说话之后,和他一路来的亲密副手、原署理主席邹寿汉苦笑颓丧离开会场。


雪隆董联会结束了“叶新田时代”

投票结果(上表中浅蓝色的手写数字就是各候选人的得票总数)显示:——
从B001至B045(共45名)是叶新田领军的“捍卫华教团队”候选人,其中的B025罗文森和B033蔡沄洴也被“整合团队”提名候选,两人因而分别396和393高票中选之外,其余43人全部落选
从B046至B088(共43人)是蔡庆文领军的“整合团队”候选人(包括B025罗文森和B033蔡沄洴,共45人)全都中选。
这届选举的结果标志着雪隆董联会由叶新田领导的时代的结束。蔡庆文领军的整合团队胜出之后,他们将在下周六(6月24日)下午2时在会所进行复选,共同推选最适合的执委担任各个重要职位。

谁将是雪隆董联会正副统帅,颇受全国华社尤其是华教人士关注。整合团队将如何收拾被叶新田和邹寿汉搞到乱七八糟的残局,以及何日何时宣布行之有效的具体方案来兑现他们在竞选期间所许下的承诺,全国华社尤其是华教人士都在殷切期待!

Saturday, 17 June 2017

新加坡第一家族的公开决裂,标志着其国家政治开始动荡?

  新加坡第一家族的公开决裂,
  标志着其国家政治开始动荡?

原标题:李显龙兄妹仨反目,难道只为争一套房子?

作者 / 来源:占豪 / 《察网》(中国)
主图和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李光耀生前在欧思礼路38号的故居

政治出现决裂,一定是从最核心的部分。现在,李氏家族内部爆发决裂,这很可能是新加坡内部政治决裂的一个开始。因为,一旦李氏家族内部都决裂了,那么各派政治势力必然会加速洗牌,这必然会带来一轮政治秩序重组。

新加坡出大事了!

据环球时报报道,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的次子和女儿、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弟弟李显扬和妹妹李玮玲,6月14日凌晨3时发布长达6页题目为《李光耀的价值观哪去了?》的声明,称已经对自己的哥哥,现任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失去信心,并对新加坡的未来感到担心。声明中指责李显龙利用总理一职,设法挽留李光耀欧思礼路38号的故居。声明称,这一做法违背了李光耀的生前意愿。李显扬还在声明中称“会在可预见的将来离开新加坡”。

新加坡第一家族公开决裂,整个社会都震惊了

消息一出,整个新加坡都震惊了。因为,如此公开的声明,意味着新加坡第一家族、前总理李光耀的次子和女儿与长子、现任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政治上、亲情上都已经公开决裂。

李光耀是新加坡的国父,对新加坡取得今天的成就功不可没,新加坡人普遍非常拥戴他,他家族的一举一动也是新加坡上下极其关注的事。因此,像这种在政治、亲情上公开决裂的事情发生,不可能不引发震惊。


从声明中可以看出,李显扬、李玮玲与哥哥李显龙争的是李光耀在欧思礼路38号的故居的处置态度,前两者认为应该遵从李光耀的生前意愿拆除,以免成为“供人崇拜的遗迹”。而现实结果是,李显龙则利用其总理的权力,将这一故居作为缅怀李光耀的纪念场所给留了下来。李显龙强调的是缅怀与纪念,而其弟弟与妹妹的理解则是这是搞“个人崇拜”,是“滥用权力建立王朝”(2016年李玮玲语)。

那么,我们不禁要问,这兄妹三人难道真的是在争李光耀生前故居的处置权?他们到底为何而争?现在又为何爆发这样的家族决裂?这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逻辑?又是什么原因触发了这样的结果呢?

李光耀的拆除故居遗嘱,交由其次子和女儿执行

在占豪看来,兄妹三人其实争旧居处置权是假,争夺新加坡的主导权才是真。

据媒体报道,李光耀在2013年12月17日立下遗嘱,在其逝世后将其位于欧思礼路38号的住宅立即拆除,如果他的女儿李玮玲选择继续住在该址,那么房子必须在李玮玲搬出后立刻拆除。就这一遗嘱,李光耀将次子李显扬和女儿李玮玲定为遗嘱执行人。李光耀在遗嘱中还说,如果他的子女因法律的修改或因各种规则约束而无法拆除该房子,那么他希望除了他的子女、他们的家人及子孙外,完全不对外开放。李显扬和李玮玲在声明中说,他们有作为遗嘱执行人的责任及作为子女的道德义务执行李光耀的遗嘱,他们也希望新加坡人民能尊重他的遗愿。

从上述内容上可以看出,李光耀是坚决要拆除其故居的。李光耀为何要这么做?在占豪看来,这或许是他不希望国家把他用有型的东西给供起来,因为这么做在他死后就会成为一柄政治权杖,谁握着就相当于握着正统。如果这种正统被滥用,那么新加坡运转良好的政治体制就可能走向其反面,并最终与国民对立起来。如果出现这样的结果,那么未来他就将成为政治上的象征,要推翻现有体制就将先推翻他,他显然死后并不想变成他人权力的道具。所以,他选择拆除他的故居,让他的形象留在新加坡人的心中和历史中。应该说,这是李光耀政治智慧的体现,他深知新加坡作为一个弹丸小国未来政治上是可能出现两派倾轧式斗争的,所以他选择在逝世褪去光环。为了避免事情发生意外,他没有选择让掌握国家权力的李显龙作为遗嘱执行人,而是选择次子和女儿作为遗嘱执行人。

李显龙为了维护其政治统治的稳定性而留故居

然而,问题在于,李显龙是新加坡的总理,父亲李光耀是其最重要的政治遗产,在其父过世后强化李光耀在新加坡人民心目中的光辉形象就是最好维护其政治统治的手段,这一点对比一下朝鲜的情况应该就很好理解了。所以,李显龙极力要留下李光耀的故居,就是要维护其政治统治的稳定性。

李显龙留下故居至少产生3方面的恶劣影响

其实,站在一个国家统治者的立场,这也无可厚非,毕竟对一个国家来说稳定是发展的基础。但是,这至少会导致三方面影响:

一、李光耀的遗嘱未获尊重。

首先,逝者为大,站在尊重逝者遗愿的角度,应该尊重这份遗嘱。然而,李显龙利用权力没有去尊重这份遗愿,作为李光耀的遗嘱执行人,李显扬和李玮玲一方面会觉得对不起父亲,另一方面会觉得未获得哥哥的尊重。这事协调不成,最终就演变成公开互撕了。

二、李光耀次子和女儿的遗嘱执行人权力被剥夺。

站在权力的视角,作为李光耀遗嘱执行人不能执行其遗嘱,就意味着其遗嘱执行人的权力被剥夺了。李光耀的遗嘱执行人权力,在新加坡就是政治资源,这个执行权的本身就是权杖,结果这一权杖被李显龙给强行没收了。如果李显扬和李玮玲忍下了这口气,那么接下来在新加坡的政坛上,他们这两家将很难再有大的发展空间。想想看,连遗嘱执行人的权力都保不住,也就意味着以后他们身上李光耀的光环会淡化,这些政治光环将全部照耀在李显龙及其家族身上。李玮玲说李显龙“滥用权力建立王朝”恐怕就是这个意思。所以,作为受害的另外两方,他们决定反击。

三、未来李氏家族可能会因此陷入政治风险之中。

小的国家,一旦在大国地缘博弈中处理关系不当,外部政治的压力就可能传导到内部,并在内部发酵。就像韩国,朴槿惠在中美之间处置不当,结果不但自己身陷囹圄,韩国也陷入了困境。

新加坡比韩国更小、实力更弱,但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新加坡在中美之间明显失去位置,如果这种外部的巨大政治力量继续向新加坡内部传导,其内部政治势力就会分成两派或几派,并开始进入针锋相对的较量。如此演化的结果,李光耀的声誉在未来的政治博弈中可能会受损,李光耀整个家族都可能因此被置于政治风险之中。作为李氏家族的另外两脉,自然不想这种风险加于自己。

但事实上,某种程度上说,李氏家族内部的决裂,除了其内部的巨大压力外,受到外部政治压力而促使内部问题激化也是原因之一。如果新加坡没有现在的这些问题,李显龙就不会像现在那样更加需要其父作为其政治遗产以维系其政治位置,而如果新加坡一切都好,估计李显扬和李玮玲也不会那么有危机感,矛盾也不会那么快激化。

现在的新加坡恐怕进入了“政治动荡”的时期

对新加坡来说,现在恐怕不但已经进入了经济发展的天花板,也进入了政治的动荡期。占豪之所以这么判断,原因有三点:

一、李光耀的过世,各派政治势力没有重要力量约束,必然因路线、利益取向不同而发生较量。

李光耀是新加坡的“国父”,正是在他的带领下新加坡才从一个落后的殖民地发展到今天这个模样,他就是新加坡人的“神”。所以,只要他在世,任何政治力量都会受到他的约束。但是,当他过世之后,不同派别的政治力量一定会各有考量,路线、利益取向不同很容易引发政治冲突。

二、李显龙政府得罪中国后,中国已经大大放轻了新加坡并选择与马来西亚进行战略合作,这对新加坡将是战略性重创。

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新加坡在不断得罪中国,2016年更是歇斯底里,这让中国已经改变了过去对新加坡的看法,并大大放轻了新加坡在未来中国发展中的地位(“一带一路”高峰论坛都没有邀请李显龙就是最好证明)。为了替代新加坡,中国选择了与马来西亚进行深度的战略合作并在马来西亚投巨资建立了皇京港,这就必然对新加坡的发展形成战略性替代。中国是未来世界经济发展的希望,如果中国用马来西亚替代新加坡在中国战略中的位置,那新加坡的经济必然遭到长期的、战略性的重创。现在,这一重创已经产生,并将长期发挥作用。

三、李氏家族内部的决裂,很可能是新加坡内部政治决裂的开始。

政治出现决裂,一定是从最核心的部分。现在,李氏家族内部爆发决裂,这很可能是新加坡内部政治决裂的一个开始。因为,一旦李氏家族内部都决裂了,那么各派政治势力必然会加速洗牌,这必然会带来一轮政治秩序重组。

所以,在占豪看来,由于在一些问题上处理失当,特别是在处理对中国问题上失位,新加坡已经进入了多事之秋,未来更加震惊的事件很可能在不远的将来等着我们。

(占豪,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占豪”)

Friday, 16 June 2017

弟妹联合批兄新闻轰动全球 新国总理李显龙忧心忡忡了

弟妹联合批兄新闻轰动全球
新国总理李显龙忧心忡忡了

原标题:新加坡这次成功吸引全世界眼球,然而一点也不开心

作者/来源:辛斌、俞懿春、倪浩、汪析/《环球时报》
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18520.html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弟弟李显扬(左)和妹妹李玮玲(右),两人于2017年6月14日发表了一封轰动全球的联合声明。这篇声明以英文撰写,题为:WHAT HAS HAPPENED TO LEE KUAN YEW`S VALUES?(李光耀价值观哪儿去了?)
——此图片说明与声明的原文链接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方便有兴趣的读者浏览。

新加坡“第一家族”兄弟反目昨天轰动世界舆论场。当天凌晨,开国总理李光耀的女儿李玮玲与次子李显扬发表联合声明,尖锐抨击他们的大哥——新加坡现任总理李显龙。在长达6页的“控诉书”中,李玮玲与李显扬质疑李显龙滥用职权、消费父亲李光耀留下的政治遗产、试图培养自己的儿子李鸿毅接班,他们还称担心遭受国家机关打压,李显扬不久将离开新加坡。

李显龙当天发声明否认全部指称,对弟弟妹妹的声明表示“遗憾与失望”,认为兄弟姐妹的分歧不应公之于众。毫无疑问,尽管李光耀2015年已经去世,但他的家族在新加坡仍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为什么此时“第一家族”的矛盾被引爆,而且以这么决绝激烈的方式?这对570万人的新加坡意味着什么?这会是新加坡的一个重大时刻吗?

夜色中的炸弹

李玮玲与李显扬发表联合声明是当地时间14日凌晨2时20分左右。《马来西亚纪事报》评论称,“趁着夜色,李显龙的胞弟胞妹投掷了一枚炸弹,发表声明公开谴责他们的胞兄”。报道称,声明中最重的部分是:李光耀的价值观正被他自己的儿子侵蚀。我们的父亲将我们的国家与他的人民放在第一位,而不是他个人的人气或私人议程。李玮玲与李显扬声称,他们对胞兄李显龙作为一位领导人已经失去了信心。

“新加坡第一家族内斗升级”,英国《金融时报》14日以此为题引述声明称,李显扬表示,2015年父亲李光耀去世之后,他和妻子以及姐姐李玮玲曾担心国家机关被用来针对他们。他们表示:“我们感到老大哥无处不在。”姐弟俩还谴责兄长李显龙在其子李鸿毅身上的政治家野心越来越大,李鸿毅目前是新加坡一政府机构的顾问。报道称,这一家族分歧,是这个受到严密控制的城市国家最高层公开论战的罕见展示。

这场家族冲突的直接导火索是围绕李光耀新加坡故居的争端。李光耀从上世纪40年代起就住在欧思礼路38号,该居所在新加坡独立建国的过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被视为人民行动党的诞生地。

李光耀晚年照片

不过,李光耀不希望旧居变成“供人崇拜的遗迹”,因此希望自己去世后予以拆除。李显扬和李玮玲14日在声明中称,李显龙和夫人何晶反对李光耀拆除故居的愿望——甚至在李光耀生前就是如此。李显龙的政治权力与他身为李光耀之子的身份有关。因此,他有极大动机保留李光耀故居,以继承他的公信力。

正在国外休假的李显龙几小时后在脸书账号上发表声明回应李玮玲与李显扬的指责。他称“十分遗憾与失望”,“兄弟姐妹之间可能存在分歧,我认为这些分歧应该是只限在家庭里。自从我父亲在2015年3月去世,出于对父母的尊重,身为长子,我尽一切努力处理我们家人之间的纷争。我弟弟妹妹的公开信伤害了父亲留下的精神遗产。”李显龙和妻子何晶否认指控,特别是关于他要让儿子从政一事。李显龙强调“会继续尽我全力无愧于父母,与此同时,也会继续竭尽所能忠诚地为新加坡服务”。

李显龙在脸书上发文回应

“我们感到不安”“我们感觉极其沮丧”“我们非常失望”“我感到深深的悲伤”,新加坡网络媒体mothership14日以此描述新加坡人对“高层精英脸书剧本”的反应,称这是新加坡首次见证类似事件。新加坡主流媒体不知出于震惊还是在等待总理回应,《海峡时报》直到14日8时45分才推出第一则报道:李玮玲与李显扬发表声明称他们对哥哥李显龙总理“失去信心”;更新:李总理说他对弟弟妹妹的声明感到“难过”。《联合早报》网站上,有网民感慨“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也有人认为“家丑不可外扬”,弟弟和妹妹不应该给李总理添乱。

据《海峡时报》报道,新加坡副总理张志贤14日受访时称,对于发生的事情他感到非常伤心,李显龙总理肯定正在经历一段艰难时期。他表示,新加坡面临许多事情、问题和挑战,我们需要集中精力去解决。“我全力支持总理,他需要我们来共同解决面临的这些重要问题”。同日,新加坡内阁秘书陈基荣否认李显龙在内阁成立的探讨李光耀故居处理方式的委员会中参与讨论,称“政府对故居所做的所有决定他都回避”。

李家豪门恩怨

台湾《联合报》14日报道新加坡李家冲突时称“新仇旧恨酿家变”。14日晚些时候,李显扬的儿子李绳武也加入论战,他在脸书上发文称,我家人对缺乏制衡的滥权越来越担忧,这使我父母已计划搬到其他国家,这是一个不得不做出的痛苦决定。

李光耀与妻子柯玉芝十分恩爱,育有2子1女:李显龙、李玮玲和李显扬。李玮玲1955年出生,她是新加坡国立脑神经医学院的院长,至今单身。李玮玲21岁时和一名医生进行人生第一次约会,当时他们共赴一个宴会,李玮玲对参加者全是富人名流不满,于是很快与这名医生分开。在李光耀晚年,李玮玲是实际的照顾者。

李光耀、夫人柯玉芝与李显龙

1957年出生的李显扬是李光耀的小儿子,1995年至2007年担任新加坡电信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后担任新加坡民航局主席。李显扬留学于美国名校,曾公开表态对政治并无兴趣。台湾《中国时报》14日称,如今连一向与政治保持距离的二弟都公开发难,让外界质疑,这究竟只是家庭内斗,还是真如李玮玲所言,新加坡有可能进入“第三代接班”?

2015年3月,2200人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文化中心送别李光耀的灵柩。李显龙在悼词中说,狮城失去了建国总理李光耀,经历了“黑暗的一周”,这些年来照耀新加坡国民的光芒已熄灭。当时,《纽约时报》以“李光耀之后,新加坡何去何从”为题写道,新加坡人对李光耀建造的现代新加坡以及该国引以为傲的“新加坡模式”——提出了疑问。李光耀去世后,这种模式还会持续下去吗?这个井井有条的亚洲金融中心是否已经可以脱离“听爸爸的没错”的政府治理模式?报道称,新加坡选民愈发大胆自信,一些人要求形成新的社会契约,建立一个更乐于协商的政府,允许民众参与规则的制定。报道引述一名学者的话称,“新加坡现在处于转折点”。

矛盾逐渐浮出水面。2015年4月,李显龙在国会表示,他身为儿子,自然希望执行父亲遗愿,但故居最终须由“届时的政府决定如何处理”。2016年3月,李玮玲在脸书上发文批评新加坡精心准备李光耀去世一周年纪念活动,称如果父亲活着会反对这个,她说任何崇拜都可能带来反面效果,让新加坡未来的人认为李光耀的所作所为是为了名声和建立一个王朝。2016年4月10日,李玮玲公布邮件,其中将李总理称为“不光彩的儿子”,李显龙对此表示“深深的悲伤”。5个多月后,新加坡高等法院裁定,李玮玲和李显扬暂时拥有引起争议的李光耀访谈抄本版权,但抄本含有政治敏感的内容则继续由政府保管。李玮玲及李显扬则提出上诉。2017年4月,新加坡上诉法庭维持原判。

6月14日的事件被视为李家矛盾明显升级。美国“石英”网站认为,李光耀的故居其实就是李光耀遗产的象征。

“新加坡品牌”

新加坡“第一家族”内斗的消息引起国际媒体的极大兴趣。美国CNBC网站14日认为,李家“罕见的不和”公开化,暴露了这个小岛国上的“第一家族”内部深深的裂痕。李玮玲和李显扬的联合声明极具爆炸性,他们一起指责作为总理的长兄滥权以及利用父亲的遗产获得政治资本;《马来西亚纪事报》称,将继续关注事态发展,看看主流媒体如何对待这一爆炸性的内幕披露;英国《泰晤士报》则称,李光耀是一个严厉且威权的人物,讽刺的是,现在他的儿子们围绕故居一事陷入痛苦的分裂。

从左到右分别为李显扬、李显龙、李玮玲

澳大利亚弗林德斯大学国际关系学者巴尔14日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称,“这是李光耀家族内部首次有人承认大家可能会看到一个‘李三代’”,由于李家这块招牌在新加坡日益增大的重要性,这一家族争端已变得极为有害。他认为,这块招牌已变得几乎可与公共生活中代表专业精神、规划及清廉的“新加坡模式”画等号,而所有对保护这块招牌构成威胁的人当中,最危险的来自家族内部。《金融时报》称,分析人士正以极大兴趣关注李氏家族的分歧。

“李家的新闻像野火一样蔓延”,新加坡网站marketing-interactive14日刊文问道:李家仇隙会影响新加坡的形象吗?这家媒体引述胜三公司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吴淑芬的话称,事件终究是私事,公众人物可以强调家务事的复杂性,尽管此事“不幸且令人失望”,但现在就得出如何影响“新加坡品牌”的结论为时过早。“指称是基于私事,而非政府。我们仍是世界最不腐败国家排名前十之中唯一的亚洲国家,领先英国、德国和美国”。

曾在新加坡工作和生活过11年的中国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原总裁陈九霖博士14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李氏兄弟之间的矛盾不仅是李家豪门恩怨的问题,也反映了李显龙的妹妹和弟弟对李显龙施政理念的不满,相当程度上代表了新加坡民间和反对党的声音,是一个重要信号。他说,目前新加坡经济增长下滑明显,两大国家投资公司亏损惨重。外交上,新加坡也遭遇挫折,其力推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遭美国抛弃。在政治上,李显龙显然不如父亲根基深厚,而且他被爆健康出现问题,如何安排接班人的问题愈加突出。在这种情况下,李家矛盾公开化的影响值得关注。

新加坡李氏家族内斗升级, 首次有人证实会有'李三代'

新加坡李氏家族内斗升级,
首次有人证实会有'李三代'

原标题:新加坡第一家族内斗升级

作者/来源:吉万•瓦萨加尔/英国《金融时报》
新加坡报道  更新于2017年6月14日 17:40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妹妹李玮玲(图右)与弟弟李显扬(图左)表示,已对李显龙(图中)的领导力失去信心,并指责李显龙滥用权力推进个人野心。

新加坡国父李光耀(Lee Kuan Yew)次子李显扬(Lee Hsien Yang)已宣布会“在可预见的将来”离开新加坡。此前,他和姐姐李玮玲(Lee Wei Ling)表示,他们已对新加坡总理、兄长李显龙(Lee Hsien Loong,)的领导力失去信心。

在一份非同寻常的公开声明中,李显扬表示,2015年父亲李光耀逝世之后,他和妻子、以及姐姐李玮玲曾担心“国家机关被用来”针对他们。他们表示:“我们感到老大哥无处不在。”

姐弟俩谴责兄长李显龙在其子李鸿毅(Li Hongyi)身上的政治野心越来越大,后者是新加坡一政府机构的顾问。

李显扬Facebook页面截屏

这一家族分歧,是这个受到严密控制的城市国家最高层公开论战的罕见展示。在新加坡,言论自由的边界一直受到严厉管控。

这一分歧还让人注意到权力在新加坡受到的严密把持。新加坡现任总理是该国首位领导人之子,而现任总理的夫人何晶(Ho Ching)则是新加坡政府投资机构淡马锡(Temasek)的首席执行官。

李显龙在Facebook上回应道:“他们做出的不幸指控让我很难过。我和何晶否认这些指控,特别是关于我在我儿子身上有政治野心的荒谬指责。”

新加坡第一家族内部的仇怨首次曝光于去年,起因是李显龙的妹妹指控他在李光耀逝世周年纪念活动方面滥用了政治权力。

周三,不和进一步升级,李显扬和李玮玲表示,李显龙滥用在新加坡政府的地位推进个人议程。

这场家族冲突的直接导火索是围绕李光耀新加坡故居的争端。

已故李光耀和他生前的住所——位于Orchard区的一栋平房
(此图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插)

由于讨厌旧居变成“供人崇拜的遗迹”,新加坡国父李光耀希望在他逝世后拆除其住所——位于Orchard区的一栋平房。

李显扬和李玮玲在声明中表示:“显龙和夫人何晶反对李光耀拆除故居的愿望——甚至在李光耀生前就是如此。

“显龙的政治权力与他身为李光耀之子的身份有关。因此,他有极大动机保留李光耀故居,以继承他的公信力。”

李显扬是新加坡民航局(Civil Aviation Authority)主席,还曾担任电信服务提供商新加坡电信(Singtel)首席执行官。他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我并不是反建制的反对派人士。

“我拥有长期的公共服务履历。离开新加坡令我十分痛心。如果没有理由,我不会随随便便这么做。”

李显扬表示,他还未决定会搬往何处。李显扬的妻子名叫林学芬(Lee Suet-Fern),是一名企业律师。

李显龙在最初的回应中表示:“我会继续尽我全力无愧于父母,与此同时,也会继续竭尽所能忠诚地为新加坡服务,特别是坚持唯才是用,而这是我们社会的基本价值观。

“我的弟弟妹妹们都知道我和家人在国外度假,这个周末回国后我会考虑后续的处理。”

长期以来,威权统治的新加坡一直以身为东南亚最繁荣、也可以说是最成功的后殖民地国家而自豪。目前,分析人士正以极大兴趣关注李氏家族的分歧。新加坡从一个战略位置重要但资源匮乏的国家,变为繁荣的高科技亚洲商业中心,被归功于兄妹三人的已故父亲李光耀。

阿德莱德弗林德斯大学(Flinders University)国际关系学副教授迈克尔•巴尔(Michael Barr)表示:“这是该家族内部——政治圈内部——首次有人承认大家可能会看到一个‘李三代’。”

巴尔还表示,由于李家这块招牌在新加坡日益增大的重要性,这一家族争端已变得极为有害。他说,这块招牌已变得几乎可与公共生活中代表专业精神、规划及清廉的“新加坡模式”划等号。

巴尔表示:“李家这块招牌在新加坡的投影如今已成为一个产业。它虽是块招牌,但必须得到保护。

“(李显龙)在保护自己的地盘。在所有会对他保护这块招牌构成威胁的人当中,最危险的肯定来自他的家族。”

译者/简易

Wednesday, 14 June 2017

Justice for Bill Kayong: Police and Prosecution must Ensure Justice is Done! / 38民间组织对卡勇命案裁决失望 联合声明向当局提出四项“请求” 【更新】

Justice for Bill Kayong: 
Police and Prosecution must Ensure Justice is Done!

Joint-Statement by 38 NGOs on 14 June 2017


We, the undersigned civil society organisations, expressed our dismay at the acquittal of three prime suspects in the murder of indigenous rights activist, the late Bill Kayong @ Mohd Hasbie Abdullah.

On 6 June 2017, three of the four accused for the murder of Bill Kayong was discharged and acquitted by the Miri High Court following prosecution’s failure to establish prima facie case against the three.

Following the extensive investigation which was reported in the media; followed by the interpol manhunt for Datuk Stephen Lee Chee Kiang who was eventually extradited from China; and the long history of dispute over Native Customary Rights (NCR) land in Sg Bekelit, Bekenu championed by the late Bill Kayong which involves the Tung Huat Plantation (which Stephen Lee was a director of). The acquittal of the three suspect is a travesty of justice.

In light of the long history of conflict, threats and violence by the accused’s company against the community. Failure by the police and prosecution in establishing adequate evidence against the accused is unjustifiable and can only be described as incompetent. Notable failure by the police and prosecution includes the failure to call for witnesses from the community who could testify and give useful evidence and the failure to adduce the threats made against Miri MP Dr Michael Teo and the Late Bill Kayong as evidence.

The loss of Bill Kayong is felt throughout the country especially in the community in which he had served over the years and it is of paramount importance that his assailants are brought to justice. Failure in conducting comprehensive investigation and providing due evidence for prosecution represents a failure in fulfilling the police and public prosecution’s duties and obligations to the people of Malaysia; and by proxy a failure by the Government of Malaysia in upholding justice and protecting the indigenous peoples and their rights to native customary land.

Furthermore, reflecting on the stakes involved in the case and the history of conflict between one of the accused, the community and Bill Kayong, their acquittal due to inadequate evidence would undoubtedly create and fuel public suspicion that there is an attempt to cover up the crime and protect the assailants.  

To this end, we the undersigned civil society calls:

1.For the Attorney General Chambers to discharge its duties professionally and ensure justice for Bill Kayong and his family and ensure those who have had a hand in his murder to be brought to justice;
2.For the police to act with the professionalism it has shown in the past and discharge their duties accordingly;
3.For the Sarawak State Government to fulfill its promises and obligations in protecting and promoting indigenous rights and the rights to native customary land;
4.For the promise for the establishment of working committee on NCR land with community participation to be implemented immediately.


38民间组织对卡勇命案裁决失望
   联合声明向当局提出四项“请求”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 这篇声明原文是英文。这篇华文译稿是《人民之友》编辑部为了方便华文读者阅览而派员翻译的。若华文词义与原文词义有所差异或甚至抵触,以原文词义为准。华文标题是<人民之友>编者所拟定的。

我们,以下38个民间组织,谨此对被控谋杀原住民维权活跃份子比尔卡勇(伊斯兰名字是莫哈默哈斯比)的3名主要嫌犯被判无罪释放,表示我们的失望和忧心。

今年(2017年)6月6日,随着在美里高等法院宣告四名之中的3名嫌犯被控谋杀的表面罪状不成立,3人(即李志坚、陈伟忠和李昌隆)当场获得释放。

在传媒报道警方对案件进行了广泛调查之后,也在国际警察追捕李志坚而最终从中国引渡回来了之后,更在被枪杀的比尔卡勇生前领导的居住在砂拉越北部的柏可利河(Sg.Bekelit)、柏可奴(Bekenu)等地的原住民维护他们的习俗地权益而跟同发种植公司(Tung Huat Plantation,李志坚是公司董事之一)发生长期纠纷尚未解决之后,在审讯比尔卡勇被枪杀案中竟然先宣告3名被告无罪开释,这简直就是对司法的嘲弄!

根据同发种植公司跟上述原住民社区发生冲突的历史,该种植公司采取威吓和暴力对付社区原住民。我国警方和检察署对无法提出适当足够的证据来提控3名被告,是无法辩解的,只能说是他们(警方和检察署)的失职无能!最为显著的失败包括警方和检察署没有传召那些来自原住民社区可以提供有力证据的证人,以及没有引用那些用来恐吓美里国会议员张有庆(Michael Teo)医生和受害人比尔卡勇的证据。

比尔卡勇的被杀害,最重要的是案件送上法院作出如是判决,全国人民尤其是比尔卡勇长期提供服务的原住民都感到悲痛和失望。失败于进行广泛全面的调查,以及失败于提供应有的起诉证据,就代表着警方和检察署在履行他们对马来西亚人民应负的职责和义务的失败。这也就是,作为马来西亚政府的代表,警方和检察署在维护公平正义以及保护原住民和他们的习俗地权利的失败。

此外,从这宗案件有利害关系的原住民社区和比尔卡勇,跟其中的一名被告的矛盾冲突的历史来看,由于证据不足而宣告3名被告无罪释放,无疑引起及加剧公众人士普遍怀疑,这显然是企图掩盖犯罪行为和保护攻击的人。

为此,我们,以下署名的民间组织,作出以下呼吁:
一、呼吁总检察署专业地执行其应负职责,保证公平正义还给比尔卡勇和他的家属,依法量刑制裁那些在比尔卡勇命案插上一手的所有罪犯;
二、呼吁警察总署遵循其以往表现的专业精神,依法履行其应负的职责;
三、呼吁砂拉越州政府履行维护和促进砂拉越原住民权利和土著习俗地权利的承诺和职责;
四、呼吁砂拉越政府立即实现此前承诺设立的有原住民真正代表参与的土著习俗地工作委员会。

Signatories / 签署单位:
1) Suara Rakyat Malaysia (SUARAM)
2) Malaysian Physicians for Social Responsibility
3) Jaringan Rakyat Tertindas (JERIT)
4) Community Development Centre
5) Parti Sosialis Malaysia (PSM)
6) Sahabat Alam Malaysia
7) NTFP EP (Malaysia)
8) Institute for Development of Alternative Living (IDEAL)
9) Persatuan Masyarakat Tering Miri
10) SAVE Rivers
11) Centre for Orang Asli Concerns (COAC)
12) Lawyer Kamek For Change (L4KC)
13) Persatuaan Dayak Sarawak (PEDAS)
14) Jaringan Orang Asal Se-Malaysia
15) North South Initiative
16) Malaysians Against Death Penalty and Torture (MADPET)
17) Persatuaan Kesedaran Komuniti Selangor (EMPOWER)
18) Knowledge and Rights with Young People through Safer Space (KRYSS)
19) Pusat KOMAS
20) Sarawak Native Land Rights Network (Jaringan Tanah Hak Adat Bangsa Asal Sarawak) (TAHABAS)
21) Baram Protection Action Committee (BPAC)
22) Jaringan Kampung Orang Asli Negeri Sembilan (JKOANS)
23) Sarawak Dayak Iban Association (SADIA)
24) Wanita Desa Sarawak (WADESA)
25) Borneo Resources Institute (BRIMAS)
26) Jawatankuasa Kemajuan dan Keselamatan Kampung Kawasan Jagoi (JKKK Jagoi)
27) Belia Jaringan Orang Asal (Belia JOAS)
28) Persatuan Usahasama Kampung Gabungan Tiong, Tamparuli Sabah (PUSAKAG)
29) Monongkad Tinungkusan- Pertubuhan Rakyat Gabungan 5 buah Kampung
30) Pertubuhan AJK Perak Utara untuk menyelesai isu-isu pembalakan yang berlaku di Semanjun, Perak (AJK Perak Utara)
31) Malaysia Youth & Student Democratic Movement (DEMA)
32) Monitoring Sustainability of Globalisation (MSN)
33) Morning Dayak Thing Tang (DYTG)
34) Rise of Sarawak Efforts (ROSE)
35) Kuala Lumpur &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KLSCAH)
36) Lawyers for Liberty (LFL)
37) Sahabat Rakyat (人民之友)
38) Bruno Manser Funds


Relevant Links / 相关链接:

1) 砂人民公正党主席巴鲁比安评卡勇案裁决: 这是砂土著黑暗的一天!这是公正的笑柄!/ PKR: Weak prosecution, mockery of justice in Kayong murder trial

2) 《砂拉越报告》全球独家新闻: 涉嫌比尔卡勇谋杀案 种植集团老板被通缉 / Plantation Boss Wanted Over Bill Kayong Murder - World Exclusive By Sarawak Report


卡塔尔为何引起波斯湾动荡? ——美国两党的不同策略与中东分裂

卡塔尔为何引起波斯湾动荡?
——美国两党的不同策略与中东分裂

作者/ 来源: 俞力工 /《察网》(中国)
cwzg.cn/politics/201706/36512.html
(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卡塔尔从来不参与反恐,而是始终不渝地支恐。但是到了埃及发生变革,导致极端的兄弟会(与瓦哈比极为接近)执政,便造成了如下结果:沙特继续支持埃及军阀集团,而卡塔尔支持兄弟会。本来,对美国而言,无论是伊斯兰势力上台,或军事官僚,都没太大差别。 问题在于,美国最终支持了军方的政变,因此使得卡塔尔两面不讨好。如今,待共和党特朗普上任,逐步显露出重拾“单边主义”、“反恐战争”的老路,自然又使卡塔尔多了一个让人指控为“一贯支持恐怖主义”的小辫子。于是乎,便突然间导致以沙特为首的九个国家的“断绝外交关系”。

特朗普重拾“单边主义 ”、“反恐战争”老路

冷战结束以来,共和党便奉行单边主义 : 摆脱联合国,取消国际法与条约义务 ; 单方面撕毁国际条约,如反弹道导弹条约(ABM);不顾盟国意见,独断独行,尤其在 2003 年为侵略伊拉克一事,与德、法关系陷入低谷; 不计己方伤亡,亲自出兵对敌对国进行军事干预;否定主权不容干涉原则 ; 推动“反恐战争 ”。

2008年初,该政策导致人民反对,由是产生了推行多边主义的民主党奥巴马政府。奥巴马传承的是九十年代的克林顿总统所执行的“多边主义”,发动盟军配合干预行动,尽量避免单独的军事活动; 终止反恐战争,以“以夷制夷”策略取而代之; 重启部分裁军谈判 ; 恢复安理会的作用。

如今,共和党透过特朗普再次主政,无论在国际贸易领域,或环保领域,或军事领域,重新拾起新保守主义力挺的 “ 单边主义 ” 应当是理所当然。

除了环保问题之外,他在德国宣布将加强打击恐怖分子,于是乎相当程度地影响到目前波斯湾的动荡。

这一切,多少反映出小布什主导的“反恐战争”的死灰复燃。

美国两党关于“反恐战争”的两种不同策略

就恐怖主义问题而言,美国内部明显出现两种主张:

  • 一是民主党推行的 “ 以夷制夷 ”,也就是扶持伊斯兰逊尼派、瓦哈比宗的恐怖主义力量,借以打击目标国家,诸如俄罗斯,中国,前南斯拉夫,什叶派的伊朗,伊拉克,叙利亚,也包括所有阿拉伯、伊斯兰世界的世俗国家与推行社会主义与民族主义的国家。
这种策略的优点是章法清晰明确,敌我分明。 缺点则是,一眼让人看透美英集团即是恐怖主义的幕后策划人。

  • 一是自 2001 年,共和党新保守主义派以 911 事件为借口,所推动的“ 反恐战争 ”。
这个政策一方面继续支持恐怖主义组织,对目标国家进行颠覆,同时又亲自动手,对不顺从,不听命的伊斯兰教国家与恐怖主义组织进行妖魔化与军事围剿。

该政策的优点在于,一方面可堂而皇之地高举“反恐”旗帜进行征服与扩张;二方面可巧妙地转移视线,让人以为美英集团具有剿灭恐怖主义的意向。

然而该政策一经执行,在伊斯兰世界便会引起严重动荡与混乱。

这是因为,部分美英集团的伊斯兰世界的死党,为配合“反恐战争”,必须对先后遭到打击的阿富汗、本拉登集团、埃及兄弟会、伊斯兰国(ISIS)见死不救;而同时间,却继续持以积极的态度,配合美英集团,打击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也门等世俗国家。

如果我们暂时忽略“反恐”的口号,仔细地观察“反恐战争”的实际进展情况,应当不难得出结论,“反恐战争”其实只是个幌子,更具欺骗性与侵略性。

言及此,就涉及到美国两党的不同策略如何对伊斯兰世界内部产生影响和造成分裂。 这当然一方面追溯到各个国家与美国利益集团的不同关系,也反映出每个国家的自身利益考虑。

2001年后反对美国“反恐战争”的3个伊斯兰国家

由于有些国家早从八、九十年代开始,已习惯于配合美国民主党的“以夷制夷”政策,对2001年之后推动“反恐战争”非但无法理解,甚至于公开反对。 这些国家,首先可提出讨论就是巴基斯坦

该国在八、九十年代曾协助美英集团与本拉登一道,大规模地培训恐怖分子(包括上千名中国的东突分裂分子)与民兵。

然而到了911之后,突然受命打击阿富汗塔利班政权与本拉登为首的基地组织,意味着必将引起国内的动荡。

原因在于,许多恐怖分子来自境内的少数民族普什图人,一旦出尔反尔的举措引起该族群的造反,很可能就会造成巴基斯坦的灭亡。

其次就是土耳其,此国素有恢复奥斯曼帝国辉煌版图的冲动,它之全面配合美国的“以夷制夷”策略,既可抬高自己在欧洲与伊斯兰教世界的战略地位,甚至于实现“重建从中国长城到巴尔干的伊斯兰大突厥”的美梦,同时又可通过摆布石油与天然气管道的铺设,改善其贫油国的不利处境。

这就是它为何一度积极投入于颠覆前南斯拉夫,在欧洲基督教文化圈的范围内,建立两个伊斯兰教国家的原因(波黑与科索沃),同时又是长期以来暗中支持东突恐怖分子,并把本国转变为继巴基斯坦与阿富汗之后,全球最大的恐怖分子军事培训场所的主要动机。(注一)

以下,还要说明土耳其反对 “ 反恐战争 ” 的考虑:小布什的突然改弦易辙,转积极支持恐怖分子为 “反恐战争 ”,意味着将抬高库尔德族群(土耳其原住民)的地位。

其原因在于,恐怖分子多为逊尼派瓦哈比原教旨主义者,而库尔德族非但相当世俗化,又坚决排斥阿拉伯人、土耳其人的统治,因此向为阿拉伯瓦哈比恐怖分子的死敌。

如今散布在伊拉克、叙利亚、土耳其的库尔德族突然有了西方靠山,积极加入反恐行列,则土耳其境内最大的隐患,即东部库尔德独立运动,便可能与伊拉克、叙利亚的库尔德兄弟联合起来结为一股强大势力,并促成他们的独立。

除此之外,土耳其执政党早已是个伊斯兰教党,突如其来的路线转变,也会造成信任危机。

面对如此尴尬的局面,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一度破口大骂,“西方的目标在于不让人活”。

另外一个对 “反恐战争” 毫无兴趣的国家便是如今波斯湾动荡的焦点,卡塔尔

其实,就历史背景而言,该国与目前闹别扭的邻国沙特阿拉伯并无太大区别,即两者都是二十世纪之初,英国最先扶持的伊斯兰逊尼派瓦哈比宗的难兄难弟。

他们与穆罕默德毫无血缘关系,非但不属望族,甚至是最落后、最保守、最无地位可言的部族之后。

英国之扶持他们,目的无非是让一个最落后、依赖性最强的势力抬头,而同期间却把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协助英国功劳最大,地方上最具声望、且与穆罕默德有血缘关系的哈希姆的王朝给赶出阿拉伯半岛。

卡、沙两国财大气粗而在中东各自指点江山

离奇的是,该两国又先后发现了大量石油与天然气资源,于是乎一步登天开始对中东地区指点江山起来。

最为令人感到唏嘘的是,他们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还将计就计,试图趁美英扩张之际,顺势瓦解该地区所有的世俗、社会主义、民族主义势力。

另外令人叹为观止的是,即便这两个国家都是恐怖分子的最大资助国(资金,军火),但却由于不同的地缘因素走向了反目的境地。

大体说来,直到 2014 年,该两国的分歧并不太大。 沙特比较倾向于美国共和党的政策,卡塔尔则热衷于一如既往的“以夷制夷”。

换言之,卡塔尔从来不参与反恐,而是始终不渝地支恐。

但是到了埃及发生变革,导致极端的兄弟会(与瓦哈比极为接近)执政,便造成了如下结果:沙特继续支持埃及军阀集团,而卡塔尔支持兄弟会。

本来,对美国而言,无论是伊斯兰势力上台,或军事官僚,都没太大差别。 问题在于,美国最终支持了军方的政变,因此使得卡塔尔两面不讨好。

如今,待共和党特朗普上任,逐步显露出重拾“单边主义”、“反恐战争”的老路,自然又使卡塔尔多了一个让人指控为“一贯支持恐怖主义”的小辫子。

于是乎,便突然间导致以沙特为首的九个国家的“断绝外交关系”。(注二)

美国无法接受卡塔尔加强与俄罗斯、伊朗合作

最后,可能还是最关键的是,卡塔尔其实在颠覆叙利亚阿萨德政权上,所下的功夫绝不在沙特之下,然而,由于俄罗斯的作梗,清楚地让卡塔尔意识到,油气管通过沙特既然是如此地靠不住,叙利亚又久久占领不下来,基于自身经济利益考虑,便只有加强与俄罗斯、伊朗的合作,以促成其巨大天然气取道伊朗与俄罗斯出口至欧洲的计划。这一点,可能是最最不能取得美国政府谅解之处。

然而,毕竟卡达尔境内建有美国在中东最大的军事基地,又是美国中央指挥部的所在地,往后究竟是像利比亚一样地将卡塔尔加以肢解,还是让其最高领导人埃米尔哈迈德•本•哈利法•阿勒萨尼走马换将,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注释]

(注一):科索沃如今不但建有美国在欧洲范围内最大的军事基地Bondsteel, 同时也已成为恐怖分子的培训中心之一。

(注二):沙特阿拉伯,埃及,巴林,阿拉伯联合王国,毛里塔尼亚,毛里求斯,也门,利比亚,马尔代夫。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草野思想库”)

Monday, 12 June 2017

卡塔尔断交这场戏,又是特朗普搞的鬼!

卡塔尔断交这场戏,
又是特朗普搞的鬼!

原标题:又是美国!卡塔尔断交这场戏,其实我们相当熟悉!

作者/ 来源:牛弹琴/《察网》(中国)

(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5月21日,在沙特首都利雅得,(前排从左至右)阿联酋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美国总统特朗普、沙特国王萨勒曼和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在阿拉伯伊斯兰美国峰会期间合影。

事实上,对于沙特等国的突然发难,美国肯定心知肚明,毕竟美军中东司令部就设在卡塔尔,没有美国的默许甚至纵容、怂恿,沙特等国不敢轻举妄动。如果没猜错的话,正是特朗普访问释放的信号,沙特等国心领神会,我们自己才是美国的老铁,卡塔尔它算老几?于是大家一哄而上,对卡塔尔一通乱拳。这场超级大戏,其实我们也相当熟悉。春秋战国期间,类似故事就很不少。

(一)特朗普出访沙特之后在中东掀起了巨浪

一只亚马孙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轻轻扇动了几下翅膀,两周后,在美国德克萨斯引起了一场龙卷风。

特朗普素来对那个宗教没有好感,但突然将沙特定为一个出访对象国,这场外交旋风在他离开两周后,终于在中东掀起了滔天巨浪。

一场内讧开始了。

6月5日,沙特、巴林、阿联酋、埃及、也门等国突然向卡塔尔发难,断绝外交关系,驱逐外交官,封锁海陆空联系。

随后,阿拉伯联盟开除卡塔尔。继而,北非的利比亚,中东之外的马尔代夫,也宣布与卡塔尔断交。

这种戏剧化的场面,如果发生在伊朗身上,或许还正常,毕竟一个是逊尼派,一个是什叶派,双方都有1000多年的不共戴天之仇。但现在,对象却是只有100多万人口的小国,而且还是逊尼派兄弟。

对于向卡塔尔开刀,阿拉伯兄弟的理由大致有三:

1、资助以穆兄会为首的地区恐怖组织;

2、通过媒体散播“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的言论与思想;

3、干涉埃及、阿联酋等国及地区国家内政,危及地区和平与稳定。

一句话,卡塔尔就是中东地区的乱源,是睡在旁边的赫鲁晓夫,现在终于新账老账一起算了。

比如,对于穆兄会,用储殷同学的话说————
“2010年,突尼斯、埃及、叙利亚、也门、利比亚相继爆发大规模示威活动,突尼斯、也门、埃及政治强人先后被推翻,本身社会中就潜藏教派冲突的沙特、巴林等君主国家十分惶恐,想方设法要将这股“逆流”挡在国门之外,但卡塔尔此时却与当时执掌埃及政府的穆斯林兄弟会等力量过从甚密,沙特等看在眼里,岂能容你?”

还有通过媒体散播,其实就主要指半岛电视台。

卡塔尔高度重视软实力,不惜花费重金,打造了中东地区首屈一指的国际化媒体半岛电视台。半岛电视台一方面与CNN抗衡,传播阿拉伯世界呼声;但同时也报道阿拉伯内部的隐秘事务,这让酋长们恨之入骨。

作为断交事件的征兆,5月24日起,阿联酋、沙特等国就已经屏蔽了包括半岛电视台在内的卡塔尔媒体。


(二)卡塔尔遭受阿拉伯兄弟国批斗,与一句话有关

卡塔尔很委屈,我一个小兄弟,现在你们联合起来对付我。

卡塔尔外交部的声明就说,这些国家的做法是毫无缘由的。卡塔尔是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成员国,遵守宪章,尊重其他国家,从不干涉其他国家内部事务,履行着反对恐怖主义和激进行为的义务。

换言之,我是一个模范的阿拉伯兄弟,现在还出钱出枪,跟在带头大哥沙特后面,到也门打击什叶派武装,哪知道被大家踢到门外了。

当然,卡塔尔也心知肚明,突然间成为集体批斗的对象,与一句话有关。

上个月的5月23日深夜,卡塔尔通讯社旗下网站上突然出现了一份署名为卡塔尔埃米尔(国家元首)塔米姆的讲话。

塔米姆称伊朗是“不容忽视的伊斯兰强国”,并且“对伊朗怀有敌意是不智的”。



消息一出,引起轩然大波。卡塔尔方面赶紧否认,指责是黑客入侵伪造了讲话内容,还特意请求美国中情局介入进行彻查。

美国中情局没有来,沙特等国铁砂掌要来了。

什叶派的伊朗,是沙特等逊尼派眼中的魔鬼,卡塔尔竟然为魔鬼说话,你还是阿拉伯兄弟吗?

对于这个卡塔尔,沙特早就看不惯了。

在“颜色革命”期间,卡塔尔推波助澜,配合西方国家介入,尤其是卡塔尔主动派战斗机参与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的军事行动,开创了阿拉伯国家公开军事介入利比亚内部争斗的先河,也为欧美国家军事干预提供了口实。

卡塔尔还斥巨资援助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组织,风头一时盖过沙特。而且,这个国家还经常对沙特评头论足,你让沙特脸往哪里摆?你算老几?

至于埃及,穆兄会是塞西政府的心腹之患,卡塔尔与穆兄会暗通款曲,塞西政府不愤怒反而是不正常的。

事情还没有完。所谓“黑客门”事件三天后,5月27日,塔米姆给伊朗总统鲁哈尼打了个电话,祝贺后者于5月20日赢得连任。

这放在任何一个国家,都很正常。但在中东,沙特与伊朗关系势如水火,小兄弟给对方打电话,你明显站错了队,沙特怒火中烧。

既然你交好伊朗,那对不起,你就不是我们阿拉伯兄弟了。叛徒比敌人更加可恨,卡塔尔你就要付出代价。


(三)卡塔尔或将面临一场血雨腥风的政变

当然,更不能忘记的一个大背景,就是特朗普的中东之行。

他收获了1000多亿美元的巨额军火合同,收到了沙特国王赠送的黄金大勋章,还在中东国家间打入了楔子。

事实上,沙特送上1000亿美元也不是没有条件的。在沙特,特朗普一改奥巴马政府与伊朗的和解政策,对伊朗各种抨击,宣称要帮助沙特“应对伊朗威胁”,“保护沙特和海湾地区长期安全”。

特朗普和沙特一拍即合,宣布要打造中东版的“北约”。选择站到伊朗一边的,自然都是敌人了。

与伊朗交好的卡塔尔的角色,就相当尴尬了。虽然在沙特,特朗普也见了卡塔尔埃米尔,但特朗普显得相当冷淡。


事实上,对于沙特等国的突然发难,美国肯定心知肚明,毕竟美军中东司令部就设在卡塔尔,没有美国的默许甚至纵容、怂恿,沙特等国不敢轻举妄动。

如果没猜错的话,正是特朗普访问释放的信号,沙特等国心领神会,我们自己才是美国的老铁,卡塔尔它算老几?于是大家一哄而上,对卡塔尔一通乱拳。

这场超级大戏,其实我们也相当熟悉。春秋战国期间,类似故事就很不少。

从某种程度上,卡塔尔的地位,如同中东的新加坡。国家都不大,人口都不多,但依仗着自己的超级富裕,周游于大国之间,还喜欢指手画脚,动不动教训人,自认为影响力相当不小。

但所有的前提,就是美国的撑腰。当特朗普上台,将伊朗视作敌人,这种狐假虎威的做法,不把周边大国放在眼里的做法,自然更遭忌恨。于是,在它自认为最风光的时候,形势急转直下,突然遭到集体围攻,甚至成为外交的弃儿。

可以预料,在带头大哥沙特的号召下,更多穆斯林国家将与卡塔尔断交。卡塔尔经济将蒙受重创。

很多人说,卡塔尔将愤而投入伊朗怀抱,美国反而失去更多。错!伊朗毕竟是远水难解近渴。美国在卡塔尔的军队也不是吃素的。在中东这个地方,在现有格局之下,卡塔尔不向沙特等大哥们臣服,结果只有死路一条。

甚至不排除沙特等国马上策动政变,将很看不惯的埃米尔拉下台。那意味着一场血雨腥风即将发生。

在未来一段时间,中东将消停不了。

从这个角度看,新加坡还是比卡塔尔聪明了许多。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牛弹琴”)


卡塔尔断交浪潮 –—神权与民权的交锋

卡塔尔断交浪潮
–—神权与民权的交锋

作者 / 来源:王陶陶(专栏作者)/《观察者网》(中国)

被儿子废黜的卡塔尔第八代埃米尔哈利法·哈迈德,他下台后(移居国外),引发了卡塔尔新君主的权力合法性,是否被其他海湾各国君主承认的问题,从1996年很长一段时间内,哈利法·哈迈德一直生活在国外,并以君权神圣的理由试图在沙特等国的支持下重返大位 。

报道称,沙特阿拉伯、埃及、阿联酋和巴林5日与卡塔尔切断了外交关系,这四个国家此前指责卡塔尔为极端分子提供资金和避难场所。 随后,利比亚、也门、马尔代夫以及毛里塔尼亚于6日也宣布与卡塔尔断交。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 王陶陶是《观察者网》专栏作者,他自我介绍说是:前情报分析师、群体政治研究者。作者从“神权和民权交锋”的角度,来看沙特、埃及、阿联酋和巴林等8个阿拉伯国家不约而同地跟卡塔尔断绝外交关系,所作的分析和结论,可说是“独具只眼,与众不同”的见解,或许可以作为我国正在推动民权运动而不断面对神权压迫的民主党团和民主人士学习和研究有关问题的参考材料。以下是原载于《观察者网》的全文内容——

6月5日,沙特、巴林、埃及、阿联酋、也门等数个阿拉伯国家相继宣布与曾经的盟友、中东的“人权灯塔”卡塔尔断交,并采取行动关闭了进入该海湾国家的通道。随后,以沙特为首的“阿拉伯联盟”宣布将卡塔尔开除。

尽管当前双方关系濒临崩溃,但在1995年卡塔尔宫廷政变之前,卡塔尔与其他海湾王权国家堪称兄弟般亲密无间。实际上,双方关系的恶化源于那场引发卡塔尔君主权力更迭的政变。

依靠政变上台的卡塔尔君主哈迈德•阿勒萨尼,在很长时间内都得不到其他海湾君主国家的认可。在1995年和1996年两届海合会( 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 )上,卡塔尔篡位君主的代表因为迟迟得不到沙特等国王室的承认而难以顺利参会;与之相应的是,1996年旧君主支持者的反对派政变,据说也得到了沙特等国的支持。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哈迈德•阿勒萨尼从政变上台的一开始,其权力就遭到了其他海湾君主国君主的质疑、抵制甚至颠覆——这事实上形成了双方外交关系持续恶化的政治基础。

因此,在真正理解此次地缘政治冲突之前,首先需要对权力原则的政治逻辑加以了解,否则就不可能清晰地认知沙卡两个同文同种同教且不存在关键利害冲突的国家之间,为何竟出现如此剧烈的纠纷。

卡塔尔埃米尔哈迈德·阿勒萨尼的权力原则

与卡塔尔的大众政治改革

“在现代政治的框架中,一个通过破坏“君权神圣”法则攫取专制权力的专制君主,在原有权力法则合理性与自身权力法统出现背离的情况下,他将如何诠释并构建自己的专制权力呢?(《无可匹敌的力量:群众运动》之《权力的法则》)”

卡塔尔的前埃米尔、通过政变武力篡夺其父权力的哈迈德•阿勒萨尼,就面临着这样的政治困境。

1995年6月26日,卡塔尔国防部长哈迈德•阿勒萨尼,乘他的父亲哈利法•哈迈德在瑞士日内瓦度假之机,发动了政变废黜其父,并自命为卡塔尔国第9代埃米尔。

对于沙特、阿联酋、巴林和卡塔尔(1995年政变之前)这些君主专制国家而言,君主的权力神圣不可侵犯。君主是代表安拉行使人世管理之权的真主忠仆,君主专制权力之所以合理,不是由于他的实力,而是源于安拉的神圣。所以,君主权力的合法性如同安拉的意志一样,是不容许受到质疑的,也是不可以被实力取代的,这一原则,构成了海湾国家君主专制权力的政治基础。

2011年3月,当时(正值阿拉伯之春如火如荼)的沙特君主阿卜杜拉国王在利雅得的王宫接见伊斯兰学者、大臣、高级官员和部落首领时重申:“我请求你们不要使用‘马立克·古鲁布’(众心之王)与‘马立克·印萨尼亚’(人类之王)称呼我。(沙特)真正的国王是至尊的安拉,我只是安拉忠实的奴仆。”

然而,卡塔尔新君主哈迈德违背了君权神圣的政治原则,通过实力取代了自己的父亲。这就使得他的权力不但对其他君主国的王权原则构成威胁,也无法扎根于传统的政治法则之上。

对于当时刚刚夺权的哈迈德来说,他的专制权力要想挣脱君权神圣之旧法则的严峻挑战,就必须以新的合理性原则予以重新构建。在这种情况下,哈迈德通过一系列的政治改革,借助大众的认可将自身的权力扎根于新的政治原则之上,以此来保证自己的政治合理性。

1998年3月解散了文化部,结束了对报纸、电视和电台的审查;1997年给予妇女选举权,1999年开始通过选举产生市议会;2004年6月颁布了卡塔尔首部永久性宪法,以宪法的方式诠释了君主的权力,并明确规定,国家实行行政、立法、司法三权分治,通过用直接投票的方式选举产生议会(30名通过选举生产,另外15名由埃米尔直接任命)。

为了进一步破除君权神圣原则,哈迈德抛弃了繁琐的宫廷礼节,走出深宫大院,他通过媒体当面向民众解释自己的政策和意见,不断树立自己的亲民形象,最终成为了被卡塔尔民众所认可的君主,而非传统意义上的神圣权力之君主。

违背了权力的旧原则,就必须确立权力的新原则,这是一切试图长治久安的权力拥有者必须遵循的政治逻辑。卡塔尔君主篡位之后,在1996年之后施行大众政治改革,乃是其权力结构在现代政治框架下必须进行的调整,而卡塔尔的巨额石油财富和极其有限的人口,也让该国能够通过丰厚的福利,使君主权力的合理性扎根于大众政治却不产生难以控制的负面后果。

不过,一旦卡塔尔君主的权力合法性,变成了源于大众政治的认可,那么,作为权力政治一部分,该国的外交政策就不可能不被大众的偏好所左右。

权力原则决定外交原则——

卡塔尔的大众政治原则外交

任何拥抱讨好大众政治原则的专制君主,其政策都不可能挣脱大众政治之影响。这种政治效应,在最易被舆论所关注的外交政策上尤为明显。

奥地利外交家胡布纳,曾在1857年写给奥地利皇帝的奏折中,阐述了大众政治原则下专制君主拿破仑三世外交政策之核心动力:“其仅视外交为保障其统治、合法其权位、建立其王朝之工具。任何可维持其威望之政策,凡能够施行则必不放过。”

然而,构成大众政治主体的民众,大多数属于现有社会秩序下的失意者,其个体并不需要对外交政策后果承担具体责任,这就决定了大众外交往往是激进意识形态和行事方式的拥抱者,其政策往往偏离现实利益的需求,或者超过地缘均衡所能容忍的范畴。

19世纪中期,基于大众政治原则的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为了取悦同情市民革命的法国民众,不断支持尼德兰、波兰、德国和意大利、巴尔干等地的激进意识形态和政治运动,引发了渴望稳定的欧洲其他君主国之普遍厌憎和仇视,法国的地缘环境也空前恶化

从这个角度看,以大众政治原则为合法性的卡塔尔君主,在外交上屡屡采取迎合民意、同情激进意识形态的政治举措,亦是基于同样的逻辑。

无论是阿拉伯之春中对埃及、利比亚、叙利亚甚至沙特、巴林等国示威民众的同情或支持,还是要求沙特与伊朗两大伊斯兰强国实现伊斯兰教的内部和解,抑或是对激进伊斯兰势力诸如哈马斯、穆斯林兄弟会和胡塞组织的公开援助或者偏向,以及通过半岛电视台向阿拉伯世界传播新闻自由的理念,实际上都是卡塔尔君主在自身政治原则下,为了迎合伊斯兰世界的民意偏好并增强自身政治合理性而作出的外交举措。

这些基于大众政治的外交政策,的确极大地提升了卡塔尔1995年之后两代君主的民望,卡塔尔君主也因此受到伊斯兰世界舆论的普遍赞誉,其基于大众政治的专制权力也因此得到了巩固。但是,这些迎合大众意识形态的外交措施,严重触犯了西方列强和其他海湾君主国的利益。

大众政治对海湾其他君主国和埃及的威胁

——不能承受的风险

卡塔尔丰富的油源福利、稀少的人口,使得其君主权力能够在福利政策的帮助下暂时适应大众政治,但是,对于沙特、巴林和埃及这样的国家来说,大众政治的原则对其政治权力的稳定构成了极其严峻的现实考验。

沙特的政治形态

据1992年的沙特阿拉伯《治国基本法》规定,沙特是由“真主的忠仆”阿齐兹•沙特及其后代子孙所统治的君主制国家,而《古兰经》则是国家的最高宪法。这一规定保证了沙特君主专制权力的政治神性。

在君权神圣的原则下,安拉赋予的沙特王权既不需要受到民众的认可,也无需被民众监督,君主权力的更迭仅仅只需在王室内部做出协调。沙特国内没有合法的政党,至今仅在2005年举行过一次地方选举。另据2006年颁布的《效忠委员会法》,由阿齐兹•沙特国王的儿子或其继承人组成的效忠委员会而不是国民组成的议会,负责监督沙特王权的更迭。

这种权力的形态以及沙特相对卡塔尔有限的石油财富,决定了卡塔尔君主对君权神圣的破坏以及基于大众政治原则的改革和外交,乃是沙特君主权力的致命挑战者。

巴林等国的政治形态

巴林国的君主是逊尼派,民众却有65-75%是什叶派。国王不得不依靠少数教派进行统治,其军队和警察一半以上来自巴基斯坦等国的逊尼派移民,在2011年2月的什叶派民众大游行中,巴林国王依托沙特和阿联酋的军警才得以平息事变。

埃及的政治形态

埃及世俗政体的权力结构更加脆弱。2013年7月,现任总统塞西通过发动军事政变,推翻标榜激进伊斯兰主义的穆尔西民选政府和宪法框架;2013年8月14日,埃及军队在开罗东北的复兴广场武力镇压了穆尔西的支持者,造成至少4000多人的伤亡;2014年4月15日,埃及亚历山大紧急事务法院作出裁决,禁止穆斯林兄弟会成员参与即将举行的2014年埃及总统和议会选举,此举保证了现任总统塞西在几乎没有对手的情况无障碍当选。

自此,埃及成为不折不扣的军人政权,对稳定的渴求已成为其政权生存的基础。

2013年8月14日的埃及军方武力镇压行动,造成示威者的大规模伤亡,引发了埃及舆论对军队统帅塞西的谴责,据埃及媒体研究和民意中心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79%的埃及人认为8.14的大屠杀是反人类罪,73%以上的埃及民众认为国防部长赛西应该为屠杀事件负责 。

沙特、巴林和埃及等国的政治现状,决定了其当权者绝难像卡塔尔一般,在施行大众政治的改革之后,还能维系手中的权力。二十世纪初的巴林政治改革,仅仅加剧了其2011年的政治灾难,其君主也不得不依靠外族士兵维持国内稳定;而2011年的埃及选举,也使得穆尔西这样的激进伊斯兰意识形态秉持者成为埃及的总统,并引发了随后的军人政变。

因此,这三个国家的权力原则,必然以保持稳定的保守政治原则为主,其外交原则亦是以是否有利于其国内局势的稳定作为其外交政策的基准,就像梅特涅时代的奥地利帝国一样,她本身的安全不仅仅源于地缘秩序的稳定,也取决于权力的构成形式。

权力原则决定了外交原则——

沙特外交原则:始终反对破坏地区稳定的大众政治

君权神圣的权力法则和对大众政治的恐惧,决定了沙特外交始终是以稳定国内或者地区局势作为其最终目标。

20世纪60年代,为了对抗埃及纳赛尔的泛民族主义浪潮,沙特先后与埃及在也门、黎巴嫩和约旦对抗,打击当地的叛乱势力,维持原有政治秩序的稳定;80年代,为了阻遏霍梅尼的什叶派革命,沙特开始组建稳定地区局势的逊尼派联盟;90年代和21世纪初,为了防止本拉登激进圣战主义思潮的蔓延,沙特政府监控驱逐回国的阿富汗圣战人员。

对于巴勒斯坦势力的内部纠纷,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沙特始终支持相对保守稳定的派别;阿拉伯之春中,沙特作为逊尼派国家的保守派大本营,先后支持甚至参与了埃及、突尼斯、阿尔及利亚等国政府或军方稳定国内局势的努力(当然,叙利亚内战中,沙特对反对派的相对有限支持是一个例外,这是因为伊朗的什叶派在叙利亚的扩张,严重威胁到了沙特自身的政治稳定)。

2013年7月,埃及军事政变成功后,沙特国王是第一个向埃及军方祝贺的阿拉伯国家领袖。与之相对的是,被政变推翻的埃及民选总统穆尔西,则通过卡塔尔王室控制的半岛电视台向全世界控诉军方

权力原则的相互否定与外交政策的冲突

不同的权力原则,决定了沙特、巴林和埃及等国与卡塔尔的地缘政治动机是完全相背离的。前者的权力否定大众政治原则,后者的权力则依托大众的认可;前者致力于扑灭激进的大众意识形态,后者则需要迎合大众浪潮来维系自身权力的基础。

这就决定了两者大多数的情况下,在对待阿拉伯之春,巴勒斯坦、伊朗和激进势力问题的态度上采取了完全不同甚至相互冲突的政策,并最终引发了今天断交的灾难。

历史上,强大的法兰西被拿破仑三世激进的大众外交所拖累,最终因孤立而被普鲁士击败。今天,卡塔尔君主的大众外交走向四面楚歌,又何尝不是重蹈覆辙。

所以,国家外交的基本原则,还是应该尊重基本的现实。君主一味地迎合民意而忽视现实,虽能暂时巩固权力,但终将在未来付出更为沉重的政治代价。这一点,无论对于大国还是小国,过去还是现在,都是适用的。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